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

    开什么国际玩笑,自己又不是三岁小孩,不会走路,还要她们扶。

    纹星和纹月只得站在一旁侯着。

    云子兮坐在桌子旁,端起放在桌子上的粥小口的喝了一口,也许是太饿了的原因,感觉还不错,就直接喝光了,然后又吃了几块糕点。

    纹星和纹月看着云子兮这么‘豪迈’的吃相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她家小姐一向都很斯文的,而且吃的也很少,怎么今天的变化那么大,难道是昏迷的时间太长饿着了?

    云子兮不经意的一撇,撇到了纹星和纹月那诧异的目光,便若无其事的放下手中的糕点,拿起放在一旁的手帕,优雅的擦了擦手和嘴,那模样和表情要多高贵有多高贵。

    然而,纹星和纹月更加凌乱了。

    天呐,这还是她家小姐吗,怎么她家小姐这次醒了之后变得这么,嗯,怎么说,变得这么矫情,这么做作,这简直太可怕了。

    “现在几点了?”云子兮趴在桌子上,支着脑袋若无其事的敲着桌子。

    纹星和纹月又凌乱了几分,看吧,连说话和动作都变的这么奇怪。

    纹月想了一下然后问道:“小姐是想问现在什么时辰了是吗。”

    云子兮点了点头。

    纹月看了一下外面的天空说:“回小姐,现在是寅时三刻,小姐困的话还可以再休息几个时辰,老夫人说了,小姐身体不好就不用去请安了。”

    寅时三刻是什么时候,古代貌似一个时辰是现代的两个小时,那么寅时三刻就是……

    云子兮在算着这个,却又听到了纹月接下来的话,惊的她身躯一震,对啊,忘记了,古代貌似要去向长辈请安的吧。

    她还没有吐槽完这个万恶的古代社会,就又听到了纹月最后的话,不用去请安当然好啊。

    于是,她站了起来,想仔细的看一看这个今后属于她的房间,但是刚走一步,纹星和纹月就跟着她走了一步,这种感觉就和在现代去买衣服碰到的那些导购一样的,你走一步,她们很一步,这种感觉真的特别烦人。

    云子兮转过身看着纹星和纹月淡淡的说:“你们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纹星担心云子兮的身体,刚想说话,纹月就拉住了她,然后恭敬的对云子兮说:“那奴婢和纹星就先出去了,小姐有什么事叫一声就好了,奴婢和纹星就在门口侯着。”

    其实云子兮是想让她们去休息的,但是看到纹月脸上的表情以及她的态度,云子兮知道,就算她说了,她们也不会答应的,索性就点了点头,省的浪费口水。

    纹月和纹星对着云子兮行了个礼就出去了。

    “纹月,我怎么感觉小姐这次醒过来这么奇怪呢,明明就是同一个人啊,可是为什么感觉那么陌生呢。”房间的门刚一关上,纹星就皱着眉头说。

    纹月一听就皱着眉头看着纹星严肃的说:“没有什么奇怪的,她是小姐,你别想那么多,也别和别人乱说什么,”

    天呐,小姐的变化连纹星这个神经大条的人都看出来了,那别人岂不是会一眼就看出来,还好认识小姐的人除了他们宰相府的人之外就没有多少人了。

    “我怎么会和别人乱说。”纹星不服气的说:“其实吧我感觉这样的小姐也挺好的。”说完笑了起来。

    “怎么说。”纹月看着纹星略有兴趣的问道。

    “怎么说呢。”纹星想了一下:“之前的小姐吧,虽然整天笑呵呵的,但是就给人一种悲伤,死气沉沉的感觉,而现在的小姐则不一样了,感觉整个人都活力满满的,很阳光。”

    纹月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哎呀。”纹星突然叫了一声,吓了纹月一跳。

    “怎么了。”

    “林御医不是吩咐过我们,说小姐一醒就要去告诉他的吗,还说不能让小姐吃任何东西。”纹星焦急的说。

    相比之下,纹月就显得很淡定了:“你感觉这样的小姐还要去告诉林御医吗?”

    纹月淡淡的撇了她一眼。

    纹星一想起来刚刚云子兮那豪迈的吃相,以及她那做作的动作,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然后摇了摇头。

    “那不就得了。”纹月说完看到了纹星眼下的黑眼圈便说:“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呢。”

    纹星不答应,她们两个人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现在怎么可能要她一个人去休息。

    “你先去吧,等天亮了,你来替我,小姐才刚醒,这里现在还不能离开人。”纹月笑着解释道。

    纹星这才点了点头。

    她知道,纹月这个人虽然性格冷淡了一点,但是心却是及软的。

    纹星转身刚准备走,纹月就叫住了她:“让红柚她们几个去和老夫人,老爷,二夫人还有几位少爷身边的小斯丫头说一声,小姐已经醒了,等老爷二夫人他们醒了就进去禀报吧。”

    红柚就是刚刚送饭的那个丫头。

    纹星点了点头,就先走了。

    剩下纹月一个人站在门口。

    她看了看关上的房门,又看了看纹星的背影,然后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房间里的云子兮见纹星纹月都出去了,瞬间就放松了。

    她继承了原主的记忆,纹星和纹月这两个是从小陪她一起长大的,她和她们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她的那些亲人们都多,她一直担心她们两个人会不会发现什么,不过很明显,她们好像已经发现了。

    云子兮的眉头不自觉皱了一下,然后像是想通了一样,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是啊,被发现了又能怎么样,她总不可能一辈子都模仿着之前的云子兮吧,那她还不得累死。

    想到这里心情也好了很多,她站了起来,披着外衣打量着这个今后属于她的房间。

    天蓝色的帘子将一个里间隔开了,外面各种精致的瓷器,古董有序的摆放在四周,一个拐角处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还有几张白纸,旁边还有一些诗词字画,这里应该就是原主写字画画的地方了,云子兮想。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