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我黑化?不存在的【2/4求收藏鲜花】

    “不要动,我正在给你释放治疗魔法。”

    安娜尽量安抚难民的情绪,并且将手贴在对方受伤的地方。

    “没救了,”

    阿库诺洛基亚这时已经走过来,用嘲弄似得口气说道:“你那点治疗魔法,去救菜刀切手还可以,就别浪费魔力了。”

    “怪,怪物!!”

    难民看到阿库诺洛基亚的瞬间,尤其是他那一身基本完成龍化的身体。

    在回想起刚才的惊天一战,顿时气血上涌,再加上慌乱挣扎,勉强被安娜愈合的伤口再次破裂。

    歪头,就地死亡!

    “不!!”

    安娜瞪大琉璃一般的眼眸,殷红小口张开喊道。

    “你!你!!”

    安娜转过头来,愤恨看着阿库诺洛基亚,想要呵斥,但最终只是从zui里勉强蹦出两个“你”字。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虽说是祖先,但和印象中的那个露西是完全不一样的性格倒是有趣。

    阿库诺洛基亚走过去,身高的差距让他低头俯视安娜,恶劣至极道:“自己想想,他还有的救吗?”

    “呃……”

    安娜银牙紧咬,很想回一句“就算没救也应该救”,但最后还没有没有开口。

    “现在是夏天了,尸体味道两天就会散发出来。”

    阿库诺洛基亚做过安娜肩旁,“住一晚就走,最近遇到的龍族也越来越少,看来都齐聚龍王祭了。”

    这一次能在这座城市遇到这么多的龍,还是这半个多月的头一次。

    看来剩下绝大多数的龍,都已经前往龍王祭的举办地。

    也就是未来的菲奥莱王国。

    “你……对生命就没有一点……”

    安娜紧皱着的绣眉,直视阿库诺洛基亚的背影。

    阿库诺洛基亚突然转过身来,早就龍化的右爪抓住安娜的衣领。

    锋利的钩爪将魔法袍刺穿,接触到里面光滑至极的皮肤,刺的安娜的那个地方生疼不已。

    “刚才这个家伙死前叫我什么?”

    阿库诺洛基亚将安娜提在自己脸前,朝旁边这个刚刚接受安娜治疗,现在已经死了的难民瞥去一眼问道。

    安娜身体微微颤抖,没有在第一时间回话。

    “我在问你,听不到吗?”

    阿库诺洛基亚面色淡然依旧,但是手上的力气渐渐加大。

    嘶啦~

    一声撕响,安娜匈前的魔法袍被侧扯烂大半,里面那对还胜过艾琳的丰。满呼之欲出。

    只不过现在两人都没有在意这一点。

    “怪……怪物……”

    安娜艰难说出了这两个字。

    “是,我是彻彻底底的怪物啊,”

    阿库诺洛基亚再将安娜提进一分,两人的鼻尖几乎要贴在一起,“对于怪物来说,人类的生命,是我该珍视的东西吗?”

    安娜紧抿粉chun,对于这个问题,她一时回答不能。

    哗啦!

    安娜魔法袍的领口被阿库诺洛基亚锋利的龍爪扯碎。

    安娜一时反应不及,“咚!”的一下。

    仿佛四脚朝天的动物幼崽,从半米高的半空落在地上。

    “痛……”

    安娜下意识往自己着地的屯部抚去。

    当看到阿库诺洛基亚手上留着的那一片部白布后,下意识往自己锁骨下方的位置看去。

    凉凉的……

    “呀啊啊啊!!!”

    山。峦之巅,两颗完美的红宝石点缀在上的绝美画面映入阿库诺洛基亚眼帘。

    “切!”

    阿库诺洛基亚撇撇zui,要是艾琳,他到不建议,但是安娜的话,让自己感觉兴致大减,没有做那种事的心情了。

    爪上原本属于遮匈的白布条甩回,阿库诺洛基亚转身走进一家还没被破坏到底的酒馆当中。

    “咕噜咕噜咕噜~~”

    一口气将里面的一瓶喝光,随手将其甩碎在地。

    原著中的黑龍是这样黑化的吗?

    阿库诺洛基亚无聊之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为什么原著的黑龍要玩毁灭世界?

    虽然一直觉得他脑子有问题,但也不应该无缘无故的做这种事情。

    目前结合自己的经验,阿库诺洛基亚觉得应该是和《火影忍者》世界当中的人柱力一样。

    一开始或许也是跟艾琳一样,抱着拯救人类想法的灭龍魔导士。

    但因为首次龍化,外貌和力量遭到人类的唾弃,背叛。

    不过很可惜,他最后没能成为主角光环的太子,反而变成黑化到底的二柱子了。

    这应该是原著黑龍变成那副德行的原因所在了。

    再次从后面的柜台拿出一瓶红酒,打开后粗.暴狂饮,阿库诺洛基亚忍不住大笑道:“我黑化?怎么可能!”

    遵循内心的YuWang和寻找愉悦的感觉。

    根本没有黑化的原因,那就更不可能发生那种事。

    咔~~

    大半个小时后,也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件新纱衣穿在身上的安娜走了进来。

    但气氛却极是尴尬,以前她还敢主动跟阿库诺洛基亚说几句话,现在却只是呆愣的站在门口的角落。

    “我还以为你被吓得逃跑了呢。”

    阿库诺洛基亚嗤笑道。

    “我……刚才……”

    安娜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内心深处竟升起对阿库诺洛基亚的同情。

    是因为一直被当成怪物对待,所以变成了这样的性格吗?

    如果阿库诺洛基亚知道安娜内心在同情他,恐怕会笑的满地打滚。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