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祸得福

    二少奶奶慕氏见二夫人这么着急赶紧拉住她的手安抚道:“姨娘,先别着急,我们不要打扰林御医,先让林御医给兮儿把脉。”

    过了好一会,林御医摸了摸花白的胡子点了点头将云兮的手放开了,站在一边的纹月赶紧将云兮的手放进被子里,免得她着凉。

    林御医拿起放在旁边的医药箱,示意连氏慕氏跟他出去。

    然而,当林御医出去之后瞬间就被围住了。

    “林御医,我家小妹她怎么样了?”

    “林御医,我家小妹为什么会又晕倒了?”

    “……”

    看的站在一旁的林御医的小徒弟一愣一愣的,他一直都知道云府的小姐云子兮很受宠,但是没想到这么受宠。

    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问的林御医有点晕,同时他又感叹,这位小姐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真是她的福气啊,要是出去在普通人家,说不定早就被丢弃了。

    林御医笑着打趣道:“你们一起问,我该先回答谁呢。”

    云峥,云翼,云起,三人顿时囧了,瞬间就散开坐在两边不说话了。

    这时候坐在主位上的丞相大人云志安发话了他拍着桌子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三个儿子:“够了,几个人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要是吵到来吵到了兮儿老子扒了你们的皮。”

    云峥,云翼,云起三人立刻眼神对视了一下,瞬间从对方的眼神里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们一定是捡回来的,对,一定是。

    林御医看着坐在主位上的丞相大人,他有些搞不懂,明明丞相大人长的也挺清秀的,整个人看起也来都文文弱弱的,怎么说话的口气和做事的态度怎么和土匪一个样?

    可怜的林御医哪里知道,云子兮的太爷爷,也就是云志安的爷爷以前就是一座山上的土匪头子,即使现在云志安当上了雁阙国的丞相,有些东西还是遗传到了他的身上。

    云志安见林御医一脸奇怪的看着他,他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林御医,我家兮儿她怎么样了?”

    是的,林御医本来是宫中医术最高明的御医,几年前准备告老还乡的时候被云志安抢了回来,当了宰相府的御用大夫。

    整个雁阙国京都的人都知道,宰相府的千金小姐自出生就体弱多病,看了不知道多少个大夫,不管有名气的还是没名气的,基本上都看过了,哪怕别的国家的大夫也都找过了,但都没有见效,还是有一次林御医跟随皇上来云府做客的时候看着那小小的一个人躺在床难受的模样,于心不忍,就帮她看了一下,配了副药,结果,云子兮的身体真的比之前好了一点。

    从此之后,云志安,哦不,不止是他,应该说是整个云府的人都盯上了他。

    这不,林御医这边刚刚准备告老还乡的时候就被云志安他们一家人给抢了过来,对此,林御医的心里一直都是不舒服的。

    你说,人家在宫里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里担惊受怕的过了大半辈子,终于等到老了想回老家去享享清福的时候却被抢了过来当他们家的御用大夫,要是你,你能开心的起来吗?

    一想到这里,林御医就心里不痛快,他把手里的医药箱递给自己的小徒弟,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端着放在桌子上的茶慢慢悠悠的品了起来。

    嗯,这个茶不错。

    见林御医这个样子,一家人都急的不行。

    云志安应该知道林御医这是怎么了,于是他陪笑道:“林御医,我家兮儿这是怎么了?

    林御医还是不理他。

    “林御医,我们家兮儿到底是怎么了,还是。。。”二夫人连氏焦急的问道,一想到万一真的和她脑袋里想的那样,眼泪就不住的往下掉。

    要知道,云子兮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可是却是她从小带到大的,虽然现在她们的关系不如从前了,可是,她待她的心还是和从前一样的。

    “姨娘,别想那么多,先听听林御医怎么说。”慕氏握了握连氏的手安慰道。

    见她们这样,林御医也不好意思拿乔了,对云志安这个老爷们,他可以,但是对连氏这个女人,他却不好意思了,要是穿了出去,他的脸往哪放啊。

    林御医将手里的茶放在了一边,靠在椅子上摸了摸下巴上花白的胡子客气的说:“夫人多虑了,小姐没事,就是小姐本来身子就不好,这次又昏迷了那么长时间,身体亏的厉害,醒的时候又见风了,一下子没受住晕倒了,让小姐好好休息,等下我开些个补药,小姐吃个两三天就会好了。”

    “太好了,太好了,心娥,你听到了吗,兮儿没事了。”连氏高兴的抓着慕氏的手。

    在座的几个人脸上也都有了笑容。

    见他们这样,林御医又说了一件让众人兴奋的事:“还有一件事,小姐这次可能算是因祸得福了。”

    见众人疑惑的看着他,林御医笑着说:“刚刚老夫给小姐把脉的时候,发现小姐脉搏跳动的比之前有力多了,所以老夫才说小姐这次怕是因祸得福啊。”

    众人皆是惊喜的看着他。

    “林御医,你说的是真的吗?”云志安激动的问道,声音中还带着一丝颤抖,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会看到云志安的眼睛里闪烁着点点泪光。

    他那时正因为爱妻去世而伤心难过,并没有对这个女儿有多大的关心,要不是连氏一直悉心照顾着,怕是这个女儿也早早的离他而去了,所以他对这个女儿一直很愧疚,觉的自己的女儿这么多年身体不好都是因为自己,所以他对这个女儿格外的疼爱。

    不只是云志安,连氏也是一样。

    云子兮从小都是她带大的,所以她对云子兮的关爱比对自己的两个亲生儿子都多。

    她还依稀记得云子兮第一次发病的样子,那么小小的一个人儿,连话都不会说,难受的缩在一起,连哭的声音都跟个猫似的,她的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她难过的流泪,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