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唤未央,乃铜雀宫少宫主。

    江湖上,红衣女,唤的便是我。

    又,或者唤我,嗜血魔女。

    我从未杀过人,只因铜雀宫被江湖人称作邪门邪派,便便就落了这名头。

    如同他,从未学过武,不过生来嘴皮子利索,外加懂些奇门遁甲之术,便就上了江湖高手榜。

    而这所谓的高手,却打不过七个盗匪。

    “女侠,救命啊!”

    女侠?我一愣,江湖上从未有人如此叫过我,便就有些好奇,停了下来,站在树干上,瞧下看去。却见他油头粉面的,颇有一种花花公子的模样,此刻倒是一脸殷勤的瞧着我。

    我向来怕麻烦,谁生谁死自有定数,自也就看了他一眼,便就准备离去。

    他瞧我要走,急急的就叫了起来:“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女侠,你不能如此见死不救啊!瞧你生的花容月貌的,那心肯定也是菩萨心肠。俗话说得好,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你不能这么残忍的把我给杀了啊!”

    我杀他?我有些哭笑不得,这人胡诌的本事倒是不错。

    他见我还是不为所动,却是看向那些盗匪,挺起胸膛道:“你们瞧见没有,树上站着的红衣女子,可是我娘子。如果你们敢对我下手,小心她把你们全给杀了。”

    娘子,这下倒好了,我莫名又嫁人了,他以为这帮盗匪眼睛是瞎的吗?如此一想,我便也不打算走了,留下看戏也不错。

    “你说她是你娘子?你这个小白脸,说话也不害臊,倒是你这般模样,哥们几个也不打算杀你,回头让哥们几个爽爽,哥们几个还不知道男的尝起来是个什么滋味。”说罢,一阵哄笑。

    他听了也不怒,却是转头看着我:“娘子,你相公被人这么说,你确定你还看得过去。”

    “恩,看的过去。”我点了点头,眼下对他我还真觉得好玩,也不介意他硬塞给我的名头。

    “娘子。”他委屈的看着我:“相公我不过一日未归,你便如此待我,倘若我多日未回,你可是要改嫁不成?”

    “改嫁倒不至于,再多纳一个如你这般的小白脸就好。”我笑着答道,瞧着他一脸菜色,更觉好玩。

    “娘子,为夫知错了,还望娘子搭救,回头,定负荆请罪,随娘子处罚。”

    我瞧他一脸故作真诚的模样,想了下,便就点了点头:“负荆请罪就算了,以后记得早归便是。”

    说罢,纵身一跃,用剑背将那些盗匪给赶跑了。

    “没想到娘子还真是菩萨心肠啊!”

    “你倒是占便宜占上瘾了。”我撇了他一眼。

    “自然,有这么个会武功又生的俊俏的娘子,又怎么舍得不占。”他故作沉思道。

    我瞧了他一眼,救他本就只是一时兴起,便就想走,没想到他倒是一副自来熟的凑了上来。

    “既然你已是我娘子,做相公的怎么能不呆在娘子身旁。”

    “盗匪已走,你若再占我便宜,当心我将你卖到面首馆去。”

    “娘子不舍,为夫知道。”

    ……

    后来后来

    他说,他叫柳言胥。

    名字很好,却和他这人不相符合。

    我说,我叫未央。

    他说,陌上未央,始之未已,弱水一瓢,白首偕老。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