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来者是魔

    赵依留着婧媛同伙计在一块,心里虽不安,却不想回去瞧瞧,漫不经心的就到这塔楼来看看。

    话说这明月楼的建筑格局倒是很新奇,外围白墙,红漆大门后路过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七层塔楼就矗立在院子里,坐北朝南,北门往前又是两三个大院子,回廊幽深曲折,在宛杀未曾见过。

    小张在后厨忙着给客人端盘子送水的,经过北门,见赵依有些魂不守舍,进了塔楼却是不说话,小张关切问道“赵姑娘你愁眉苦脸的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赵依勉强的露出一个干涩的笑容,说话有心无力“你去忙你的吧!别管我。”

    小张乖乖走开,一步三回头的。赵依想找个位置坐一下,看到叶涛居然也在一楼坐着,这人来人往的,他倒是清闲。

    赵依走了过去,见叶涛手拿着一片残缺的青玉,正认真端详着,便招呼不打一下就自己坐下了。

    叶涛见着赵依,看了她一眼,淡定如看空气,赵依心里升起一股愤怒气,婧媛的事才过去,他现在给她冷脸了?

    赵依手抓着一杯酒水就一饮而尽,感觉怒意消了一些,放下了杯子,赵依发现叶涛面无表情的用很奇异的眼光看着她,赵依心里没来由的堵了一口气,不知是该气还是得意。

    就是想尖酸刻薄一下,阴阳怪气说着“我就喝了一杯酒,干嘛这样看着我,又不是没有见过。”

    叶涛还是不受影响,从容说道“赵姑娘,你用的是我的杯子。”

    赵依仿佛被一棒子砸下来,全身一颤,看向手里精巧玲珑的鸟纹酒杯,手微微一抖,内心却强大到说服自己这没什么,于是赵依很淡定说道“哦,这样啊,那还给你吧!”

    说着赵依把酒杯推向叶涛面前,叶涛瞧了一眼,从茶盏里又拿出一个杯子,给两杯倒了茶水,赵依看着心里暗道“就知道你这个家伙洁身自好成洁癖了!”

    然而令赵依瞠目结舌的是,叶涛把新的杯子拿起放到赵依面前,“喝酒伤身,还是以茶代酒吧!”

    说着叶涛又盯着这玉发呆,赵依打从心里也不再跟他计较什么,好奇道“这玉有什么稀奇的吗?让你这么移不开视线。”

    “玉没什么特别的,图纹才是关键”叶涛说着把玉递给赵依,赵依接过两面都看了一眼,原是这温润的青玉中间有一块白域,与青玉镶嵌得丝毫无缝,赵依惊奇道“这花很好看呢!是什么花?”

    “听野老说是一种长在悬崖峭壁的灵药,解百毒,叫水信珍茸。”叶涛虽轻描淡写,赵依却霎时起了兴趣。

    追问“解百毒,听着是个宝贝,兴许可以一试!”

    “我跟野老也这么想着,等明天天亮,可动身去断崖。”

    赵依点了点头,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忽然就不自觉打了个颤,夜晚虽是风凉,可不至于让赵依打寒战。

    赵依心道门外的人不简单,便目不转睛的看向百叶门,见着是一个锦袍男子,手持一把折扇,腰配白玉之环,款款进门,优雅有度。赵依眼眸泛起异样的幽光,这人是——魇魔。

    魇魔目光一扫一楼的客人,寻了张桌子坐了下来,叫来伙计点菜。

    赵依看向叶涛,他目光清澈,虽是看着魇魔,却没有任何波澜,似是看不出他的身份一般。赵依不免好奇,那日他看不出她的身份也就罢了,怎地如今还看不出魇魔的身份?

    魇魔巡视着四周,冷不丁的跟叶涛四目相对,叶涛当下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只像是见了一个普通客人,魇魔问端菜的伙计“可还有客房?”

    伙计喜道“有有有,客官您住几个晚上?”

    见着伙计带着魇魔上楼,赵依也猜到了魇魔这几日必会留宿明月楼,可见叶涛气定神闲,心里又是疑惑。

    回到房间里,婧媛和伙计都没了踪影,桌上的食物婧媛半点未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