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极品酒仙

第九章 老鼠与狗

    一家小宾馆内,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我的脑海里始终会浮现出那个奇怪的老太老太,还有她做法的一幕幕,以及那个直勾勾的凝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我随便吃了点早餐后,直接就去了医院。

    昨晚一直在做梦,各种稀奇古怪的梦,我睡的不太好,所以一直昏昏沉沉的,直到走进了医院,闻到了福尔马林的味道,精神才稍稍振作。

    李母一个人在病房里坐着,黑着眼圈,仿佛一夜没睡。看到她憔悴的模样,我甚至觉得她这一晚仿佛苍老了好几岁。

    我跟她闲聊几句之后,李父提着早餐回来了。他看到我来的这么早,也是稍有意外。

    “孩子,吃早餐了么?来一起吃点。”

    我婉拒了他的好意,告诉他我吃过了。

    李父李母也没有吃这早餐,而是一直在打量我。我虽然心里有察觉,但是故意装糊涂,有一句每一句的跟他们找话茬闲聊。

    过一会,李母终于开口了。

    “孩子,阿姨有个事儿想跟你说一下…”

    我静静地听她说完,听出了个大概来。

    她的意思是,想让我今晚在这里多呆一会再走,因为有一些事儿需要我帮忙。我问她什么事,她却不说,反而一直在遮掩,只说是小事儿。

    我稍加思索,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同意了。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事儿,搞的这么神秘。八九不离十,应该还是昨晚的事儿,不过话说回来,我一毛头小伙子,画符做法的事我哪懂啊?能帮上什么忙?不过既然人家都说出口了,看样子这事情还非我做不可了。

    我答应了他们之后,他们显然是出了一口大气,神色也缓和了不少,拿着早餐开始胡乱的吃着。

    之后我就回了趟学校,处理了一下学校方面的事务,又见了女朋友一面,结果还是一样。吵得不可开交。

    忙完这些之后,天就已经慢慢的黑了,我约摸着时间,也差不多该回医院了,于是就打车回去了。

    在医院闲转了两圈,嘿呦喂,我可真是感触颇深。我现在才发现,这医院竟比商场热闹的多了,不论刮风下雨周一周五,挂号的人都是一条长龙,络绎不绝。难道真的是“全民皆病”了?

    回到病房后,李父李母对我说,一会儿有个人要来,叫我陪他们一起等着她,不会耽误我太长时间。

    我既然已经答应了帮他们忙,于是就陪他们在这等着。

    晚上八点左右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门口好像有狗在叫,汪汪了两声,然后又被人给捂住了嘴,发出呜呜的声来,正当我想推开门看看怎么回事儿的时候,病房的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个弯着腰驼着背的老人。

    正是昨天的老太太。不过她今天怀里竟然抱着一只狗崽子,棕黄色的皮毛,黑黝黝湿漉漉的小鼻子,乖乖巧巧,呆头呆脑的,让我不禁多看了几眼,看样子品种是只土狗,在农村是很常见的看门护院好帮手。

    她气喘吁吁的把背后的大布兜子放到地上,连忙说:“快,快把门关上。”

    李父连忙关好门,说:“刘妈妈,辛苦你了辛苦你了,来!喝点水。”

    刘妈妈喝了一口水,好半天才缓过来气儿。看样子她又是爬楼梯上来的。

    稍歇片刻。刘妈妈咳嗽一声,看了李聪父母一眼,给了他们个眼神儿,二人立刻心领神会的推门出去了,在门口那站着,时不时还透过窗户瞥一眼屋里面。

    我心里疑惑,不知道他们搞什么名堂,只能静观其变。

    “小伙子,他们跟你说了吗?”刘妈妈道。

    “说什么?什么也没说呀,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说求我帮个忙。”我说。

    刘妈妈笑了,又变得和蔼了起来,她摸着那只小黄狗的脑袋慢声慢语道:“昨天你应该也都看到了,聪这个情况,求大夫是求不好的了,因为这已经不是人管的范围了。所以只得咱们自己想辙。”

    她知道我昨天趴在门口都瞧见了,这点我俩都心知肚明,我也就没再装糊涂。

    “老婆婆,昨天您不都已经,施法救过他了么!”我说。

    刘妈妈无奈的摇摇头说:“按理来说我是可以解决这个事儿,可谁知这次的事不简单…”

    听了一会儿她说的话,我有所了解了这当中的厉害关系。

    据她所讲,人有三魂七魄,分别为天地命三魂,以及天冲魄,灵慧魄,气魄,英魄,精魄,力魄和中枢七魄。

    其中的三魂,天地二魂不在己身,只有命魂住身,死而化为鬼魂。而七魄则分别驻于人身体的七个脉轮之上,分别对应着不同的作用,例如身体的活动能力,思考的能力,性能力等等,这些缺一不可。

    李聪因头部受伤,导致昏迷不醒,就是失了眉心轮处的灵慧魄。

    实际上他的身体除了伤口未痊愈,其他各处已无大碍。只是由于命魂受惊过大,创伤严重,导致七魄极度不稳,魂火摇曳。这才有失,迟迟不醒。

    人在受伤,或者生病的时候,正是阳气衰落之时,很容易沾染到不干净的东西,损魂失魄。

    昨天晚上,李聪竟然险些七魄消散,如果七魄消散,那李聪就真的不会醒过来了,没有了七魄,李聪就只能像个活死人一样躺在床上。静静地等待着命魂离去。

    但幸好刘妈妈赶了过来,及时作法,这才笼住了六魄,保住了李聪一命。稍微松了口气,正当她想将七魄归位之时,那最后的一魄竟被一只不知从哪跑出来的大老鼠给叼了去!

    刘妈妈与那老鼠争夺,谁知这老鼠竟颇有道行,刘妈妈不敌,被那老鼠夺去了李聪的灵慧魄,自己也吃了不小得亏,折了些阳寿。

    我听后有些惊异:“老鼠?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我站起来开始观察四周,想看看有没有老鼠洞。

    刘妈妈摇摇头说:“你肉眼凡胎,又如何看的见这些鬼神之物。”

    “婆婆,那个老鼠很厉害么?我觉得,一只老鼠,好像没有你说的这么……”我有些质疑的问道,她说的什么夺魄,老鼠,实在是有点玄玄乎乎,让我将信将疑。

    但是刘妈妈根本不像胡说的样子,她神色很严肃。

    “我昨天跟那个老鼠纠缠了很久,却被它把那最后一魄给夺走。哎,我刘妈妈虽然道行粗浅,降服不了凶煞厉鬼,可是几十年来却从未遇到过此等怪事,一只看起来得道不长的老鼠,自己竟然也敌之不过。”

    我若有所思的问道:“婆婆,这只老鼠从何而来?为何要抢走人的灵魄?”

    “天气之间,万物皆有灵性,乌鹊知反哺,羊知跪奶恩,凡是生而有窍,皆可得证大道,只不过有的生灵生来低贱,需要先修得七窍成人,才能继续修炼。这只老鼠,吞人精魄,也是想幻化为七窍人形,更进一步。”

    至于它的来历,刘妈妈则解释说,医院地属阴,极易招惹妖鬼精怪聚齐,因为医院之中阴气旺盛,阳气衰弱,许多病人年老体衰,三魂不稳,七魄不固,很容易滋养这些脏秽之物。

    我听得是云里雾里,原来这世上还真的有这么多玄而又玄的东西,听她这么说来,这个世界,真的有好多东西是普通人不曾了解的,也不曾相信过。倘若这只老鼠真的能修成正果,证得大道,那神话当中的神仙妖怪,难不成还的存在?我渐渐觉得事情有趣了起来。

    刘妈妈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半了。她略微的有些焦急起来,说:“时间有点来不及了,如到了二十四小时,那这孩子怕是机会渺茫了呀!哎!孩子,你……”

    我干笑了几声,直截了当问:“婆婆,你直说吧,我怎么帮忙?”

    看到我没有等她说,就已经豪爽就答应了,这刘妈妈竟也有些意外。

    李聪是我兄弟,如果我能救他,那我是没有理由不去的,况且我已经答应了李聪的父母。

    她点点头,说道:“我年迈体衰,血气不足,昨日又损了寿。所以今天定是不能与那老鼠正面相对,小伙子,你阳气灼身,命炉极旺,我想借你之力夺回那一魄。”

    “怎么夺?”

    “我一会会作法助你们找到那畜生,到时候你只需要按我教你的做就行了。”

    我一听有些疑惑:“我们?是什么意思?”

    刘妈妈微微一笑,摸着怀里的小黄狗说:“虎子跟你一起去,你得带着它,它能保你平安。”

    我越发地觉得离奇,原来这只狗还有大用嘞,我原本还以为它只是只普通得小狗儿,经刘妈妈这一说,我才注意到这小黄狗脖子上栓了一条红绳,上面挂着一个精致的铜铃铛。

    我伸出手摸了摸小黄狗,它特别热情的舔了舔】我的手心,弄得我痒痒的。

    话不多说,刘妈妈摆好贡品,置上香炉,然后换好褂子,擎着那把桃木小剑,让我躺在李聪身旁。

    我爬到床上去,看着李聪,心里有点怪怪的,心想,他大爷的,为了救你,难不成还要牺牲我色相?

    刘妈妈拿出一个铜板儿,放进我嘴里,叫我含着。

    然后用一根绣花针刺了一下李聪的眉心,挤出了几滴血,涂抹在虎子的小鼻子上,让我抱着虎子。虎子仿佛很喜欢我,趴在我胸口一直舔着我的脖子,给我弄的憋不住笑,但是我又不敢笑,我怕一笑把铜钱儿咽下去,那可就坏菜了。

    刘妈妈有条不紊的忙活着,她嘱咐门口的李父李母,一定要把住门,不能让别人进来,就是医生来了,也一定得拖住了。我看本来我还没这么紧张,但是看到他们严肃认真的样子,心里竟担心起来,慌张不停,想放弃这件事。

    可一看见身旁人事不省的李聪,这念头就打消了,我咬咬牙想着,能救他的现在只有我,我不能退缩,我得救他。

    刘妈妈拿出一根儿红绳,横在门口处,然后把窗户都的紧紧的。对我说:“我现在跟你说的,你都听仔细了,千万要注意,不能有差错。”

    我点点头回应她。

    “一会你跟着虎子,它能嗅到李聪的味道,让它带着你找到他残缺的一魄。等看到那一魄时,就让虎子上去夺回来,然后,你把它含在嘴里跑回来,很简单。知道吗?”刘妈妈说道。

    我忽然觉得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觉,看她着紧张的样子,这个事儿,绝对不会像老太太说的这么容易,我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可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刘妈妈手持桃木剑,拿着一把糯米,又走着那套奇怪的步伐,几步以后,她把糯米一撒,坐在地上,口中念道:“此间土地,神之最灵,升天达地。出幽入冥,为吾关奏,不得留停。有功之日,名书上清,开关放路,急急如律令!”

    噗!一纸黄符凭空燃着。

    言罢,她左指掐诀,桃木剑轻点我眉心,然后闭眼盘坐,口中念着晦涩得经文。

    渐渐的,我竟有些放空之意,眼皮控制不住地渐渐合拢,感官迟钝,意识逐渐模糊起来…

    在我的意识即将全部消失之时,那种感觉,我仿佛觉得自己的身体变成了羽毛,漂浮在虚空之中。

    隐约间,有个声音缓缓的从远处传来。

    “切记,铜铃响起之时,定要归来,否则你将永远隔在阴阳线外,不得归还……”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