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极品酒仙

第七章 有此一劫

    我冲上去揪住鞠东呈的衣领冲他吼道:“你知不知道你那两个狗腿子把李聪害成什么样!?啊!?”

    周围经过的人注意力纷纷向我这边投了过来,毕竟鞠东呈在学校里是有点名气的,

    一看到我我们好像要打了起来,都像蚂蚁发现蜂蜜一样涌了上来,想要逮住这个大新闻。

    我的拳头狠狠地攥着,我已经极力的在控制自己,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下一秒把拳头捶在他的脸上。

    鞠东呈依旧表现得很平静,眸子轻轻眨了几下。他推开我的手,理了理衣领,对我说:“潘岑,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谢谢你,换做我是你,这拳头肯定就打过来了。”

    他坐在地上,点了根烟。然后递给我一根,我抓住烟直接就给掰断了,丢在地上。现在的我,是根本不可能平静下来的。就像一只红着眼睛的猛兽,随时准备出击。

    鞠东呈也不看我,一直抽着烟。抽了几口,他把烟头儿拧在了地上。

    他说:“这件事问题出在我那两个狗腿子身上,我本可以不管的。直接让他们跑路,就算警察最后逮到了他们,也查不到我这一层,这事儿要是走官方流程,我要脱身很容易的。”

    他说的是实话,毕竟打人的不是他,而且他也没有直接指使,从头到尾他可能都算是个局外人。

    “有没有关系你心里清楚,你休想把自己撇的那么干净。”我说。

    我绝对不会让李聪白白挨打,就算你财大气粗,有人有势,我也不会怂你分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我弄个鱼死网破,绝对不会让你个狗日的安生。我打定主意,一定得给李聪争取个最佳补偿。

    “你觉得多少钱能了结这件事。”他问。

    “这个我决定不了,我又不是李聪的直系亲属,你得自己找他父母商量。”我说。

    “行。我们现在就去吧,把这事儿解决。”

    他站起身就走,我紧跟着他。旁边看热闹的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仿佛有点诧异我的身份,不停地打量着我。

    我知道,这都是因为鞠东呈的光环,我算个屁啊,无名小卒一个,充其量就是狐假虎威而已。

    鞠东呈领着我去学校停车场拿他的车。他开的是一辆银白色的奔驰c200,看着挺拉风。这车我以前就在校园里看到过,只不过一直不知道竟然是他的。

    其实我倒不太在意他的车,而是他的停车位。学校里的停车场特别小,有很多老师的车都没地方停,更别提学生了,但是他有。这也许就是有钱的好处吧。

    到了医院以后,他不上楼,而是在医院门口等着,让我把李聪父母叫下来跟他谈。

    我说你来都来了,就稍微有点诚意吧,甭管你多有钱,尊敬长辈你难道都不会了?

    我把他领到了病房,李梅一看到我进屋,长出了一口气,好像心里的石头放下了一样,但紧接着看到跟着我的人是鞠东呈,瞬间脸就冷下来了,我们两个她谁都不看了。

    李聪的父母在病床前死死的守着自己的儿子,眼圈红肿,看样子在我走之后,他们两个又是哭了不知道多少回呢。

    我走到床边儿,问候了一下李母。

    李母又忍不住落泪了:“小潘,聪怕是醒不过来了。大夫说,不能再做手术了,再做手术危险特别大,而且费用也高,这都已经花了六万多了,我跟你叔也都是做点小买卖,这两年供聪上学,也没攒下钱,唉…”

    李母忍不住眼泪,不停的抽噎。

    我心里一阵发酸。回头看了看鞠东呈,他看到李聪这样,脸上也变了色,不像以前那么镇定自若了。

    我就是要让他上来看看,李聪被他那两个狗害得有多惨,我要让他心里惭愧,愧疚一辈子。

    “阿姨,这个是鞠东呈。他来找你们是谈谈关于李聪赔偿的事儿的。”我说。

    “啥?抓到人了?是他打的我儿子!?”

    李父听到我这句话瞬间激动了起来,冲上去就给鞠东呈一个耳光,我急忙拉着说:“叔,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打的聪,你打错人了。”

    这巴掌打的我心里解气,但是我还是给拉开了。我看到鞠东呈的手握的紧紧的,不停的颤抖,看样子他也一直在忍着,毕竟这种富家子弟,都有自己的脾气,说不定他从小到大,这还是第一次挨巴掌。

    他扶了扶自己的金丝眼镜,淡淡道:“你们跟我出来谈一谈吧。”

    说完就出去了。

    李父情绪很激动,不停地吵骂着:“草他个妈的!谈!谈你妈了逼!谈能把我儿子谈好了!你个小兔崽子!我弄死你!”

    我也被这李父吓得够呛,之前他表现的很沉稳,原来一直在憋着呢。唉,可怜这个爹啊。

    我跟李母还有李梅废了好大力气才安抚住了狂躁的李父。

    李鹏从外面拿着尿壶进来,也被这场景整蒙了,问我:“二哥…这是咋的了,跟谁干起来了这是。”

    我说你别瞎问了,抓紧跟李梅回学校吧,我在这盯着。

    李梅跟李鹏很听我的话,嘱咐我我一切小心,有事儿给他们打电话,然后就回学校了。

    我跟李聪的父母把鞠东呈的事儿好好的说了一遍,确实,这事儿跟他的关系吧,说有是有点,但是要说没有,你也没啥办法,人家也挺讲究,没逃避责任,主动来找了,最好还是谈谈吧,看看怎么样解决才是最佳的方法。

    李聪的父母最后听了我的劝说,情绪也稳定了,就出去跟鞠东呈单聊了。

    其实刚才我也看出来了,这个鞠东呈,也算是一个有担当的人了,对他也没那么深的恨意了,接下来就看他怎么弥补吧。

    我看着病床上戴着呼吸机的李聪,心里叹了一口气,兄弟啊,兄弟。怎么样能救你呢……

    过了约摸有一个多小时,李父李母回来了,我看他们的反应,看来这应该是事情解决了。

    鞠东呈隔着门玻璃对我招手,好像有话对我说。

    我跟他去了阳台。他又递给了我一根烟,这次我没拒绝,接过来就点上了,而且也给他点上了。

    他拍拍我的手,深吸了一口。

    我问:“解决了?”

    他说:“嗯,算是解决了。但是那两个人他们还是要抓,判刑也就判。这个我不管,他们那边,我也会尽量补偿。”

    听他这话,鞠东呈一开始的意思是想让李聪父母放放弃对那两个人的起诉,直接私了,没想到他对自己的狗还这么照顾呢。

    “你花了多少钱?”我问。

    他沉默了一下,对我说:“这你就别问了,花多少钱都是应该的,我认。”

    说着他掏出个银行卡,递给我说:“这里有五千块钱,算我补偿你的损失,你放心,学校那边我帮你搞定,你该回来上课上课,别耽误学习。”

    我其实心动了。五千块钱,对我来说,不是个小数目啊,平白无故得五千,换谁谁都得动摇三分吧。可是我不能收这个钱。

    我笑着把他的卡推了回去说:“你的钱我不要,我也没有理由要你的钱。学校那边就不劳你费心了,反正我去也不是学习的人,还不如不去了。给我放个假,多好。”

    他大有深意的笑了一下,把银行卡放回了钱包。

    “你叫潘什么来着?”

    “潘岑。”

    “好,我记住了。以后有事儿可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他用手指头掐着一张淡金色的名片给我,上面写着:东耀食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我接过来放进兜里说:“好的,主席。”

    他一听一脸的无奈,摇了摇头,说:“看起来我这个学生会主席不大受待见啊,行了,我先回学校了,你好好照顾照顾李聪还有他父母吧,辛苦了。”

    我也没送他,而是站在阳台上,看着他启动那辆银色的奔驰开走了以后,才转身回到了病房。

    一推开门,发现李父李母正在窃窃私语,仿佛在讨论什么秘密的事情,但是一看我进来,神情立刻变得特别紧张,不自然,也不在讨论了。

    我心里一直没有忘记李母曾经说的那句:他命中有此一劫。

    在我看来,这其中,肯定是有着非同一般的秘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