第一章日常的开始

    这是个很久以前的故事,如有雷同,额,估计也不会有写的这么乱的书了,不求大红大紫,只求各位看官看过之后一点触动,唯此而已。

    很久以前有个朝代叫周朝,九州之地,雄威天下。

    在九州之中有个最小的州叫德州,德州中有个县叫曲浙县,县里有做山,叫望月山,相传是头犀牛得道之地,在山的北边有个村子叫许家村,百十来口人,很多年没有出过什么像样的人物了,被南边的周家村欺压的厉害。

    在村子的最里头,靠近山脚的地方,有户人家,地方不大,两间房。大屋的里头放着一件棺材,一个披麻戴孝的儿子在低着头打瞌睡。头一点一点的。一点也不担心失了礼数。真没劲,没人来祭拜。就连和他父亲最好的朋友,瘸腿老三也只是在门口转了圈便被老婆子给打了回去。

    话说死者为大,入土为安,不管搁在哪个时代都讲的通,人人都有去的一天,没有人希望死后也被倒腾来倒腾去,可这家人惹的事有点怪,我们后文详述。

    话说回头,这儿子叫许四魁,名字也有个来历。就在他出生的时候正好旁边邻居赵大胖子家的儿子也刚巧出生,天降祥瑞,一道碗口大的五色光从赵大爷家冲天而起,听说还听到神仙唱歌什么的,那叫个壮观,就连隔壁村瞎眼孙太太都派扎着角的孙女过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神仙出生必异于常人,历史书上都这样写。

    本来呢,赵大爷也是个外来户,仗着人高马大,经常弄点便宜什么,谁要不服,亮出二头肌吓唬吓唬。所以在村子里暗地人缘倒是不怎么样,只有一群好吃懒做的几个人一起玩。一出这事,那还了得,各种吹嘘拍马,当然村里人不懂文化,拍来拍去也就腻了,但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孙大胖子也不好搅了大伙的兴致,但私下里暗自琢磨着得让读书人夸两句,顺便起个配得上我儿子名字。

    于是九月九正好一百天,去请教县里最好的老先生,话说县里的读书人架子就是大,花出去三两银子连个面都没见着,有句话说的好往来无白丁嘛,老先生祖上可是出过举人呀,自己也有秀才在身,支出家奴带了句话,写出名字就让见。孙胖子何时吃过这亏,一脸的不高兴,你倒是把银子还给我呀!底下几个泼皮见老大不高兴嚷嚷着要拆了那老东西的家,孙胖子也觉得还是得亮出他讲道理的家伙,不然太没面子,于是就在下人面前做起了健美操,开门的下人摸摸脑袋,又摸摸了裤带,这是几个意思?

    可就在在赵大胖子做运动到一半时,估摸着里面的人觉得不像话,就传来一声河东狮吼,好家伙,把快两百斤的孙肌肉,呼啦一声撞进了后墙里。

    泼皮们惊呆了,下人又摸摸了裤腰带,微微一笑,显得那么高深莫测,便转身进了门,咣当一声关门。

    “哎呦,哥哥快起来,我们遇到高人了,快走吧!”

    “读书人的嗓子都那么厉害吗?”

    “哎呀,我欺负过村里的王家媳妇,会不会被报复呀!”

    底下几个人七嘴八舌的把赵胖子给从墙里拔了出来。也亏赵胖子底子好,居然出来和没事人一样,活动活动筋骨,还能来个大跳,底下几个人见状立马不记得刚刚的胆怯,不知何处又生出一股浩然正气,就要站在门口骂街,赵大胖子赶忙一人一棒槌,道:“滚,回去!”没办法,人家不给面子,肌肉又不顶用,这个县城,老先生不点头谁都不敢站出来说话,难道是因为那个老东西年纪大?那过几年老子年纪大了也能这样吗?孙肌肉如是这般想着,想着想着还乐乐起来,底下里的人都嘀咕这是怎么了,傻了?还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那可了不得。

    赵胖子乐了会,突然又想到名字还没着落呢!又百转千回了起来。可巧了半路城中遇到个尼姑,掐指一算我能帮你,赵胖子本来瞧不上这样的人呀,是个人都知道十算九骗呀,何况那还是道士,这尼姑算什么!

    不过想了想,算了我儿子不是凡人或许这就是他的缘法,得这位随便起来不是人!

    于是喇叭唢呐吹起来,水月俺的大师降临,可真热闹,真喜气。这期间还发生了些有趣的事,后面再说。三下五除二,喝完百日酒。大师捻指一算,赵三甲,连中三甲,文曲下凡,说的天花乱坠,可有人总觉得说的和许汉文一模一样呀,这时候赵家媳妇会掐着兰花指掰弄一句神仙都一样。

    赵三甲的出生很传奇,未来也许未必,可眼下里让人嫉妒,不说所有,就说同样外来户的许大爷嫉妒的不行,为啥同时出生他就是文曲下凡,我孙子就是庄稼户,我不服,他那是小时了了大时未必,我孙子是卧薪尝胆,厚积薄发,也不知他那里弄来的词。于是含着这一点不甘一点嫉妒,许爷爷绞尽脑汁,终于给还在襁褓里打瞌睡的孙子起名许四魁。一定要压你一头,起码名字就要打败你,人有时可爱起来还真没的说。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基因原因还是后天造成的,原本许爷爷预定的白面书生张成了个一米七左右的黑脸汉子,有点横向发展的意思,而且还很懒,留了个当时基本不能出现的平头,自己还觉得很满意,觉得大大为自己节省了时间。

    这样的样貌,这样品行自然没有多少好友,即使你是个心灵贼美丽的人,别人都不会看你的心窝子,所以面子工程还是有点用的。

    话再回到原本应该一飞冲天的赵三甲,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赵大爷嘴欠给说着了还是什么,考了三年连个秀才也考不上,心里那叫个郁闷呀!当一个满心骄傲的人你拿他骄傲的地方戳他,他还没办法回嘴,那是最憋屈的,都快憋出内伤了。

    碰巧有一天,不知道哪里喝酒回来的三甲哥回来的路上看到了摸黑抓萤火虫的许四魁,当场就吓一跳以为遇见鬼了呢,脸黑没办法呀!裤子一湿,边跑边叫什么道可道非常道,乱七八糟的就当咒语似的往外撒,希望能请得大罗金仙下凡降妖。可待跑远了才觉得不对劲,他有影子呀,本来就很骄傲的赵三甲觉得不能怂,便慢慢踱回去,其实内心里希望不管是人是鬼快些走了才好。待到眼前才发现,原来这是去县城当铁匠学徒的邻居,再一想他叫啥名,忽然醍醐灌顶般的哇哇怪叫的往回走,十分的兴奋,比他当年考到童生还要激动,连在桃核院二鸨子那花了二两银子买的玉花儿的扇子掉了都不知道,被好心的许四魁收拢着,想着等有钱了再还给他。

    大家看到这不要觉得罗嗦,这后面许四魁他爹的棺材能进村里,还得靠这着这个名和赵三甲。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