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二律背反

26-共生秩序

    将邢国义绳之以法,脱身这些离奇的事情,养好伤回到我以往的日常中去,这就是我所期望的,让这些经历成为我吹牛的资本搁置在我人生经历的阁楼里,这是我本以为的结果,但是——现实并没有给我选择的权利和机会。

    此刻我手持着邢国义的枪,瞄着覆满了血污,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的、横躺在地上的邢国义。

    林伏逸在知道了一切之后,一下子沉默了。整个像变了个人似得,眼里转瞬被黑暗充斥他突然安静下来,阻止了我打算报警的电话,交代一句看好邢国义后离去了。

    在逐渐寂静下来的深夜中,我伫立在原地我有股不好的预感,等的越久我越是感到不安。这情况不妙,实在是不妙。不管林伏逸要做什么,我都预感到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在我心脏都快提到嗓子眼里的时候,林伏逸终于再次出现了,他的手上多了一柄窄刃的水果刀。

    林伏逸面色僵硬,回来之后也不看我也不对我说话,无声无息的走向邢国义,走近之后一把将手里的水果刀插入邢国义的前臂。

    血液四溅,邢国义反抗似得咬紧牙关不出声,身体因为痛苦剧烈颤抖着,林伏逸不为所动的用力挥舞着手臂。几分钟内,林伏逸在他的四肢上连捅了近十刀,一只手臂上捅几刀后立刻换另一肢,捅到一半刀刃已经小幅弯曲,七八刀的时候已然断了,又用断刀连捅了几下才算完。之后一把抓住邢国义的衣领,连拉带扯的拖拽到围墙上。整个过程里,无论是邢国义还是林伏逸,两人全都一言不发,只有狰狞的面容和凶恶的动作,这份寂静将现场的疯狂衬托的更加骇人可怖。

    林伏逸把邢国义拖到楼房边缘,放在水泥围栏上,抓着他的衣领,邢国义半身悬在天台之外,全靠林伏逸拽着的衣领才没有掉下去。那个姿势,只要一松手邢国义就成历史。

    我完全陷入了惊愕,想让林伏逸停下来,想劝他把邢国义交给警察。但面对林伏逸这种状态我怎么也说不出口。

    林伏逸像看垃圾的眼神看着悬在天台边缘的邢国义,不带一丝怜悯。

    就当我以为这场惨剧,即将在沉默中结束的时候,邢国义突然开口了。我和林伏逸都是一惊。不过果然,不是求饶。

    邢国义刚刚似乎被伤到了嗓子,笑着嘶哑渗人不已:“呵呵呵呵……你们还不知道么,你们已经摊上大事了,蠢货们……”

    “哦?那就不劳您操心了。安心去吧。”林伏逸咬牙切齿道。

    “你以为有人能伤了姚玥伊之后却全身而退么?!”

    林伏逸依旧面不改色“你以为有人有权利随意囚禁十几个人玩弄他们的生命么。”

    “有的,如果是她,是有这个权力的!”

    “你的思想已经扭曲了。”

    “呵呵呵呵呵,啊!看你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被卷入了什么的天真面孔真是好笑啊。你们会死的很惨的——对,会很惨!你们不会轻易死去,你们会饱受折磨。在你们痛苦之下万念俱灰除了一死别无所求时就会知道,什么叫恐怖!——啊哈哈呵呵呵……咳!——咳咳——”

    邢国义咳出几口鲜血。林伏逸的眼色越发鄙夷。

    “来吧!尽管放手吧!我——”邢国义还想再说什么,但林伏逸轻蔑的一扬眉毛,立刻松了手。邢国义的躯体瞬间消失于视野,飞速的下落,几秒后肉体与大地碰撞的声音在下面响彻。

    林伏逸转过头,毫不介意的挥挥手“别听他的,姚玥伊就是个杂鱼。”说着伸着懒腰,走下天台。我默默无语的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踌躇半晌也离开了那里。

    一周后。

    警方为邢国义准备的葬礼在年后的第一个月举行,说是警方,其实完全是警员们自发组织的,所有人都到了现场,连身为法医的康灵也在。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原来邢国义在警局的分量是如此之重。要说一点惊讶也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事物本质和人们心中的印象可以有如此大的差异,当真多少让人有些惊叹。

    葬礼在龙山墓地举行,墓地所到之处尽是满地的草坪,我们在发言台和棺椁前面整齐的摆放了五六十个白色靠椅,对亡者举行悼念。按我的积极性,自然做到了最后一排避人耳目低调行事。但是运气并不好,一开始就被人发现了。

    我刚在末排坐下,康灵就见到了我,在我身边的空位坐下,道“今天你最好把嘴闭严实了,没人想在这里听你那工厂的白日梦。”

    “好、好、好,我知道了。”

    自从我、卫文达、李建业、刘帅、林伏逸从工厂生还来一个月,自然没少跟警察打交道,但结果最终对我们案子的认定是,无稽之谈。不仅仅是我们的口供太离谱了,警察后来也发现我们口中的工厂早就被烧成了灰烬,到最后弄得口说无凭,手里没有一点证据。仔细想想如果工厂事件背后的势力真的如邢国义死前所说的那么夸张,那从一开始,这事件就超出警察的能力范围了。更不要说后来我又火上浇油的控诉邢国义,话一出口几乎立刻得到了当场所有警察的抨击。所有人的反应都是,那个邢国义?怎么可能!

    用来证明邢国义杀人罪行的只有宾馆的监控,但是监控并没有拍到李鹏和邢国义之间的换装,也没有邢国义行凶的瞬间,警方认为不够充分,我的控诉站不住脚。加上我的失误,我以为只要邢国义在眼前就稳妥了,录音只录了电话时的,想要作为他不回来时追查的证据,但当夜对质的时候,却没录下他的自白。最后的最后,邢国义的死,只成了一件性质很恶劣的谋杀案。林伏逸是凶手,邢国义是死者,一下子成了邢国义跟连环杀手毫无关系,只是彻头彻尾的受害者。

    而我对这个结果和现状,无能为力只有接受。对真相缄默,践踏着真相苟活,这就是活在这个世界要遵循的秩序,委身于这个世界的共生秩序。

    林伏逸自首后,被带上了法庭,案件的裁判已经连续进行了一周,他的律师在努力争取减刑。

    “邢国义,一直是我们警局的楷模,坚韧、刻苦、勤劳、有正义感。”

    台上的人发表讲话,葬礼开始了。这时一个人神情恍惚的在我坐到了我的另一边,眼神黯淡,看起来十分哀伤,目光一抬,是刘丰山。

    刘丰山坐了不久,眼光直愣愣的看着正前方,突然开口了:“你是最后见到过他的人。”

    “嗯……是啊。”我一听,略感到局促,不是很想谈论这个话题。

    “你说他已经死了,在工厂里……”我没注意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当时是那么以为——”

    碰的一声,刘丰山从椅子上猛地站起来,卯足了力气转身一拳打在我脸上,我措手不及的向后仰倒和椅子一起滚倒在地上,现场立刻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向我们。

    “以为!你以为!听着,我不管你们到底遭遇了什么!邢国义,是我见过最能称得上男子汉的人,他是我的老师,但对我来说,更超过一个我从来没有过的父亲。他教会了我一切,他教会了我怎么应对邪恶,他教会了我怎么坚强!我不知道你跟他之间有什么过节,居然要在死后还侮辱老师的名声!邢老师明明一直都很喜欢你,他觉得你有洞察力善于办案!你却连他是否活着都确认不了!”

    “是么……”

    我默不作声把的从椅子上的狼狈的爬起来,康灵也没有拉架,扶着我的肩膀帮我站了起来。

    “老师不是在工厂里死了么!?那这又是怎么回事!?”刘丰山颤抖的声音变得哽咽。

    越听这些话,回忆越走马灯似得涌现,我却一句也不能说,有种微妙的压抑感,周围的人围上来,示意我们停止争吵。

    “这又是怎么回事啊啊!——”

    刘丰山跪倒在地上,崩溃的大哭,哭的像个孩子,康灵看了我一样,扶着我默默离开了。

    几小时后,我在监狱的家属见面室,和林伏逸隔窗而望。我在外面,林伏逸在里面。

    邢国义死之后许久,连续几夜我翻来覆去无法入眠,不管邢国义是否是罪人,我都意识到自己不管出于什么理由都是不折不扣的杀人共犯,内心难安。就在绞尽脑汁的思索应该该怎么办的时候。林伏逸在毫不知会我的情况下,去自首了,并顶了杀邢国义的所有罪名。

    “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不用担心。”林伏逸自首前这样对我说。“是时候让你见识下林家的魔力了。”联想到近日接触到的林伏逸的种种,我信了。

    然而结果是,林伏逸判了二十年。

    侦探生活让我见过太多亲人朋友来送人的场景,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这场景的一部分。

    我有些五味陈杂的看着玻璃另一侧的他:“你不是说搞的定么,卧槽,二十年啊。怎么林家不行了?”

    林伏逸在窗户对面的老式有绳电话里叹口气:“毛。本来是可以免责的,你猜我家老爷子怎么说。”

    “怎么说?”

    “这是给我肆无忌惮的惩罚,附带也算是给我的人生磨练。”

    “我靠……有这么磨练自己儿子的吗……”

    “欸,我家老爷子就这样,习惯了。”

    要我我可习惯不了,二十年的青春年华啊。

    之后我们闲扯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街边的变化,新流行的歌曲,咖啡店见到的美女,除了邢国义,除了林萱木,无所不谈——严格来说,这还是我们自认识之后第一次闲聊。

    林伏逸说不用担心他,他在监狱能照顾好自己——这是当然,怕也没几个人能打过他。

    临走时,虽然答案多少已经预料到了,我还是问了问:“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下次没准我可以带给你。”

    林伏逸微微一笑:“那就带点硬币和透明胶带好了。你知道么,这种一元硬币越来越难找了,我满喜欢它们的,分量足,但听说好像是不生产了,你要是能帮我弄点,那再好不过了。”

    我回应的笑了笑,最后说了句我会常来的,便略感不舍的离开了那里。

    可接下来的几年里我都没有再来过,长达几年之久,我都没有再和林伏逸见上一面。这一个月来经历的事情,有太多谜团都没有解明,但死里逃生的我早已忘记那些谜团。在他们逐渐一被解开时,我才意识到事情到底有多么严重,我才明白我卷入的事情远比邢国义临死前说的更为可怖,甚至于后来我每次站在死亡的边缘都不禁回首感叹。无数无辜的人身陷痛苦之中,无数悲剧的诞生,都是始于生命拐点的那一刻。在我意识到跟这之后发生的事相比,废弃工厂的经历不过是简短的*时,我已经没法回头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