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山寨‘山寨’

    “楚峰,发什么愣啊?赶紧干活!”

    听到叔父的喊话,楚峰不再发愣,拿起手中的锄头开始锄地。

    来到这里已经三年了,但他却依旧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只是知道自己穿越了。

    在前世楚峰是一个古武传承家族中的一个外门弟子,在一次家族中的比试中遭人陷害,突然暴毙而亡,。

    只不过这已经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因为现在的他只能在这个所谓的光和五年跟着叔父耕地。

    经过这三年以来的了解,楚峰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真的穿越了,但历史知识匮乏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来到了哪个年代。

    在田地里忙活完,两人回到了家中,迎来的并不是热腾腾的饭菜,而是婶婶那张嫌弃的嘴脸。

    “没米了,家里没多少口粮了,一个人能吃三个人的数,这日子可怎么过啊,哎。”

    在这三年里楚峰早就开始了练习武艺,再加上在田里耕种,消耗的体力是巨大的,饭量自然也就大了起来。

    楚峰在这里自幼父母双亡,被叔父收养,婶婶早就对这个饭量大,还不怎么会干农活的侄儿有意见了。

    “够了!”

    楚峰忍受不住拍案而起说到“我明天就搬走。”

    说完,拿了一个干饼就回了房间,也不理会在那里吵嚷的婶婶。

    对于叔父一家人对自己的态度,楚峰心知肚明,直到如今,他才下定决心,离开这个地方。

    次日,楚峰带着几身衣服,便向叔父辞行,他从叔父的眼神中并没有看到不舍,反而是有些心喜,这让他对这里彻底的失望了。

    走出村头一段路,他看着远处的天空,楚峰的心里很是迷茫,只是想着去最近的县城寻求一份生计。

    “打劫!”

    一声爆喝传来,把楚峰从思考中唤醒,放眼望去,只有一个手持砍刀的大汉站在那里。

    无奈的摇了摇头,楚风鄙视的看着那汉子说到“你这也太不专业了吧,就你一个人,离得那么老远就跳出来,这不是摆明要把人吓跑嘛!”

    兴许是在叔父家憋屈的太久,这刚一出来,说出的话都带着浓浓的现代主义气息。

    听了这话,那汉子恼羞成怒,端起砍刀指着楚峰骂道“小崽子胆子不小,爷爷只求财,识相的把钱财交出来饶汝性命。”

    再次摇了摇头,楚风把包袱扔在了地上,朝那汉子勾了勾手。

    那汉子先是被楚风的举动吓了一跳,随后便是更加的愤怒,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挥舞着砍刀就冲了过来。

    虽说前世楚风只是个外门弟子,那也只不过是因为是外姓。如果按实力来的话,他绝对是年轻一代中的第一人。

    现在的这具身体虽然并不算如意,但底子还算不错,所以这也使得他武技进步速度飞快,已经恢复了六层的水准。

    对面的汉子虽然握着刀,但楚峰却并不慌乱,身体微微一侧,躲过了攻击,右手将拿砍刀的手抓,左手快速伸出,打在了汉子的小腹上。

    “哎呦!”

    汉子吃痛,握刀的手却没有松开,而是顺势踢出了一脚。

    这一脚虎虎生风,力度肯定是轻不了的,楚峰不愿硬抗,右手松开,飞快的退了回去。

    “有点能耐,还真是看走了眼。”

    话音未落,那汉子便又冲了上来。

    他的实力固然不差,可却是选错可人,若换成普通人,就单凭这一股子狠劲对付十个庄家汉子是绰绰有余的。

    刀锋落下,与楚峰只有一掌之隔,还没等汉子变招,就又挨了一脚。

    “怎么还来,你白痴吗?明明打不过还上!”

    听了楚峰的话,那汉子的脸涨的通红,随后又显得落寞,一抱拳说到“今日某是栽了,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楚峰一翻白眼,鄙视的瞅着汉子“懂不懂礼貌?问别人名字前不需要自报姓名吗?哦,也对,你是山贼嘛,滋滋滋。”

    嫌弃的摇了摇头,他的这副表情让那汉子嘴角也忍不住抽动了一下。

    “某乃裴元绍,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这才对嘛,楚峰。”

    “原来是楚兄弟,楚兄弟哪里人,听口音…这个,算了。兄弟武艺如此高超,我愿奉为寨主,不知意下如何。”

    楚峰还是忍不住翻白眼,这家伙也太自来熟了,刚刚打劫了自己,打不过就开始称兄道弟了,还邀请他一同落草为寇,真是让人诧异。

    ‘不过……’猛然间楚峰心思一动。

    自己漫无目的的赶路本来就不太靠谱,而这个念头虽然还不知道是哪个朝代,但动不动就传来哪里又打仗了,肯定不是安稳的时候,倒还真不如落草为寇,说不定哪天机会来了,带着一帮兄弟混一份功绩。

    “好。”

    “兄弟先不要忙着拒绝,如今…”裴元绍话说到一半,猛然反应了过来“你,你答应了?”

    楚峰耸了耸肩,双手一摊反问道“要不然嘞?”

    很显然,这个回答又让裴元绍有些不知所措,他兴奋的搓了搓手说到“好,好,好,那兄弟跟我一起走啊。”

    说完,上前抓住楚峰的手就要走。

    “哎哎哎,等等,我的包袱!”

    没有多远,两人就来到了目的地。

    楚峰黑着脸,嘴角忍不住的抽搐,而裴元绍则是挠着头,显得很是不好意思。

    “那个,楚兄弟,地方是小了点,可地势好啊!来日方长嘛,咱们慢慢的改建壮大。”

    楚峰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再次抽动。

    “咳咳,那个人也少了点,来日方长,来日方长,人少不了的,钱也是有的,谁让咱这地势好呢,易守难攻,位置绝佳!”

    “呼。”深深地吸了口气,楚峰转过头,淡定的说到“嗯,地势很好,的确很适合设寨。”

    “嘿嘿,那是那是。”

    裴元绍一脸的赔笑。

    “只不过我有一些疑问,可以帮我解释一下吗?”

    “楚兄弟但讲无妨。”裴元绍拍了拍胸脯,仿佛是有了底气。

    “那个,前面的那个草屋是怎么回事?对对对,就那个,还有个小栅栏。”

    “还有,你说的人呢?那条黑狗是怎么回事?这就是传说中的山贼?”

    “地段是挺好的,山清水秀的,适合发展房地产,绿化都不用做,绝对好卖,可尼玛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你打劫谁去?”

    “房地产是什么?不要在乎这些细节,你告诉我这都是些什么?”

    最后的几句话楚峰几乎是喊出来的,没办法,任谁都接受不了眼前的这个事实。

    说好的落草为寇呢?说好的山寨呢?说好的小弟呢?

    闹了半天原来就他们两个人一条狗,连个像样的住处都没有,此时此刻犹如有千万只羊驼在眼前的景色中奔腾。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