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二律背反

15-Phase 2

    “谁在那!?”

    林伏逸猛的抬起头冲着上方的黑暗大喊。

    云彩和我呆若木鸡的站在尸体左右,睁大了双眼,大脑已然宕机不转。此时的我们正位于那庞大的钢铁平台下方,听到林伏逸的声音才恍然从呆木中惊醒,也急忙看向上面,果然见到平台边缘的黑暗中隐约有一个人形的轮廓,紧接着那人影快速晃动,转眼间便隐入黑暗,看不清了。

    “别跑!”

    林伏逸一个箭步窜上支撑平台的柱子,脚踩在几乎没有突起的柱子上,游蛇一般的爬了上去,速度非常之快。然而黑暗之中我甚至看不清林伏逸脚踩手抓在那里,身法之敏捷,说是游蛇更像是磁悬浮般迅速的向上移动。

    眼看林伏逸翻身上了那平台,我却慌了手脚。看见情况如此突变,我第一反应是赶快跟上去。但刚要迈步,却忽然想起云彩还目瞪口呆的杵在原地,哆哆嗦嗦惶恐不已。

    稍一迟疑,我瞥了眼地上一塌糊涂的尸体,一把抓住云彩的手,拉着她沿着钢铁平台的边缘疾奔。我一边发足狂奔,一边不敢懈怠的眼睛紧盯着上面的林伏逸。望上去的景象带来仿若在黑夜中的森林里奔跑的错觉,隔在我和林伏逸之间的杂物,把林伏逸分割成影影绰绰的断片。稍一不小心,林伏逸就要从我的视线里消失。

    每跑两步云彩就会落后一点,我就要用力拽一下她的手臂,她才会踉跄的跟上。我甚至要偶尔减速以免她真的跌倒。

    心脏急跳的简直要从胸膛里跳出来。

    ——快点,再快点!——

    上方传来的两对脚的奔跑声,咚咚的响。忽见林伏逸突然跃起,接着一连串钢铁碰撞的声音响起,丁丁当当连绵不绝。这还好,但紧接着只听凝重的吱呀一声,黑蒙蒙中有什么巨大的东西倒了下来,接着轰隆一声响亮如炮,直觉得大地也震动了,脚掌传来阵阵麻意——发生了什么!?我愈发担忧上方的林伏逸,却无能无力。

    过了两秒,林伏逸从激起的尘雾中奔出,一转身向深处跑去,从我的视线里消失。我也想转弯,但眼前却到了墙壁。原来那平台是穿过上方好几个房间的。一愣神,赶快找到了房门,穿了过去。

    我们并没有跑多远,但身后的云彩呼哧呼哧的直喘。我哪里顾及的了她,匆忙的寻找林伏逸,但紧接着我就发现,本来被杂物挡到的某面墙上,有着镶在墙上能通往上方的的铁梯子。我哪里还再犹豫,手脚并用的爬上去。

    果然,爬上来眼前正是之前见到的钢铁平台。我向着刚刚林伏逸跑去的方向跑了几步,忽然见到转弯处有人向我跑来。

    我冲上去一拳打中了那人的脸颊,那人应声倒地,接着我立即扑了上去,二话不说用双手卡住了他的脖子,刚要再打时见到那人的脸,无法抑制的惊呼:“是你!?”

    15分钟前。

    李建业扑通一下坐倒在地:“我不行了!”

    说着一把丢掉手里的铁锤,去抹额头上的汗,呼哧呼哧的气喘不止。皮衣冲着他嘿嘿的嘲笑。一旁邢国义近的脸快要贴在管道上,细细的左右观察,抬起手掰了掰松动的铁片,一用力扯了下来。

    “唔嗯……就快了,结合左右管道的铁环已经摘掉了一小半,不用多,再去掉两颗固定螺丝,就能把管道拆下来。”

    童玲迫不及待的问:“拆掉两个螺丝还要多久?”

    “用不了多久了,一开始可能费时点,现在已经破损到这种程度,差不多再有三十分钟,不,一刻钟左右应该就够了。”

    闻言人群心情振奋,本来闷得要憋死人的气氛忽然有些活跃起来。几个女生一下子叽叽喳喳的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起来,停也停不下。坐在远处,低着头耷拉这脑袋,仿佛灵魂被抽空的大妈也抬起头,眼里闪着光芒。

    杂乱大概持续了两分钟,一直默默不语的书生忽然站起来,从边缘走到人群中间,把手指放在嘴边:“嘘——”

    “干什么你。”

    “听。”书生用力的扬了扬眉毛“你们听。”

    “听什么,我什么也没听见。”皮衣紧皱眉头。

    “——”

    但刚说完皮衣就像吃到了什么苦东西似得,脸色一变——的确有弱的如蚊声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如同偶尔会钻过门缝的寒流,看不见摸不着却切实的感受到了。

    “好像是……女人的声音?…”刘俊身体前倾表情一下变得变得专注。

    “救命——”

    刚说完,那悠长遥远的声音忽然变得更加清晰了些,虽然仍模糊不知所言,但求救的信号却的的确确存在着。

    恍若有某种恐怖之物降临,众人一下子全闭了嘴。面面相觑,清一色满脸的疑问。

    “这是怎么回事…?”大妈声音颤抖的问。

    “果然是有人在求救吧!”

    “求救?这种时候?这种地方?”

    “救命啊——”

    女性求救的声音愈发的清楚了。几人纷纷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却都并没有为有人正面临危险而担心,脸上挂着的是对自己的担忧和淡淡的恐惧。

    ——那是对未知的恐惧——

    “你看果然是有人在求救!我们得赶快去!”书生的脸上却满是殷切。

    “你疯了!?”皮衣恶狠狠道“谁知道那边有什么,你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是不要命可以去试试。”

    “怎么这样……”

    邢国义也少有的面露怒色:“我们马上就能离开这里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出现什么求救的,我看可疑的很。赶快打通管道才是最要紧的,少去沾惹节外生枝的事比较好。”

    “逞英雄也显不着你!”皮衣斥道。

    “可是万一真的有人需要帮户呢?万一她只是才刚刚醒来呢?想象要是求救的人是你你会希望别人不来救你么?也许、也许她是跟林伏逸一起离开的一员,对!也许现在求救的不是别人就是云彩小姐呢!”

    两人哑口无言,邢国义半晌挤出一句:“无论如何我还是不建议你……”

    “我也要去。”刘俊忽然插嘴进来,站起身走到书生身边。

    “你又跟着起什么哄!”邢国义愈发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了。

    刘俊毫不示弱“我必须得去看看。”

    书生感激的看向她。

    “为什么?”不知名的女生问道。

    “因为……听起来很像我妹妹的声音……”刘俊咬了咬嘴唇“早上被袭击的时候其实,我的妹妹也跟我一起。她当时正在很近的一家店里等我,一开始在工厂里没见到她我也没有担心,但越想越觉得……”

    “总之,我没法安心,我必须去看看。”

    谁知那女生酝酿了两秒,也腾地站起来:“我跟你一起!”

    刘俊牵过那女生的手便要离开,完全没有听人劝阻的意思,头也不回的走掉了。书生小人得志扫视一圈其他人,也小跑着跟了上去。

    “我…我……”

    一边的童玲看起来很想跟上去,但又迟迟不动。过了几秒才迈了两步出去,却又马上停住了,非常的犹豫不决,满脸的难色。最后三人走远了,童玲还是没有跟上去。

    “切!爱怎样就怎样吧!反正我是要离开这鬼地方了,他们愿意就自己在这待着吧!”皮衣不快的走到李建业身边,再度拾起铁锤。李建业事不关己一样,始终只是抱臂站着,不作声。

    另一边,刘俊走的飞快。没多久便回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靠着一股冲劲,没头的在黑暗中乱钻。

    书生接近小跑的紧跟在后。三人相对无言,只是在黑暗里胡乱的行进。刚刚一切发生的太快,书生甚至还来不及仔细观摩这两个人。书生总归是高兴有人能认同自己的想法,还是加紧两步,走上前兴奋的说道:“我叫卫文达,你们怎么称呼?”

    “啊?”刘俊像是才想起还有个人似得,听见问话也不看卫文达“啊,我叫刘俊。”

    “我是王莲,莲花的莲。”

    伴随着快步前进时候上下荡漾的发梢,王莲微笑着说。

    “真高兴你们能出来!人就是要互相帮助嘛是不是!”王莲苦笑着眨眨眼,不置可否。

    正说着三人越来越深入工厂,借到的月光渐少,不得不放缓步调。

    “在哪里?声音到底是在哪里传来的?”

    刘俊焦虑的左顾右看。

    “啧,刚刚的声音不是很响么,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我们不会是走错了方向……?”

    “滴。”忽然响起一声电子音,卫文达发现声音是来自自己身上,原来是手机。一直用来照明的手机终于有些撑不住了,发出了低电量的警报。

    “不好……”

    刘俊停了片刻,又快步移动起来。三人又走了一段路还是什么也没发现,卫文达不觉心里开始打鼓。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人影也没有?刚刚听得清楚啊,求救声怎么我们一出来就不见了?难道真的……

    “救命!”

    正想着,蓦地无中生有响起这么一声,这声听得真切,救命俩字的发音一点不含糊,果然有人在求救。卫文达一个激灵,但多少安心了许多。

    王莲环顾周围,疑惑道:“这声音……好像是从上面传来的?”

    刘俊拿着手机四处照了照:“你们看这里!”

    卫文达两人小跑过来,一眼就瞧到了刘俊想要两人看的东西——那是一架从地面延伸到约有三层楼高的上方平台的铁梯。但两人一眼就认出来,并不是因为这梯子,而是梯子的位置。梯子所在的地方众人在从员工室来的过程中路过过这里,这地方并不是什么隐秘的位置。但当时众人路过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光秃秃的粉墙,而现在上面的白墙面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却而代之的是褐色的墙体和自一开始就镶嵌在墙壁上的铁梯。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我们之前来的时候是这个样子么……?”

    “应该……是吧……?”

    毕竟这么黑,可能一开始来的时候没看清楚,王莲没自信的对两人说。

    “那总不会连这么大的梯子都没看见。”

    “你当时确定看的是这里?这里场景重复读那么高,说不定你当时看的是其他墙面也有可能……吧……”

    谁也不敢确定,越说越没信心。

    “不管怎样,声音来自这上面…?”

    “诶…如果没有听错的话…”

    一开始兴冲冲的卫文达和王莲的语气里都透着心虚。

    “我们真的要爬这东西么?”

    沉默了两秒,刘俊下定了决心,回答道:“那还用说,我必须上去看看!”

    刘俊一马当先爬了上去。王莲犹豫了一下也爬了上去。唯独卫文达迟迟不愿动弹,眼看两个女生都爬了半截,卫文达顾虑的瞧了瞧身后的浓重的黑暗,才赶快追了上去。

    到了平台上面,并没有地面上机械的数量多,显得更加空旷。而且道路七扭八歪,一个弯接着一个弯,而且由很多岔路,三人走起来左拐右转,走了没多久,就有点晕头转向。

    刘俊停了下来,想再仔细听听。卫文达也积极的用手机在平台上寻找,可除了黑雾又能找见什么,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

    有段时间没再听见呼救了,不过走了这么远照理说刚刚听见声音的强弱来判断,应该已经很近了才对。卫文达心想着,觉得有必要再往深处走走。不管身后停下的刘俊和王莲,卫文达往前又走了一段。心里倒不担心,反正自己的手机在黑暗里很显眼,两人很快就会跟上来的。

    就在这时,忽地一阵凉风吹过,如清水洒在后颈般冰凉。卫文达浑身一抖,感到风来自身后,急忙转过身。但什么也没有。匆忙用手机照看周围,到处还是原来的样子,一成不变的成堆的杂物。

    等一下……

    “风?”

    被封锁的严严实实的工厂里怎么会有风呢?

    卫文达一阵不详的预感,迈步向来的方向走去,并且不觉越走越快,不知为何心急如焚的想要赶快回去。刚刚并没有走远,充其量也就离开了两个女生几米的距离。自己应该很快就能见到她们。

    然而

    仅仅一分钟前刘俊所站的地方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谁也不在那里,一个人也没有。

    卫文达焦急的寻找两个女生,走了一段,没有找到,又走了一段,还是一个人也没有。眼前的路变得陌生起来,整个工厂静悄悄空荡荡的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除了自己的呼吸声什么也听不见——卫文达越来越害怕,终于跑了起来。

    这一跑心里更加慌乱,肌肉都开始发抖,疯疯癫癫的在黑暗里跑了半分钟,开始呼哧带喘汗如雨下。

    离开!让我离开这里!

    也不知是在害怕什么,但卫文达就是怕的快要窒息了。脑袋已经完全不再运转,脑袋里只不停的重复着这样一句话。

    忽然身后不知哪里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卫文达却哪里还有心情去管。只是没命的跑着,不跑尽最后一丝力气都不算完。

    所有地方看起来都是一个模样,卫文达连那条是回去的路也分辨不出来,卫文达恐惧的简直接近脑死,害怕到想叫也叫不出来,完全没有下达任何命令给手脚,全凭着本能条件反射的转过了几个拐角发足狂奔。

    就在此时猛然发现一个人影迎面冲过来,卫文达心里一憷还不急反应,那人已经冲上来一拳把他打倒,卫文达极限状态下几乎是瞬间就软倒在地,像是已经放弃了求生似得瘫软在地。那人打完不算立刻骑了上来,眼看又要再打,却猛地停了下来。

    卫文达模模糊糊的看到眼前的康澹满脸惊讶的大喊:“是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