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子兮

    云兮刚想开口说话,对面的人就笑了,那一笑,仿佛春日里的阳光,瞬间暖了云兮的心。

    虽然她们两个人长的一样,但是看着对面的云子兮,她还是忍不住的惊艳了一下。

    长长的秀发随意的馆成了一个发髻,用一根碧玉簪子固定,巴掌大的小脸上不施粉黛,身着一袭白色的长裙,衬的整个人就如一个一尘不染的仙女一样。

    虽然她们容貌一样,但她们的性格却毫不相同,原主温柔,而她却是个很多变的人,女汉子,女神经,偶尔也会有温柔的时候,但是很少。

    “你一定是在想这事怎么回事吧。”

    就在云兮仔细比较两人的性格时候,对面的云子兮突然开口了,声音也跟她本人一样,温柔

    。

    云兮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不知道呢。”云子兮皱着眉头说,不过又想到了什么,便又笑了:“不过你能过来真好。”

    云兮吃惊了,她不是应该让她离开她的身体的吗?

    “为什么?”云兮有些意外的看着她。

    “因为你过来了,你就可以代替我活下去,这样祖母,父亲,姨娘,还有哥哥们就不会伤心了呀。”云子兮微笑着回答道。

    “……”

    “我的身体从小就不好。”云子兮看着云兮那意外的模样笑着说:“家里人都很宠着我,事事都依着我,唯独不让我出门,就因为我身体不好,他们担心我在外面会出现什么意外。”

    “对啊,你看,你这第一次出门不就是站着出去的,横着回来的吗。”云兮心直口快的说。

    云子兮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的性格也不如你活泼开朗,所以啊,你过来相信父亲他们会很开心的。”云子兮俏皮的说。

    云兮泯了泯嘴,没有说话。

    看着云兮这个样子,云子兮敛起了微笑平静的说:“我也说过了,我的身体不好,我之前问过林御医了,林御医说我可能活不过今年。”

    云兮吃惊的看着她。

    云子兮笑着继续说:“所以我恳求林御医不要告诉父亲他们,因为我不想他们担心,也不想看到他们眼里那担惊受怕的目光,仿佛我就是个易碎的瓷娃娃一样。”

    她顿了一下继续说:“但是,我没想到你会过来,不过你过来我也就放心了,因为你可以代替我继续活下去了。”

    “可是,我的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也会伤心的。”云兮闷闷的说。

    是啊,她的在现代的爸爸妈妈和哥哥也是会伤心的啊。

    她无缘无故的出来车祸,不知道爸爸妈妈能不能接受这个消息。

    虽然他们常年不在她的身边,但是她知道他们是非常爱她的,他们之所以这么努力赚钱就是为了能给给她更好的生活。

    “对不起。”云子兮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她歉意的看着云兮

    。

    云兮低着头貌似陷入了一个死角,没有发现她面前的云子兮身影已经渐渐模糊了起来,但是云子兮知道呀,她最后急匆匆的说了一句:“答应我,要是皇上为你赐婚,你一定要答应,一定好好好的照顾他,爱他。。。”

    云兮被这一句话吓到了,她猛的抬头却只看到云子兮那模糊不堪的身影,但是她脸上的泪水,她却能清晰的看到。

    “他……”

    云兮刚想问她,他是谁,对面的云子兮的身影就在那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她的泪水却凝成了一个水滴型的玉。

    云兮愣愣的看着那块玉,弯腰刚想去捡,那个玉就变成了一道光径直飞向了她的眉间。

    就在那到光飞进她眉间的一刹那,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一位正在睡觉的美妇人突然睁开了双眼,双眸中充满了激动。

    躺在美妇人身边的美男子也同时睁开了眼睛,眼睛里同样充满着激动与惊喜。

    云兮在这道光飞进她眉间的时候吓的伸手去摸,但是什么都没有,同时,她感觉身体很冷,就像是掉在了一个冰窟里一样,不一会又很热,感觉就像是放在大火里烧一样。

    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真的不好受,云兮难受的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口今着,在她要承受不住的时候,这种感觉终于消失了。

    她疲惫的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粉色床帐。

    她愣愣的看着粉色的床帐,渐渐的也想通了,要是没有重生到云子兮的身上,那她现在又会在哪呢。

    现代应该也回不去了吧,那还不如老实的在这里待着,反正自己已经继承了云子兮的记忆。

    另外还有一群宠着爱着她的亲人,也没什么不好的,所以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呆着吧。

    对了,她想起来了,还有那道光,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眉间,依旧光滑无比。

    过了很长时间,她才感觉自己的身上有些黏呼呼的,并且还很重,她低头看了一下,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四床被子,这是要压死她啊。

    她又看了看外面的天空,还是黑的,也不知道几点了。

    她习惯性的伸手摸了摸枕头边,什么都没有,她突然想起来,她已经穿越了。

    哎,没有手机的日子真不好过啊。

    她脑袋一歪又看到了坐在一旁打瞌睡的纹星以及在一旁尽力撑着的纹月。

    她继承了云子兮的记忆,同样也知道纹星和纹月二人,纹月是她姨娘怕她无聊特意从外面买回来陪她作伴玩耍的,而纹星则是家生子,她娘是厨房的厨娘,爹则是京都外一处庄子里的管事,两个人都是从小陪她一起长大的,感情自然很好。

    她轻轻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可还是惊到了纹月。

    纹月慌张的抬头,却看到云子兮(以后都是这个名字了)略带歉意的笑容,她惊喜的站了起来,刚醒说话,云子兮就伸出了食指放在嘴巴上,示意她先别说话,然后指了指正在打瞌睡的纹星。

    纹月看了看打瞌睡的纹星,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了一下,但还是没有叫醒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