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偷药未遂

    黑夜静谧无声,从风月崖回来有些疲惫,赵依宽衣欲睡。

    想到今日叶涛在济世堂拿出了一株水信珍茸,她就心乱如麻,其实她下崖是多余的!!

    赵依扯了一把衣袖,宽慰自己道“想这些干嘛呢!多一株也不是坏事。”

    说着赵依强硬地让自己不再多想,深呼吸想床边走去,却见窗外一抹黑影飘过。

    小离搬离以后,赵依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偶尔会觉得窗外过于安静和黑暗,有时候白日见了小离,见她无忧无虑的模样甚是欣慰,想着若是小离在的话可以跟她唠嗑几句。

    赵依还是要躺下入睡,坐到床边,又见一抹黑影飘过窗前。

    赵依眉目轻挑,看似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这些小魔小妖的确实不必理会。

    这才熄了油灯,把窗帘拉下,偏是眼角余光瞥见了那一晃而过的魅影,带着一股无形的魔力,所经之处,魔力笼罩过一片空气,气氛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

    “魇君?”赵依看着魅影飘过的窗外,疑惑又有几分肯定。抓起一件外袍就追了上去。

    魇魔的一股浊气飘到济世堂药房前便停下,浊气化人,一身黑皮显得人很是威猛,飞扬的浓眉下是黑色的瞳孔,给人无限黑暗之感。

    魇魔警惕的环视四周,愣是没发现有人跟着他,便大摇大摆推开药房的门,走了进去。

    魇魔反手把门关上,屋内便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魇魔手指轻轻扣响,黑暗中擦过一丝火花,瞬间就燃成了魇魔手中的烈火,虽是照不亮整个屋子,却是依稀可以见到药格子上白纸黑字贴着的字。

    魇魔一个一个药格子的看了一遍,什么都没有拿走,却是打开得杂七零八的,没有找到所需的东西,无耐心的一拳打在野老的木桌上,一边极力想象叶涛应该把药放在哪里,一边环视着四周。

    药格子是不可能放的,就不知道柜子顶上那精致的箱子会不会有?

    魇魔恰要一睹究竟,房门“咿呀”一声轰然大开。

    魇魔受惊连忙张望过去,一道修长的人影站在门口,右手拿着一青铜盒子,左手拿着一盏灯笼,灯笼里烛光摇摇晃晃,似乎随时被扑灭。

    看着被烛光照亮的脸,魇魔吃了一惊——叶涛。

    叶涛缓缓走进药房,把灯笼挂在墙上,问道“阁下是在找这个吗?”

    叶涛支出了右手,魇魔看着叶涛手里的青铜盒子,心知肚明,冷哼一声跃窗离去。

    叶涛看了一眼咿呀咿呀摇动的窗扇,没追上去。药房外黑黝黝的树影里,赵依做一个安静的旁观者,看魇魔离去,也跟了上去。

    魇魔想着既然不能偷药,就先下手为强,把人都杀了,叶涛有药也无处可用。

    到了西城才知道叶涛下了结界,无奈打不开的魇魔原路返回,心里记恨叶涛,在心里低声咒骂。

    “魇君”前方传来一个温柔细腻的声音,魇魔抬头看了过去,见是一身淡蓝色长衫的赵依,立即就两手相覆参谒,“属下见过大护司!”

    “这些礼仪,下次就免了吧!魇君为何故在永乐城出现?”赵依到了魇魔面前,身形较之于魇魔,虽是娇小,却更负英气。

    魇魔抬起头来,顿了一会答到“大护司可听说行尸走肉的练尸之法?”

    赵依睫毛轻颤,泰然自若,“与我练火魔又有何不同?”

    “呵呵~~大护司的火魔可没有失去自我,这些行尸走肉的人完完全全就是受主人控制的。”魇魔觉着有些好笑,与练尸相比,赵依练火魔可是温柔多了。

    赵依若有所思,不经意的轻移几步,魇魔眼睛跟着赵依的步子兜着圈子。她往哪走他的视线就跟到哪。

    “为了那几个阴气旺盛的年轻人,虎韶师叔的魔爪也伸得够长,”赵依笑里藏刀,有意无意的讽刺虎韶一番,魇魔却只是轻笑,

    “大护司,为了达到目的,主人向来是不择手段的,这一点您应该是很清楚的!”魇魔邪里邪气的轻声说着,其声空灵,忽高忽低,犹如夜间鬼魅。

    虎韶的手段赵依自是清楚,名义上他们还是叔侄关系,她不能堂而皇之的破坏他的计划。

    忽然想起那手持白玉梅子扇的白梅珠,赵依也顺道问了一下,“那白梅珠是怎么回事?”

    “白梅珠??”魇魔听着是一头雾水,仿若不知,赵依正感到奇怪之际,魇魔拍了拍脑袋,道“~白玉梅子扇~他人很得主人赏识,只是药效对他时有用时无用,主人也控制不住他”

    “那就由我来控制,魇君跟师叔说一下,白梅珠这个人我要了”魇魔对白梅珠不受控制有些遗憾,正说着赵依很强势的插入一句话,反教他目瞪口呆,看着赵依眼神不像是开玩笑,魇魔惊慌失措了些,好久才反应道“这,恕属下不能决断,大护司可亲自跟主人要人!”

    魇魔显然了是笃定跟虎韶说的话就没有他什么事了,赵依也不一定要得走这个人。

    赵依莞尔一笑,“魇君说笑了,魇君在师叔心目中的位置,也如我在师尊心中一样,师叔不会怪罪于你,何况,带走人的我,魇君不过是帮我传句话。”

    魇魔思前想后,终究是不知该怎么样才好,这个赵依又拿捏事情恰到分寸,想着还是听了她的话,大不了就是主人的一句怨言,也好过得罪这个大护司。

    “那好吧,大护司要的人,属下给您就是了!”

    “那就把解药给我吧!”赵依伸出手,轻言轻语,魇魔却是觉得她早有准备,这一切都在她意料之中一样。

    魇魔从腰间掏出一小瓷瓶交给赵依,赵依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魇魔乘机道“那大护司可否属下一件事?”

    “何事?”赵依把小瓶里的一粒药丸倒出来观察,魇魔道“吞噬叶涛的梦境”赵依闻言眼神立马就聚了光,手顿住不动,魇魔继续道“可惜他的修为在属下之上,若是强行进入他的梦境,被反噬的可能性太大。若是有大护司的阴阳术控制他,那就无什大碍了!”

    魇魔说着看向赵依,就等着她的回答了。

    赵依把药丸收回瓷瓶,心不在焉道“好啊”

    赵依也想知道自己是否还愿意去伤害叶涛,若是不愿了,尽早离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