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这样的打赌你真的是头一家(求收藏)

    但是这并不是邢妙雪所希望看到的,说到底她的心并不坏,仅仅是因为心高气傲咽不下之前的那口气而已,所以才会有了现在这一出。

    而且在来的时候,邢妙雪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开口的,但是在后来被自己的弟弟抢话以后,她才表明自己的来意,但是身为训练师的傲气已经成为习惯了,说话也是本能的带上一股高高在上的感觉。

    “姐,你不要拦着我,这口气我实在咽不下去。”

    面对邢妙雪的阻拦,邢武毫不退让。

    “我说够了。”

    “姐~!”

    这是第一次邢妙雪如此严肃的跟他说话,随即邢武的神情微微的有些收敛。

    “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

    随着邢武收回自己的拳头以后,邢妙雪深呼一口气,随即目光坚定的望着方迪。

    “如果我刚才的话让你感觉到了不适,我在这里说一声抱歉。”

    全场傻眼!

    在邢妙雪的话音落下以后,除了方迪以外,不管是祁函萱还是邢武都是用一副见鬼的模样望着她。

    因为不管是祁函萱还是邢武都太了解邢妙雪了。以她的骄傲,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简直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啊。

    似乎又有点意思了呢。

    双手cha着口袋,方迪丝毫不避讳,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邢妙雪。

    不得不说方迪的目光很直接,哪怕是一项大胆的邢妙雪都有些受不了这侵略的眼神了。

    “呼~!”

    深呼一口气,邢妙雪竟然让自己无视方迪的目光。

    “但是我还是想跟你再打一个赌,既然你成功觉醒的话,我相信你肯定已经去过精灵界收服了自己的第一只小精灵了。

    我这一次来就是要跟你赌战斗力,我也不占你便宜,我也是在不久前刚收服了一只黄铜四阶的小精灵,你可以和你的小精灵配合,只要打败我的小精灵算我输,反之则是我赢。”

    说真的,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就连邢妙雪自己都感觉脸红,毕竟对方仅仅是一个刚觉醒的训练家,就算真的收服了一只小精灵充其量也就一只黄铜低阶的货色,而她则是出一只黄铜中阶的小精灵,就算对方联合估计都没有胜算吧。

    但是这真的已经是邢妙雪手中最弱的小精灵了啊,所以她这一次来也是抱着试一下的态度,但是没有想到最后差点演变成了自己的弟弟跟方迪的战斗。

    虽然可能被拒绝,但是邢妙雪还是来了,她就是咽不下之前的那口气。

    不过就在邢妙雪准备等方迪拒绝自己的时候,她却看到,不管是方迪还是祁函萱都用一副诧异的神情望着自己。

    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面对如此的情况,邢妙雪首先想到的就是会不会是自己低估了方迪的无耻程度了。

    因为以她之前接触方迪的情况来看,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方迪绝对是她见过最特别的男人。

    按照她最初的设想,如果方迪真的要收服自己的第一只小精灵的话绝对会自己动手,哪怕祁函萱有着黄铜高阶的实力。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得不让邢妙雪多想了一些东西,比如祁函萱直接动手帮方迪收服了一只···

    “赌约倒是有那么一点意思,那我们先来谈一下赌注吧,你感觉你现在还有什么东西值得拿出来赌的。”

    探过脑袋,方迪望着邢妙雪的眼眸淡淡的问道。

    说真的两人现在的距离真的很近,甚至只需要再进一步,两人的鼻子都可以贴在一起了。

    但是哪怕是这样,邢妙雪都没有任何的退步,虽然从方迪鼻腔中呼出的气息已经触及到她的脸颊了。

    “如果我输了的话,我愿意跟你签订主仆契约,但是只要我赢的话,之前的赌注将作废,你以后也不能出去乱说话。”

    语不惊人死不休,随着邢妙雪的话音落下以后,哪怕是方迪这时候都傻眼了。

    玩的这么大嘛!

    说真的就连方迪都想不到邢妙雪的自尊心竟然如此之强,之前的赌注说白了仅仅是口头上的续约,甚至方迪都没有将其当做一回事,但是看邢妙雪的样子似乎已经当真了。

    最主要的是,邢妙雪这是要玩死自己啊。

    签订主仆契约,可不是口头上的契约了,而是需要仆从那边贡献出自己的‘命源’,这样的话身为主人的训练师可以完全的掌控仆从的生死。

    而且只要身为主人的那方训练师身死的话,仆从这边也会在瞬间身消道陨为其陪葬。

    这种契约在这个世界签订的人不少,但是为了打赌赌上这个的估计邢妙雪真的是头一家了。

    PS:新书起航,跪求收藏,鲜花,打赏。摸爬滚打着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