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断壁灵猿

    “这是水信珍茸的副本,叶兄弟你看看,别认错了”野老双手颤巍巍的把画纸交给叶涛,赵依心中好奇,也凑过去看看。

    牙色宣纸上,就见一朵六瓣的花朵。被野老画得很立体,叶涛记住了这模样,赵依却还是迷糊的。

    把画纸从叶涛手里拿过来端详,听野老便捣药边道“水信珍茸为吊株草本植物,一株一叶,叶呈六瓣,鸡蛋状,深蓝色,棱角有刺,采集的时候注意一些。”

    野老忽然顿住,沉吟一会又继续捣药,赵依看着画,喃喃道“真的只长在峭壁上吗?”

    野老遗憾的轻轻叹息,“这也是老夫所遗憾的地方,古书上说珍茸祛毒回神,长在峭壁上,猿猱难攀,黄鹤难飞,何况是人。”

    赵依不禁将目光转向叶涛,问“叶涛,这个样子,你还要去采药吗?”

    叶涛眼神坚定不移,“这是我的职责,必须去!”

    “好,那我也要去”赵依不是在询问,而是非要去不可。

    叶涛眉头一皱,道“山崖危险,赵姑娘还是别去了。”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赵依横眉一挑,信心满满说着。

    野老捋着他那鬏胡子呵呵笑着,“叶兄弟,这丫头是跟定你了,你这会不让她走,她一会也会偷偷溜去,何况有你在,她也不会出什么事的,叶兄弟就当是让这个丫头去游山沥水,带她一同去吧!”

    赵依纯粹的想出去逛逛,被野老这么说倒像是非赖着叶涛不可,面上有些尬色。

    叶涛这时也是爽快答应,令赵依有些惶恐。

    永乐城唯一的断崖就是百里外的风月崖,据说崖下是一条湍急的黑水,下崖没有活着回来的,不过真真假假谁知呢?

    这风月崖云雾缭绕,层层雾气遮住视线,虚虚幻幻,如临仙境。

    崖上古木参天,奇形怪状,枝干粗壮,树枝延绵数里,遮天蔽日。

    赵依和叶涛站在树下,显得格外渺小。赵依抚摸着粗糙的树皮,感慨道“原来永乐城并非缺乏百年大树!”

    “看来先前的调查工作确实做得不够,”叶涛也一阵唏嘘。

    叶涛看着崖上有手腕一般粗的青藤顺着往下长,探头往下看,云里雾里中看到青藤攀附盘绕在峭壁上。

    叶涛喜上眉梢,转身叫着“赵姑娘!”与此同时,赵依一阵欢呼雀跃,蹦跳过来拉着叶涛的胳膊,很是兴奋的指着东方天空,欢呼“叶涛你看你看!”

    叶涛看向赵依所指之处,灰蒙蒙的天空泛起一片鱼肚白,而后转换着不同的色彩,白色,橙色,再到黄色,一圆盘缓缓升起,和煦的阳光洒在雾霭上,映出斑斓的光彩。

    叶涛见着赵依远远眺望远方的太阳,轻阖双眼,张开双臂,无比享受,清风徐来,拂过她脸颊和后颈,撩起赵依丝丝乌发,在风中柔柔的浮动着,犹如一副动态画卷。

    叶涛脱下外袍给赵依披上,赵依睁开了眼,有些受宠若惊,忙道“我不冷”说着就要把外袍给脱掉,叶涛轻按着赵依的肩膀制止她,道“还是穿着吧,挡挡冷风也行!”

    赵依被叶涛突然的暖心给惊到了,变得有些娇羞,轻轻道“那好吧!”

    叶涛松开手,望着那抹遥不可及的阳光,轻叹“很久没看日出了!”

    “是啊!”赵依望着旭日,眼神还是饱含期待,继续道“今天的日出不是我见过最美的,可却是我在永乐城第一次见到,在我的桃林待久了,来人间一趟感觉什么都是新鲜的”说着赵依忽然缓过神来,意识到说漏嘴了,立刻扭转过脸来看着叶涛,见他看似明白一切的神情,赵依极力想解释,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知道”叶涛很淡定,却霸气侧漏,让赵依不敢往下说,许久才问“你知道什么?”

    叶涛看着赵依求解的眼神,不改往日清淡“天下九域,我不会要求赵姑娘一定来自于儋州,也不要求赵姑娘必须是肉眼凡胎,”

    赵依朱唇轻启,要说的话却说不出口,又抿紧了嘴,叶涛见状走向崖边,温声道“崖下情况不明,赵姑娘先别下去了!”

    说着叶涛跃身下崖,赵依再次张嘴想叫住叶涛,又没说出口,暗暗生自己的气,怎么突然这么没用,连话都不敢说了。

    赵依原地踱步等待了些许时间,见叶涛完全没有消息,抓紧了叶涛的外袍,也跃身下崖。

    峭壁下湿润陡峭,好在雾气只飘荡在崖口一层,往下视线也清晰一些。

    岩壁上凸起的岩石滴滴答答的掉下水珠,向下走了许久,又陷入了雾气里,看着手里的藤蔓已到尽头,赵依只好呼喊叶涛,声音沉入崖底,连回声都没有。

    赵依无奈,想着还是上去等他算了,免得一会叶涛找不到自己。

    赵依再次抓着藤蔓往上爬,却见头顶黑压压的一团东西挡着她的路,只见是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赵依想着绕路过去就好了,便换了根藤蔓向左移去。

    却不料黑东西忽然就滚了下来,倒像是谁在崖上滚落下巨石,赵依只觉神经轰然炸开,恐惧迅速传遍全身,大惊失声。

    用自己最快的方应扑向左方避开,黑物滚到与赵依同高,圆滚滚的身躯伸出一只黑乎乎的手,赵依看清了,那是黑毛。

    锋利的爪子划断了赵依所拉的藤蔓,赵依猝不及防惊叫一声身子向下极速坠落……

    叶涛听见赵依呼唤他时就已经断定赵依下崖了,寻着声源来找赵依,却见她坠落下去,当下立即扑向赵依坠落的身子…

    黑物见着那年轻人扑向赵依,也立即赶向他们二人。风声在耳边呼啸,赵依没来得及自救,已经被一只强大有力的臂膀揽入臂弯,不用看也知道是叶涛在救她。

    叶涛轻揽着赵依腾空翻身贴近峭壁,赵依寻着一根藤蔓立刻抓住。那黑物也窜到了前方。

    见它似是黝黑的四肢攀附在峭壁上,叶涛眉头轻蹙,自言自语道“长灵猿”,头也不回的命令似的跟赵依说“赵姑娘快离开”,说着就提剑跃向灵猿。

    赵依心一紧,为了不拖累叶涛,只好听话往上走,却见对面云里雾里一抹亮光闪烁,赵依也是惊疑了一会,看着叶涛和灵猿还在交手,便施法驱散雾气,待到她手掌心散发的红色气体把雾气散去,视野清晰,见着那是腾空耸立的尖峰,尖峰上盛开一朵蓝色的六瓣花朵,周身释放光芒。

    赵依喜出望外,松开藤蔓就轻身飞向尖峰。长灵猿向叶涛挥动着粗壮有力的长臂,这婧媛少说也有千年修为,是他长辈,叶涛只守不攻,当即脚下一转,移向另一块站立的岩石,长灵猿长臂扑了个空,狠狠砸在岩壁上,顿时岩壁就破了个坑,飞沙走石。

    见着赵依已然飞向尖峰,长灵猿不理叶涛,仰天大啸一声扑向赵依,叶涛反应迅速,抓到一根藤蔓就扯了下来,套向长灵猿,果然束缚住长灵猿的臂膀,长灵猿一愣,被叶涛拽了回来,重重砸回峭壁上,身后却是无疼痛感,见是叶涛左手托住了它的身体,替它受了那撞击。

    长灵猿带着怒气与怪异的瞳孔看向叶涛。

    叶涛娓娓道“灵猿前辈息怒,晚辈并非有意打扰您,只是永乐城之患实在严重,不得已要求助于贵宝,还望您高抬贵手,不敬之处还请海涵!”

    长灵猿张开一张巨口,声音粗糙沙哑,“水信珍茸老猿守了千年,怎能轻易交付于人?”

    叶涛温和一笑,“前辈守着珍茸,难道不是为了珍茸能发挥它最大的作用,救死扶伤,现在用前辈的一株珍茸能救永乐城百余人的性命,还望前辈应允”

    长灵猿大呼道“小儿,你拿的哪是一株,分明是两株,刚才你取了一株,这小妮子又取一株”

    叶涛闻言更是笑得两排皓齿清晰可见,“方才与前辈交手,晚辈已知前辈宅心仁厚,又怎么会在意这一株两株的事?”

    长灵猿见着叶涛都看透了自个的想法,眼神闪躲着不想亲口承认,又厉声道“无知小儿,那小妮子无人息,无仙气,也无妖魔之气,你怎么与她为友?”

    叶涛闻言看了赵依一眼,毫不含糊道“赵姑娘虽说来历不明,但她挽救永乐城百余条性命的心却是真诚,前辈也就宽恕了她吧!”

    长灵猿哼嗤一声,道“罢了,罢了,念你是紫蕴高徒,老猿给紫蕴一个人情,采了药,尔等速速离去,”说着长灵猿庞大的身子扑向崖下,一去便没了影,叶涛欣喜道谢!

    望向赵依,只见她摘下了水信珍茸,握在手里向他招手,开心得像个小孩拿到了自己爱吃的零食。

    叶涛被赵依甜美灿烂的笑容感染,也露出一抹暖暖的笑,心里不禁问自己“明知她最可能是魔,知她那么不可捉摸,还是会被她的笑容迷惑,你是怎么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