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二律背反

11-深红之间

    邢国义闻声转过头来,也看见了我,先是很高兴接着无奈的一笑,关心的问“你醒了,怎样,伤的不重吧。”

    “劳你关心了,没什么,皮外伤而已。”

    “那就好。”说完点点头,转向大家“大家请不要担心,不管犯人有什么鬼把戏,作为警察我们一定会保护好大家,只要我们团结一致保持镇定,一定能从这里出去的。请相信我。”这句话说完,一片寂静,没有人回应。

    眼镜男突然冷笑两声,道“哼,警察当然就要做好警察的职责。不过我们既然到了这,就说明你们已经失职了吧”他咄咄逼人的扬起下巴“别废话了,到底找没找到哪里能出去。我的公司里的大小事务都等着我做主呢,一公司人的饭碗可都看我,你们最好效率点,赶快带我们离开这鬼地方,我一分钟都不想再待在这了。”

    眼镜男说话的时眼神凌厉的直盯两个警察,气势十足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身份而又一丁点的顾虑。云彩不愉快的也直视对方,四目相对,互不相让。我斜眼一瞧,忽然发现穿皮衣的一副流氓地痞模样的年轻人,正厌恶的盯着眼镜男看。

    邢国义低了低头,权当默认了,看似在回话但声音洪亮到更像是在对着所有人说“我们刚刚已经尽可能的调查过了这个地方并没有发现我们以外的人,犯人并不在这里。我们是安全的。”环视一圈众人,能听到有些兴奋的悉悉索索的耳语声,但邢国义的语调渐趋严肃继续道“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栋废弃工厂。如大家初次调查的,工厂的门窗都确实被封死了,我们也并没有找到出口。但是我们一定有办法从这里出去。”

    斟自酌句都带着一股官腔,实话讲我个人对这种好像事先演练好的干巴巴的说活模式很是反感。

    “意料之内。”耳边传来林伏逸小声的自言自语“不封死这里,抓我们进来就没有意义了。”

    “我们一定会能找到出去的办法,我们保护好大家的,好吗。总之千万不要慌乱,不知道歹徒有什么诡计,他很可能还会回来,我们必须保持镇定保持团结。”

    “别光套虚话,到底有没有实际的方案。”眼镜男依旧步步紧逼。

    云彩:“我们既然说了,就一定能做到,只要所有人都能好好配合,总会有办法的。”

    眼镜男用鼻子哼了一声“哼,最好如此。”

    皮夹克男忽然插进来“切,人家冒着危险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找出路,你一点力不出就算了还在这煽风点火,找抽呢是吧?”

    这时,皮衣男一边说着,右手一边伸入衣兜里,这动作轻而缓,且动作幅度极小,甚至有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皮衣男的这个动作。仔细一瞧,居然是把折叠刀。皮衣男手里握着折叠刀,握刀的手手背向着眼镜男,虽然有意遮掩刀子,但他那蠢蠢欲动待势而发的气势却隐藏不住。

    不知道眼镜男有没有注意到这危险的信号,但他终归还是没再说话,只不示弱的轻蔑的睥睨向皮衣男。气氛紧绷,空气中好像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支撑不住崩溃破裂似得令人紧张窒息。

    “好了好了,别吵了,这是何必呢。”

    忽然有人打破了静默,说话的是跟两位警察一同探索的第三人,一副书生像,二十出头的模样。前额的刘海长而规则,一看便是会跟媒体和时尚潮流的普通青年,还未被社会和现实磨砺过,举手投足间充满稚嫩的气息。

    这人小跑到两人中间,抬起手臂双手手掌对着两人,意图制止两人的争吵升级,脸上却不停的赔笑着,俨然一副老好人模样。

    一边的云彩也看不下去了,正色道:“现在哪还有时间窝里斗,犯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来,赶快抓紧时间找到出去的对策才是,都给我停下不许吵了!”

    女警的声音虽不严厉,但有种让人难以拒绝的力量。皮衣男听到她的话,嘬了嘬牙花子收起小刀,眼神依旧如刀似得削向眼镜男。眼镜男抱着双臂,一脸不爽、腰椎挺直的站着,不得不说也真是位有胆的主。

    “好了,大家都安静”最终还是邢国义安抚众人“大家都像早点回到家里,我们也一样,既然如此争吵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应该抓紧时间想办法。”

    “请大家都围过来,近一点,我会简要说明调查到的情况”

    静了片刻,虽然很不情愿,皮衣和眼镜男还是都走近了来,其他人便也纷纷靠近。只有破衣大叔缩着身子半晌不动。邢国义又催了两声,这才战战巍巍的走过来,像是病危的老人,黑暗里依稀可以看出来他正发抖着。口中用着颤抖的声音嗫嚅着,不知在说些什么。走过来的期间,警惕的看着我,似乎我随时都会冲上去去抢走他身上那件破烂不堪的衣服似得。

    “这栋废弃工厂里有很多房间”邢国义得以继续“很不乐观的告诉大家,我们发现整栋工厂的房门清一色是铁质的,而且被焊死在墙内,焊接的连一点空隙都找不见。”

    这点所有人早已知道,但从别人嘴里听到如此确信的话语,仍是略略响起了些许不安的哀怨的骚动。

    “窗户也……”

    “如一开始我们说的,没有出路,窗户也被封死了,是用钢板定住的,而且大部分窗户都很高,根本没法够到。”

    林伏逸一吹口哨“哟呵,真是大手笔。敢情我们被装在了一个大型水泥棺材里。”

    “不过大家不必害怕”邢国义不得不提高嗓音,压下纷杂的,尤其是林伏逸的声音,并不是林伏逸的声音多高,而是他在事业单位的长期工作让他养成了条件反射打压‘坏话’的习惯。

    “我们找到了一些有用的工具和工厂的平面图,这把手电筒就是从工厂里发现的。我相信我们有机会从这里离开的。”

    云彩的手里始终捻有一张发黄发硬的纸,破旧不堪,看起来似乎一碰就要碎掉似得。刚开始离得远,在这视野范围只有两米的工厂里完全没察觉,直到现在互在对面了才瞧见。原来这黄纸是张地图。云彩交给我们轮流查看。我先接了过来,林伏逸打开手机为我照明,一眼能瞧出不过是普通的a4打印纸,上面还沾着泥土,但已经完全干透,不好弄掉,用力怕要损坏纸张本身。

    平面图上标注着各个区域的名字,半成品、空压站、水处理、注塑等等,依此看来这间工厂曾经是水厂。而我们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半成品库。刚刚我推门看见的有流水线的区域就是主车间了。

    我看过,心里一激灵,忽然想起刚才调查时候看到的工厂内容,不对,如果是水厂的话,流水线上会有那种闸刀么?这个工厂怎么回事……?难道是被改造过?

    我疑惑着把地图传递给下一人,眼镜男似乎最急于看上一眼,早已走到我身边,我便交给了他,却还没伸出手就被他一手夺了过去。

    “根据上面的图,我发现有一条管道应当是通向厂外锅炉房的,加上在办公区发现的工具,我想我们可以打破管道,并从那里逃出去。”待大家都看的差不多了,邢国义说道。

    眼镜男:“什么样的管道?”

    “很粗的管子,应该是供暖通水用的,能容成年男性爬过。管道紧贴地面,不会很难弄。”

    我:“我们用工具把管子拆下来么?”

    “回来之前我们就试着用扳手扭螺丝,但是不行,已经锈死了,只能用更暴力的方式。比如用锯子锯或是铁锤来砸。”

    皮衣:“水管得有多粗,靠砸的那得花多少时间,我看还未必砸得破。”

    “没有别的方法,目前我只想到这么一个途径。”

    林伏逸:“门呢,虽然被焊死了,但门本身还是很薄的把,至少比输水管道好弄破。”

    邢国义忽地沉默了一下:“……其实,关于这一点……”有什么顾虑似得,邢国义看了我们两眼才继续道“这些门很奇怪……都十分的新,而且质地精良,不像是废弃了很长时间的样子。”我和林伏逸交换一下眼神,没有说什么。邢国义则在说完之后稍作停顿,似乎在等待这两句在我们心里沉淀,最后总结道“所以我想还是老化的管道更有希望。”

    沉默突至,片刻过后云彩说道“没有更好的主意了,尽早行动起来吧各位。”

    这种时候,突然遭遇这样离奇的绑架,大家多少都有点六神无主,虽说之前邢国义提议商讨,但又有谁说出什么有价值的意见,听两个警察这么一说,都纷纷点头称是。邢国义一看众人这个样子,也不在废话:“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开始行动。”

    一行人再也不犹豫,脚边跟着领路在前的邢国义,前前后后十几人,脚步纷杂的想着黑暗深处走去。林伏逸先打开手机,其余人见到也各自打开手机照亮脚边。

    “只打开两三个就够了,节省电量。”

    邢国义仍不忘提醒众人,颇有领导的架势。这话音落后,再无人开口,死寂沉沉的踏上路。一路无话,直到走了很长的一段距离,众人已经身陷工厂深处。

    工厂里面也没好到哪去,乱七八糟的设备和杂物堆的到处都是,我们不得不经常绕路。走着走着就会被不知是什么的不可名状的奇怪物体绊到脚腕。不时就能看到暗红的液体痕迹洒在各处,但也许是不想让沉重的心情更沉重了,众人尽看在眼里,但没人说话。

    我走在破衣大叔身后,虽然光芒暗淡如身置地下,一转移手机的聚光点,就只能看得清的后背轮廓了,他注意到大叔仍在瑟瑟发抖,还是如同刚才那样紧张。颤栗不止的同时,嘴里还是刚才那样喃喃细语着,不知嘟囔着什么,渐渐变得有些渗人不已。

    又在令人窒息的沉默中走了一段,脚下的黏着感突增,我将手机的光亮向下转去,看到是一条长条状的,曲折蜿蜒的已经发黑的暗红色。

    血?

    虽然从刚才看是就已经见过许多了,但这样浓而面积大的,却是第一次。

    我抬起脚,黏住物体被扯开的声音,一扫眼,更多的血迹出现在我眼前。这些血迹并不是一滩一滩的,都是长条状。就像……就像什么流着血的东西被拖着走一样。

    周围的人注意到我停下,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随即看到我脚边的血。林伏逸看到后,也向自己脚下照去——林伏逸也看到了同样的长长的血迹。众人看到这情况也纷纷效仿。类似的早已干涸的血迹一条接着一条出现在众人眼前,数量之多,不仅仅是几条,可能是十几条,甚至二十几条。众多的血痕从各个方向汇聚而来,像一朵巨大的绽放的红色花朵。集中于我们身边的一扇双开门前,血液汇集到门前并从下方门缝穿过,呈放射状,仿若半开的花蕊一般。

    如此庞大的血图画,不仅让人好奇门背后的样子。

    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这景象,让人感觉如同站在地狱之门前。我不由得看向邢国义,不止是我,几乎所有人都看向邢国义等三人,全部都是满脸的质疑,无声的质问着。

    邢国义面露歉意道:“……我们本来希望你们不要发现的……毕竟……”邢国义说到一半便说不下去了。他的言语里总感觉在隐藏着什么,而且是在隐藏什么我们不知道更好的事情。

    我定了定神,走到门前,尝试着去推开门。

    ——我很害怕,说实在的,真的很怕。门后面一定有着什么东西,什么不详的东西。我的心紧紧提着,好像任何一个瞬间,这扇门都会突然大开,冲出一个吃人的怪物我把我吞噬殆尽。我咽了口口水,缓缓伸出手搭在门上。深吸一口气推了出去——

    门没动。

    咦?我回头茫然看了看身后的人,身后的人也关切的看着我,门纹丝未动,大家甚至都没看出来我已经使过力气推了一下。众人眼中我的样子像是把手放上去后就定住不动了好一会,我更是奇怪,又推了推,这下却响起了门跟某种物体摩擦的金属声,终于我看到门后面的门把手上横着一段木片,当作门闩的木片看起来不怎么结实的样子,应该随意就能弄断进到里面去,但这门却没有被打开。

    “咦?邢警官,这门没被打开过?”

    “啊?恩……”

    我一皱眉,说道这是通向刑国义要领我们去的管道的必经路,刚刚调查过工厂的刑国义三人应该没理由漏掉,可是怎么看刑国义几人根本就没有进去过,这是怎么回事?

    我这么一说,云彩立刻脸红了一下,忙躲闪开视线,这下所有人都是一惊,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先是刘俊极其警惕的质问道:“你不是说你们都已经把这里搜查遍了么?!”

    “这……”

    为何如此迟疑?难道邢国义三人并没有进入过这里?可为何一开始不说,这有什么好隐瞒的?

    接着刘俊突然被踩到尾巴的猫一眼尖锐的叫道:“万一犯人就藏在这里怎么办!!”

    眼镜男也理所当然很不高兴:“你们就没考虑过我们是怎么被送进来的么,再怎么封死的地方,总得有能进出的途径。先不说犯人,说不定出入口就在这里。”

    面对不住的苛责,三人抵挡不住,刑国义道:“其实…这门是我们关上的……”

    邢国义说着看向同样跟他一起搜索的两人。三人互相看了看,都躲避着大家的视线不说话。

    心里越来越奇怪。他们锁的?为什么?

    “反正……要我说你们最好是别进去,听我的没错……”书生嘟嘟囔囔道。

    林伏逸:“为什么这么说?”

    “额……那个……哎呀,总之别开门就对了。”

    眼镜男厉声问道:“喂,你们在隐藏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刘俊咬牙切齿的走上前,粗鲁的一推那书生,嗔道:“我早就看那边那个猥琐大叔像是绑架我的人!犯人怎么可能绑来我们就自己走掉了!我早就怀疑你们因为什么恶趣味藏在我们之中,你们三个难道就是犯人!!?你们跟那大叔四个是不是同伙!说!”

    “什么!那个大叔就是绑架你的人!?”大妈也惊声尖叫起来,惧色满面。

    “喂喂话可不能乱说啊!”

    皮衣几乎要跳起来,一把抓住那乞丐一样大叔的衣领:“她说的是真的吗!?”

    人群一片哗然,瞬间混乱起来

    “请大家安静,请大家安静!”

    皮衣一手抓着那大叔,另一只手冲着刑国义一甩手,怒道:“闭嘴!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警察!素昧平生的人,第一次见面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又没法判断!”

    刑国义有些目瞪口呆,仅仅一迟疑,吵嚷声又更大了。

    三人实在承受不住众人施加的压力,一片混乱中,书生男瘪瘪嘴:“这可是你们自找的。一会……可别赖别人……”

    说完,邢国义走至门前,深吸口气,飞起一脚踢开了双开门,砰的一声巨响如雷,瞬间所有人都静了下来。早已经要烂掉的木片哗啦的一声短程两截,门应声而开,房门内的景象毫无遗留的展现在我们眼前——

    门后面是一个红色的房间。红的异常浓烈。并不是说红的装修,而是红色的物质沾满在屋子里每一面面墙上、每一个物品上、每一寸地面上。红之多红之重,甚至令人怀疑是不是墙壁在流血一般。屋子的正中,破碎掉的木椅边,是一把固定在地上的厚重的不锈钢椅子。椅子的扶手和椅子腿上有束缚人手脚用环形皮带。屋子的内侧有一个浴缸,浴缸里面有一个同样被染成红色的铁杆,铁杆上吊挂着悬挂猪肉用的钩子。浴缸的下水口因为红色物质的淤积,已经全然成了黑色。房子的两边是两排工具台,上面放满了各式各样形状诡异夸张的刑具。仔细看去,那上面似乎还残留有某种粘稠物质的碎末。不是别的,居然是肉屑。

    我们全都木然的站在门前,不敢踏入一步——这分明就是地狱才会有的景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背后猛然间传来童玲惊恐的叫声。

    “不、不要!不要啊!救命!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女性声音刚落,大叔也用想要挤碎自己头颅般的力度挤压自己的脑袋,在皮衣的手里发疯一样的叫嚷扭动着。大叔如此慌乱,大家一下也慌了手脚不知道怎么办是好,都不自觉的避开他后退几步。

    “别吵!”皮衣对其大吼。

    一下不知是哪个女生也受到惊吓,崩溃似得一声哭出来,大叔也不听皮衣话的胡乱喊叫,皮衣怒气冲冲又撕扯了他几下。书生又忙走上来劝架。哭声伴着吵闹声,场面一下子变得混乱不堪。

    没过几秒,眼镜男便耐心用尽,眉头紧皱,咬牙切齿大声道:“闭上嘴!喂,谁赶快去让他把嘴闭上!”

    “叫毛啊!靠,有能耐你让他闭嘴啊!”

    哭声、嚷声吵成一片,让人心烦意乱。所有人都乱成一锅粥。邢国义和云彩冲上来钳住破衣大叔,可大叔依旧不顾一切的嚎叫着。

    我忍受不住,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默默乞求着一切赶快结束。这时,林伏逸从人群中走去。一个箭步闪身到被钳住的大叔身后,刷得一下用手掌砍在大叔后颈上,接着扑通一声,大叔死人般昏厥过去,瘫倒于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