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好事多了也犯愁

    自古就有单枪匹马挑飞一个山寨的故事,故事不知是真是假,只不过楚峰却并不相信,不说别的,一个万箭齐发同射一人,就算是武极高超,一个不小心也就命丧当场。

    打脸的事情往往都是发生在那些自以为是的人身上,这一次楚峰就险些被典韦打脸。

    从活捉的那名山贼那里得到了山寨的位置后,众人便去了那里,还没等楚峰开口叫话典韦就提起双戟杀了过去。

    场面并没有楚峰想象中那万箭齐发的场面,只有一个个不怕死的山贼挥舞着兵刃。

    楚峰虽然不怕典韦有失,但终归站在远处不好。

    “悟空,将这家伙帮在树上,我去帮典韦!”

    有了楚峰的加入场面虽有不同,但是本质上没有区别,用虎入羊群来形容二人却并不贴切。

    两人带头冲锋,裴元绍几人随后也杀了过来,山寨的寨主也终于被惊动了出来,提着大刀就要开干。

    “尔等何人,竟敢来某山寨闹事!”

    典韦不答,一戟朝他砍去。

    duang的一声巨响,那寨主只感觉手中发麻,险些丢了兵器,而楚峰的声音也再次传了过来。

    “要活的!”

    “哼!”

    典韦冷哼一声,再次收了杀招,朝那寨主的兵器砍去。

    其他山贼见典韦如此勇猛,他们的寨主都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心中胆寒不已,开始出现了逃亡。

    对于逃走的山贼不予理会,留下的也畏畏缩缩不敢上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寨主被挑飞了兵器,被典韦像提小鸡一样提了起来。

    典韦将那寨主扔在了楚峰的眼前,众山贼只是将其围住,却没有一个敢上前的。

    “将我们寨主放了!”

    “放了我们寨主,让你们平安离去。”

    楚峰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好像他们说的跟被打的是楚峰一行人一样。

    看着趴在地上的寨主,楚峰说道“赶这行多久了?”

    那寨主愤恨的看着楚峰,冷哼一声说道“某与尔等素不相识,更无仇怨,为何要灭我寨门?”

    “嘿,脾气还挺大。”楚峰被那寨主气笑了,一巴掌拍到了他的脑袋上说道“你小弟要抢我兄弟的马匹,你说有没有仇?老实回答饶你不死。”

    那寨主也没想到自家兄弟出去劫道既然劫来了个煞星,心中默默将那人祖先问候了数遍心有不甘的说道“某认栽,只求给某一个痛快!莫要将我送到那些狗官那里。”

    “还是个硬汉子。”楚峰嘿嘿一笑,典韦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

    “这么跟你说吧,我们是同行,都是劫道的,有没有兴趣跟我混?”

    那寨主闻言又是一愣,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问你话呢!”

    裴元绍看不过眼,上去就一巴掌拍在了后脑上。

    那寨主一呲牙吸了口凉气,心中暗暗思量。

    ‘这魁梧的大汉武艺非凡,空世人难有所及,就连其手下都有如此力道,其势力定当非凡,倒不如合二为一,壮大实力,眼前这年轻的汉子应是军师之流,这么算来,二当家的位置倒也有几许可能,实力却是不同。’

    “某李山愿跟随寨主。”

    李山一咬牙,朝典韦拜去。

    楚峰一行人都看傻了眼,这家伙傻吗?没看到一直都是楚峰在问话吗?

    李山这一拜把典韦闹得不好意思了,忍不住挠了挠头说道“那个,寨主在你身后。”

    李山瞪大了眼睛,转头看了看楚峰,一脸惊讶的问向典韦“他?寨主?乳臭未干的小子?”

    “啪!”

    清脆的巴掌与李山后脑勺亲密接触,带有莫大关怀的脚印烙在了李山的屁股上。

    李山最终还是臣服于楚峰的淫威,开始还有所不服,但楚峰却提出了单挑,如果打赢了楚峰寨主就让给他做。

    结果显而易见,能跟典韦打的旗鼓相当的楚峰将李山揍得哭天喊地、嚎啕大哭,李山不由对楚峰高看了一眼,幻想着美好的未来。

    ‘大当家的势力很大吧!最起码得有我这山寨的一倍,人数怎么着也得过五百人!若不然定不能有两位这样勇猛的人物。’

    ‘山寨不知在何处,其规模定当宏伟,想来就算官兵来了也不怕了。’

    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了。

    没有逃窜的也只有五十几号人,愿意跟着走的也就三十来个,带着愿意走的跟着楚峰一路回到山寨中,李山和他的小伙伴呢都惊呆了。

    “大大当家,这是山寨?”

    楚峰拍了拍他的肩膀眺望远方“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小伙,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只看表面是可怕的,放心,饿不着你。”

    也不愿李山会结巴,眼前的景象跟想象中的差距实在是太大。

    面积的确够大,但那篱笆是怎么会事?房子也是草房,一把火就能给点着,官兵来了可以说一点防御力都没有。

    这也就罢了,人手足够了自己盖就是了,但人呢?人是够多了,但那老头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有孩子?

    其实楚峰也惊呆了,走的时候山寨只有二十几号人,这回来却多了这么多,而且都是陌生的面孔,更不用还有头发都有些发白的还在里面。

    劝解李山是一回事,自己心里的疑问那也是必须有的,赶忙吩咐裴元绍做好安排,楚峰急匆匆的就去找朱刚了。

    “八戒!你给我过来!”

    朱刚早就盼着楚峰归来,讨喜的走到楚峰面前说道“大当家的回来了,你看,咱们山寨现在有人了!”

    楚峰黑着脸,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

    “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刚意识到了楚峰的表情不对,脸色也变了变,小心翼翼的诉说了经过。

    “之前与刘志一同被我等所劫的那些人,前些日子悄悄找过刘志打听了一下情况,得知来咱们这有吃有喝便呼朋唤友的前来投靠,那些老人和孩子都是其家属。”

    楚峰一拍额头,脑袋大了好几圈,人多是好事,但也要分时候,原本山寨的草房就那么些,现在多了这么多人,李山带来的人都没处安排,住处好说,先挤一挤,这些日子不干别的,先把房子盖起来,但粮食却成了问题。

    刚打劫来的钱是不少,但是却不能直接变成粮食,如果大规模的购粮,那一定会引起官府的注意。

    “物极必反,好事多了也难受!”

    现在的楚峰是欲哭无泪,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