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短的云家人

    “是。”

    当黑衣男子离开之后,独孤明靠在龙椅上,疲惫的捏了捏眼角。

    “德明啊,你说,难道真如圆智大师所说,云家的那小丫头是影儿的命定之人?”

    站在一旁的公公德明想了一下道:“这,是与不是也只有试一试了。。”

    独孤明没有说话,德明也恭敬的站在一旁。

    “你说,要是朕把云家的小丫头赐给影儿,他会不会答应。”

    “陛下说的话,影王殿下一定会答应的。”德明恭敬的说。

    “唉。”独孤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只怕影儿心里是怪朕的。”

    “陛下心里有影王殿下,殿下不会不知道的。”

    “……”

    “朕担心朕这边刚下旨,那边云志安那家伙就带着他的几个儿子打上来了。”

    德明笑了笑:“丞相大人不会这么不明事理的,能够跟陛下做亲家,是多少人做梦都想的事。”

    “哼。”独孤明冷冷的哼了一声。

    拿了一道圣旨,又拿起一支毛笔,想了想在圣旨上写了一段话,然后收好递给德明:“等下退朝了你就带着这道圣旨去云家。”

    德明一听,顿时满脸的为难:“陛下,老奴今年已经五十有八了。”

    独孤明冷哼了一声:“我只是让你去宣读一下圣旨而已。”

    “老奴害怕丞相大人听完之后把老奴打残了。”

    “你刚刚不是还说云志安那个家伙明事理的吗?”

    “……”

    德明心里一阵郁闷,他那只是安慰陛下的好不好,他现在可以把刚刚说的话收回吗?

    看着德明那一脸像吃了大便的模样,独孤明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来人,更衣。”

    …………

    金銮殿外。

    因为皇上还没有来的原因,各位大臣都和各自相熟的人聚在一起说说话。

    “大哥。”云志安正在和别人说话,他的二弟云志杰就过来了。

    正在和云志安说话的大臣见此对着云志安和云志杰行了个礼就离开了,云志安和云志杰也回了个礼。

    “大哥,我听说兮儿醒了,是真的吗?”云志杰问道。

    “自然是真的。”

    一想到早上自己刚起来,小斯就进来禀告这个好消息,云志安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那真是太好了。”

    云志杰高兴的说。

    对于云子兮这个侄女,云志杰是打心眼里喜欢的。

    “对了,昨天回去的时候,弟妹没有说什么吧。”

    看着云志杰的脸上也有一块青色,云志安不好意思的说。

    “没有,大哥放心吧,梦萍不是那么不懂事的人。”

    云志杰说。

    “那就好,我还担心弟妹要过来找我拼命呢。”

    云志安打趣道,两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怎么了,看你那一件难看的模样,是不是昨天回去的时候大伯又训斥你了。”

    不远处,云晟看着云峥那不好看的脸色上前关心的问道。

    云峥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云晟好奇的问道。

    “慕慕昨天在学堂被别人欺负了。”云峥语气沉沉的说。

    “什么?”云晟一听顿时也来气了:“哪个不要命的敢欺负我们云家人,嫌命长了吗?”

    那表情,那语气,活脱脱的一个土匪样,不得不说,这遗传基因太强大了。

    云峥一脸阴鸷的看着对面,云晟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正谈笑风生的杨家人。

    “是杨家的几个小崽子?”云晟皱着眉头问。

    云峥点了点头。

    昨天他和媳妇回去就看到慕慕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肉嘟嘟的小脸上也有着几道伤痕,慕心娥心疼的问怎么弄的。

    慕慕云淡风轻的说是摔的,夫妻俩明显的不相信,不论他们俩怎么逼问,慕慕就是不说,没办法,他们只得趁慕慕睡着了去询问慕慕的学童。

    小学童虽然得了小主人的吩咐不能告诉小主人的爹爹和娘亲,但是架不住小主人爹爹和娘亲的威逼利诱,哭着告诉了他们。

    原来慕慕是被杨家的几个小崽子欺负了,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杨家的几个小崽子仗着人多在学堂里横行霸道,经常欺负那些官位不高的人家的小少爷,这次因为云子兮的关系居然合起伙来欺负慕慕,一开始只是让别人不准和慕慕说话,孤立他,现在居然还敢打慕慕,d,真当他云家人是死的啊。

    “大伯知道了吗?”云晟问道。

    云峥摇了摇头。

    要是让他父亲知道了,那他还不得在金銮殿外就和杨家人打起来了。

    要知道,他们云家的小辈只有慕慕一个,二叔家也有一个,但是才几个月大而已,小叔家的子嗣是挺多的,但是距离太远了。

    “那慕慕今天去学堂了吗?”

    “没有,我让小斯去给他告假了,正好兮儿也醒了,让他去陪陪兮儿。”云峥说。

    “这有点不好办呀。”云晟有些为难的说:“对方是孩子,我们也不好亲自出马啊。”

    云峥冷笑着说:“你以为心娥是吃素的?”

    云晟一听立刻就不说话了,对于慕心娥这个弟妹他还是有些敬畏的,至于原因嘛,哈,哈哈,还是不要说了吧,反正他是绝对不会承认之前被慕心娥追着满学堂跑的。

    “但是,心娥的话也不方便亲自出手吧,对方毕竟是几个孩子。”

    对,因为是杨家的几个小崽子,他们要是亲自去收拾的话,那他们两家肯定要被天下人戳脊梁骨的,但是不亲自去收拾又放不下心里的那口气。

    云峥显然也是刚刚才想到了这一点,脸色又阴鸷了几分。

    对面的正在和别人谈笑的杨震不经意的一撇,撇到了云峥那满脸阴鸷的模样,忍不住的朝他挑衅的一笑。

    昨天他们居然让他和父亲在金銮殿上丢了那么大的脸,晚上回去的时候,儿子突然告诉自己他在学堂里把云家的那小崽子收拾了一顿,他一听顿时乐了。

    他没有想到自家的儿子这么会看人脸色,知道现在自家和他云家关系不好,在学堂居然就把云之晨那小崽子打了一顿,还知道威胁他,哈哈哈,真是得他真传啊。

    是的,没错,他杨震小时候也经常干这种事,所以这就是遗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