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二律背反

8-生命的拐点

    案发第四天。

    上午照旧跟着邢国义奔波,下午他又要开会,被拉回了警局,外勤方面就好交给我一个人。

    思前想后,我还是再次回到商业街,我们一定漏掉了什么细节,一定还有什么重要的线索。

    重新拾起目光,眼前左边是陈东明死去的酒店,右手边是颜馨梅与林萱木不幸丧生的商城。这一刻,简直就如同电子游戏中的分支选择环节,我的每一个决定都可能会导致完全不同的结果——我有这种预感,这一刻的决定很重要

    ‘十字锁’和‘消失的三小时’。

    我必须选择。(i got pick my poison)

    我在街道上踟蹰少时,犹豫片刻,最终还是迈开步子,疾走至酒店楼下,推开玻璃转门,进入了十字锁之内。

    第一天的调查后,仔细想来,之前认定没有人能从上面下来,或是从四楼直接跳下离开的原因都太不严谨,有必要重新调查了一遍。说干就干,我立刻要来酒店总钥匙串,楼上楼下的搜索起来。

    可随后的时间里,调查进行的让人异常消沉。酒店有九层之高,我从四楼直到最上面的九楼以及楼顶,二楼及以下,每一层的十五十六号房间都不放过,一层一层的查看。开始还好,到后来才意识到这是多么大的一个劳动量,体力的消耗实在太大,进行越发缓慢不说。调查起来也是各种费时费力,每进一个房间都得先看下有没有人住,有人的话还得花半天时间沟通解释。结果跑过七层楼的时候我已经身心具疲,在酒店走廊里一躺,也懒得管有没有人经过,一丝肌肉都不想动了。

    约莫休息了一刻钟,仔细一想这么干实在有点蠢,我坐起身来。心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果然还是回现场看看,最有可能找到线索的莫过于现场。

    于是回到315的房间前,跨过警示线,进屋之后,又是向后一仰,躺在了床上。

    …然后又过了一刻钟…

    翻床、扯抽屉、扒地毯,再次起身后,一口气重新搜查了一遍房间,屋子里一点地方也没有放过。我甚至把床铺的被芯从被套里扯出。用手比着,抵在棉被上划动,靠着触摸感一寸一寸摸索。看是否能找到什么东西隐藏在里面。行动几都如此,彻底的找了个遍,却并没有发现第一天以外的新线索。

    唉……

    我走出屋子,打算去隔壁燕宁的屋子再瞧瞧看。转身走了几步,插入钥匙却发现打不开门锁。我皱着眉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是站在316的房间前而不是314。疲惫下脑袋都迷糊了。

    我刚想离开,忽然想到什么,还是再次回过头,拿出了316的钥匙,打开了房门。

    脚下的占据整个房间的地毯,一半藏在床下,一半露在外面,外露的那侧边缘有两个圆柱形的印记,圆形内地毯毛都压扁了,似乎曾经长时间放过什么东西,但最近被撤掉了。这个早在首次调查当天就发现了,我自然有些在意,但当时用挪开床铺看过,下面什么也没有。

    死马权当活马医,我又废了不少力气推开床,地毯再次全部暴露在外,依旧是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地毯很干净,没什么灰尘。不过除去一进屋就见到的两个圆形印记,在挪开床后,又见到了两个,看形状大小,刚刚好是眼前这张床的大小,也就是说最近这张地毯被移动过。我心里一紧,二话不说,扯动地毯的边角,把这地毯真正意义上的翻了个底朝天。

    但是几分钟后,什么新线索也没有发现,依旧只是这张又大又重的红地毯。

    完全是无头苍蝇一样地毯式的搜查,仔细想来,我根本就是怀着买彩票的侥幸心理,暗暗祈祷能发现点什么东西,现实世界里的调查就是如此笨拙,但这些事总要有人做,笨拙的工作常能带来无比重要的线索——但如今的现状是我连个毛都没看见。我泄气的坐在被我搬得七扭八歪的床边上,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好。

    一个被通缉的人为何会突然死在酒店里?

    说来,被通缉的人又是怎么混过众多耳目住进酒店的?

    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现在一想实在奇怪的很,凶器也没有找到,更不用说调查刚开始当天出现的神秘黑衣人……

    不行,越想疑点越多,越想脑袋越乱,我甩甩头,颓唐的弯腰耷臂而坐,不禁叹了口气。

    浪费了整个下午的时间后,天色已晚,天空变得昏暗起来,屋子的墙壁上已经罩上了黄昏时才会有的蜡黄色。地板上已经映出我的影子。

    忽然,我的肌肉猛地绷紧了——在太阳临退去的最后一点光辉下,地毯杂乱参差的毛绒中,闪着星光般的亮点。我瞪圆了双眼,几乎是扑向了地毯,整个人趴在其上,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扒出那点光。那点星光的源头小的可怜,要用两指拈起。把它几欲贴在眼睛上才看清——那是一小块玻璃碎渣。

    操,真的中彩票了。

    我瞬间想到什么,猛地跳起来冲进了洗手间,我像是刨地一样吧水槽全一口气挖开,最后干脆连通水管都整个拆了下来,终于,在里面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我迅速赶回警局,警局内,在大群穿着制服的人身旁小跑穿过,在邢国义的房门前推门就进。邢国义正对着手里的一对文书发愁。抬眼一看见我,被风风火火的气势吓了一跳,扬扬眉毛:“是你啊,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监控录像!我们拷贝过来的监控录像在哪里?!”

    “证物保管室。”邢国义带着这不理所当然的么的疑问表情对我说道。

    “我得看看酒店的监控录像。”

    看得出邢国义有很大的疑问,但不愧是当机立断有真才实干的干警,分得出轻重缓急,立刻毫不犹豫的站起身,走在前头:“跟我来。”

    南刑警的办公室门被邢国义推开,邢国义领着我来到了南行记的办公室,里面南刑警双腿伸直了腿搭在桌上,后背深陷在椅子上。满面的颓色,眼皮耷拉着,一副要睡着的无精打采的模样。门开后,南刑警身子没动,只两只眼球转向了我们,他现在其实无比清醒,也就是说他的萎靡都是精神上的,看来那通电话对他打击挺大。

    他并没有站起来的打算,依旧是身体已经瘫了似得丝纹不动,这次只有嘴动了:“哟,老邢,干嘛?”

    邢国义权当没看见,只说正事:“南哥把资料保管室的钥匙给我,记得是在你那里。”

    南刑警没有反应,呆了好几秒。

    接着才慢吞吞的收起双脚,打开抽屉翻了一会,丢过来一串钥匙。邢国义颔首示意,没再说什么转身便走了。我们很快拿到了酒店监控室的硬盘,之后我用最快的速度把它接在电脑上,找出了里面的录像。

    我不惜花时间重头看了一遍录像,我几乎是一分钟不漏的重新看到案发的早上。

    “果然是这样……!”

    看着我兴奋的神色,邢国义皱着眉,依旧满脸的不解。

    十几分钟后。

    阴暗的审讯室里,没有开窗,只一盏似乎只会出现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灯泡掉在天棚上,光线微弱且昏黄,气氛阴沉而缺乏生气,不觉让我紧张。但似乎这紧张感紧我一人有,对面的混蛋看起来却放松的很,十足吊儿郎当的模样,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他的脸上似乎还有这一股淡淡的喜悦?……

    总之,他的表情中完全找不到一丁点的惧意,配上他那猥琐的样貌真是让人火大。

    审讯室单向镜另一半的邢国义一定在看着我,我咽了口口水,心想差不多该开始了。

    一开口,我用冷的连我自己都有点惊讶的口吻问道:“酒店里的保安,跟你其实是熟人对吧?”

    双面镜外的众人闻言都是莫地一惊,胡旭日——那被我们叫来的混蛋,更是猛地双眼上翻,在进入审讯室后第一次看向了我。

    一瞬间的诧异过后,胡旭日又变回了原本的玩世不恭的模样,嘿嘿一笑说道:“那个保安嘛,他——”

    “而且跟你熟的还不止他一人是不是?”

    胡旭日刚想要说什么,就被我毫不留情的打断了。

    本来一直不上心的胡旭日,听到第二句话后,先是愕然,随后面孔上略显慌张,最后眉头微皱,眼神里多了些与他不协调的严肃。

    我没给他进一步思考的时间,还不急这两句话在胡旭日心里沉淀,随手往桌子上一丢,一个小东西在桌上滑过桌面,停在胡旭日的面前。

    “你瞧瞧这是什么。”

    胡旭日双眼紧盯着那东西,摸不着头脑。

    “哦,对了。这不是在你房间里或是凶杀现场发现的哟,而是在你隔壁的316发现的——”我细起眼睛,压低声音道。

    胡旭日虽然没说什么,脸上却终究露出那种我想看到的,‘怎么会这样’、难以相信眼前情况的表情。胡旭日伸出手,拿起了它,像我一样贴在眼前——那是一个方形盒子,里面像盛放戒指一样放着一小块肉眼几乎看不见的玻璃渣。

    惊恐、愤怒、不甘、无奈,众多感情走马灯般在胡旭日的脸上一一闪过,胡旭日咬牙切齿的思索一会,强颜欢笑咧咧嘴,扬起下巴:“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这不就是个玻璃碴么。跟我有什么关系么?没事能别浪费我时间嘛?我都拘留我这么多天了,我还着急回家过年呢。”

    邢国义一行,也都没有搞懂状况,默默的交换几下眼神,对我的信心有点动摇。

    “这是一块碎玻璃,重中之重是,它来自于既不是现场也不是有人入住的房间的床下,316。”

    “所以呢?一块玻璃怎么了,这玩意不到处都是么,没准是以前誰打碎的。”胡旭日说着鼻子出气哼了一声,歪过脖子转向身边,似乎那里有人似得,对着那边的空气做出一个‘你看看我对面这人多傻.比’的表情。

    “你看这个玻璃碎片的边角,还很尖锐并且干净,就是说这玻璃渣是最近才从碎掉的玻璃上面剥离出来的,如果这块玻璃来自现场或是有人入住的房间那就很普通了,但为什么会出现在没人住过的房间里?如果是最近有房客不小心打碎玻璃,这的确有可能,但它仍然解释不了他为什么是在床下面。而且通过调查我们发现,316房间的地毯被移动过,正好盖在这块小小玻璃碎片上面,总感觉……好像是有人想故意把它藏起来一样。”我无视掉胡旭日的贱模贱样,自顾自的阐述起来,直直的盯着他。

    “回想一下,当时、在酒店的服务员发现死者的前夕,他是从315的左侧的走廊进入,并在到达315之前听到前方传来的玻璃破碎声,接着便发现315已经打开的房门和里面已经死亡的陈东明。”

    “你到底想说什么,能简明扼要的来么?能不墨迹么?”

    “服务生听到声音立刻看到敞开的门,以及里面破碎的窗户,惨死之人,任谁也都会条件反射的以为声音是从这间屋子里发出来的吧。

    ——但是,真的是这样么。”

    “——想要隐藏的碎玻璃,房门半掩却只有死者没有凶手的现场——”

    窗外目光如被镜面吸住般无法移动的云彩突然意识到什么,抬起手捂上嘴,倒吸一口冷气。

    “没错,玻璃声是从316传来的。生源不管是在315还是316,从314方向走来的服务声听起来都像是在他的左前方,难以准确的判断方向。而当他前进了两步就发现打开的是315门时,当然会下意识的觉得这间房间有问题,进去一看见那样骇人的场面,也就不会再怀疑,认定了玻璃碎掉的声音是来自这里吧。”

    “……”

    “也就是说”我笔直的看向胡旭日“当时凶手就藏在316里面!”

    “他制造了噪音来混淆视听,让人们以为服务员发现尸体的时候他刚刚离开时间,但其实凶手一直藏在316中,他故意制造刚刚逃离的假象,诱导酒店服务生,等到发现尸体后短暂的混乱中离开,回到了317——也就是你的房间。你就是凶手!你在晚上先进入了陈东明的房间,你们争斗的时候打破了窗户,所以玻璃向外碎掉,杀死他后你从窗户移动回316,并反锁了316的窗户,这也就是为什么所有窗户都是锁着的。你在杀死他时还特意打开了房门以备诱导会经过的人!看好时机给你发信打碎玻璃的、事先删除了你在陈东明入住前藏进316的录像,并将摄像头拉低到无法看见人身的都是管理监控的保安!”

    “瞎他么扯淡!”

    胡旭日突然一改之前的轻松劲,提高了嗓门大吼。

    “你凭什么这么说!摄像头都看不见317往内的走廊,你怎么知道是从316回到317的!?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认定我是犯人?!我要怎么进入316房间? ”

    “哟,了解的很清楚嘛,你一个外人怎么会知道酒店监控的视野情况的?”

    胡旭日霍地向后一缩。

    “还有,摄像头是可以分辨出门位置和双脚的。不瞒你说——我已经在视频里发现了你现在穿的这双鞋,无中生有的出现在了人群中,并最终回到了317房间。因为只是一堆双脚掺杂在一起,所以我们并没有注意到有什么重要特别之处,但现在我可以肯定的说,它便是你有罪的铁证。”

    胡旭日还想狡辩什么,但这时审讯室的房门忽然被推开,有人快步进来在我耳边低声迅速小声说了些什么,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小刘。刘丰山对我说完,缓缓直起身,盯着胡旭日,那是看赃物或是罪恶之物采用的眼神。

    我淡淡一笑“我们在316房间的窗框上和地毯上检测到了鲁米诺反应,都是死者的血,而这些血,和你的房间,阿不,316房间的水池里下水管的里面的头发渣上的一样,而我敢说,那些头发跟你的dna肯定完美匹配。

    显然,保安帮助你做了假,为你偷到了钥匙偷偷让你住进316缺假冒登记在317,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本以为胡旭日会崩溃掉,会慌乱起来,但哪知他听完所有这些,却没有想一开始那样强烈的反应,只是挤了挤眉毛,瞧了瞧我,神情额外的镇定,看起来在思索什么。

    我一阵不快,怒道:“你要是不服,我们可以现在就进行dna化验。”

    哪知他呵呵一笑,向后一仰,撞在背后的墙壁上,表现出难过的表情:“不,不必了。哎呀,被你说中了……没错,我就是凶手。估计你们还没抓到保安那边的把柄吧,也不用了,我坦白,他就是我得帮凶。”

    “……”

    “其实那个陈东明也跟我们是一伙的,本来计划偷偷碰面,可惜出了点岔子,吵了起来……”胡旭日耸耸肩,似乎在说然后就成了这个样子喽。

    我用力抿住嘴唇,满怀顾虑的审视着眼前的这个人——不对劲,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毋庸置疑,保安室的警卫,就是他的同伙。我在审讯的时候尚未完全确定这一点。是他在听到我第一句话后的表现证明了我是对的。案发之后的声音无法精确判断位置的诡计应当也没有问题,我也的的确确在视频里看见了凭空出现的胡旭日的双鞋——理应已经解除了所有的谜题破案了才对,但是……他后来的样子……太造作了,明显是有意而为,是自己主动装出来了的,并不是真实的本能的反应……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干的不错。”

    忽然感到有手拍在我的肩膀上,我居然吓得全身一抖。猛抬头,邢国义已经站在了身边,眼中带着赞赏。我想要做出笑容,结果只是不自然的咧了咧嘴。

    不对……

    “真是帮了大忙了,辛苦了,这里就交给我们吧。”

    不对啊……

    一个通缉罪犯和他的朋友怎么想出这么精妙的计划的?为什么要用这么麻烦的变戏法一样的方式偷偷见面?凶器呢,对了,凶器啊,凶器是什么,又怎么处理掉的?打碎的玻璃可以从厕所冲掉,血液可以洗掉,但凶器呢??

    我没有觉察到我身体不断发热,额头上也流下了汗珠。

    “别坐着了,快起来,我们去庆祝一下。”

    云彩也笑盈盈的走过来,对面的胡旭日被几人抓起来,押解走了。

    不对,还有什么我没考虑到没有解开隐藏在黑暗中,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没有也无法触及到……还没完……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后来,当我意识到这一天便是一切惨剧的始点,清晨于商业街的决定改变了我的一生时,已经没有哪怕那么一点挽回的余地,我的生活已经彻底的破碎,分崩离析,永劫不复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