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二律背反

16-冲突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薅着卫文达的领子,气愤的一把拽起卫文达,卫文达头发黏在脸上,汗水粘如油。没有一点要自己站起的意思,全凭着我扯住的衣领悬在空中。剧烈的喘息着。

    黑暗中一个人影迅捷的奔向我们,很快停在我们身边,是林伏逸。林伏逸身上沾满了灰尘,袖子上还破了一个口子。林伏逸神色凛然的瞧了一眼我们的模样,之后快速的赶到铁梯附近又迅速的赶回来。

    边走向我们边低声嗫喏道:“已经到尽头了?”

    说着一把从我手里夺过卫文达,声色并厉:“说!你是什么人!?你是什么来历!?”

    卫文达像是断线木偶一样在林伏逸的手里胡乱摆动。

    “我…”卫文达明显的犹豫了一下,求饶般的说“我只是个普通人!”

    林伏逸的眼神变得更加犀利,盯着眼前的卫文达,审视着他判断着他是否值得相信。

    忽然下面光亮晃动,看来听见刚刚巨大动静的邢国义一行人最终还是不放心赶过来了。

    “这几个家伙跑哪去了?”

    我走到平台边缘,对着远处的灯光嚷了两声:“喂!这边!”

    能看到光源转而朝向我,众人注意到我了。

    “滴滴”手机声音响起,我不安的拿起来,手机已经不止一次提醒电量过低了,屏幕上闪烁着红色的警告。我刚想关掉照明暂时节约一些电量,手机却闪了闪,骤然黑掉了屏幕,自己关机了。

    “切……”

    重要的光源消失了,实在是糟糕,我不禁感到有些忧愁。云彩这时终于迟缓的爬上来,抬头看看我又看看身后不断靠近的光亮,一脸的迷茫。

    “喂发生什么事了?”下面的人大声问。

    林伏逸却丝毫不予理睬,反而丢掉卫文达走向我问道:“没见到其他人么?”

    我遗憾的摇摇头:“没有。”

    林伏逸面露愠色“不可能,这是唯一的通路。难道凶手直接从三楼的高度跳下去了?”

    “你们在上面么?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下面几人催的厉害,不得已,我们还是重新回到地面。之后林伏逸用最快的速度解释了刚刚发生的情况。

    皮衣:“我靠!又死人了!?”

    云彩有些虚弱的说:“就在不远处,空压室前面。”

    “怎么搞的?你们几个不是呆在一起么,她怎么会出事?!”

    卫文达:“我…”

    “凶手也应该朝你的这个方向跑了,你没看见?”林伏逸也细起眼睛。

    “对了,还有一个女生呢…?”

    众人一句又一句的狂轰滥炸全指着卫文达,卫文达愈发慌乱,牙根打颤。半天却只回了一句:“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那你为什么会在那种地方?”

    卫文达求助似得看向邢国义几人,几人却不言语。卫文达只好自己来说:“因为听到求救声,所以——”

    “求救声?”

    “对,我们听到有人求救,就肯定要去帮忙啊!我们就循着声音去找求救的人。”

    云彩:“怎么可能会有求救声,你糊涂了!?这里只有我们,根本没有其他人。”

    “可是……”

    突然,一个女性的声音不知从黑暗深处的哪里传来。

    “有人么……?”

    所有人瞬间安静下来,甚至能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

    “喂喂…刚才那是……?”

    “女性的求救声?……?”

    “救命啊——”

    果然是求救声,这下我们三人才明白卫文达果然没有说谎。但疑惑还来不及酝酿,又一次心惊肉跳起来——有人出现了!

    我清楚的看见一个人出现在人群的东侧,不知已经在那里站了多久,毫无防备的,直挺挺的站着,一动不动。

    我心里一紧,忙转头通知大家:“有人!”

    众人顺着我的目光,或是转身或是转头,陆续发现了那个诡异的人影。示威似得,正面我们。

    但接着那人影晃了晃发出了声音——

    “救命啊……”

    他跌跌撞撞的走过来,身子一歪就要倒下去,众人一愣,四五个个人忙冲上去,在跌倒前扶住了他。灯光下,我见到他头上的一缕红丝,哪里是什么求救的人,这人居然就是刘俊。

    刘俊半边脸都肿了,妆被泪水和血水打湿,在眼眼圈上模糊一片,一塌糊涂。身上有数不清的擦伤和裂口,好像在地上打过滚衣服变得又脏又破。模样狼狈不堪。

    “刘俊?刘俊你没事吧。”

    “好…好疼…”

    刘俊声若细蚊,说每个字都显得十分用力,她虚弱到光是说话似乎就要集中全力的力气。

    “发生了什么?”

    “我、我不知道…”刘俊的眼里闪过剧烈的恐惧“我、我被袭击了…”

    “太快,实在太快了,我连是谁——是什么都没有看清。”咽了口口水“我一开始只感觉到后领被拉起,好像、好像飞在空中…天地都颠倒了,分不出上下,接着我就感到身上发痛,好像在被人打。我根本没法反抗,我的手机掉了……什么也看不见……后来又被衣服撕扯着不知拖向什么地方…身上疼的已经麻木了…后来我就听到巨大的响声,那时我才发现黑暗里只有我一个人,躺在地板上……然后就遇到了你们……”

    “王莲呢,跟你一起的另一个女孩呢?”

    “啊、对了,王莲…我们当时就在一起,我感到被抓住衣领的前一刻我们都在一起,但是…我被抓到的时候王莲一点声音也没发出,直到后来也是……我不知道她到底……”

    刘俊神情恍惚,像是才回忆起什么似得:“王莲她怎么样了?”

    如此一推测,云彩和我看到的尸体肯定是王莲没错了,这下本来屏息的众人更不愿开口了,人们不觉避开她的目光,谁也不愿做坏人,谁也没有说出实话。

    “是么……死的不是你是王莲啊。”

    谁也没料到会来这么一句,一下愣住了。惊讶之余看过去,说话的居然是最娇小的那名女生,童玲。

    “都怪你!”童玲充满恶意的对着连手指也抬不起来的刘俊声嘶力竭的大喊“都怪你王莲才会死!王莲是你害死的!学校里也是…跟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每次!……每次都是你!”

    刘俊已经成了那副模样,人人都以为她肯定连还口的心情也没有。谁知她扬了扬下垂的眼睑,呵呵一笑:“去你妈.的吧,贱货。”

    说着一口痰吐向童玲,也许是力度不够,打在了童玲的裤腿上。童玲立刻五官都扭曲了,恶狠狠的冲向刘俊,皮衣和邢国义忙拦住她。

    “她会死的!”

    “王莲已经死了!”

    童玲却失心了一样,双眼满是癫狂之色。邢国义先拦腰勾住了她,但童玲双手却不罢休的在空中乱抓,皮衣还来不及碰到她就先没抓了一下,抓的十分用力,抓痕下立刻见血。挨这么一下,皮衣痛的赶忙抬起手臂遮挡,这一用力同时脚向后退,脚跟不知道碰到什么一下仰面被绊倒。

    没人当回事,但皮衣倒下后却迟迟未起来,我们这才感到不对劲。

    令人窒息的沉默了七八秒,皮衣才艰难的站起来。所有人都倒吸口气——有一块木板像粘在他肩膀上似得,随着他的站起一同升起。皮衣整张脸充血而涨红,脸腮肌肉一下一下的抽动。他伸手抓住木板以极缓的速度抽了出来,木板的末端留有一根长钉,顶尖部分现在沾满了血。

    “!”

    童玲畏缩的后退了两步从邢国义双手挣脱开。

    皮衣戾气布满整张脸,头上青筋跳动,眼里蕴藏着杀意向童玲走过去。

    这下众人更加不知所措,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眼看皮衣要走到童玲面前的时候,李建业忽然从人群中跳出,挡住了皮衣的去路。

    “不管怎样,我不能看着你对一个女性下手。”

    “让开。”

    皮衣的胸口剧烈起伏。

    “情况我都看在眼里了,但是对方毕竟是无意的,你想干什么?”

    “最后一次,让开。”皮衣恶狠狠的说。

    “要是不呢,你打算怎么办,反正——我已经看你不爽很久了。你…也是吧?”

    皮衣重重的吸了口气,猛地一拳打向李建业。拳速很快,但真正惊人的是李建业躲开了,而且看起来很游刃有余。皮衣愣了一下,接着猛地从邢国义手里抢过扳手,嗖的一声抡了过去。皮衣连打了两下,李建业这次勉强躲过,但下一下却没躲掉。第二下结实的打在李建业的大腿外侧,李建业几乎是立刻就单腿跪了下去。

    皮衣也不留情,接着抡动扳手,这下自上而下,瞄准的是李建业的后脑勺,这力度这攻击意图,已经不是在打架,而是在杀人了。

    李建业就地一滚,扳手打在了地上,清脆的一声咣当。接着李建业躺在地上抬脚踢在皮衣小腹,随后立刻从地上弹跳而起,一记上钩打在皮衣下巴上。皮衣被打翻在地滚了两滚,一个小物件从他的裤子口袋里调出来,是皮衣的小刀。

    李建业手脚并用的快速爬过去抓起来,连一瞬间的犹豫也没有,亮出刀刃冲着皮衣便刺过去。皮衣本能的想躲,但还是晚了一刹那。

    紧接着,只见皮衣的耳朵的一截,划着抛物线飞了出去,滚了两下停在地面。

    “啊啊啊啊啊!”皮衣像熊一样咆哮。

    “停下!快阻止他们!”

    云彩终于反应过来了,向众人求助。

    我看着凶恶的斗争的两人,脑袋告诉我应该上去阻止,但我却本能的不想靠近——我犹豫了,犹豫的快速一扫众人的样子。

    所有人都很焦急,唯独林伏逸不动声色,眼睛没有看李建业两人,却在打量其他的人。刘俊、童玲、云彩、大妈、卫文达。林伏逸的眼光在他们之间跳跃,游离不定。而李建业和皮衣两人的争斗仍在毫秒间不断升级。

    该怎么办?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