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二律背反

12

    ——黑暗中有人在盯着我们——

    我无法抑制的如此感觉。

    黑暗如同一堵巍峨的高墙,拦在我的眼前,坚不可摧,硕大无比。没有任何一点缝隙,不容许任何人通过,堵死了所有的出路。

    黑暗又如无法碰触的烟雾,挤压在每一丝空间。那之间,未知之物与黑暗云雾融化为一,已然与黑雾一般无处不在。它危险无比,不知会在何时何地猛地冲出扑将上来。然而黝黑中分不清它的身体和爪牙,只有一双可怖的红色眼睛,黑暗中如两点磷火——

    死死的盯着我们

    随时准备以我们的鲜血为食

    我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强迫自己挪开眼睛。回过头,昏迷的大叔躺在地上,仿佛某种垃圾一样丢在哪里。他旁边,有一只工厂还生产时用的一米高铁箱紧挨着墙壁,大箱子上三四个指针表,不知是做什么用的。房间中心一张可容十人围坐的长方形桌子,五六张折叠椅。不用想都磨损的很厉害,但总算还能坐。一行七八人或站或坐,皮衣、邢国义等人则在一只旧工具箱前翻弄,丁丁当当的金属声不绝于耳——我们正位于厂区的办公室里,这就是一开始云彩三人获得手电和车间疏散图的地方。

    皮衣从工具箱里面抽出一条棒状的东西,像挥球棒试着挥动一下,并没有怎么挥起来。那东西似乎很重,往地上一放,棒末端碰到地面当的一响——原来是一把铁锤,处理管道就看它的了。 除此之外,扳手、榔头、螺丝刀等一应俱全。

    “好,东西都在这了,事不宜迟,赶快出发吧。”

    办公室在车间的南侧,邢国义最初提到的地方,则在车间东北侧。我们从最西方向的半成品库出发,现在只走了一半的路。听完此话,却没什么人动弹,每个人都显得既犹豫不决又萎靡不振。空气十分沉闷。也难怪,任谁见到那样的景象,恐怕也无法保持内心平静。

    这时,邢国义默默的走到大叔身边,将他从地上拽起扛在肩膀上。缓步走向了车间的黑暗中。

    云彩紧跟上打开手电照亮,接着是我和林伏逸、皮衣一副很急躁的样子也立刻追了上去,手里带着完全可以当做武器的工具。屋子内的人见状,总算才陆续站起身迈起步子跟上队伍,众人再次往目的地方向移动。

    “绝对是那种吧……抓到我们过来……什么人类猎杀游戏……”

    悉悉索索的听到刘俊在说悄悄话,听不真切,话语断断续续的,唯独能清楚确认的是她对女生以外其他人的抵触情绪。

    一路上依旧是应接不暇的钢铁设施,长长的流水线上还整齐的摆放着空水瓶。走着走着,不知谁踢到什么,发出咣当两声,手机光亮扫过去,是一把完整良好的匕首,随意的放在那简直好像在等着人来拿似得。鉴于众人之间怀疑之嫌隙已生,一瞬间我真的怕谁停下来去捡,幸好并没有,但我察觉到,确实有人多看了两眼。

    那匕首边也留有液体溅射形成的印记,只不过这些水滴状的痕迹也都是清一色的暗红。童玲也不知为何突然停下脚步,视线无法离开这些痕迹。她的神情很不对劲,像着了魔似得,睁着双眼,一动不动的看向那里。

    “走吧……”

    云彩拍了拍站童玲的肩膀,童玲惊的倒吸一口气。转过头看见是云彩,面色才又安定下来。原来童玲还对刚刚见到的深红之间心有余悸,那是被恶意装饰过的戮人之间,有这反应用也是自然。童玲在云彩的搀扶下再次动迈动步子,却不住的瞟向那些血迹。

    “你也快走吧。”

    林伏逸说着从我身边走过。我抬头一看,我前瞻后顾的,已经位于队伍的最末尾,身后没再又别人了,忙快走两步,跟在林伏逸后边。

    在工厂车间的一角,我们找到了那条管道。那管道果然足够粗,虽然落在地面,抬脚就能迈过的高度,管道上也布满了锈迹,但依然看起来厚实坚固。书生先试着用扳手扭动管道连接处的大螺丝钉,但是完全扭不动,果然已经完全锈死了。我们稍微一商量,一并认为目前最有可能的方法就是破坏掉螺丝下的固定圈,之后直接拆下来一截管道便可以了。主意一定,皮衣再也等不住。震天响地的一声巨响,皮衣一铁锤便轮了过去。震耳欲聋的几下过后,管道各处都开始掉下铁锈片。

    大叔像个人偶似得被摆成坐姿,两腿长伸背靠在墙上。其余几人抻长了脖子围在皮衣身边,全神贯注的注视着管道对着其热议,看是不是马上就要碎掉可以出去了。

    三分钟后,一点有突破的迹象都没出现,众人脸色的热切期待开始淡去,聊天声音渐少,女性都各自找位置坐下,咣当的巨响不绝于耳。七分钟后,没人再说话,人人的脸色都渐变低沉,气氛也凝固下来。十分钟后,除了邢国义在皮衣身边询问是否需要换人以外,没人站着。只偶尔会有人去查看破坏进行的情况。

    十五分钟后,空气闷如死水,除了锤声一片死寂。

    眼镜男从到达后就挺直了腰抱着双臂闭上了双眼,坐在他附近的云彩可能想缓解一下紧绷的机身,和他搭句话问道

    “你在冥想?”

    “可以这么说吧,我在思考近来几天的行程,不管是谁把我弄到这里,一定调查过我的行动,说不定跟踪过我,肯定会有什么蛛丝马迹——等我出去一定找到他,让他死无全尸。”

    “呃,先不说别做那么危险的事…果然还是先担心一下眼前的事吧…”

    “哼,不必担心,我是绝对不会死的,我一定能出去。”

    “哦……”

    对话皆如此这般,因为大家都互相不熟悉,几乎建立不起对话,根本延续不下去,结果最后一点声音也没有了。

    另一头,皮衣打的气喘吁吁,满头是汗,胡乱的擦两下汗,扭扭下巴示意换人。邢国义站起来掂量掂量铁锤,咣当的一声,铁匠起灶似得又响起了令人额头发疼声音。

    “你有没有发现,你的资料有问题。”沉默良久的林伏逸突然说话了。

    “在说什么?”

    “那晚在你家,我就发现你提供的案卷资料有问题,你手里的照片并没有展示现场全部情况。”

    我草。感觉就像让人捅了一拳似的,想说的话都挤不出来了。

    “我、你……”

    我挤挤眉毛“都这时候了你还在想萱木的事情?”

    “你都不担心——”边说我边向着黑乎乎的鬼工厂摊摊手。

    “有什么好担心?没什么好担心的。”

    “……”

    好吧,无奈我没死过至亲,真没法揣测林伏逸心里到底是怎样的。也许个人的安危真的对于他来说已经无所谓了。

    “唉,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你,毕竟是亲妹妹。”

    “呵”林伏逸表情豁达又有些哀伤的呵呵一笑“并不是为了让萱木瞑目、声张正义云云的理由。其实说到底我也就是为了我自己,为了让自己能好过点罢了。不找出凶手我睡不着觉。”

    似乎想要忘掉刚才的对话似得,林伏逸将闭上眼睛几秒“总之,听我说。那晚在你家,当时我本来打算取得资料就走自己调查,所以那天发现问题时觉得并没有知会你的必要,不过既然我们现在一同共事了——”

    林伏逸掏出手机,轻点几下屏幕快速进入照片,递给我。

    当!

    不远处,邢国义砸管子的声音依旧如雷贯耳。

    一接过来,我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住了,响亮的打砸声似乎都变得小了,进不到我的脑耳中——这手机既不是市面上常见的主流手机,也不是因为昂贵或是因只在外国销售而稀有的牌子,是没见过的机型,我甚至可以确认是绝无仅有的一台机器。因为手机周身一个按键也没有,手机再精简也会有音量键和开机锁屏键,但这一台机器,就真的是一个按键也没有。机体各部位接合非常好,严丝缝合,机体通体漆黑透亮发光,似乎机子全身都做过抛光处理。手机屏幕上下左右无边框,边缘没有棱角,设计极为简约全身只有边缘几条流畅的线条装饰,拿在手中仿佛一只在黑暗中闪耀光芒的晶体,一块长方形的黑色玉石,炫目不已。

    “生物解锁手机?”

    “对。”

    若是平时我绝对要刨根问底的问一问这手机什么来头,但现在不是时候。惊讶之余,简单问过一句之后,我还是把目光还是紧紧锁定在了照片上。

    颜馨梅惨死的样子再次出现在眼前。但是,不一样。

    这些照片跟我得到的资料中的不一样。

    “这两张照片,是事发当晚我在警察来之前偷拍的。”

    咣当!铁锤还在与管道撞击。我开始感到脑中似乎有爪牙在撕扯。

    “仔细看,你发现了么,你的照片有问题。”

    “你的照片上……”

    我深吸口气

    “尸体手脚上有被捆绑过的痕迹。”

    “对了。”

    可以说我的照片上没有这些痕迹,并不是我的照片是假的窜改了这些痕迹,而是我手中的照片里的手腕脚腕处被巧妙的避开了。拍照的人,刻意躲避掉了这些地方,没有拍摄下来。

    我得到的资料中,捆绑的痕迹被故意掩盖了。

    “你们警察中有‘问题’”。林伏逸细着眼睛,注视着我。

    我捂着嘴巴,不知说什么好。事情朝着我没有想到的方向发展起来。

    “不管这资料是给你的,我想——”

    突然我感觉有什么不对,唐突的打断了他“等下。”

    “怎么了?”

    林伏逸看见我抻长了脖子,疑惑道。但接着他就意识到我在看的方向,也转过头去,看向我目光所到之处。

    “声音,停了……”

    我所看的地方,正是邢国义站的地方。邢国义不知何时已经停下手里的铁锤,停下动作,眼睛也看向黑暗中的某处。

    噤若寒蝉,身陷浓重压抑的众人也渐渐开始发现有情况,不解的互相张望。

    忽然,背向我们的邢国义突然丢掉了手里的锤子,毫无征兆的得兀自向黑雾中走去。

    眼镜男:“喂喂,怎么回事。”

    云彩:“刑警官?刑警官?!”

    但邢国义如若不闻的不声不响的走入了深处,就这样消失在黑暗中。

    就在众人摸不清情况,不知所措时,突然黑暗中产生一块亮斑。

    ——邢国义拿去了手电筒,那光亮正是电筒产生的圆锥形光芒。

    众人大惑不已。

    他的手电照在地上,我们睁大眼睛敲过去,除了他后背几乎什么都看不清。

    “怎么了?”

    云彩担心的问,黑暗里邢国义的身型不知为何有些僵硬,但总归说了话“不,没什么,你们别过来。”

    众人先是一安心,但随后便颇感奇怪,皮衣耐不住性子,匆忙的追上去,哪知刚走到邢国义身边,也是一动不动了,站定在那里。两人低头看着地板,好像两人同时中了邪,一时间屋子里居然不声不响没有一点动静。

    半晌,邢国义的手电才从地上抬起,开始快速的照向四周——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邢国义和皮衣好像达成了什么默契,一句话也不说,焦急的寻找着什么。

    大家看到这幅景象心里都越来越不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

    “我们去看看吧”林伏逸说着快步走了过去。

    两人搜寻了没多远不再走了,停在附近。两人面朝一侧墙壁,低头打量着墙下面的什么,我加快了步伐小跑过去。忽然脚下传来踩到水洼的清澈的啪嗒声。

    诶?

    然而在匆忙停下时,我已经跑过了刚刚踩过的地方,已经找不到是踩在什么地方了。心中不详的预感愈发浓烈,我不再犹豫,以最快的速度走到两人身边。而直到跟朋克男并肩站到一起,看到两人铁青的脸,我才明白,我们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破衣大叔就在地上,因为一直专心于如何离开,很长时间没有注意到他了。不知他是什么时候醒来,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不过

    不是一个大叔,而是一堆。

    破衣大叔连人带衣被切成十几块。散落的尸体块堆在血泊上,分不出哪里是腿哪里是臂膀。切口整齐无比,似乎是用什么极度锋利的东西切成。肉堆中,离身的脑袋上眼睛大睁着,不知道死时经历了什么,好几道血从眼窝流出划过面颊,狰狞无比。

    我呆若木鸡的站着。红色与破碎的肉体刺扎着双眼,血液的味道刺激着嗅觉。眼前的现实残酷无比,但我却感到大脑跟身体已经分离,不听使唤,实实在在的刺激下却感觉恍若梦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真实感。

    忽然毫无征兆的,邢国义蹲下身去,将手伸进肉块堆中,左右翻弄,响起黏糊的水声,我一阵反胃。不觉退了两步,接着只见刑国义抽回手,沾满拉成丝的粘液的手里多了张纸片,上面写着什么。刑国义一皱眉轻声读出

    “一点,将有人凄惨的死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