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二律背反

2

    “服务员!服务员!”

    胖刑警声音洪亮的大喊。

    服务员随即半跑半走到我们身边,模样怯生生的。

    “为什么314和316的房门现在还关着?!不是说要打开调查么!”

    “啊、嗯,我、我刚刚拿到钥匙,这就打开……”

    “真是磨蹭啊,现在的年轻人!你去把314和316房间房客的身份证信息,阿不,整个酒店的都给我打印出来,快去!”

    服务员挠挠头“这个……那个……”

    “这个那个什么,快去啊!”

    “不是,那个,316没人住啊……”

    胖刑警一听,突然啪的一声拍响大腿直笑。服务员不知道做错了什么,满脸慌张,还当是刑警怒极而笑,吓得动也不敢动,直挺挺的站着。

    “老邢,得了!结案了!凶手肯定就是314的房客没跑了!”

    说着大摇大摆地走到314房前,眼看要敲门时。邢国义先一步问道:“南哥,这位跟你来的女士是?”

    南刑警恍然才想起来有人跟着一路来似得回过头:“啊,她啊,这是出版社来的记者,名叫安登。”

    “这么快?记者怎么会这么快获得消息,现在离发现事件才不过两个小时。”

    南刑警脸一红,碎步快速走到邢国义跟前,小声耳语道:“其实那个杂志社的主编跟我有点交情,我欠他点人情债……今天刚好有机会所以……”

    邢国义点头示意不用再说了,眼神转向安登。安登意识到两人在说自己,带着热情的笑容走上去,伸出手:“你好,我是纷杂世界杂志的记者安登。”

    但是邢国义并没有握安登的手,而是继续盯着她瞧了两秒,安登稍显尴尬的缩回手臂,我不禁心想,这人还真喜欢这么干。这时邢国义才道:“这样,可以允许你进行采访,但你必须跟我一起,不许随意行动,有什么问题要问都必须在我面前问,可以接受么?”

    “这——”安登被弄得很紧张,大眼瞳快速左右的转动了两下“行、可以……就这样吧……”

    似乎是想驱散这不快的气氛,南刑警忙跑到314房门前,一边敲一边吼“出来,快出来,警察!”

    若是平时,我肯定会已经忍不住手扶额头心念嘲骂此人的浮躁粗浅了,然而此刻面对这胖警察的丑态,我眼睛向着他,注意力却全在刚刚尾随胖刑警而来的安登身上,忍不住用余光看安登。

    我说不出来,这是一种奇怪的感情。明明是初次见面,这名记者却不知为何让我额外的感到安心和舒畅。那是一种许久没有体验过的,内心深处坦荡空明的感觉。

    很难想象这感觉来自一名素不相识的女性。

    这时旁边一个三十岁上下一身红衣的女人略带尴尬的走过来。

    “开门啊!”胖刑警敲得整个楼道里都是邦邦的声音,还回头对着邢国义说“这屋子里的家伙怎么也这么慢!钥匙还没拿来么!”

    邢国义不知是习惯了胖子的行动作风还是单纯的不在意,只是静静得等着。而那少妇脸上欲言又止的样子

    “喂!开门!你倒是开门呐!再不开门我就撞进去了!”

    忽然安登轻轻嗤嗤而笑,咯咯两声笑如铃荡。我豁然回过神,再看少妇的模样,蓦地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猜到了情况,但多少怀着看笑话的心情,再加上不想失去安登的笑容,也没说破,观望着。

    忙赶回来的服务员隔着老远就着急的叫道:“使不得,使不得呀!这要是撞坏了……”

    “怎么使不得?他这是拒捕你知道么,拒捕!分明就是不把警察放在眼里!”

    待服务员气喘吁吁的跑到眼前,南刑警已然气焰凌人的说道。

    少妇:“那个,我说……”

    胖刑警说的上头时,还回头像征求支持似的环视站在后面的我们。我不觉抱着双臂,笑吟吟的看着,他回过头发现了,大是火光。“小子,你笑什么,没看过警察办案呐?”

    我不想得罪人,忙说“没没,我不过是想里面的人一定怕死了。对,一定怕死了。”

    “那当然,他能不怕么?在里面肯定吓破胆了!哼哼。”

    安登又是扑哧一笑。但声音不大,没有引起大家注意。

    这时,少妇终于忍不住了:“那个……找我有事么……?”

    “找你?我找你干什么?”

    胖刑警看看314房门,又看看少妇,突然明白了。

    我第一次发现忍笑原来这么痛苦。胖刑警立刻意识到自己干了蠢事,脸一红,语速更快了:“你……你被捕了!有什么好说的么!没有吧,没有就赶快跟我们回警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一边的邢国义实在看不下去了,叹口气:“南哥,你太心急了,我们还什么都没问呢。”

    南刑警脸上又红了一层:“这个……回去再问也不迟嘛……”

    邢国义:“我们又不是土匪,怎么能随便抓人。这里交给我,你先去忙吧。”

    邢国义两句话给了胖刑警台阶下台。南刑警本想在我这个‘外人’面前展示下刑警威严,哪知道成了耍猴,早就尴尬的浑身不自在,一看有机会便逃也似的走掉了。

    临走远,嘴里不忘说着“啊,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这个……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先走了!”

    姓南的刑警一回到平头所在人群内,就开始冲着几人吼:“你们几个,就不能有点效率!快点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真可怜他的下属,我心想。

    因为南刑警而弄得颇感尴尬的邢国义,想要赶快挥散这种气氛,忙向红衣女子问道:“昨晚住在314的人就是你么?”

    少妇:“没错,有什么事么……?”

    “只有你一个人住在这间房间?”

    “对,就我自己。”

    邢国义正色几分,严肃的问道:“昨天晚上到今天早晨这段时间你都在做什么?”

    “睡觉喽。”少妇颇感不解,随即明白了情况,提高声调道:“你们不会是在怀疑我把?”

    “这要看你的回答了。”

    少妇一改开始时漫不经心的神态道“肯定不是我啊,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人!”

    “你只管回答我的问题,其他的事由我来判断。”

    少妇不安的频频眨眼,明白过来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好吧……”

    “这段时间你就只是在睡觉么?你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的?”

    “从晚上十点到七点左右在睡觉,睡醒之后我就出去逛街,刚刚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出了事。不过的确是自己一个人没错……但这个真的不关我事啊!”

    “都说了这个由我们决定,你只管好好回答问题就是了”

    “哦……”

    一旁传来沙沙声,抬头看过去,安登已经拿出本子开始处理她的本职工作,做起笔记来。

    “把你身份证拿出来我看下。”

    少妇花费几分钟才从塞得满满的包里找出身份证。这少妇的名字叫燕宁,二十九岁,正在回家的途中,昨日来酒店休息,今天过后还要赶车。

    “早上又听到过类似玻璃碎掉的声音么?”

    “没有……”

    了解过这些后,邢国义点点头,接着忽然话锋一转“你着急走么?”

    “当然啊我一年才能回一次家,家里人都等着我呢。”

    “对不住了燕宁女士,你得在这多留几天了,我们需要你协助调查。一会还请跟我们回一趟警局。”

    燕宁哪里同意,不住求情但被一一回绝。最后沮丧的走到角落,眼泪盈眶的给家里去电话。

    潦草的做些笔录,服务生把南刑警要求的东西都交给了邢国义,邢国义领头,我们三人进到燕宁的房间里。似乎是厌倦了跟在邢国义身后,安登开始到处打听情报,邢国义警惕的跟了上去,不少时候安登问点什么,他一句现在还不能轻易下结论,被安登问的人也一领会便闭嘴了,弄得安登很是郁闷。

    我则独自搜索房间。然而这个搜索连十分钟也没有用上便结束了,搜查结果也十足的令人气馁——燕宁的房间就与凶杀现场同样,都是宾馆毫无差别的标配客房,千篇一律的布局,一模一样的家具摆放。房间里除了燕宁的行李箱外,全都是相同的,完全没发现有价值的东西,而行李箱里也不过是各种衣物罢了。

    在屋子里转上一圈后,我想到既然凶手是从窗户移动的,窗户还是要留心调查下。于是我走至窗边,眼前的状况让我不禁扬了扬眉毛——不管窗户锁扣还是窗护栏上都落着不少灰尘,灰尘平均规整,是长时间的累积后才会形成的。要是有人打开过窗户或从这里出入过,绝对会破坏到这些尘埃。

    这样的话,就表明没有人从314的窗户移动过,那最可疑的就是316房间了,有必要去316那个没人居住的房间看看。

    思念至此我转身打算去316,走出房间前,仿佛有什么不可抗拒力似得驱使我不自觉留意了下安登,这是一种想要搭讪却没有勇气的感觉。可爱的记者正在对燕宁提问,可能是被邢国义搞得自觉没趣了,问的都是些是哪里人、为何在这里留宿这类与破案无关痛痒的问题。不时能听到燕宁委屈抽噎的刺溜声。

    出了门,发现316的房门已经打开,小刘和南刑警已经在里面翻来翻去。真不知道他们对于现场的破坏和能调查出来的线索哪面要大些。

    我直奔316的窗户走去,然而还未走到近处,我的心里却又一次地沉了下来。316房间的窗户,是死死锁上的。

    酒店的房间在客人用完之后,都会打扫整理,窗户也会锁好。这两天没有人住过的316房间,自然不会打开窗户。没人能自由进出的门窗都锁死的房间,会跟案件有关系的可能性实在太小。

    依旧是什么也没发现,我快步走出房间,发现第一发现者服务员焦虑的在屋外等待着。找到他,我用自己也没有想到的迫切语气问道:“315房间正上或者正下方的住户还在这栋楼里么?”

    “诶?”

    “四楼和二楼的15号房间,住的人是谁?”我换了个方式,又迅速的问道。

    “你等下,我查查看。”

    看到我如火燎身的样子,服务员也不再拖沓,小跑着在前面领路。三步并两步,快步行至一楼柜台。跟柜员说明情况后,打开了电脑上的房客记录。找到415和215的房间。

    记录展现在三人面前,服务员不知行动的目的为何,转头看向我等待着我的反应。他并没有发现我已经楞在了那里——两间房的信息上,住房者栏目框中无一例外都是空白。

    没有人从314进入过现场,316是死路,上下的屋子也是清一色的空房。那犯人到底是怎么又是从何处进入现场杀人的?杀人之后又是如何离开的?

    事情恐怕比我原本想象的要复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