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二律背反

14

    云彩、林伏逸和我在黑暗中借着电筒的灯光摸索前行。

    三人为了能清楚听到周围的声音,都轻点脚尖,好似做贼一般都生怕发出一点动静,手里各自紧握着扳手或是锤子防身壮胆,小心翼翼的走着。

    忽然手电闪了两闪灭掉了,拿手电的云彩的脚步戛然而止,走在后面的我差点撞到,失去光明的三人慌忙停下。在转眼间陷入令人窒息的黑暗,云彩赶快拍了几下手电筒,手电腔内传来哗啦的声音,灯光闪了闪,恢复了亮光。云彩回头看我们都安然无恙,冲我们点点头,三个人又重新迈动步子向前走去。

    “总之一定要小心。”

    在邢国义疲惫又无奈的对执意要离开的林伏逸说过这句话后,已经过了至少有半个小时了。我们绷紧了心弦搜查工厂的各个角落已有半个小时了,所幸有已经搜索过一次的云彩在,进度很快,半小时里大半的工厂已经搜查完毕。事实上,厂房没这么大,如果步伐快点,三十分钟绕着整个厂子转一圈应该没问题,但一来太黑,二来这里跟地震过似的,到处堆叠的杂物太多,很少能走直道。

    再查看完最后两个房间,我们就准备回去与其他人汇合了。

    我放缓脚步,打开地图,准确的说是工厂疏散示意图,打开图纸时伴随着哗啦哗啦的声音,稍微大力一点都恐怕会像干了的煎饼一样碎成渣。

    照着图纸看来,我醒来的地方是半成品库,不用说占地最大的是车间,我们刚刚已经在车间转了几圈。车间南边是员工休息室,也就是我们拿到各样工具的位置。现在正向东边方向,众人停留的管道附近走,那里属于储物间。

    我抬头查看前方:“接下来再往前走应该会路过空压室、和注塑间…”

    这一抬头心里不觉一惊,那空压室应在的位置刚好是我们之前发现的‘红色房间’,再一低头,果然又见到了那些像艺术作品般在地面蜿蜒曲折血液痕迹。

    “……”

    本来大家就都不说话,这一刻沉默似乎更闷重了,死一般的寂静。

    半晌,林伏逸领头走到了前面“走,我们进去看看。”

    血房再一次出现在眼前。走进屋子来,仿佛进入某种钟乳洞,空气比外面更潮湿,围绕自己的也不是漂亮的石头,而是令人作呕的人血。墙面还说得过去,为何屋顶也被溅满了血液。这种程度的血量,恐怕要一桶一桶的泼上去才能形成。

    居然真的会有人花精力去做这种事情。

    一边,云彩已经拿起一些刑具察看起来,模样很专业。这些东西里,有的只是普通刀状我还认得,有些却奇形怪状,甚至带有一些小机关,很难也很不愿想象是用来做什么的。比如某些‘工具’似乎是专门为对应人体生物特征设计的,看起来很方便切割骨肉,可以牢牢扣在人的某些身体部位上……

    一阵寒意。真不想碰它们,光看这些东西,我就感到心上已经有种被玷污的黏糊糊的感觉了。

    “嗡!”

    急躁的声音忽然想起,转头见到林伏逸手里握着一把外形跟在墙壁上打眼的电动工具一模一样的东西,一按开关,长长的打孔针边剧烈的旋转起来。林伏逸手中的手机灯光照在斜下方,只照亮他的小半边脸,脸埋在黑暗中的他的眼睛却盯着手里的工具。场景有些莫名的诡异。

    我下意识的瞟了眼屋子中央带有缚带的钢椅——这种东西也要用在人身上么……

    林伏逸看够了,便放下那东西,漫无目的的在屋内走动,敲敲这,扣扣那。

    “你这是?”

    “在找暗门。如果邢国义他们说的没有办法出入工厂是真的,那肯定会有暗门,要不然绑匪怎么把我们弄进来。”

    果然又说到这个话题了。我嘬了嘬牙:“暗门什么的……”

    太异想天开了吧。

    “刚刚那个电钻一样的东西不能用么?拿回去破坏管道怎么样。”

    “最好不要,钻头已经磨损的有些厉害了,而且没有水帮忙冷却,起不到什么作用的,锤头就够了,这东西拿回去恐吓效果怕是要比实用效果多得多。”

    “那东西也是用在人身上……?”

    林伏逸点点头,我紧忙闭上嘴。

    林伏逸敲过不少墙壁,不尽人意的尽是发闷的声音。我跟在后面照明,光一聚在他的手指上,指节已经有些沾红了。实在没处可查了,又来到椅子前,用力的推了两下,纹丝不动。林伏逸想了想,俯下身便要去扭固定椅子的钢钉。

    “喂喂,真的要做到这地步么……”

    林伏逸想也不想把手里的榔头往椅脚的钉子上一卡,完全不合形象的卯足了力气野蛮的硬扳钢钉:“看得出只有这间屋子没有被仔细调查过,如果有密道的话,这间屋子可能性最大……如果有的话。”

    咯吱的粗糙金属声如钝刀子割心般让人难受,但别说,这一下下去,钢钉立马被从地板里掘出了一截。

    我看着脏的令人恶心的,布满了一层又一层不知道什么液渍的椅子,心里别扭急着找些话题:“女警的枪,你怎么看?”

    他眨眨眼“什么怎么看。”

    “小刀还可以理解,也许犯人不放在眼里,枪就不一样了,这不是给了我们反抗的机会么?”

    “唔……”林伏逸注意力放在椅子上,并没有立刻回答我,手上却一丝也不停歇。

    “唔?”

    “也许我们面对的人就是有恃无恐到这地步,也许是别的情况……”

    林伏逸越说声音越小,不知到他的脑袋里在想什么。说话间林伏逸已经拆下一颗螺丝,着手又去弄另一个。

    “你们在做什么?”

    云彩皱着眉走过来。

    “呃……找密道……”

    一说出来就感觉这句话真蠢,但事实我们又的确是在干这件事。

    云彩的眉毛皱的更紧了,似乎有些微微的尴尬,犹豫了一会儿,吐出一句:“那么情况怎么样了…?”

    “还不好说。”

    一如既往的,对话延续不久,两边又都沉默了下来。压抑的心情下,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好。

    “云彩,能把枪给我瞧瞧么。”果然还是很在意那把枪。精神上已经很疲惫的情况下,实在不想再客套什么,干脆大大咧咧的问道。

    云彩看了我半晌,没答话。我微感纳闷,我刚才那句话有那么不礼貌么,怎么答都不答我一句。再仔细观摩,云彩看向我的眼中有着一点难以捕捉的感情——那是不信任,是对外界的警惕和防范。

    我赶快装出轻松的语气:“我就看一看,从来没见过真货,只是有些好奇。”

    云彩稍稍又犹豫了下,还是掏了出来,却迟迟不交给我。

    “……你别见怪,这种时候警惕点总是好的。”

    云彩的语气有些怪,她想要掩盖的那份疏远感,但云彩并不擅长这种事情,我依旧清晰的感觉到了。

    “你怀疑我?.”

    “不、也不是…”云彩显得有些窘迫,眼神游离不定“只是非常事态,我想小心点。”

    “怀疑你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脚边传来声音,是林伏逸。他手上的第二颗钉子也撅出了小半,还在不懈努力中。林伏逸单腿跪在地上也不抬头,连我的脸都不看就猜到了我现在疑惑的表情,立即进一步解释说道:“她怕你是共犯。”

    “诶?”

    云彩闻言抬起手,放在嘴边,眼神依旧不安定,手指摩挲下唇。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疑问”林伏逸说着因为手上凝劲用力‘嘿’了一声“云彩,你是不是觉得犯人可能不止一人?”

    云彩有些不舒服的眨眨眼,还是坦白道:“没错,到现在为止发生的这些事情看来,只有一个犯人实在不合理,如果是两个人或者以上,有至少一个共犯的话,我觉得这些事情就说得通多了。”

    我不觉得:“有么?”

    林伏逸:“比如,你看,一开始我们醒来的时间并没有相差多少,几乎是我们醒来的十分钟左右后,你便醒来了。如此多的数量的绑架,而大家又是从城市的四面八方来而来,既然如此,如果只有一个人来完成袭击以及运送所有人的工作的话,真的能保证每个人醒来的时间,这种不确定的时间刚好全都避开见到他的机会么?”

    我眼珠一转,似乎的确是这样,整个过程中会有很多可能出岔子的环节,而且关于来自城市各地这个问题我之前也发现了。如果只有一个人的话,那他至少要花一整天的时间来‘收集’我们。犯人就算用了迷药,想要精准的控制我们苏醒的时间却也是不可能的,而事实是的确没人在被送到这鬼地方前醒来。

    也许犯人真的不止一人,如之前猜测的是多人有组织的行动。

    “而且,你再想”云彩继续道“假设犯人真的离开了,而如果我们醒的又稍微早些,那么犯人不在的时间里,只要我们够快,很可能已经打碎管道从这里出去了。那犯人废了那么大劲把我们弄到这不就没有意义了么?如果我是犯人。我肯定不会毫无防备的就离开,至少要有什么办法看着我们。”

    “所以?这些说的也有道理,但跟刚才说的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不,你在仔细想想,这工厂里有监控之类的设备么?”

    “至少现在没发现。”

    “封闭成这个样子,你觉得还有其他方法可以让人从外界观察我们么?”

    “应该……”我用力的思考起来“应该是没有……”

    “所以为了最好的监视我们,那个犯人,不、那些犯人,很可能出于什么恶趣味而选择了伪装成了我们中的一员。”

    有种心被什么东西揪住的感觉。

    “哇,你这不是跟刘俊一个理论了么。”

    黑暗中,林伏逸的眼睛闪烁着某种深邃的光芒,淡淡一笑:“呵,当然。我并没有认定我们之间肯定有犯人。我只是解释云彩小姐的想法。”

    云彩:“防人之心不可无,何况是现在。而且……”

    “而且?”

    “不、没什么。”

    不知道云彩想想起了什么,眼里一瞬间透着淡淡的哀伤,并不剧烈,但很深沉。

    云彩摇摇头逃避似得走出了红色房间,在空压间外面的一处席地而坐:“好想从这里出去……明明再过几天就是除夕,就能见到一整年年未见的父母了,我却在这种地方,连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

    云彩硬生生的转移了话题,语调气若游丝,深深叹了口气,歪栽脑袋搭在膝盖上,一副被击垮了的样子。想来云彩虽然是警察,但也毕竟是个年轻女性,看样子,云彩从一开始就在故作坚强,两个小时以来已经承受了太多的压力,有些不堪重负了。

    云彩带引着我心里一阵莫名的伤感,接着忽然间,刚当一声,传来钢铁的碰撞声,接着林伏逸也从里面走出来。对我摇摇头。看来这里也没有什么密道呢。接下来就只剩了旁边的注塑间了。

    “别气馁,就算再艰难也总会有机会的,别放弃,一旦放弃了就真的完了,我们一定能出去的。”

    试着安慰了云彩两句后,林伏逸走过来:“准备继续查看隔壁的房间”林伏逸的声音忽的变得凝重“这就是工厂的最后一间屋子了。”

    林伏逸轻推房门,伴随着漫长深远的吱呀声,注塑间的房门应声而开。一成不变的,里面依旧是不知做什么用的机械设备。两排大致为方形的设备整齐的排列至房间的末端。房间不大,除去设备占据的地方,基本就只留出了一两人穿行的空间。陈旧的环境和挤压的空间,透出一种说不出的压抑。

    “走吧,云彩。”我对还坐在地上的云彩伸出手。

    云彩的眼圈不知道什么时候红了,看了看我伸出的手,稍稍一迟疑,也抬起手够向我。眼看我们就要碰到对方。

    突然有什么东西迅猛的从天而降,天降闪电般啪的一声正摔在我们两人中间。

    差一点便失声惊叫。我清楚的感觉到拿东西掉下来时砸中我的伸出的手腕后才落在地上。突如其来被陌生的东西砸到,势道又如此之猛烈,吓得我整个人毛都炸了。

    所幸这东西并不坚硬,并没有砸伤我,不如说还有些柔软。在我手腕感到碰撞感的刹那间,脚下紧接着发出肉体撞击硬物的噗哧声。紧接着,液体迸射四溅,瞬间打在我们两人身。液体点点滴滴溅满了全身,不少液珠飞迸到脸上,液体缓缓滑进嘴角,接着舌尖便感到淡淡的铁味。

    ——是血——

    那溅出无数血液的肉.团就落在云彩脚边不到一公分的位置,云彩惊恐到了至极,大大的张着嘴巴,剧烈的颤抖,她眼里的眼泪再也禁锢不住,流了下来。之后有那么一瞬间,云彩想要抑制住自己不尖叫,但下一刻,她撕心裂肺的声音传遍整个工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