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二律背反

10-夜幕降临

    不知过了多久,身体开始恢复知觉,感到头皮上针刺般的痛。我费力的睁开眼睛,眼前蒙着一层厚厚的浓雾,分辨不清事物,只能浓烈的黑暗凝聚在视野中。用力挤了挤眼睛,又是一阵晕眩感,晕眩引起的强烈反胃的感,几乎要呕出来,我轻呻吟一声不得不又闭上双眼。

    “还好么。”

    背后感觉到别人手掌的触感,我凭感觉配合着他的力量被搀扶着坐起来,恍惚中身体又任人挪动了几下,之后那人轻轻的把我推放开,后背传来墙壁冰冷的温度,看来是让我靠在了墙壁上。

    我用手扶着额头,深吸两口气。这才再次睁开眼,却依旧无法观察清周围的样子——我正身处在挣裂了双眼也看不到边际的深邃而厚重的黝黑之中,沉重的黑暗弥漫在四周,如至地狱深渊。

    伸手一摸头顶,从左边额头上摸到了已经干涸结痂的血块。一碰痛的我一缩脖子,险些撞到刚刚将我扶起的人。这人就站在我的身边,抬头一看是林伏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充满疑惑的看向他。

    接下来,我只感到更加迷茫,深深的迷茫——待眼睛适应黑暗后,我发现,除了我和林伏逸之外,身边居然还有很多其他人,而且居然有七、八个之多,这些人大都缩着身子,神情低沉,散落的坐在四周,有人发现我醒来看向这边。

    这股迷茫不仅来自于突然出现这么多不认识的人坐在周围,更是因为不管是林伏逸、我还是眼前这些人,全都没有被束缚的迹象。一开始刚醒来的第一个瞬间,我还以为我和林伏逸被李鹏绑架了。可现在定神一看,现在的状况跟我想象的明显有出入。

    我们受到了袭击,这毋庸置疑,可这些人是谁?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我尝试着站起身来,环视四周。依旧是非常浓重的黑暗,除去被割成片段的月光,其他地方几乎目不视物。但从月光在地面的距离和周围黑暗的深度来看,这里很空阔。

    向上看去,在高处黑雾氤氲下,差不多三层楼高的位置,有不大的窗户,还被钉上了木板。怪不得这里暗成这样,整个地方很大很空,但门窗极少,窗户小而高,还被封死了,月光也是一条一条的,光线当然不可能充足。屋里仅有的光亮便是透过高出的窗子映射进来的白霜,透过窗户隐约可以看到月亮高挂着,已是深夜了。

    我站起来,四周环顾了一圈,发现背后就是一扇门,用力拧了拧没把手,把手像是焊死在门上一样纹丝不动,根本打不开。伸手碰到之前就大概猜到会是这样了,不然这么多人不可能都死心带着在不逃走。

    “这到底是……?”

    “看来我们被袭击了,醒来就已经身在这地方了。”林伏逸的语气格外的平静。

    “我晕倒了之后,你也没逃掉?”

    “恩。”林伏逸无奈的耸耸肩。

    “我靠你也太没警惕性了,我这边先被人打倒了,给你预警了你都没跑掉啊?”

    林伏逸一脸你还好意思说的表情“还不是你告诉我外面没事。我在照片里刚刚找到些有用的东西,正要仔细看。感到后面有人进来我还当是你。结果下一秒就被打晕了。”

    “好吧……”顿了顿“就是说没看到犯人的脸?”

    “很可惜,没有。”

    沉默了一会,我又问“这些人是?”

    “还不清楚,我也醒来没多久。不过可以确定不是犯人。”接着一扬下巴“你看看他们的样子。”我再次扫视一圈后点点头,这些人要么像我一样怕的不得了,要么像林伏逸一样不开心的不得了,看来八成都是给强迫弄到这个鬼地方来的。

    “切……到底什么情况啊……”我叹口气,道“我们在这种地方有多久了?”不由自主的重读了‘这种’两个字。

    “14个小时。”

    “诶?”

    林伏逸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闪着耀眼光芒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但在这种时间这种场景,就十分的异样了——林伏逸掏出的是手机。手机上面时间清楚的显示着,现在是晚上十一点钟。

    我也忙翻找口袋,果然手机还在。不过意料之内,让人失望的是,一个信号也没有。再一翻兜里,钥匙、钱包,什么都在什么也没少。

    这股异样感如鱼刺卡在喉咙里一样硌在我的心中——我被绑架了,但我的手机等等物品却都好好的在我身上。绑架我们的人即没有字面意义上 的捆绑住我们,没有拿走我们的财物,更没有收走我们可能用来求救的手机。

    这是平常绑匪会做的事么?

    “距离我们到达颜馨梅的房间已经过了整整14个小时,其中有超过12个小时我们都在昏睡中。平常的击昏是不会严重到这种程度的。”林伏逸一撸袖子,把手机光亮转向手臂,照出一个还有些淡淡发红的针眼“我们被打了麻药。”

    “你醒来的时候那些家伙就在这了?”

    “嗯,你昏过去的期间,我和他们都交谈过,这些人大同小异都是今天白天被绑架的。我们所有人已经调查过一次这地方徒劳无获了,这是座废弃的工厂,没找到能出去的办法,所有地方都被封死了。大家正在休息过。” 、

    我一听不禁眉头紧皱“就是说大家都是一起被绑架的?”我难以置信的又重述道“这么多人一起??”

    林伏逸点点头“犯人一口气抓了这么多人,还有恃无恐的放任我们自由行动,随身携带的东西都不屑于搜走,也就说明”林伏逸的口气又沉重的一些“不管犯人有什么目的,这次绑架、这次集体绑架是有组织有计划的行动。千万要留神,事情绝对不简单。”

    我呆若木鸡的半张着嘴,迟迟无法消化事态如此快速的变化。不祥的感觉愈发的浓重,让心里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坐了一会,感觉身体渐渐恢复知觉,便站起身来在工厂里走动,调查周围状况。

    不出几分钟,不详的感觉就渐渐变成切实的确信。

    黑暗的工厂中,长长的作业流水线千回百转,上面还有走动用的钢铁平台,到处林立着钢铁支柱,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比人高的大型机器。

    然而他们全都不是简单平常的模样。

    钢铁平台上有一处好像被什么重物坠下砸中一般从中断开,断开处被砸弯的尖锐而畸形的张牙舞爪的铁尖上全是干涸了的血渍,下方应该是重物落地的方位,被重击过的地面龟裂却看不到重物本体,裂出蛛网纹的地面上铺盖着好像血袋被压榨爆裂的放射状的血液痕迹。好像是曾经落下的东西,和挤出血的东西都被收拾走了,只留下了这些曾经发生过这些行为的痕迹。

    切割流水线上产品的机器闸刀上粘着血和肉末,工具锤随意的丢在地上,不知为何锤头瘪下去一块,仅我身边几米的墙壁上就有数条武器的伤痕,伤痕长而细,伤口光滑而整齐,一眼就能看到是刀刃砍到墙上造成的,不一例外同样也泼溅着血迹。

    仔细一看墙壁的伤痕中有什么寒光闪耀,走近捡起一看,居然是一片指甲大的日本刀的断片。我眉头紧蹙,伸手摸了两下断片的尖处,冰冷的刀刃上粘乎乎的,是皮肤组织和人体脂肪的触感。我厌恶的丢掉,不自觉后退两部,感到差点踢到什么东西,低头定睛一看,是节人类手指。

    恶心感再也抑制不住,我赶快转头回去了。不需要再调查更多了,仅是这样便足够了。

    我压抑住心里擅自不断进行的妄想,回到人群中,打算跟这些人聊聊,搜集些有用的情报。

    零散坐在黑暗中的,一共有七人。一个衣着俭朴、衣服已经有些褪色和显旧的中年妇女,三个学生打扮的年轻女孩,一个梳着短发,身穿牛仔裤和皮夹克的年轻人,这人发根坚硬、根根直立,满脸的痞气。还有一个戴眼镜衣着裁剪得体的高档西装的男子,以及一个衣衫破烂看起来像流浪汉的大叔,这男子和大叔两人就像是两个极端。

    乍一看,站得离我们最远的穿皮衣年轻人身子似乎靠在黑暗上,悬空而立,但再仔细一看原来他身后有根颜色漆黑的铁柱,柱子已跟黑暗融为一体。跟刚才调查过的地方一样,这附近也分布着或粗或细许多根类似的铁柱。沿着支柱向上看去,这些柱子高高的支撑着上面硕大而又沉重无比的钢铁平台。

    光这些柱子就有六七米高,天棚恐怕有三层楼左右的高度。平台上放着各种现代化的各种电器设备,每只都个头十足,想必通了电就会发出隆隆之声。

    之后是一旁的四位女性,三个年纪较小的女生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像被粘在了一起似得,一个紧挨着一个坐在不知哪里弄来的纸壳上,三人各抓着别人的手,不住的轻声细语的互相安慰对方。

    剩下一位面相蜡黄很是显老的女性也离这三人很近,看起来四十冒尖的年纪,坐在离三个女生很近的位置,神色紧张不安,似乎由于内心的躁动不安,不住的微晃着身体,右手在左手手腕的手表上来回摩挲。

    “怎么样、大家都没事么?伤的重不重?”

    三个女生互相交换一下眼神,半晌谁也不搭话,极为警惕的看着我。

    “你是谁?”离我最近的,一名戴眼镜的女生先开了口。

    “跟你们一样,也是被袭击的受害者。”

    “你受伤了。”

    “唔恩?你看得出来?”

    眼镜少女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和脸颊部分。

    我抬手一模自己的脸,在相同的位置摸到了干枯的血痕,血迹很长,覆盖半面侧脸。一回想到今早曾经发生的事,又深处这不详的地方,心里流过一阵寒意。

    我深吸口气:“你们呢,没有事吧?”

    “没什么大碍。”

    中间留着长发,长发丛中仅一缕染成红色的女孩说道。其他两个女生跟着频频点头。

    “你们有没有留意到犯人的长相或是样貌?被抓的地点和时间是?”我说话的同时,转头面向大妈,目光同时扫视四个人,示意在同时跟她们四人说。

    “我清楚记得是在今天中午,正在回家的路上,走得好好的,忽然就被人从背后勒住,嘴被湿布给堵住上,我想叫也叫不出来,再睁开眼就已经在这地方了。”最右边的开口说道,却越说越委屈越哽咽,眼看就要哭出来的样子。眼镜女赶快站起来坐到他身边,温柔的搂过她,把她的头倚在自己肩膀上。

    “我也一样,不过是上午的九点左右”眼镜女的声音相比之下要平静很多。“当时就在东兴街附近被人绑架的。”

    “我在星光街那边。”刘俊也抢着说,几个女生纷纷表示都是被下了迷药抓过来的。

    “我、我是兴盛村……”耳语般,似乎的在说给自己听的声音大妈也说到。

    听完,我的心里愈发沉重——上午九点,东兴街。跟我和林伏逸被袭击的时间相差无几,但地理位置却相距了十几公里。其他的人也是类似情况,兴盛村更是在城外了。林伏逸是对的,整个绑架行动的受害人遍布全城,必然有预谋有组织的行动——那犯人究竟想干什么?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怎么做?

    稍微试着思考,便头疼不已,我咬咬牙,又问

    “如果能知道犯人的样貌,哪怕一点特点也好。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么?”

    “一切发生的太快,根本没机会看见犯人,啊对了对了!我记得当时抓过来的手指很粗糙,的确是男的没错!”

    “童玲你们都没看见么?”毫无征兆的,一缕墨红突然说。

    眼镜女童玲惊讶不已“刘俊你见到了?!”

    “恩。”

    “具体怎么个情况,说说看。”我迫不及待的催促。

    “当时我绕近路回家,因为有些偏僻所以故意回头看有没有可疑的人跟着。我都是确定安全才继续的。当时袭击我那个犯人不是像你们一样从背后发起的。

    我当时走到巷深处,眼看一个拐角就要出到大街上的时候,忽然从拐角的暗处冒出一人,从我左侧过来,把我扑倒了——犯人的样子我看到了,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我的确看到了。”

    “那犯人到底——”

    “王莲说的没错,犯人是个男的。而且年纪很大很老,满脸的皱纹,穿着不合身的肥大的衣服,很邋遢,是个又猥琐又脏的大叔,就像——”

    刘俊说着,眼珠缓缓转向不远处席地而坐的流浪汉一样的那人。

    我一愣,目击到了犯人而且还指明就是我们之中的某个人,这可是非同小可的事情,不由瞄了那个大叔两眼,严肃的低声问:“你能确定么?”

    刘俊张开口刚要说话,忽地背后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喝令

    “我不是说过不要玩手机么。”

    忽然间,凭空传来一声话语,接着同一方向的黑暗中悬有星光点点,向我们靠近。同时伴着一对有些过于清脆的脚步声,是高跟鞋的声音。

    众人听到声响,纷纷望将过来,随着走近星光渐大。又传来一句“这些电量对我们现在的情况来说很珍贵。”

    话语是对着林伏逸说的,林伏逸嘿嘿一笑,关掉了手上的光亮。

    那灯光渐进,原来来的是三个人,两男一女,其中拿着手电的女性和站在她身边的男性持着一枚手电筒,并肩走在最前面。打首的这两人浑身散发着镇定与坚决,我一眼辨认出了他们。

    我不禁失声轻呼:“啊!云彩!邢警官!是你们!”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