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极品酒仙

第五章 组队约会

    我其实是满怀期待的来到大学的,不为别的,我最着急的,就是想找个对象。把我这二十年的荒地开垦一下,看看还能不能长庄稼,后来我才知道,我这是一片盐碱地,多好的苗儿到我这都得烧死。

    学校离我家不远,坐火车两个小时,也就到了。报道的第一天是我爹送我的,记得那天把行李帮我搬上去之后。我爹看着我的眼睛,意味深长的对我说:“儿子啊,你在这里好好学习吧,以后为国家做点贡献,像杨和谐立和谐伟那种感觉的就行,爹就知足了。”

    我答应我爹了。我以后一定成为国家的栋梁!答应完之后我就后悔了,我这不是明摆着吹牛逼么?我得啥样啊能像杨和谐利和谐伟似的做那么大贡献。

    我学的专业挺高大上的,是经济学里的分支学科,金融学。但是学过金融学的都知道,这个学科是真他妈的要命啊,一开始我觉得自己能行,只要功夫深,铁杵我也能给它磨成针。但是,我大一首秀就挂了两科,一个微观经济学,一个微积分。

    从那以后,我的mvp梦想就破灭了,开始长达四年的饮水机守护生涯。

    但是在这里,我也找到了另一种乐趣。

    那就是这里有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一共有两个室友,按理来说应该有三个,但是有个哥们从大一开学就不来,据说身体有点问题,所以就一直空着床位了。空着床位更好,我们还能在空床上放点东西,节约一下寝室的空间。

    一个叫李鹏,我们都管他叫李,朋,鸟,或者李,月,月,鸟,但是叫前者要更多一些。这小子长的黑黑瘦瘦的,家也是农村的,挺朴实个小伙儿,也挺真诚个人儿,但就是就是抠门儿,每次出去吃饭他都不买单,因为这个,我们后来总搁话儿点他,但是无论你怎么点,他就是不通,哎,就很气。不过他学习倒是挺认真的,这点也是我挺佩服他的地儿,在我们中间儿他还能保持明镜高悬的感觉,不得不说挺有毅力。

    还有一个叫李聪,这个李聪,来自我们伟大的哈尔滨,长的嘛,也很哈尔滨,比较像那个哈尔滨红肠,体格挺壮实,会打篮球,篮球打的不错,后来还近了我们学校篮球队,在篮球比赛之中率领我们院干翻了所有人,捧得奖杯归来。颇有些科比的王者气势,这个不吹不黑,实话实说。这小子文笔也不错,喜欢写小说,经常在网上连载小说,但是尴尬的是什么呢,看的就我们几个人,除了我们,根本没有别人看他的小说。

    所以我就劝他,千万别入这个坑,编辑穷三代,小说毁一生,你要是着了这个道,以后毕业了我们也不跟你联系了,省的找我们借钱啥的。

    玩笑归玩笑,兄弟有爱好始终要支持,我们其实对他也挺有信心的。就是这社会太他妈黑暗了,写个小说都特么勾心斗角的,心累。

    大一的一年我过得都很愉快,而且还找了个女朋友,她叫什么我就不说了,长的白白净净的,对我挺好,关心我,照顾我。人也挺温柔,我俩感情也一直都不错。小日子过得挺舒心。天天睡觉睡到自然醒,然后美滋滋的去吃个饭,回去接着睡。课几乎就没上过,以至于快期末考试的时候,最后一节课了,我就寻思去上一节课吧。怎么说也得给老师这个面子,结果一进班。这些同学看到我,都特激动,站起来齐刷刷的给了我一震轰鸣的掌声。

    老尴尬了,后来我问领头的那个,我说哥们你是不是诚心搞我啊?结果那哥们儿特真诚的跟我说::“你真的误会了,怎么说呢,我一看到你吧,就知道这学期终于要结束了,我心里激动的。”

    我说什么?嗯?我还能说什么。

    我本想着平平淡淡的走过这四年,然后找个工作,跟我女朋友结婚。就这么简单得事儿,可谁知这事情真的不像我想的这么简单,接下来要说的事儿,把我整个人生节奏的给打乱了。

    那是个平平常常的日子,我像往常一样睡觉睡到自然醒,醒来之后特别不舒服,眼睛酸胀,头还特别疼。因为我昨晚上喝了不少酒,不是什么好酒,就是十几块钱一瓶得二锅头,我买点花生米就自己喝了一瓶,其实正常来说我喝个四五瓶,啥事儿没有,你们也别说我吹牛逼,这就是我的基本操作,真的,你们坐下。

    其实是那天心情不太好,跟女朋友吵架了。我一心情不好,就不能喝酒,喝一点酒就特别难受。

    我躺在床上放空了一会,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这还得感谢张卫平老师,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李聪这小子在我下铺看球赛呢,他的音箱频频传来卫平.布莱恩特的解说:

    科比进球,看看科比这叫一厉害,怎么打怎么有!

    科比没进,虽然没进,但就得这么打。

    科比失误,来,我们看一下中奖观众

    队友不进,这胡打啊这。队友失误,这些个队友是真没状态啊。

    比赛结束,湖人赢了。孙主任语调逐渐升高,很兴奋的说:“哦!我们也看到了孙悦,他也在为队友递着毛巾。”

    我听到这儿就笑醒了,我大喊一声:“孙悦!玩儿他。”

    李聪一听我醒了,腾腾腾爬我床上来了,跟我说,咋的,你醒啦?一副谄媚的样儿。

    是这么回事,这小子今天约了一个女生,喜欢人家挺久了,终于约出来了,挺开心的。约好了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本来挺顺利,挺阳光的一个发展趋势,结果这女生跟他说,自己要带一个闺蜜一起来。这就把李聪整蒙了,他没办法,就非要让我跟他一起去,说人家人多,他怕整不过。

    我当时就对话儿告诉他了,你是去吃饭去了,不是干仗去了,什么人多人少的,尽管去得了,你的主要任务就是买单,知道不,你得搞清楚自己的战略地位。

    你说气人不?我都不知道这帮女的怎么想的,你们闺蜜关系好,行,没问题。你们一起吃饭一起洗澡一起拉屎都没问题,但是你他妈跟人家约会还得领着闺蜜?你有没有考虑过男方的考虑?这分明就是对男方的一种不尊重。

    对这事儿,我本来就挺生气,再加上自己跟对象吵架了,心里也有点火,我就想跟着李聪一起去,到时候拍个照片,发个朋友圈,让我对象看看,我也不是没人要,你不珍惜我,我让你后悔都来不及。

    于是乎我跟李聪就大摇大摆的去了,但没想到的是路上堵车,怕是赶不上约定得时间了。

    这李聪就在车里埋怨我:“都怪你,又要洗头又要洗脸的,也不是你去约会去了,你说你打扮啥啊?你美个屁?”我一听就不乐意了,反驳他道:“你少跟我墨迹,你出来的时候没洗脚么你?”他支支吾吾:“我打完篮球不是脚有味儿嘛,我这不是怕寻到人家,给我留下个坏印象咋整?”

    我就对他说:“你可别这么说了,我跟你在一起住他妈两年了,你就没为我对你的印象洗过脚。”

    我俩也不闲扯了,中途从出租车上下车,穿着大马路就跑过去了。

    到了那饭店门口,李聪开门就进去了,我没着急进去,而是冲着门口停着的私家车车玻璃上缕了缕头发,我还是比较注意自己的个人形象的。结果令我尴尬的事发生了,那个汽车玻璃噗嗤噗嗤慢慢的降了下来,里面探出个脑袋来,跟我说:“小伙子,别照了,你挺帅的了已经。”

    我脸刷一下就红了,这也太尴尬了。我跑进了饭店,稳定了一下情绪,就冲着包厢过去了。

    老实说,我对这两个女生还是颇有些期待的,不知道是不是两个美女呢?嘿嘿。

    一开包厢们,李聪正一脸贱样儿的跟人家搭话茬呢,我目光一扫,停留在了桌子对面的两个女生身上。

    坐在李聪对面的,就是李聪的约会对象,她叫李梅。这女生,留着一头干练的短发,眼睛不算特别大,但是有一个弯弯的弧度,显得特别精巧,睫毛很长,高挺的鼻梁,嘴唇是典型的樱桃小嘴,皮肤白皙,吹弹可破。一看就是经常做面膜,买韩国化妆品的那种爱美的女生。她穿着一个纯白的t恤,显得特别清新干净。

    她旁边那个,就是她的闺蜜。这个姑娘,说真的,我不想多说什么,我无话可说。所以,咱们就略过这个女生,就当她不存在,反正当我看到她的一瞬间,我就明白了,她就是来吃饭饭,目的很明确,也很简单,她的任务就是吸收伤害,然后让李梅收割。

    李梅很友好的冲我打了个招呼,我也很热情的回应,我说:“你就是李梅吧!我是李聪的好兄弟,我叫潘岑,大家都叫我潘二,很高兴见到你!你真漂亮!”

    我这话一说,这李梅小脸就红了,显然是很受用嘛,女生都吃这一套。当然,我也没有那么不礼貌,我也象征性的跟她的闺蜜打了个招呼,结果人家还特高冷,不理我。

    就是那种故意端架的高冷。

    我表面很平静,心里mmp,难道是因为我夸李梅,没夸她,她心里不开心了?就算是这样,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我也是绝对不会睁眼睛说瞎话的。

    我就坐之后,李聪就告诉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我一看李聪光叫菜,没叫酒,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是给自己刷好人身份呢,我心领神会,对李聪说:“聪儿啊,不能光吃菜啊,要点酒啊,哪有你这么请客的,要吃菜还不如去小吃部吃呢。这死贵的。”

    李聪连忙反驳我:“别的别的,别让李梅喝酒,让人家姑娘家喝酒不好。”

    我紧接着就说:“李梅,你说他这是不是歧视咱们女同胞?女同胞就不能喝酒了?李聪,你注意点言辞。”

    李梅看到我俩一人一句的打太极,噗嗤一声就笑了,说:“李聪,没事儿,我能喝一些酒,你要两瓶吧。”

    李聪一听连忙让服务员上了两瓶白酒。

    酒一拿上来,我就倒了一缸儿,对李梅说:“李梅,你要是不介意,我就叫你梅子,说实话,我看你挺亲切的,一见如故,这杯酒,是我敬你的!”

    说完我就把这杯白酒给干了。

    这李梅还有点意外,楞了一下,随即就笑了,给自己也满上了,对我说,:“行,那我就叫你二哥,这杯是我我回敬给你的!”

    一看到这,我就知道,这李梅肯定是有点酒量的。

    结果李梅刚把被子举起来要喝,李聪硬是给人家拦下来了,一脸正气的对李梅说:“梅子,如果你不介意,我也这么叫你!这酒我替你干了,好不好,这么喝酒伤身体,让我替你喝!”

    说完这小子就把酒给喝了。

    我当时都无语了,这个猪队友。我这是替他抗伤害呢,他都不懂,留着他是叫他上去收割的,李聪的酒量我知道,估计再来一杯酒就得挂机了。

    他还觉得自己挺男人,挺man,坐下来冲着李梅一顿嘿嘿嘿傻笑。

    没过一会菜上齐了,我们也纷纷开始动筷子吃菜。边吃边喝边聊,气氛挺融洽,除了李梅这个闺蜜,一句话不说,一直对着菜盘子输出,其他都挺融洽的。

    酒过三巡,菜也吃的差不多了。

    我喝了差不多两斤白酒,几乎都是一杯一杯干的,但是我喝一杯,李梅和李聪他们两个只喝一口,算下来顶多一人四五两,这也无可厚非,不怪他们,他们跟着我一杯一杯干的话,早就进桌子底下开party了。

    看得出李聪和李梅今天挺开心的,两个人气氛也不错,当然,这少不了我这个活跃气氛的僚机,不然凭李聪一个人,早就冷场了。

    我看时候不早了,就说:“那啥,咱们撤吧,一会寝室封寝了,就回不去了。”

    李梅小脸喝的通红,站起来也开始打晃悠,我给了李聪一个眼神,李聪上去就挽住了李梅胳膊,扶她下楼,结账去了。

    我拿起手机揣进兜里,才想起来我忘拍照气我女朋友了,想到这心里不是很痛快,穿上衣服,点了根烟。慢悠悠的向楼下走去。

    下到一半,我就听到楼下好像有吵架的声音。

    “草你[妈的,草!草!”

    “干他,草你[妈的,让你装逼!”

    随即就是一顿啤酒瓶子破碎的声音,以及桌子板凳碰撞的声音。

    有人在打架!我心里一惊,急忙跑下楼去。一下楼,就看到李聪跟两个男人厮打在一起,李梅在拼命的拉架。

    我隐约间看到李聪得鼻子好像被打出血了,心里瞬间升起了一股火。

    抓了个酒瓶子就冲过去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