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架?

    有一次云子兮发病,她没忍住直接在云子兮的面前流了眼泪,她到现在都记得云子兮当时说的话。

    “姨娘,别哭,兮儿习惯了,真的,兮儿一点都不难受。”

    要知道当时的云子兮才六岁啊,她宁愿身体不好的是她。

    她不止一次的向上天祈求,让云子兮的身体早日好起来,她宁愿用自己的寿命去换,可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现在听到林御医的话,你让她怎么能不激动,不高兴。

    云峥,慕氏,云翼,云起都一样,从小父亲就告诉他们,小妹的身体不好,让他们多照顾她一点,不要欺负她,而且小妹又很懂事,所以他们不自觉的就疼她,宠着她。

    每次小妹看见他们眼里的担心都会反过来安慰他们,他们一直都想不通,明明他们家小妹这么懂事,为什么老天就是没有给她一副好身体。

    林御医笑着说:“老夫说的自然是真的。”

    “太好了,太好了。”连氏拉着慕氏的手激动的说:“心娥,你听到了吗,兮儿的身体终于要好了。”

    “是,姨娘,媳妇听到了。”慕心娥高兴的说。

    她也很喜欢这个小姑子,她嫁过来的时候,这个小姑子才十岁而已,十岁,还只是个孩童,正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时候,而云子兮却十分懂事,每次看见她都会甜甜的叫她一声嫂子,后来儿子出生的时候,她自己不能过来,便差纹月和纹星过来送了好多东西。

    一时间整个房里都弥漫着激动和喜悦的气息。

    云子兮的奶嬷嬷-白嬷嬷双手合十的念叨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纹星和纹月则高兴的擦了擦眼角。

    太好了,太好了。

    她们和云子兮待着的时间最长,云子兮面对家里人的时候总是微笑着,但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一个人坐在窗户边上落泪。

    纹月还记得两年前的时候云子兮跟她说的话。

    “纹月,其实有的时候我真的想拿根白绫直接把自己吊死,省的父亲和姨娘他们成天担心,但是我又舍不得他们,要是我真的死了,只怕他们会更伤心吧。”

    见他们这样林御医很识趣的带着小徒弟告辞了,走的时候还留下了两瓶膏药,众人这才发现云志安和云峥脸上都带着青色。

    “老爷这是怎么了?”连氏擦着眼角的泪水心疼的问。

    云志安想起了刚刚在大殿上发生的事,激动的心情瞬间无影无踪了,他冷冷的哼了一声“哼,还不是他们杨家的人,老子都没参他们一本,他们到好,居然敢在皇上面前参老子一本,真当老子吃素的?”

    “所以,老爷和杨家的人在御前打起来了?”连氏的嘴角抽了抽。

    云翼和云起闻言不自觉的缩了缩肩膀,企图降低存在感。

    他们应该知道杨万晋老匹夫为什么会在陛下面前参自家父亲一本了。

    肯定是因为昨天他们两个将杨家的小儿子给打了一顿,杨万晋那老匹夫心里气不过,自然而然的就公然的在朝堂上参自家父亲一本了

    云志安嫌恶的说:“自然,自己的女儿都没有管教好,居然还敢说老子管教不严,他有什么脸说。”

    连氏那因为云子兮身体好一点的激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下好了,他们右丞相府在京都又要出名了。

    “峥儿也和他们打起来了?”连氏无语的问道。

    云峥正和他家夫人眉目传情呢,突然被连氏叫住了,刚想说话就被云志安打断了,他瞪着云峥呵斥道:“没用的东西,居然连杨家的杨震那臭小子都打不过,居然还要你二叔家的晟儿帮你,老子要你何用?当初就该把你扔给你大哥好好的练几年。”

    连氏一听脸上的表情又无语了几分:“连小叔家都加入了。”

    天呐,这简直太可怕了。

    云峥点了点头,然后不服气的说:“谁说我打不过他的,我敢保证,杨震现在浑身都是内伤。”

    开玩笑,把他扔给他大哥练几年,那他还有命吗?

    他们家,他最怕的,不应该说阳儿,翼儿他们几个最怕的就是他们的大哥云修了。

    因为他们的大哥成天的板着一张脸,对他们一个笑脸都没有,除了云子兮。

    云志安冷哼一声刚想说话,慕心娥就赶紧说:“爹,姨娘,既然兮儿没什么事儿媳就先回去了,慕慕也快下学了。”

    云志安对慕心娥笑了笑说:“去吧。”他对慕心娥这个儿媳妇还是很满意的,他觉的,他家的老二这一辈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把慕心娥娶了回来。

    慕心娥得了回答就先告退了,云峥见自家夫人走了,也赶紧跟云志安告退,结果回答他的只有一个眼神。

    云峥走的时候心里还在想,明明他才是他老爹的亲生儿子啊,为什么对他跟对她媳妇差别这么大

    见老二云峥走了,云志安看到了缩在一旁的云翼和云起,就把气撒到了云翼和云起的身上:“看看你们二哥,十八岁娶了媳妇,十九岁就生了个儿子,你们呢啊,一个都二十二了,一个都二十了,还成天的给老子惹事,完了还要老子给你们擦屁股,你们当你们老子我很闲哦。”

    虽然这样说,但是他还是不允许别人欺负他们家人。

    记得云翼和云光还在上学的时候,被几个王爷宗室家的后代围在一起说他们是庶子,不配与他们一起上课,还打了他们,结果被云志安知道了直接带人打上门去了。

    云翼和云起恭敬的说:“爹,儿子错了,儿子不敢了。”

    “哼。”云志安冷哼了一声:“我可不相信,你们说说这是第几次了,我看还是帮你们娶个媳妇管管才好。”

    云翼和云起对视了一眼,满心的无奈,同时把求助的目光放到了二夫人连氏的身上。

    连氏收到了他们的目光,直接笑着无视了,其实,她也很想抱孙子的好不好,要知道现在云府的下一辈可只有晨儿一个呢,有点太冷清了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