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二律背反

13

    “喂!这什么意思?”皮衣大声吼道。

    林伏逸:“恐怕就是字面意思,这是杀人预告。”

    “现在什么时间了?”

    邢国义回头问道,神色严肃。

    我愣了愣,心神尚未安定下来,两秒后才反应过来慌张的去看手机:“刚、刚过十二点,十二点二十左右。”

    “一点钟……凄惨的死去……也就是说犯人准备在一个小时后动手杀人么?”

    林伏逸:“是‘再次’动手杀人。”

    人们的注意力都被纸片所吸引,差点忘了眼前的尸体堆。

    皮衣不快的一吸溜嘴:“这算什么?杀人预告么?真他么狂啊。”

    云彩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来到身边,一看这幅惨相也是一惊,但随后立刻反应过来,不安道“终究还是出事了么……”

    邢国义手捂着嘴巴,另一只手掐在腰上,眼神看着从管道附近渐渐走过来的其他人,陷入了沉思,不用说邢国义很犯愁,在愁要怎么和大家交代,事态已然开始加速走下坡,严重脱离邢国义的控制。这种情况就好的办法就是隐藏事实,免得造成不必要的恐慌,让所有人专注注意力在逃跑上,然而现在已经太晚了,四位女性、眼镜男还有书生已经走得非常近,而且尸体就在脚边,不是什么隐蔽的地方,轻易就会被发现。

    不得已,邢国义只好把事情如实道来。

    眼镜男:“什么!他被杀了?!”

    惊恐和愤怒几乎是立刻充斥了人群。

    眼镜男:“喂!你们不是已经搜索过整个工厂,没有发现其他人么!?你们到底是怎么搜查的?没有其他人的话,那又是谁杀了他?”

    大妈:“而且还是被分尸……”

    “这种情况,很难保证没有地方被漏掉。”邢国义说着一扫视周围,这样漆黑无光的环境大家都看的清楚。

    “借口。”眼镜男不买单,咬牙切齿道

    刘俊:“不是说要保护我们么!?倒是做点什么啊!”

    云彩疲惫道:“我们会尽我们所能的。”

    那书生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不和两个警察站一起了,两位警察一下成了众人究责的目标,无可奈何的忍受着众人的炮轰。

    书生:“凶手打算在十一点继续作案?凶手未免太猖狂了吧,把我们当什么,牲口么?”

    童玲带着哭腔:“我想回家…”

    大妈:“老天啊……他有又要杀人了么……”

    林伏逸:“没人好奇为什么要把大叔杀了么?”

    皮衣:“搞什么鬼,果然还有别人在工厂里吧,他肯定躲在什么地方。”

    刘俊:“切,我早就说过了,犯人就在我们中间,说不定就是这两个警察……”

    临时聚集起来的乌合之众,一点点推力就立刻陷入混乱,所有人七嘴八舌停也停不下来。

    云彩毕竟是个女性,终于有些顶不住了,眼眶盈着眼泪用力的说道:“真的不是我们,我们是堂堂正正的溪城人民警察!那边的康澹可以作证”

    我一愣,之前一直一心只想着自身安危和绑架的谜团,完全忘了这一着。一看刘俊已经恶狠狠的看向我,身后两个女生和眼镜男也一起看过来,我紧张的眨眨眼道:“没错,我……是个私人调查员,强两天还和邢警官一起合作调查案子来着。”

    也许是单纯的运气好,作为最后一个醒来的,似乎似乎被理所当然的忽略了,但是现在——刘俊直勾勾的看向我,眼神越来越尖锐,一咧嘴:“你说是就是?说来你就是犯人的可能性最大。”

    “诶……?”我愕然张大嘴。

    一直藏在刘俊和童玲身后的寡言少语的女生,不住的偷偷拽刘俊的衣角,似乎想让她少说两句,刘俊一把打掉那女生的手,嚷道

    “处理完所有人之后再假装被袭击了最后一个睡过去的话,之后也最后一个醒来,时间不是刚刚好对的上么!”

    “就算你这么说……”我瞥见书生悄悄的远离了我两步。

    “什么狗屁私人调查员!你当我们是在演电视剧!?现实中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职业?!”

    我实在无话可说,结果只能照本宣科的说我真的不是犯人。哪知她更加厉害的大喊

    “证据啊!你倒是把你不是犯人的证据拿出来!?”

    忽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眼镜男打断了刘俊,说道

    “哼,别太得寸进尺了,从一开始你说大叔像是坏人开始,几乎所有人都被你怀疑过一遍了,敢情就你一个人是白的?哈,可笑,那么确信大叔是坏人,那大叔还不是已经第一个死掉了?狗叫了这么久我们又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犯人。”

    “你敢骂我是狗!我这么亭亭玉立的小女生可能是罪犯么!用你的屁股想一想!”

    场面越来越失控,刘俊在高压下已经开始连最后一点颜面都不要了,歇斯底里的骂起街来,后面那女生又上来拽她的衣角,她一把推开差点连童玲也撞到,怒道:“别碰我!”接着她焦虑的咬着自己的指甲,不断嗫嚅道:“我必须赶快回去,我必须赶快回去才行!我的妹妹还在等我……”

    “用你自己刚才的话,不过第一次见,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你!——”

    皮衣抓了抓头,道:“你看,你们都不是犯人,果然犯人还是在厂里,要我说我们就去把他揪出来。”

    眼镜男“哼,也不看看什么状况,这黑暗能随便行动么,莽夫。”

    “啊?你刚刚说什么了么!?”皮衣一把抓起眼镜男的衣领,眼里冒着火光。

    “安静!”

    邢国义卯足了力气一声吼,声音雄厚有力。众人闻声总算不再吵嚷,陆续安静下来。状况在进一步恶化前总算勉强稳定下来。

    “听我说,请安静好么。”铿锵有力的几个字,随后又说道“发生的已经发生了,这位大哥的死我们已经无能为力,现在这样的怀疑也只会没完没了,眼前要赶快想好接下来怎么办才是。”

    云彩也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两人花了些时间才平息下大家烦躁的心情。

    邢国义瞥了一眼赤红扎眼的尸体堆:“总之还是先回去吧,在这干站着也不好说话。”

    争吵过的人,仍用针锋相对的眼神看了对方几眼,没再出声。我们回总算是表面安宁的回到了管道附近,人们各自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试图理清现状。

    “不管怎么看,那货都是被很凶残的手法杀掉了吧?”皮衣态度不敬的说。

    大妈:“行凶的果然还是绑我们来的人吧,他现在难道就藏在厂里的某处……?”

    邢国义:“但是我们一路搜索的时候,的确没有发现别人。这厂子虽然黑成这样,但是很空旷,根本就没什么地方可以藏。”

    林伏逸:“你确定么?厂子这么大,你就有信心已经确认过每个角落了?”

    “这怎么可能……”

    邢国义叹口气,随后眼珠一转:“可要是真有第十三个人的话,这么暗的情况下他要怎么作案?而且……”他的语气变得有些顾虑“还把尸体切得那么整齐……”

    书生:“也许,犯人有夜视仪之类的东西?”

    “先不管那个,在大叔死之前这段时间里,我们所有人都在身边的吧,是吧?”

    书生这句的话外意思很明确,那就是既然我们所有人都在这里了,杀人的就只能是第十三人,没有讨论的必要了。可谁知,这句话话音一落,却没有人搭茬。好像有什么一口气封住了所有人的嘴似得,一下陷在沉默之中,室内的温度不住的下降。

    “诶?不、不是么……?”书生有些意外而不知所措,求助的不断扫视众人。

    被问的人面面相觑,有人干脆直接避开书生的眼光。

    邢国义皱起眉头:“怎么回事?”

    半晌,童玲如同面对老师的犯错的小学生,却生生的举起手:“刚刚阿姨想上厕所,我陪她离开过一会……”

    “为什么不说?”

    童玲脸红了“因为害羞啊。”然后她有些生气的说道“难道上个厕所还要向你们男生汇报一声?”

    眼镜男扶了扶镜框:“这个问题我也不能给明确答案。这里隔了几米就看不清,我也没法留心所有人,至少我可不敢保证我身边谁没离开过。再说了,行动是我的人身自由,为什么我要通知你们。”

    邢国义脸上明显闪过一丝不快。

    云彩:“其实我也离开了一会……”

    “连你也?”

    “我只是去检查附近,很快就回来了,真的,就在附近。”

    “呵呵”刘俊一声冷笑“那大叔也就是在‘附近’被杀的。”

    我心中一凛。大家这才意识到,如此残忍的整个屠杀和分尸过程,其实很可能就进行在我们的身边近在咫尺的地方,而我们居然毫不觉察。

    ——寒意在全身蔓延。

    突然三个女孩之中的少言的那位大哭起来,脸埋在童玲的肩膀上,泣不成声的嚷道:“不要啊!我要回家,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情啊!呜呜呜呜……”

    眼镜男倒是淡定,似乎死了人跟他完全没有关系,始终一副扑克脸:“真的是这样么,我可是一点声音都没听见,杀个人还要切那么细总该有点动静。”

    皮衣啐了一口,道:“铁锤砸的那么响,能听到才怪啊!”

    林伏逸一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时才开口道:“我们在那里待了多长时间?”

    邢国义:“多半个小时吧。”

    “然后邢警官就发现出问题了。”

    伏逸:“半个小时……从我们开始砸管道,到那乞丐失踪再到分尸到那个地步,时间真的够用么?”

    邢国义稍加思索道:“如果那人的刀具够锋利的话。”

    话语好像冰块落入人们心中,又是一阵沉默

    邢国义保持领导者模样,打破沉寂道:“总之,不管是怎么发生的,事实的确发生了,我们只要知道这点就够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从这里出去,不管凶手是用什么诡计做到的。我们只要保持团结,互相留神,别轻举妄动,一定不会再出事的。”

    又是这些陈词滥调,听得我耳朵都要生茧了。即使对方是邢国义,从醒来到现在重重复复的一遍又一遍,也让我不可避免的开始心生反感。

    邢国义也算当机立断,说到一半便重拾铁锤,咣当一声,金属的碰撞声又一次回响。可铁锤并没有任何希望之音的感觉,只让人觉得烦躁和压抑。

    “不管怎样,还是抓紧时间出去。只要从这里离开了,有没有第十三人都无所谓了。”

    没人不同意这句话,眼前邢国义也已经卖力的又一次展开行动,我们又哪里还能再说什么。好像黑暗中有看不见的座位似得,众人原封不动的一一返回之前所坐的地方。没人说话,死气沉沉的。毕竟互相之间还都是陌生人。众人或是迫不及待想出去,全神贯注的盯着铁门,或是对刚见面的陌生人怀揣着怀疑,若有所思的坐在那里。

    然而平静连十分钟都没有维持上。

    烦躁,不安,打砸的声音单调枯燥不已又极响亮,震慑心神,加上压抑的气氛,用不了多久只觉心里堵塞不已,怎么也坐不住。

    我干脆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刑警官累了吧,让我来会。”

    脚跟一歪栽,重心一歪,我却被人推开了。“太慢了!我来!”皮衣掳胳臂挽袖子的抢过锤子,我看他气势这么足,哪里抢的来,还是让开了。随后那噪音只更大更吵,震的耳膜发疼。

    又过了两三分钟,烦躁的似乎不止我一人了,眼镜男也嗔道:“到底要砸到什么时候,就没有比干巴巴砸更有效的方法了么?”

    皮衣抹把汗“锯子都是细锯,螺丝也已经锈死了扭不动,只能砸,你要着急你来试试?眼镜仔?”

    “放尊重点,擅自起什么蠢外号,我是有名字的,我叫李建业。”

    皮衣不屑的一笑,继续抡动铁锤。

    沉默这次也没有挺过太久,出人意料的是林伏逸说话了。

    “我想去调查一下工厂。”

    说出的也是极为令人吃惊的话。

    “你不要命了么?”大妈大惊失色。

    “你要想犯蠢我不在乎,不过好心提醒一句,现在离开队伍可是很危险的。”李建业扶了扶眼镜,高高在上的斜视着林伏逸说。

    邢国义:“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不管多么重要的事情要办,我还是建议你留在这里。”

    “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我觉得有必要在搜索一遍工厂。之前你们说没有可以离开的位置,没有冒犯的意思,不过我不能接受,真是那样的话,我们是怎么被送进来的?凶手要怎么在工厂出入?工厂里肯定,一定还有我们没探明地方。”

    刑警还想劝阻。云彩忽然走上前来:“我陪你去。”

    “你……”

    “没关系,我不怕犯人,我有这个。”

    云彩说着从腰间掏出一件物品,在手电筒的光芒下反射着明晃晃的光亮。那东西颇有质感,看起来就很重——那是一把警用的九毫米左轮.手枪。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