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二律背反

5

    第二件案子发生的地点就在上次凶杀案的街对面。

    即便如此,邢国义却非常肯定,这是完全无关的两桩案件。电话里的邢国义不愿意多谈,他那有什么未道明的语气极为浓厚,但他不愿多说,我也强迫不得,总之先到现场再说吧,我心想,邢国义也许会当面说明他如此断定的来由依据的。

    我又静坐了片刻,让仍被噩梦缠绕的大脑清醒一下,大脑的粘稠感是如此强烈,强烈到我都要怀疑睡觉的时候是不是去了另一个世界,处于一种意识已经清晰,却未完全醒来的状态——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我不知为何时常会有这种难以醒来的情况,康灵曾帮我诊断过我患有夜间思考强迫症,这个症状让我难入睡但因为我早已习惯并没有,或说已经不再影响我的睡眠量,我不知难以醒来和难以入睡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关系,意味这什么。

    足足坐了约有一刻钟之久,我终于感到大脑开始能向肢体发送信号,终于站起身来。

    十几分钟后,我在酒店的对面的商场前,发现了一辆警车停在那里,想必凶杀案发生的地方就是这里了。

    华贵的商场中,光滑亮丽的装饰之间,毫未觉察到异常的人群今天也是熙熙攘攘。我在人群中穿过,坐电梯连上了几层楼到达楼顶。电梯顶层的两层,没有各种各样的商店,而属于一家宾馆,两层都是客房。商场的电梯在达到这两层时,一开门眼前装饰骤然一变,好似进入了不同的一栋楼。这栋楼本是民宅,后来因为贴近商业区,开店的人越来越多,楼内被改的已经不像样子,并且基本上下打通了,说是商城,更像是大型超市。

    宾馆深处不起眼的角落里能看到通向楼顶的短矮楼梯,爬上楼梯进入天台前是一扇灰色的铁门,现在铁门上还贴着封条,过了这铁门,室外的景色再次引入眼帘。这栋楼是老楼,较周围的建筑矮上不少,屋顶处在一片阴暗之中。此刻一阵北风扑面,在深冬之际让人感到额外寒冷。

    关上铁门,喧哗便戛然而止。杀人事件就发生在人们的头顶,所有人却浑然不觉,依旧在门的另一边愉快的购物消遣。

    而我,在门的这一头。

    我本以为会看到许多走来走去忙碌着调查现场的刑警。结果百多平的屋顶上只有两个人和一圈人形的白线,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其中一个自然是邢国义,而另一个则是名穿着风格简约而整洁年轻男性,没见过的面孔,是看起来跟我岁数差不多的年轻人。便衣吗?

    两人不知在说些什么,谈的似乎不投机,有点淡淡的火药味。不太合适上去冒然打断。我站铁门前观望着。我在两人后面站了有一会仍不见结束,风声颇大听不清两人在说什么。我正犹豫要不要插进去的时候,只见那年轻的愤愤转过身来,一张俊俏的如同女性的脸上满是悲伤和愤懑。那人看也不看我一眼从我身边挤过,气势汹汹的险些撞到我,有些跌跌撞撞的走了。邢国义目送那人回过头来,这才发现我,随后邢国义跟我说明了情况

    死者是名女性,三十岁,叫颜馨梅,不是附近的居民,老家在隔壁市,暂住溪城。昨晚死于窒息引起心脏病突发,脖子上有明显扼痕。死者自然也是昨晚凌晨左右发现的,一发现天黑没亮,一帮警察赶来调查完了现场。说是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都已经拍完照,把尸体收拾走了。

    邢国义递给我一份薄薄的档案,里面是案件资料的副本,这份案卷完全没有内容,体积都是外面的夹子撑起来的,里面只薄薄的两张纸,没几张照片,不过寥寥数页还是可以看出现场清理前的样子。不得不说,我着实惊讶于,案发开始到现在才过了几小时便整理出文件的工作效率。然而,这份感觉很快就被冲淡了,被一种……异样的感觉所取代。

    女人头发凌乱的搭在脸上,脖子上有青紫色的刺眼无比的指印。虽然双目圆瞪,却不知为何能从她瘆人的面色上感受到仇恨与哀伤。很难想象这两种感情会同时出现在一个人、一个死人的脸上。

    她身上的衣物光鲜靓丽,没有怎么起褶皱,长长的精美的指甲也完好无损。腕上、脖颈上的首饰没有被夺走,但脚上没有穿鞋。几张照片反反复复的都是躺着楼顶死者,只有两三张来自死者居住的宾馆房间。宾馆房间里简直就像没人住进去过一样,保持着原来的模样。

    除了死者尸体本身,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不、不如说没有发现任何其他东西,没有脚印,没有指纹,死者没有携带物,犯人没有留下痕迹。什么也没有。

    “死者昨天就住在商场顶楼的宾馆,照现在已经知道的情况,基本已经可以确定不是冲动杀人就是情杀,每年都会发生这么几起。不用太往心里去,搞明白死者的社交圈和当天死者行踪,基本凶手就出来了。”

    邢国义尝试着尽可能轻松的对我说。

    “怎么又是死在宾馆里?现在除了自己家都不能在外边住了?”

    邢国义哼了一声,似乎心情不太好,没有聊这个话题的兴趣。

    我翻阅到最后一张,上面是死者本人的相关资料,页面上贴着死者的四寸照,跟刚刚照片里完全不一样,死者是个美女,真的很漂亮,这女人似乎天生带着一股妩媚,眸子里闪烁着撩人的光芒,妖艳不可方物,这种高调的美艳,看一眼就会被其吸引。男女关系也一定很混乱,情杀也就可以理解了。

    邢国义见我眼神发痴,调侃道:“好看是吧?”

    我点点头。

    邢国义鼻子一哼,不屑的说:“死了之后还不是和所有人一样一滩烂肉。”

    我无言以对。

    “知道的大概情况都在文件里了,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简单看一下这的现场,然后我们就走。”

    我扫了一眼,这楼顶光秃秃的,要有什么痕迹肯定一眼就被瞧见了。在警察之后我能发现新东西的可能性太小。果不其然,在屋顶转了两圈,瞅了瞅楼顶半身高的围墙后,除了灰尘就只见到灰尘,什么也没发现。

    接下来,我和邢国义准在商城里到处走访,打探消息。首先来到的自然是位于顶楼的宾馆。宾馆的招待正百无聊赖的坐在大堂柜台后,那宾馆招待年纪不大,看起来蠢蠢的。愣头愣脑跟没见过警察似的,一有机会就往邢国义那瞟。

    几乎一提到颜馨梅的名字,那招待就打起了精神——他知道这个人。

    从去年开始,大概每半个月或者一个月就会来这里一次,都是天黑之后才出现,鬼鬼祟祟的行踪加上长得就格外引人注目,所以招待记得很清楚。颜馨梅晚上来店中住上一晚,第二天就走,每次都有个男的跟他一起。那男的穿的很洋气,浓密而油腻的头发,总是打很多发蜡,喜欢带墨镜,看起来四十岁不到。

    至于楼顶,也就是凶杀现场,谁去过谁没去过招待也不清楚,大部分时间招待都在看他那无聊的电视剧,加上那位置偏僻,不特意去找都很难发现有上楼顶的楼梯,所以根本没注意过。

    昨天晚上,颜馨梅也是和那个男子一起来的。

    “昨天晚上那女的也来住了,之后没多久警察就来了。”

    听招待说完我点点头,时间地点动机全都能对上,看来有必要找到这名男性,无论如何,无论他是否与案子有关,他都一定知道什么。

    “他们入住没多久警察就来了,然后当晚就把那名女性抬出去了是么?”

    我半自言自语的重复了一遍,刚说完哪知招待却忽然一脸茫然:“抬出去?什么女性?哪个女性”

    我更茫然:“你不说警察来了么?”

    “来了是来了,来了挨个房间看了一眼,简单调查了下就走了啊。失足掉下去的在下面呢,抬什么啊。还女性,那能叫女性吗。”

    恩?

    下面?不是女性?我一皱眉,忽然感到有什么不对,神经如同扳动了某个开关一样,瞬间绷紧起来。

    “颜馨梅不是被掐死的么?怎么是失足?”

    “颜馨梅死了?她死了?”招待是真的很惊讶“哎呀?那个女的昨天也死了啊??那昨天……那就是说……”

    怎么回事?招待看起来有些动摇,从刚才开始对话就在朝奇怪的方向偏离,我心里一激灵,赶快试着理清思路,想了想忙问道:“你刚刚说在下面,就是说有人从楼上掉下去了喽?”

    招待忽然梦醒似得猛抬头:“对对,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从楼顶掉下来,摔得,啧啧……全是血呀,还有跟豆腐似的一坨一坨的东西,弄的满地都是,你是没瞧见……”

    我心里咯噔一下——女人并不是当晚唯一的受害者。

    这到底……奇怪,太奇怪了,几乎同一天连续发生三起三人案?是狂欢型犯罪?不不不,一个人怎么可能在这么短时间里连续作案三起?可如果三起都是单独发生的……世上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么……?

    “那小女孩是你的房客?”我难以抑制紧张的心情问。

    “啊啊,对,跟一个年轻小哥一起,警察来了之后小哥哭的稀里哗啦的,伤心惨了。”

    “还有这回事?”我转向邢国义,我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一档,连我都没想到。

    邢国义沉重的点点头:“发生过,不过跟我们调查的案子没关系,那小女孩在天台上玩不小心失足摔下楼去了,是纯粹的意外死亡,所以没放到卷宗里。”

    “失足案发生后呢?颜馨梅呢,他们两人当时怎么样??”

    “这……我不清楚,真的……一开始我还以为……昨晚警察来是因为那个小女孩失足掉下去的事情,我都不知道、原来还有人…那个女人也…被谋杀了……”招待眉头紧皱,用力的思考片刻又说道“当时警察挨个房问了问话,当时那个时尚男还出来跟警察说话来着,然后也就没再出过其他事了。”

    “还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值得注意的地方?”

    “特别的地方?”

    “奇怪的事,比如让你比较在意的事?”

    思考对于他来说似乎是很费力的事情,这次不仅眉头,还同时抱紧双臂,缩起肩膀和脖子,使劲的回想。

    “啊,对了!”

    招待忽然大声的一叫,情绪很激动,看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我也跟着内心为之一振。

    “恩?!”

    “门!通往屋顶的铁门!”

    “恩恩?”

    “是锁着的!”

    “……”

    唉,突然感觉好浪费感情……

    那扇门的确有锁,但门锁锁孔在外侧,在门内侧的人,谁想上到屋顶去都能随便都打开门,那门锁不锁根本没意义。这条信息实在没什么价值。

    接着又问了几个问题,都没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看来招待能提供的信息就只有这些了。

    我们谢过宾馆招待离开后,又花了大把的时间在商场里到处打听消息,可惜一点收获也没有。毕竟死者是外地人,而且行动时间又比较晚,实在很难会有宾馆以外的人目击到死者或是犯人。邢国义提议回到警局调查跟颜馨梅一起来的男性的身份,他的身份证信息已经从宾馆招待那里得到了。名字是李鹏,与死者不同,是溪城本地人。从警方的档案库里找到他的信息,案子就有头目了。

    天色已晚,况且调查工作需要进入警局数据库,邢国义一人就能解决,没有我特意跟进警局的必要。于是我听从他的意思,把今天最后的一点工作留给他,自己先离开了。

    跟邢国义分开后,我慢悠悠的走在回去的路上。我那工作生活一体的小公寓,不大但也算温馨。每当工作结束时,一想到快要回的那小家中,走在熟悉的回家路段时,便由衷的感到放松。

    临近小区附近,抬头就能见到公寓楼时。忽然感到脸上一阵针刺感,那是被人死死盯住的时候,被视线刺痛的痛感。我顺着视线传来的方向看过去,远远的便瞧见一个人身姿挺直的站在我家所在单元的门洞前。

    那人有些瘦,但莫名的有气势。那电线杆般的人也望见了我,看到我之后,更是无所顾忌、肆无忌惮的将目光锁在我身上,与我四目相对——很锐利的,无所畏惧的眼神。一直到我走近,他都毫不避讳的盯着我,感觉都快要被他的眼神割伤了。

    显然,他在等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