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极品酒仙

第八章 神秘的老太太

    我坐在床边,摆弄着手机,好像在处理着很要紧的事儿,其实我就是在瞎划拉,我哪有事儿现在,也没有人跟我联系。我就是觉得气氛有些奇怪,所以我找了个方式排解这种压力。

    而这个压力无疑来自李聪的父母。他们从我进屋,一直在用眼神偷偷的交换着我不知道的信息,不时的还冲我这边打量几眼。

    我通过余光都看见了。

    说来也巧,我女朋友这个时候电话打过来了,我刚刚就打算耍个小伎俩,假装出去,然后在门口听听他们会聊些什么。

    于是我就出去接她的电话。一接电话又是一通劈头盖脸的耍赖放泼,怪我出这么大事儿怎么也不跟她说,问我是不是不想处了。

    说实话我还真不想处了,心累,本来我事儿就多,还要跟她吵这有的没的。

    但是好歹也处了挺长时间了,我也没那么狠心说分手,我跟她说等有时间再谈吧,就挂断了电话。

    我把耳朵凑到门缝,我出来的时候特意没有把门关太严实,怕的就是听不清声音。

    我蹲在门口听了一会,没什么动静。一个护士路过,看到我这个样子,撅着屁股头贴着门,噗嗤的一下笑了。我回头看了一眼,这小姑娘长的还挺俊。

    这个时候,门里面有了谈话的声音。

    “……你给她打电话了吗?”

    “打了,她听到了也挺着急的,说是打车过来,半夜就能来。”

    “嗯,打车钱你别忘了给她,她也不不容易,那么大岁数还折腾过来。”

    “门外那孩子咋整?这小孩儿不走不方便办事儿啊。你一会就跟这孩子说,让他走吧,咱俩在这照顾聪就够了,别耽误人家上课。”

    “嗯,行,一会我跟他说……”

    听到这我心里大约有个数了,好像他们联系了一个人过来,要办点要紧的事儿,但是我在这儿他们不太方便。

    我推门进去,没等他们跟我说话,我就对他们说:“叔叔阿姨,学校有点事,叫我回去,我现在就得走,我有时间再过来。”

    他们一听这话就连忙说:“哎,哎,好的孩子,你先回去吧,别忘了吃饭孩子,都七点多了,你中午都没吃饭。”

    走出医院,还真的觉得肚子有点饿了,咕咕直叫。我就近在医院街对面找了个快餐店,随便吃点东西。而且这家位置我很满意,我在这儿正好能看见医院门口。

    刚刚听李聪父母的意思,应该是有个岁数不小的老年人,会打车过来。于是我就在这盯着,想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名堂。

    我的好奇心一直在作祟,其实我也不知道等的有没有意义,就算知道了,对我还不一定有好处,说不定会惹得麻烦缠身呢?

    这世上有种人,他们看到前面有座山,就会毫不犹豫的翻过去,即便他们知道后面还是山,但是依旧要亲眼看到才作数。

    我就是这种人。

    我随便要了碗饭,又点盘鸡蛋炒柿子,谁知道这鸡蛋炒柿子里面糖放的特别多,给我吃的直恶心,我倒了胃口,饭也没吃几口。最后要了一瓶啤酒在那干吊。

    等了大约一个小时,九点多一点的时候,我看到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医院门口。

    上面磕磕绊绊的下来了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来,这老太太好像穿了个深灰色的外套,拎着一个大布兜子,鼓鼓囊囊的,看样子还不轻。

    我隔的有点远,天黑看不太清楚,但是我觉得八九不离十,他们说的应该就是这个老太太。于是乎我就快步追了上去。

    这老太太走的挺慢的,我没一会儿就追上了。我在她后面跟着走,周围不时的匆匆走过医生或者病人家属,给我提供了掩护,这老太太也就没察觉到我。

    她自己缓缓的向前走,在医院一楼大厅四处打量着,略显得有点焦急。

    看到她这样,我顿了一下,走了过去问她:“大妈,你有什么事儿嘛?找厕所吗?”

    “啊,不是不是,小伙子,我不去厕所,我跟你打听一下,你知不知道脑科重症监护室在哪啊?”她说。

    “哦!你说脑科啊,在十一楼呢,十一楼,出了电梯左拐,走几步就是。”我告诉她。

    老太太笑容可掬的谢了谢我,就奔着楼梯过去了,我一看她要走楼梯,就觉得挺可笑,有电梯不坐,走什么楼梯呢?

    “大妈,这儿有电梯,你坐电梯上去多省劲儿呢?”我说。

    这老太太回过头来看着我,我忽然觉得她的眼神变了,没有刚才那种和蔼可亲的感觉了,瞬间变的有些古怪,有一丝诡异的感觉,被她的目光扫着,我竟然有种被看透了的感觉,顿时心里一惊。

    “小伙子,这电梯今天不能坐,呵呵,就别坐了。”她皮笑肉不笑的说。

    “啊…啊哈,嗯呢,那就不坐,哈哈。”

    “你是不是也要去十一楼啊,小伙子,一起走吧,来。”

    “啊…对,我正好也要去十一楼。我二叔腿摔坏了,嗯…走吧大妈。”

    她的话仿佛有种不可辩驳的能力,我竟然不由自主的跟着她走了上去。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一直闭口不说话。我觉得这个老太太有点古怪,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小伙子,你信什么的?”她问。

    “啊?信什么?大妈,我没有信仰,我是唯物主义者,嘿嘿。”我故作镇定的回答。

    “啊,这么回事儿啊。你听大妈一句劝,你适合信点东西,真的,你有这个命相。”她缓缓说道。

    命相?她说的是啥意思我根本不懂,一头雾水。八成这老太太来给我传教来了?她让我信点什么,我信什么呢?我以前也没有接触宗教的兴趣,以后也不会有。

    如果真有,那估计也是马哲和毛概。

    我哼哼哈哈的答应着,心里想着,一会儿到十一楼我就找个厕所进去,我得离这个怪老太太远点,她爱整啥事整啥事吧,我是不凑热闹了。

    爬了半天楼,给我累的上气儿不接下气儿,腿肚子直转筋。可看这老太太,也就是稍微喘点气,没啥大问题。

    我指了指李聪的病房说:“大妈,就是那。”

    然后我就进厕所了。

    怪!怪!怪!这老太太真怪,我心里寻思着。我从小到大一直就直觉特别准,直觉来了我啥都不信,就连考试都是,我算出来结果刚才这一会儿,经过我tan cos托马斯回旋三百六十度的一顿推理分析,我就得出一个结果,那就是怪。

    我在厕所蹲呆了一会,抽了两根烟,不一会儿,我的好奇心心又开始蠢蠢欲动。

    我偷偷地摸到病房门口,头探到玻璃上,看到了病房里面的情况:

    那个老太太正对着李聪父母讲着什么东西,眉头紧锁,仿佛很郑重。李父李母也不住的在点着头。

    讲完话,李父李母就站起来给老太太让了个地方。老太太从那个布兜子里翻了一会,取出来了一个像是果盘似的高脚坛,放在了李聪旁边的桌子上,然后拿出了两个点着红点儿的馒头,放在上面。又掏出了一个朴素的香炉,点着三根香,插在了上面。

    李父李母齐齐的站在墙边,瞪着眼睛看着老太太布置,看样子他们也很紧张。

    我也看出点意思了,感情李父李母这是在请人做法事呢。不过我心里挺怀疑的,这种东西,我从小就不太相信。伟大的毛】主席说过,在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面前,一切牛鬼蛇神都是纸糊的,是不可信的。不过我倒是看的津津有味儿,虽然质疑,我还是想想看看她下一步怎么做。

    老太太把灰棉袄脱掉,换上了一件青色的褂子,挺复古的那种褂子。只见她手持着一把桃木小剑,剑上栓了一串铜钱,然后走着一个奇怪的步伐,左脚一步,右脚靠上,右脚再迈,辗转着走了几步之后,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抓着了一把糯米,猛地向上一抛,米纷纷撒撒的落在李聪的身上,紧接着老太太举着桃木剑,口中念念有词。

    过了一会掏出一张黄纸,上面绘着看不懂的文字,也有可能是画吧我想,不过我看不懂。这张黄纸,她掐在手上,挥动了几下,然后向天上一抛,竟然在空中自己焚毁掉了,只飘下来丁点灰尘!

    看到这幕,我不禁暗自咂舌,我看的清清楚楚,她没拿火机也没拿火柴,就这么一丢,怎么就着了这张纸?太邪门了吧?这种场景我只在林正英的电影里见到过,没想到现实中真的有人可以做到。特别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太太,做出这个太让人惊讶了。估计这老太太要是去变魔术,就没有刘谦什么事儿了。

    紧接着老太太把桃木剑用嘴叼住,两只手结了个奇怪的手印,这个我倒是认出来了,因为我隐约记着漩涡鸣人好像就做过这个手势。不过……这老太太估计用的应该也不是忍术,只是巧合罢了吧。

    老太太闭目在地上盘腿坐了一会,然后缓缓的睁开眼睛,叹了口气的样子。

    李父李母见到这一幕立刻冲过去把老太太扶了起来,着急的询问着。

    老太太面色沉重的说了几句话,然后又叹了口气。李父李母立刻面色变得铁青,嘴唇直哆嗦…

    看样子事情不太顺利,难道李聪很危险?我心里暗想。

    恍惚间,我看到那个老太太竟然在看着门窗户这边,两只眼睛毫无生气般的直直的盯着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