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劝留

    楚峰从沙府带回来的酒自然是要给典韦喝的。

    从沙三的反应可以看出,虽然东汉末并非没有蒸馏酒,但却也是异常的珍贵,寻常人家怕是难以尝到,拿这酒给典韦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而且楚峰的手里有改良的技术,只不过因为时间紧迫才能如此,到时候有条件了,再将这酒弄出来,许多时间都会好办的多,好酒的人实在是不少。

    回到山寨的时候天色已黑,山寨之中漆黑一片,唯有一角徐徐升烟,隐约之间亮起一丝的火光。

    山寨里的这些人都没有当山贼的经验,而且总共就打劫过两次还都以失败告终,自然不会有官府注意到这里,他们也就松散的很,没有一丝防范的意识。

    看到这样的一番场景,楚峰才意识到他根本就没把自己当山贼看。

    “大当家的回来了!快来,刚烤好的肉,尝尝某的手艺!”

    楚峰原本心中沉闷,听到裴元绍的话嘴角立即抽动了一下。

    刚开始时的伙食就是裴元绍做的,那味道虽说并非绝品,但楚峰却是印象深刻,这时候听到他说尝尝手艺,楚峰的第一反应就是遭罪啊!

    ‘咕噜。’

    原本楚峰想要拒绝,但肚子却不争气的抗议了,他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吃东西。

    硬着头皮接过烤肉,认真的看了一眼,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的卖相既然不错。

    一口咬下,娇嫩的肉汁沾满了嘴唇,盐巴的味道掩盖了原本的腥味。

    楚峰惊讶的看着裴元绍,而裴元绍则是一脸的贼笑。

    “嘿嘿,味道如何?”

    “不错。”

    楚峰点了点头,随之想明白了什么,转头看向了典韦。

    “不是某。”

    典韦的语气很随意,只不过他那飘忽的眼神出卖了他。

    ‘靠!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楚峰心中暗道,一脸我懂得的朝典韦点了点头。

    “你看,某就说吧,大当家的肯定不会认为是某烤的!”

    裴元绍的举动吓了楚峰一跳,一头雾水的看了看众人,发现众人表情不一,有叹息,有兴奋,还有幸灾乐祸者。

    这一下楚峰哪还能不明白啊,这是拿自己开赌了。

    瞪了裴元绍一眼,楚峰从容的将那一小罐的酒抛给典韦,然后说道“回来的时候我发现咱们山寨太过松散,一点山贼的样子都没有,从明日便开始训练,免得有生意来了都没得做。”

    “嗯,这注意不错。”

    裴元绍一拍胸脯,仿佛主意是他出的一般,一点也没意识到楚峰嘴角的笑意。

    裴元绍没注意,不代表别人也没注意,朱刚见了楚峰的表情,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好酒!”

    众人的心思都放在了楚峰所说的训练上,典韦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众人一跳,原本他的声音就大,这突然发声,实在是让人有些吃不消。

    “天呐,典兄你能不能声音小点,耳膜都快被你震碎了。”

    楚峰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不知典兄年龄几许?”

    典韦对这酒很是满意,正如楚峰所想的那样,东汉末年虽然已经有了蒸馏酒,但是却并未普及,只限于高官贵人能喝到,普通的百姓想要喝上一口那是难上加难。

    没有理会楚峰的询问,典韦眉头一皱问道“这酒为何如此之少?方才见你放在那边一坛,可是此酒?”

    楚峰会意,将那坛酒也拿了过来。

    “呶,给你,不过这酒并非相同,看看合不合口。”

    典韦点了点头,接过了酒坛,裴元绍等人不乐意了,之前那是并不知晓,现在既然有了好酒,那哪有一人独饮的道理。

    “大当家的你不厚道,有如此好酒既然不给兄弟们尝尝。”

    楚峰瞪了他一眼说道“以后有的你喝。”

    典韦没有理会,端起坛子就灌了一口,眼神之中的精光越发的明亮。

    “此酒如何?”

    “甚好!”

    楚峰得意了。

    “此酒乃是我今日所酿,因时间紧迫才至如此,若好生处理,味道更好。”

    “此话当真?”

    “这是自然,不过此酒只有我这有,到了他处却喝不到了。”

    听到这话,典韦的深情黯淡了不少。

    典韦的变化楚峰都看在了眼里,既然典韦如此好酒,那事情就容易了许多。

    “典兄既然本无去处,为何不留在我这。”

    典韦抬起头看了楚峰一眼,随之叹息一声低下了头。

    “典兄,借一步说话。”

    典韦点了点头,跟着楚峰走了出去。

    “典兄的心思我都明白,无非就是不愿落个山贼草寇的名声,其实我并非山贼,此处有欲谋逆的贼人,我在此处只是假借山贼的身份探知消息与之周旋罢了。”

    “你是朝廷的人?”

    典韦瞪大了眼睛,显然从楚峰的身上看不出一丝官家的气质。

    “嘘。”

    楚峰做贼心虚的左右看了下,并没有正面回答典韦的问题。

    “如今世道不平,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生起事端,到时候你我二人联手,领着弟兄们建立功业岂不美哉!”

    典韦沉默了,虽然他为人粗狂豪迈,但却不是傻子,要不然也不会做出乔装打扮才去把李永给杀了。

    楚峰见典韦犹豫,立即趁热打铁的说道“如今你我在这山寨中暗聚势力,饮绝世美酒,食山珍野味,等兵乱四起再借势杀出,封王拜候亦非难事。”

    典韦只是点了点头,却没有答应“容某想想。”

    见此情景,楚峰不再追问,也是点了点头,心中也不免有些失望。

    两人回到原处,酒坛中的酒已经空了,不用问,肯定是裴元绍带的头,把剩下的酒全都喝光了。

    楚峰倒也不会在意,都是自家兄弟,以后说不定还要靠他们拼命,这一点酒又算得了什么。

    典韦也没有不满,他的心思全都在楚峰方才的话上,是去是留一时也拿不定注意,只不过楚峰那故意错误的引导的确有些触动了他的心。

    刚才的话楚峰并没有说谎,只不过把能说的说了出来,不能说的咽了回去,再借助一些肢体语言表现出来,任谁都会以为他真的是朝廷的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