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极品酒仙

第一章 伯伦之死

    “伯伦,你还是回去吧。”王戎面露难色的说道。

    王戎低着头,看着这个只到自己肋下的矮子,似乎有些歉疚的意思。

    “不是我非要赶你走,只是你身为参军,每天蓬头垢面的,实难给三军做个榜样表率啊!况且本来你就丑,你......”

    “王戎!你以为老子稀罕做这个破参军!你可以侮辱我的人品!但是绝不可以侮辱我的容貌!”

    矮子终于仰起头开始反驳了,撑开蒜头牛鼻子,瞪着死鱼小眼睛,咬着稀稀落落小黄牙,他完美的诠释了帅的含义。

    “走了!走了!”

    矮子怒气冲冲,转身就走,不顾王戎留劝,冲到账外,只听见周围军士窃窃私语,都在向他这里打量着。

    此事此刻,这个矮子心想:完了,老子不仅天生比人低了一头,从今以后他奶奶的更要被人看低一头了。

    他匆忙的喊道:“老黄!

    可是没有人应答。

    咦?老黄哪去了?矮子有些疑惑,又喊了一声:“老黄~~~~!”

    这次有反应了,只见军帐后面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抱着一个酒葫芦,牵着一匹瘦骨嶙峋的老黄马,缓缓的冲矮子走过来。

    慢吞吞的马,慢吞吞的老头。

    矮子翻身上马,接过葫芦,怒道“老黄,你耳朵是聋了还是咋地,你要是再这样,你就卷铺盖给我走人吧!正好老爷我也失业了,养活不起你了!”

    “老爷!话,话可不,不能,不能这么,说,说,说......说...”老黄憋得满脸通红,剩下的那个字就是憋不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

    “啊!”

    老黄终于把这个像粘痰一样的‘啊’咳了出来,他长吁了一口气,旁边的瘦马长嘶一声,也像是解脱了一样。

    矮子满脸阴沉,咕咚咕咚又喝了几大口酒,一副不开心的样子说道:“黄...黄老磕巴,我说你,能不能麻利点!”

    “老...老...老爷,我,我不知道,你,你是叫我这个老..老黄...还是,你骑的这个...这个...老黄..我有点..有点犹豫。”

    “滚蛋!赶紧牵马,打道回府!”矮子叫道。

    老黄牵着老黄马慢吞吞地向前走着,老黄越走越困,直打哈欠,仿佛马上就要睡着了一般;而这匹老黄马不时的还偷个懒,吃上几口路边的青草。

    矮子在马背上抱着葫芦痛饮,不时高歌一首,又或是吟诗几篇。

    不知什么时候,背上的矮子不喝酒了,也不吟诗了,只是呆呆的望着天际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偶尔喃喃道:“死了,死了,都死了...”

    “老...老爷,谁...死了?”老黄问。

    “这世道死了。”

    “老...老爷,你昨天...不是说...人心...死了吗?”

    “世道和人心,都死了。”

    .......

    蓦地,矮子看到天边划过了一条长虹,直奔前边的市井而去,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矮子一惊,拍了一下马脖子,这老黄马也不再贪吃,嘶叫着开始往前跑了起来。

    老黄被落在了后面,急忙追赶上去,边跑还边喊着:“等....等...等...我!”

    没用几息,矮子便到了这市井当中,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矮子四处观望了一下,砸砸舌头,心想,这附近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啊,那长虹是怎么回事?真奇怪!

    又转了几圈,没什么端倪,正准备勒马回头,却看到了一家酒坊。

    门口贴着一副对联,写道:猛虎一杯山中醉,蛟龙两盏海底眠。抬头一看,高处的横批赫然几个大字:不醉三年不要钱!

    噫!矮子顿时眼睛金光一冒,吹起胡子,言语道:“他奶奶的!这是什么时候开的鸟酒坊!在这开酒坊,也不打听打听我刘伯伦的威名!”

    矮子撸胳膊挽袖子,怒气腾腾的奔着酒坊去了。

    老黄怎生拉都拉扯不住,生生的把老黄拖了过去。

    矮子一把把老黄推到一边,吩咐他好好喂马,说自己一会就回来。

    走近酒坊,矮子一脚把酒坊门踹开,引得街上行人纷纷上来围观,卖东西的也好,路过的也好,众人仿佛正准备看场好戏。

    显然,这矮子的威名大家都听过。

    “谁人开的酒坊!给我出来!”矮子喊道。

    一老头楞木楞眼的从烧锅前站起来道:“这是,这是哪里来的好汉啊呀这是?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哼!我就问你,在这洛阳城,谁人不知道我刘伯伦的名号?往东喝到东海,往西喝到西川,往南喝到滇南,往北我喝到赛外边!天南海北老子喝个遍,也没把我醉半天,你怎生说得门口此等大话!”矮子恶狠狠的说道。

    老头闻言一愣,连忙解释说道:“好汉,好汉饶命,小人今日初来乍到,不知道好汉威名,好汉恕罪啊!”

    矮子哈哈一笑,点点头道:“成,老爷不为难你,你抓紧把对联撤了就成。”

    “撤?不行啊不行,撤不得撤不得!”老头连连摆手道。

    矮子一愣,道:“你这老头儿,好生倔强!你乱打招子,今儿不是老爷我来拆,明儿也保不准别人来拆!”

    老头子一听这话急的咳嗽了两声:“好汉,诚不欺你,我这招子句句属实,不敢相骗啊!”

    “句句属实?”矮子大有深意的看了老头子一眼,嘬了一下牙花子,把腰间的酒葫芦往桌子上一拍。

    “那好,我跟你赌上一赌!猛虎蛟龙一共三碗酒,我喝了要是不倒,你就给我关店走人,要是我喝倒了!以命相偿!”说罢,矮子盘腿一坐,架势摆的好好的等着老头上酒。

    门口外张望的路人纷纷拍手起哄,等着这处好戏出锅。他们也想看看,到底是这莫名其妙的老头子的酒厉害,还是这刘伯伦的肚囊厉害。

    老头子见状,叹了口气,只好拿起瓷碗,慢悠悠地上锅里舀了一碗,摆在刘伯伦面前。

    矮子用蒜头鼻子闻了闻这碗黄酒道:“味道还行,我来品品!”说罢一饮而尽。

    吧嗒吧嗒嘴,这酒,一点辣味都没有,反而有点甜?

    “再来一碗来!”矮子把碗冲地上抖了抖道。

    门口的人们屏息凝神,他们看了看,纷纷拍手较好,这刘伯伦,真没事儿!果然不是吹出来的!

    老头子慢悠悠的又从锅里舀了一碗,端到矮子面前,似乎有些不舍得,迟迟不放下。

    矮子见状,一把抢过酒碗来,一看,嘿!这酒怎么是绿的?难道这一口锅,还能烧出不同颜色的酒?

    矮子惊异之余,第二碗酒又是一扬脖子,一饮而尽。

    只觉得,这第二碗酒,比第一碗还甜,甜的矮子眼泪直流!

    矮子抹抹嘴,嘿嘿一声,对老头说道:“再来一碗,老头子别怕,一会我叫人帮你搬家!”

    这第三碗酒,老头子则是噙着笑端过来的。

    矮子有些狐疑,一看这酒,哪是酒?明明是血,鲜红鲜红的,腥味扑鼻!

    这可让矮子心里有些犯了毛,明明都是一锅里舀的酒,怎么一碗一个样儿?

    看热闹的人一见矮子不喝了,纷纷起哄。

    矮子自觉骑虎难下,皱着眉头,一捏鼻子,一硬头皮,把这碗‘血’喝了精光。

    “啪!”酒碗摔在地上粉碎!

    这第三杯酒下肚,矮子只觉得天旋地转,头脑俱晕,眼睛发绿,这桌椅板凳,都像长了腿似的,到处乱跑!刘伯伦心里惊讶万分。

    “啊呀!大事不好!”矮子大叫一声,拎起酒葫芦,踉踉跄跄的,猛地推开酒坊门,不顾围观人群的嘲笑,直奔黄马。

    他想爬上黄马,可这马又好像不是自己的马,因为这黄马浑身肥膘,滑滑腻腻,一点瘦骨嶙峋的感觉都没有!根本爬不上去。

    一揉眼睛,这黄马旁边站了一个胖老头。是老黄?这老黄怎么也胖了不少,还冲自己打招呼嘞!

    一人一马只是笑嘻嘻的看着自己,怎么召唤都纹丝不动!

    矮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嘴里念叨着:邪了,邪了,拎着酒葫芦,摇摇晃晃地,东倒西歪,一路冲家走去。

    晃悠到了家门口,矮子已经连眼皮都睁不开了,嘴里胡言乱语,嘟嘟囔囔,不省人事,趴在地上屎尿横流。

    矮子媳妇推门一看,竟是自己丈夫醉倒在家门口,顿时声泪俱下,嚎啕大哭!

    跪在矮子身前鼻涕横流,仿佛丈夫死了一般,抽噎着说不出话。

    原来,矮子曾经嘱咐过她,自己平生饮酒千杯不醉,如若醉酒,那就是阳寿尽时,到那时叫她不要惊慌,只要抬他到房后的酒池子里,盖上酒糟。然后准备一口棺材,里面放好酒葫芦,即可放他安然西去!

    矮子媳妇虽痛心欲绝,可是也记得丈夫的嘱咐,于是擦干泪水,就把矮子拖进酒池子给埋葬了。

    又拿着酒葫芦,放进棺材里,一起埋了。

    立碑:刘伶之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