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你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求收藏)

    在听到祁函萱的话语以后,方迪轻轻的点了点头。

    毕竟不管怎么说以后邢妙雪都算是自己的人了,在对待自己人的时候,方迪从来不会太过苛求。

    “放···放我下来吧,我没有这么脆弱,给我一点时间让我缓一下就好了。”

    随着方迪一个公主抱将邢妙雪抱起来的时候,这个之前还不可一世的笨女人竟然莫名的有些害羞。

    特别是在方迪那宽大的手掌覆盖在她未经人事的硕大上的时候,那种感觉很难用言语来描述。

    “你确定要现在放你下来,我敢保证在我松手的瞬间,你的屁.股会马上开花。”

    在听到邢妙雪的话语以后,方迪一脸戏虐的望着她羞红的面容,当然了这仅仅是开一个玩笑而已,毕竟就算邢妙雪再虚弱,她也是黄铜高阶训练师,这么点高度就算真的摔下去也是不痛不痒。

    “不要。”

    但是在方迪的话音落下以后,邢妙雪俏脸一变,随即赶紧用双臂勾住了方迪的脖子。

    不得不说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变成一个较弱的小女生的时候,邢妙雪仅仅只花了不到一秒的时间。

    这种变化就连方迪都看的有些傻眼了,不过比起最开始的邢妙雪,他更加的喜欢这种状态下的她,毕竟在方迪看来一个女生太强势了只能注孤生,柔弱一点不是更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吗!

    其实别说方迪了,就连邢妙雪都被自己现在的状态以及言语给吓了一跳,说真的她自己都想不到,她也会有这么扭捏的一天。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并不排斥这种感觉,特别是在面对方迪的时候。

    如果从一开始,她感觉签订主仆契约是一种耻辱的话,那现在的她并反对成为方迪的女仆。

    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别看邢妙雪有着玄阶的天赋,很多人都感觉以她的天赋说不定可以进阶到白金。

    但是天赋仅仅是天赋,只是代表存在这种可能性,而不是代表你玄阶天赋就一定能够成为白金训练师。

    说白了荣耀城相对比整个人类的世界而言,仅仅是一个偏僻到不能再偏僻的小县城而已,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个玄阶天赋的训练师被卡在白银阶段而寸步不进。

    到最后连黄金都成了奢望更别说突破白金了。

    但是方迪就不一样了,从相识到签订契约,方迪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可以说直接打破了邢妙雪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观。

    觉醒的时候弄爆了测试水晶,以黄铜一阶收服一只黄铜中阶的小精灵。偏偏这只黄铜中阶的小精灵还可以打败自己黄铜高阶的小精灵。

    这每一件事情不说多惊天动地,但是连在一起的时候就是真的很骇人的。

    所以在邢妙雪看来,方迪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或许只有绝世妖孽这个词才能够衬托出他的身份了。

    所以说如果方迪真的有这样的前景的话,成为他的女仆真的不丢脸,甚至还可以说是抱上了一个大腿。

    虽然这种想法有些小无耻,但是邢妙雪并没有任何的纠结之意,就因为她也是训练师,她不是那种一无是处的花瓶,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贡献自己的一切来帮助方迪提升自己的实力。

    “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告诉我一声。”

    轻轻的将邢妙雪放到chuang上以后,方迪轻柔的说道。

    “你···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就在方迪准备刚起身的时候,邢妙雪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勾住了方迪的脖子。

    说真的,在这一瞬间就连方迪都傻眼了,气氛在这一刻凝固了下来。

    “抱···抱歉,我···”

    见方迪一副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邢妙雪俏脸一变,说到底我仅仅是一个仆人而已啊。

    “嗯~~~?”

    但是下一秒邢妙雪那明亮的大眼睛被无限的放大,因为···因为方迪竟然吻住了她的樱唇,一种另类的su^麻感直袭邢妙雪的脑海,甚至在这一刻,她有种窒息的错觉,但是哪怕是这样她还是沉迷了。

    “好好休息吧,不要想太多了,如果需要的话,可以打个电话回家。”

    在松开邢妙雪的樱唇以后,方迪径直朝着门口走去,但是在开门的瞬间,他还是微微的偏了一下脑袋,随即缓缓的说道。

    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望着方迪的背影,邢妙雪紧紧的抿了抿自己的樱唇,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感觉一般。

    PS:新书起航,跪求收藏,鲜花,打赏。摸爬滚打着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