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梦魇缠身

    叶涛整理了药格子,把房门都关好就回了明月楼,魇魔既然已走,就不大可能会回来。

    回到了明月楼,叶涛在木榻上打坐,没一会即入定。

    一般都是毫无知觉直到天明,今夜,叶涛却是做了一个梦。

    远山连绵起伏,叶涛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山高路远,一山高过一山,有如骆驼峰。万里长河漂流山间,一泻而下的瀑布甚似白练,山河万状一览无遗,一片赏心悦目。然而高处不胜寒,这轻轻拂过的风分外冰凉,叶涛打了个寒战,听见身后树叶沙沙作响,便回身望去。

    只见身后是一片白桦林,树干细而笔直,树皮白而多不规则的孔,树顶黄叶缤纷,树下荒草萋萋,阳光倾泻下来,光影斑驳,

    叶涛眨了眨眼睛,很意外地看着这白桦林。想起什么又回头看那万里山河,却发现身后已经是一片飘飘渺渺的云海,什么青山绿水皆无迹可寻。

    这是梦!叶涛提醒着自己这是一场梦,毅然决然的走进了白桦林深处,。

    越是往前走两棵树的距离越是近,叶涛发现异样想往回走,脚下却是被禁锢了动不得,叶涛心中郁闷,俯首望去,却见杂草丛生的土地上不知何时盘根错节,手指头一般大的树根全部现出地面,把叶涛牢牢锁在原地。

    越是挣扎,树根越是收缩,把叶涛两脚勒到疼得呲牙咧嘴。

    这一抬眸看到的画面更是让叶涛心里一哆嗦,全身不停地冒出鸡皮疙瘩,不是怕,只是无力接受这般阴森诡异的画面。

    只见每一棵树树皮的孔已经不是不规则的孔,它们有的像人的眼睛,乌黑而明亮,骨碌碌地盯着叶涛看,有的则像是唇印,发紫的唇印,更有一些像是某个字,却是他认不出的奇怪的符号,但心底里又觉得这些字符无比熟悉,叶涛只觉得心里一阵发麻,环顾四周,皆是乌黑又明亮的眼睛盯着他看,数量越来越多,好似满世界都是眼睛。

    叶涛心里一阵发麻,心里不停的说服自己不要受影响,这些都是幻像,就是幻像!

    叶涛闭上了眼睛,让心渐渐平静了下来,感觉到风的拂动,轻轻的缓缓的,还有些凉凉的,若是把手伸进潺潺流淌的小溪也是这种感觉。

    平静了没一会,这轻轻柔柔的风忽然像是一只给人挠痒痒的手,后颈酥酥麻麻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叶涛心里的一点平静轰然崩塌,瞬间睁开了眼,就如他所怀疑的,满世界都是眼睛,树上是,树叶也是,连地上都是。

    叶涛似突然崩断的弦,仰天长啸,内心压抑的一股气瞬间释放,如疾风呼啸,席卷一整片白桦林,叶涛没有看到那些乌黑的眼睛扭曲着变换形状的模样。

    待叶涛镇静下来,已然是在人群喧嚣的大街上,蓝天白云浮动,小巷酒味飘香,小贩呦喝声嚷嚷。

    街道上很是平常,青尘黄土,家家户户粉墙黛瓦,圆形的屋子很是特别。

    “还在梦里?”叶涛问着自己,得不出答案,便没有方向地向前走去,与街上行人擦肩而过,没有谁为了什么而停留,似乎每个人都跟他一样毫无目的。

    唯有那一对父子吸引了叶涛的视线,他们从对面走来,父亲低头慈爱的给孩子擦拭嘴边沾的糖葫芦糖块。

    小孩幸福的露出笑容,他们是这里唯一让叶涛觉得有生命的人,却也是最不似常人的人,那小孩瞳孔分明是红色的,那是血一样的颜色。

    小孩笑过了转过身来却是与叶涛四目相对,他的笑容顷刻间从脸上消失,小孩的父亲见孩子不开心了,立即牵起孩子的手快速从叶涛身边走过。

    那小孩却是目光一直离不开叶涛,好似被粘住一般。

    小孩过去那一刻,叶涛很突然的心脏抽搐了一下,叶涛抚着心脏,立刻回头,却不见了那小孩和他父亲的身影。

    只有那些停住脚步目不转睛看着他的行人,“不,不,这不是人!不是人!!”

    叶涛心里告诫自己,转身就往街道尽头跑去,虽然他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尽头,但是后面有追着他的赤瞳的怪人,没有心跳,没有呼吸的怪人,看着他们眼睛渐渐布满血丝变成红色,甚至要滴出血液。

    叶涛可以出手收了他们,可是他不能出手,这些人都在他的童年出现过,月氏,月氏,是月氏的族人。

    叶涛思绪混乱,只想跑着,只有跑才没有那么多令他害怕的画面出现在脑海里。

    跑了许久,叶涛累到能听清自己急喘的呼吸声,前方一道虚掩的朱漆大门,脚下哒哒的脚步声,叶涛奋力跑到朱漆大门后面,狠狠的关上了那扇门。

    那些追着他的怪人正哄哄的垂着门,或攀爬,或撞门。

    月氏,他已经失去的记忆,为何梦里还会出现??叶涛全身瘫痪坐在地上,没有人见过这样颓废无力的叶涛,他自己也没有见过。

    叶涛靠着门,看着前方的云雾,还是前路茫茫。周身寂静到恐怖。

    好一会,叶涛振作起来,向着云雾走去,总会有尽头的,总会醒的。叶涛不断的给自己一点走下去的信心。

    在云雾里,视线一度模糊,也不知是走了多久,前方一片通透明亮,叶涛心中一片欣喜,小跑过去,脚下的实地成了冰面,一层薄薄的冰。

    叶涛欣喜未过,脚下冰凉刺骨的感觉已经止住他前行,这才发现是一层明亮的冰,清晰的映出他的身影。

    叶涛思绪顿住片刻,这梦境亦真亦幻,真实到他的脚已经冷的生疼,只怕是要冻住了。

    原本云雾茫茫的环境忽然变暗,头顶乌云一层一层压下来,不给人一点呼吸的空间,也不知是幻觉还是真实,乌云中缓缓伸出一只巨手,要捏住他犹如人捏着一只蚂蚁。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