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二律背反

20-迷惑与猛进

    尘埃落定,三人在破旧杂物散落满地,脏乱的工厂里俨然已成对峙之势。

    卫文达的枪口指着林伏逸,握枪的手指紧张的发抖。他用力的挤了挤因极度疲惫和紧张而流进汗水睁不开看不清的眼睛。心里怕的厉害——不管是事情的发展太过突然,还是在看到刚才对方那般恐怖的行动力之后,卫文达的大脑都已然一片空白,只靠着本能的深深的意识到瞬间的松懈恐怕就会丢掉性命。

    卫文达恐慌的一咧嘴,嘶哑的哀嚎:“搞什么!这都是搞什么啊!”

    “咯咯咯咯——”

    大妈肩膀耸动,非常愉悦又兴奋,好像派对高潮里喝大了似得的放声而笑。

    “枪~枪~抢~”大妈双眼迷离发出的浪音,大妈说着抬脚一点林伏逸小腿,林伏逸被迫单腿跪了下去。架在脖子上的刀子因为林伏逸的身形下坠,在脖子上划出一个小口,流出血来。

    “唔——”

    接着她一把抓在脸上,毫不留余力的将手指抠如血肉,脸部跟着变形,但却没有流出血,而是脸整个的在抓力下变得扭曲并被撕碎撕扯下来,只留下几个乳白色的碎片还残留在脸上。

    她撕下了戴在脸上的伪装。

    一撕下‘外皮’再看,哪里还是什么大妈,虚假的皱纹和干枯的皮肤全都消失不见,再次出现却是一个美艳的少妇,丹凤眼柳叶眉,狭长的眼角,脸白净的如同羊脂白玉,美丽的五官下,神色里透着说不出的风骚抚媚。

    大妈,不、那女人,紧了紧压在林伏逸脖子上的刀刃,笑容愈发的欢愉,似乎无比的享受这一刻。

    咯咯又笑了两声“枪可是很危险的,你会用么?你敢用么?你准备用那东西——做什么?~”

    卫文达的视线不停的在林伏逸和女人之间跳跃。

    “你——真的觉得你能打中我么?”戏谑的笑容后闪过一瞬寒光,之后一字一顿的缓缓道“我能在杀了这小子之后,立刻冲到你身边——怎样……要不要赌赌看?……”

    那女人说话间,就直挺挺的站在跪下的林伏逸身后,大半的身体都没有遮挡,暴露在枪口下,即便如此依然大放厥词,真是狂妄至极。

    但即便如此,懦弱的卫文达却毫无信心,脸上渐渐显出恐惧,畏缩的在地面上向后挪了挪已经无法站起的双腿。

    怎么办?卫文达的大脑已经完全变成一片混沌了,太多的疑问太多的突变,卫文达现在只能明白一件事,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现在很危险,这个女人,这个一整晚都看似人畜无害的女人很危险。

    手心已经汗透了。枪在手里滑滑的,虚弱的手指快要勾不住枪身,几乎要脱手而去。

    卫文达两难之下居然哭了出来,眼泪从脸上滑下来,事情的发展难以置信到卫文达真的希望自己随时会惊醒,然后发现自己不过是做了个很漫长的噩梦而已。

    卫文达心里的某一角,已经在告诉卫文达放弃了。那速度,这力量,要不是林伏逸迅速干掉了一个,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局势,卫文达心里潜意识里势利的那部分本能的想要拜倒于那个女性,不敢与其对抗。

    “你不会想这么做的。”突然,刀尖上的林伏逸如此说道。

    两人都是一怔。

    林伏逸接着说:“我知道你是谁。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会是在这种地方呢。久仰大名,一直都期待能见您一面呢——”林伏逸忽的压低声音“姚玥伊女士——”

    神秘女性那本来享受的表情忽然绷紧,翻书似得转瞬变成一张凶神恶煞的脸,没有答话。

    “看来我猜对了呢。”林伏逸像是在社交场合首次见面似得,摆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不可能,即使是赤乌三足的核心成员,知道这个名字的人也寥寥无几……”

    林伏逸立刻再次展露笑容,那是从未见过的狡黠的笑容。林伏逸的嘴型的如同刀削的新月,笑容尖锐无比。有些令人无法相信的是,林伏逸的眼中居然还闪烁着一丝狂意。

    姚玥伊刚说完忽然神情一变,似乎自己说出了什么不该的话似得:“难道你是!——”

    林伏逸像闲谈聊天似得轻松口气说道:“我姓林,在家里属伏字辈。”

    姚玥伊一惊“你就是那个……!”真切的怒意,浓烈的戾气潮水一样涌上姚玥伊的面部。

    “我还在奇怪怎么会这么巧,抓来了身手这么好的人。”

    姚玥伊一咬牙,用要杀人似得表情对着旁边地上的叱责:“秃鹫!我怎么不知道这次的人里面有林家人?!”

    倒在地上装成童玲的模样的人真的被打昏了,哪里能回应。姚玥伊恨的咬的呀咯吱咯吱的响。她面露不甘骂了两句,格外不悦的哼了一声,一脚踩在林伏逸后背,把他踹了出去。林伏逸在肮脏的地上侧身滚了一圈,边揉着刚刚被姚玥伊用力扳住的肩膀站了起来。

    “都说supreme你八月份以来忽然人间蒸发不理事务,所有人连您最信任的手下都找不到,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的谣言呢。”

    林伏逸温柔一笑:“半年来你都在做这种事情?”

    姚玥伊依旧以快速凌厉的动作收起匕首,刀刃好像黏被磁石吸住的铁一样在她手里飞速的旋转几下被收正握在她手中。姚玥伊冷冷的看着他不言语。两人说话间趁着没人把注意力放在他深深,卫文达用膝盖撑地,偷偷的悄没声的爬到我身边,不停的摇晃晕过去的我。

    “为什么?你这种地位,你这种万人羡慕的生活,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林伏逸忽然微微眼睛大睁“难道——”

    “闭嘴!”

    姚玥伊这次再不是单纯的怒意了,而是冷如刀锋的威胁,狠意盈在她的眼中。林伏逸清楚的感觉到对方溢出的杀意刺激着他皮肤的毛孔。再多一个字,姚玥伊都会立刻冲上来取其性命。

    “怪不得……这样很多事情就都说得通了……这样的话……”林伏逸直视姚玥伊“您是站到‘他’那边了么?”

    良久的沉默。

    “这么多年来终于下定决心,决定选择自己的站队了么。”

    旁边卫文达又是按人中又是打脸,想尽了办法也弄不醒我,最后干脆一口咬下去,我疼得轻呼一声睁开了眼。那两人依旧没有看向我们,眼睛眨也不眨的四目相对。

    “‘他’的想法固然太过尖锐,固然有些消极,但‘他’的确思考到了事物的本质。还停留在观察表面的,是我们——没错,我打算协助‘他’,我认为‘他’是正确的。”

    “‘他’的想法入木三分一针见血我不否认,但仅仅因为‘他’的引导就放弃努力么?因此就放弃拼搏么?哪怕机会再小,不尝试的话不就连哪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么?

    在我看来你们只不过是不愿努力过于急躁的想要找捷径,慵懒罢了。”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等离开你老爸的护翼,在社会上靠着自己去打拼试试,再回来看你还能不能说出这么嚣张的话。”

    我迷糊的脑袋渐渐明晰,对着眼前奇怪的对话懵懂不已。卫文达待我能够坐起,一把将手枪塞进我手里,他不敢说话的向我打手势,看向我的眼里,恐惧与希望一同闪耀着光芒。

    姚玥伊退了两步,扬起下巴:“你走吧,今天的闹剧到此结束,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就这么让我走了?”

    “不过是给你老爸些面子,别得寸进尺了,没有他我想杀你几次就杀几次。”姚玥伊满脸的轻蔑,咬牙切齿道

    林伏逸耸耸肩哎呀哎呀的笑了笑。接着用镇静的如水,如波澜不惊的湖水的声音说道:“无所谓,不过我不能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什——!”

    对面的姚玥伊瞪圆了俊美的眼睛,震惊的难以相信从刚刚被放掉的人嘴里听到了什么。两人的狂妄程度真是不相上下。

    我从地上站起身,对眼前不停变幻的气氛依旧一头雾水。我快速的观察屋里的情况,大妈穿着大妈的衣服却换了脸,地上躺着的穿着童玲衣服的人根本就不是童玲,而是应该在最初死去的破衣大叔,林伏逸也被放开了来。满脑子的疑问都快炸了,我有一堆的问题想问,但显然并没有人有闲心理我。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当然。”

    “恶!”姚玥伊发出不耐烦的烦扰的声音“要不说我真是讨厌年轻人,自以为是自大不已,根本就是个了垃圾没什么能力却天天抱怨这抱怨那从来不知道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不务正业不知道努力就知道信口开河的胡吹,而且最讨厌的——根本不知道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林伏逸面带微笑:“平常人是平常人,我有我的原因。”

    “原因?已经了解到了‘那种情况’的你还能有什么原因。哼,不管怎样,你敢在这出手,到时可不是几条人命那么简单的事了。刚刚的话看在你老爸的面上我可以当做没听见,劝你别做傻事,现在回头还不晚。”

    “那还真是谢谢你的好意呢。”

    话音刚落,一阵破风,银光闪过。硬币如子弹般再度飞出。女人嘴角一歪,左脚一蹬向右一闪躲开,紧接着又以之前惊人的速度猛扑过来。

    林伏逸迅速向后跳跃拉开距离,同时双手并用,同时丢出两枚硬币。一枚直冲姚玥伊面门而去,一枚却丢向没有人的墙上。姚玥伊挥刀击中飞来的那枚,空中火星迸裂,硬币被削掉半厘随之飞行轨道歪向一边。这时被丢向墙壁的那枚在墙上一弹,正好折射向姚玥伊。

    此时再挥刀格档已来不及,姚玥伊不得不向斜后方跳跃闪避,然而仅此一瞬的停歇,姚玥伊接着又以风一般的速度,划着弧形的轨迹冲过来。

    林伏逸额头生出冷汗,忽然对我喊道:“康澹!开枪!”

    姚玥伊速度如此之快,我试着瞄准却根本没有办法,就在我犹豫的一秒之差,姚玥伊已经马上到林伏逸面前了。林伏逸又快速的后退,但很快身后就碰到墙壁了,房间的空间根本不够林伏逸施展。

    砰的一声响,我没头脑的开了一枪。姚玥伊急忙俯身,她身后墙壁上立刻开了个洞,没有打中。姚玥伊却不理我,径直向林伏逸而去。林伏逸被逼至末路,却不再移动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手套在间不容发之际急忙穿戴上。

    姚玥伊刀刃急刺,林伏逸不躲不避稳住了脚跟,与姚玥伊用着几乎一样的动作,直刺手臂迎向匕首。掌刃瞬间碰撞,两人掌间接碰处霎时电光闪动,蓝色的电流从其间迸溅四射而出,如烟火般灿烂。

    原来林伏逸的戴有手套的哪只手里握着那只如玉石般黑亮的手机。那特制的手机,在外壳被击破的一瞬绽放电力。如今全部倾入姚玥伊的体内。

    又是一声充斥着电子兹啦声的爆炸响,姚玥伊被弹开。但只一瞬,姚玥伊被弹的身子后仰,还未弹远。林伏逸丢掉破碎的手机,一把抓住姚玥伊的手臂,扯住了姚玥伊拿着刀刃的那只手臂,接着挥起右手便打,林伏逸拳头中指突出,形状如锥,瞄准的不是别处正是太阳穴。姚玥伊慌忙向后一仰,打中了额头。林伏逸也不怜香惜玉,这一下打的极狠,不遗余力毫不留情,响声明亮如石子相撞。

    姚玥伊额头上立刻流下一道血。这下没闪开,是刚击中姚玥伊的电流将肌肉麻痹的效果,此时已然变弱,姚玥伊迅速将被林伏逸抓住的手上的刀刃抛出,凌空一旋,被另一只手一在空中抓住刀柄就立刻砍过来,林伏逸立即放开姚玥伊与其拉开距离,上衣还是被割破,皮肤划出一道裂口。

    两人的缠斗给了我时间,我抓住机会,勾动了扳机。姚玥伊在我开枪的一瞬注意到了我,猛地向后闪,本来瞄向胸口的子弹打中了肩膀锁骨。姚玥伊肩膀中弹,被枪击冲力推翻到在地,她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一把丢出手里的刀子,刀子在空中翻滚着击中了棚顶的灯泡,灯泡破裂,房间转入黑暗,飘落四射的碎玻璃片在黑暗中如星辰反射的点点光芒。卫文达慌忙抬手护住脸头。

    姚玥伊趁着短暂的机会从地上爬起来夺门而逃。林伏逸忙射出两枚硬币,一枚擦身而过,一枚扑的一声陷进门框,木屑飞溅。

    “追!”

    林伏逸对我喊一声追着受伤的姚玥伊发足疾奔,我看了眼身后浑身无力瘫坐着的卫文达,一犹豫,还是跟了上去。

    姚玥伊直奔空压室的方向而去,停在了注塑间的门前。姚玥伊伸手将拇指按在什么也没有的墙壁上,锈迹斑斑的墙上忽然映射出蓝色的控制板形状的电路,注塑间的房门顿开。我们还未接近,一股强烈的令人作呕的气息便扑鼻而来。我门刚迈入注塑的房门,眼前看到的景象便让我浑身的血瞬间都凝固了。

    没有灯泡的注塑间内,近二十多具、不、恐怕比那更多的尸体随意的散乱扔在室内各处,尸体严重腐烂,肉体显出黑褐色,已经失去吸力,像撕碎的破布一样挂在骨头上。屋内苍蝇飞舞,霉味刺鼻。

    我们并不是第一批受害者。

    姚玥伊头也不回的冲向房间一角,黑漆漆的墙壁突然也随她的冲过来亮起,随之一线透着白光的缝隙凭空出现,割断两侧的黑暗,并渐渐变宽,仿若黑暗中产生一片方形直光,场面异常科幻。

    接下来一个瞬间我才意识到,这不过是个电梯,不过做的十分隐蔽,已跟墙体融合为一,看起来就想从墙上凭空出现而已。

    林伏逸伸手插入口袋寻找硬币,却没有丢出任何东西:“切!用光了!”

    林伏逸急切的看向我,我忙拿起手枪,但我仍未跑近,冲进的姚玥伊离我还很远,一只眼对距离和定位的弊病在此时立刻彰显出来,我急匆匆的开出一枪只打中了电梯里面,子弹与姚玥伊擦身而过。之后,再不及我们冲到电梯前,电梯门早已经关上,带着女人临走前对我们的凌厉一瞥,离开了。

    林伏逸喃喃道:“可惜,还是让她跑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