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破败的记忆

    看着这只手从头顶伸出,似乎要把他抓住,叶涛就有些发怒,拔出青凌剑扬手一挥,青色的剑气将这只手划成两半,化成粉末消失不见。

    黑夜破灭了,乌云散去,云雾也消去。视野越来越清晰,一片苍茫的荒泽大地,对面走来两个中年夫妇,他们锦衣玉袍,谈笑风生。

    叶涛却愣在原地,霎时湿润了眼眶,手不由自主的攥紧了青凌剑。

    嘴唇颤抖着却说不出话,那是他想见却无法相见的人,现在就出现在他眼前了!叶涛喜极而泣,许久才似用尽了所有力气道出两个字,却细微得只有他一个人听到——“娘亲!!”

    夫妇见着叶涛也愣了一下,下一刻妇女笑靥如花,朝着叶涛招手,温柔又慈爱地呼唤“涛儿,来,过来娘的身边,娘亲想你了!”

    这声音真的是娘亲的声音!!叶涛想着,刚看见妇女他就湿了眼眶,现在妇女叫他过去,便是毫无防范的就跑过去,他不想其他,只想抱抱他娘亲。

    然而,却让他看到了她嘴角的一抹诡异的笑容,叶涛恍然苏醒,停在了原地,想到了事实,她已经不存在了,这个人不是她。

    叶涛一步一步后退,摇头苦涩道“你不是她,她走了,不会回来了!”

    他离开,她却疯狂又肆意的笑,伸出手轻易的托起了这片土地,叶涛只觉得地下一颤,见着妇女身形如一座高山,在他身后肆无忌惮的笑着。

    阴气森森说着“涛儿,你是我的孩子,叫我怎么舍得放开你,你永远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永远永远……”

    妇女的声音如鬼魅的声音,一直在叶涛耳边萦绕,挥之不去。叶涛痛苦的捂着耳朵摇头强烈抗拒,却是没有作用,那催命般的声音依然在他耳边缠着他。

    叶涛如猛虎发怒,浑身的真气洋溢在他周围,妇女似乎是看到叶涛周身包围着的真气,有一丝惊讶,下一刻就见叶涛拔出了剑,剑身呼啸一声划破层层障碍,朝妇女刺来,势如破竹。妇女还未避开,青凌剑已经穿过她心口,妇女凄厉的惨叫,身形渐渐萎缩到没有。

    叶涛被释放,却觉得心累了!是该往回走还是往前走?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做决定,迎面走来方才的中年男人,可此时的他却是苍老了不下二十年,一头的白发,轻轻飞扬,可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不是锦衣玉袍,是——丧服。

    叶涛沉着气向他走去,男人道“为什么伤害她,你应该相信她!你们是彼此的依靠呀!”

    “我不认识她,也不需要她”叶涛冷冷的说着,从男人面前走过,男人伸手想要抓住叶涛,叶涛却从男人的手臂透过去了,男人的手顿在空中,叶涛也怔住片刻,又向前走去,男人愣了愣,掩面而泣,叶涛回头看到男人蹲在地上呜咽,哭的十分悲恸。

    叶涛想着要不要去安慰他,男人的身影却萎缩成了一个小黑点,直到不见,叶涛伸出的手腾在半空。

    他也该回去了,如果是梦里,或许他想回明月楼就可以回去的,叶涛想着真的回了明月楼。

    可是灯火阑珊,他推门进去,大门吱呀一声,像多年未开一样,有些笨重,小院子杂草丛生,叶涛进了院子,身后大门“哐”的一声自己沉沉关上了。

    桃花掌柜从回廊里走来,见她神色漠然,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晃然一个乞丐的模样,幽幽的责问叶涛“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你既然走了就不该回来了,你看到这景象了?都是你一手造成的。”桃花掌柜越说声音越凄厉,如同寻仇的厉鬼。

    “这……为什么会这样?”叶涛语无伦次,心里升起愧疚之意,不敢看桃花掌柜。

    “你走了,你的师弟也走了,赵依找你,她找不到你,也走了,这里的一切变了,人们死的死,走的走,只剩我了。”桃花掌柜悲哀的陈述着,她已经有些疯癫了,仰头望着天痴痴呆呆说着,然后又是盯着叶涛怒问“你为什么要走?又什么要回来?”

    “我不知道”叶涛心惊胆战的退步,即使桃花掌柜只是在回廊上,他依然莫名的害怕她。

    “你要去找赵依,对,你应该去找她,她在找你,一直找你,一直等你回来找她。”桃花掌柜说着沿回廊回去,看她背影瑟瑟,形容削瘦枯槁,像个披着粗布衣裳的木偶。

    叶涛来到赵依的房间,见房里通透明亮,有的器物都还是那样干净明亮,与外院大不相同,角落里蜷缩着一个白色的身影,乌发零散的披在背后,有的落在地上,女子低泣,肩膀微微颤抖。

    叶涛走过去,听到脚步声,女子回过头来,脸色煞白,毫无血丝,脸上泪痕未干,傻傻的望着叶涛,这是一张陌生的脸。

    叶涛问她“姑娘怎么在这里哭泣?有什么需要在下帮忙的吗?”

    女子闻言破涕为笑,可看着令人心生寒意,“你带我离开这个房间吧,我走不出去。”

    叶涛不问原因就答应了,女子站起,乌发像是抽新芽一样也跟着生长,她人站了起来,乌发还是着地,女子有诡异,叶涛不禁头皮发麻,心打寒战。

    女子伸出她的手,脸上挂着感激的,叶涛不忍反悔,可是看她伸出的手硬直枯瘦,衣袂像是架空的,一直在飘。

    叶涛随意找了块布把她的手包起来,牵着她走出房间,女子一直在叶涛身后,他只觉得整个后背都是冰凉透骨的,手更是僵硬,出了房门,叶涛放开了的女子,她的脸色变得红润,他却气喘吁吁。

    “姑娘,你已经出了房门了,可以离开了!”

    “可是我不知道往哪里走!”

    叶涛一惊,才发现周围又被可怕的白雾笼罩了。再看向女子时,她面容红润,笑容洋溢于脸上,叶涛察觉到了什么。说了句“你想去哪里都可以,就是不要跟着我”

    他转身逃去,也没在意她是否跟来,许久后,叶涛也走不出这地方。他猛然回头,女子笑盈盈地跟他身后。

    娇声说着“你不走了吗?”叶涛无力在走,对女子感到无措,“你为什么还要跟着我?”

    “因为你救了我,在你身边我就充满了力量,所以我舍不得离开你,不让你离开我么得视线。”

    叶涛听着两腿发软,梦魇……

    “鬼?魅?你到底是什么??”叶涛嘶吼出来,女子嗔笑“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谁?我在你心里呢!”

    女子的笑容有一种吞噬人心的恐怖,让叶涛不敢看,她继续向叶涛逼近,叶涛连连后退,

    “我是你记忆深处最不愿想起的回忆,你怕回忆,”女子得意的逼着叶涛,叶涛呼吸变得急促,濒临崩溃,她越是开心。

    “可我不怕你”叶涛终于抬眼对上了女子的眼睛,咬牙切齿说了一句话。

    女子微微一笑,指着天空“你看看这天空!”

    叶涛闻言望去,一片赤红洇染苍茫的天空,像献血融化在水中,一点一点浸透。叶涛再看她,分明是一张男人的脸,忽一会又变成了别的模样,不变的是她那宽大的白袍,最后一次变脸,变成了一个叶涛记忆深处最模糊的模样,她的母亲最漂亮时的模样,月氏最美丽的圣女公主,为了一个男人逃到中原的圣女公主。

    叶涛已经崩溃,他没有了防备,泪花在眼眶里打转,那红色的天空一点一点盗取他的回忆。

    一片一片的带了出来,有喜有悲,面前的人欢欣的看着他的记忆碎片,孩童时的木马,师尊慈祥的脸,娘亲浅笑的面容,故乡的槐树,小溪的小鱼……叶涛的脸浮出微笑,,却转瞬变成痛苦……

    娘亲憔悴的容颜,苦苦哀求那个男人别离去……

    娘亲哭着央求似的跟他说“别恨你爹,别恨他……”

    “涛儿,你要活下去,不论如何,要替娘亲好好活下去,娘亲——走了,”三岁那年冬天,娘亲带他偷偷来到中原寻找爹地,他还没见到自己的亲爹,娘亲却告诉他“你爹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我们不打扰他了”

    没几天,娘亲就病死在了结冰的湖面,苦苦哀求他别恨爹地。

    叶涛脑袋昏昏沉沉,有个声音不停地在耳边萦绕,不断重复着一句话“你累了!先睡一会吧!”

    她的声音太过温柔,叶涛迷迷糊糊的缓缓闭上了眼睛……眼角却噙着泪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