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夺命魅惑

    赵依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极力镇定下来,道“叶少侠,这姑娘不过是没什么食欲,何不给她开一味开胃药?少侠的丹药还是留给西城需要的人们吧!”

    赵依掩饰极好,叶涛听着这话确实听不出她护着的是婧媛,只当她是可惜了那药丸。便宽慰道“无妨,不过是一粒药,改天给云平回一趟五嶷再取来一些就是了。”

    赵依无话可说,只盼着婧媛能明白她的提醒,不要吃下那丹药,婧媛却是壮着胆子无所畏惧,凝视这冰晶一样的药丸,想到了冰糖,手指一动就把药丸往嘴里送,把赵依的话抛之脑后,看着叶涛移了一把座椅站起身,似在等待着事情的发生,赵依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又懊恼又担忧。

    野老看婧媛服用丹药后无甚大变化,捋了捋灰白的胡子,殷切期盼婧媛脸色恢复,毕竟在他看来婧媛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病人。

    没一会,野老惊喜地发现婧媛的脸色渐渐恢复红润,赵依只觉得出乎意料,叶涛的丹药竟然对婧媛无害。

    正在赵依悬着的心稍稍落下,婧媛只觉得脸上滚烫如一团火在灼烧着。瞬间就惨烈的叫出声,她这突如其来的凄惨声如刀刃狠狠地扎进赵依心里。

    赵依放下药罐子,心疼的快步走向自己的妹妹,却被叶涛给拦着,赵依脑子里一股怒气全撒在了叶涛身上,“叶涛你怎么可以乘一个弱女子毫无防备就这么对待她?枉我一直敬你舍己为人,行事磊落,难道都是假的?”

    野老神情呆滞的看着赵依对叶涛莫名的发脾气,叶涛也被赵依这突发的恼怒给打乱了心智,一下子脑子空白,见着赵依泛红的眼角心里一颤,犹如一粒石子丢进平静的湖面,掀不起大风大浪,却荡开阵阵涟漪,打乱了这平静。

    叶涛这才恍然大悟,在他想来,赵依不知婧媛魔女的身份,只觉得她是一普通女子,自然会怪罪他。

    叶涛没有愠色,耐心解释道“赵姑娘,你肉眼所见不一定就是实情,这姑娘脸上覆着一张不属于她的人皮,想要恢复原样自然而然的就痛苦了些。”

    赵依听着更像是一锤子打在心上,似乎要粉碎了她的心。疼惜的看向了婧媛,婧媛双手捂面灼痛到呜咽。

    好一会后婧媛脸上痛觉消失,面孔犹如白玉般毫无血丝,右脸颊多了五条盘根一般的暗红色纹路,眉心的火印也显了出来,若不是那黛眉大眼赤瞳,婧媛这张脸就像一个染了五道红纹的白玉瓷瓶,多了这一双眼睛又带着阴森鬼魅。

    野老倒吸一口冷气,妖魔鬼怪他也见过不少了,可是这般骨气沉沉的脸确实很难见到。

    婧媛怒火中烧,赤瞳冰冷的杀气似要把叶涛千刀万剐不可。

    赵依只想着若是叶涛对婧媛动手,自己是非要帮婧媛不可的,如此想着,赵依潜然后退,悄悄解除封印。

    却不想叶涛也是宽心得紧,不慌不忙道“不是见不得光的,何苦披着她人皮囊,这次算是小惩大诫,你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

    赵依闻言又疑又喜,缓缓收了手,法力却已恢复七层。连忙给婧媛暗示,叫她赶紧离开。

    婧媛见赵依手做着赶人的动作,不甘心的瞪了叶涛一眼,转身化作一团火焰消隐而去。

    赵依如释负重,缓缓呼出一口气。放松警惕的赵依全然不知叶涛已经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魔气。

    叶涛清晰地知道这魔气绝对不是来自于刚才的婧媛,而是……身后。

    快要入冬的时节,永乐城酉时天已黑。赵依赶忙回房间里,婧媛伤着了脸,必然会回来找她。

    确认没有人在长廊里,赵依把房门一闭,走入内室,婧媛坐在木榻上,脸未恢复半分,依旧恨叶涛恨得牙痒痒。

    赵依见她这样子,又是心疼又是气恼“跟你说了不要惹拿着青凌剑的人,你偏是不听。”

    训人的话赵依说得没有狠劲,只能感受到她浓浓的关心。

    婧媛嘟着嘴撒娇“我哪知道他那么狡猾呢!那我现在不是都成这样了,大姐也不帮帮我吗?”婧媛眨巴着妖媚的凤眼,模样也是楚楚可怜。

    赵依道“姐姐帮你这一回,你啊,下次长个心眼,你要是不保护好自己,还有谁会时时刻刻保护你?”

    说着赵依扶着婧媛盘腿而坐,她自己在木榻前方给婧媛除去脸上的印。

    赵依五指轻捻,真气在指尖浮动,似有若无,片刻后均匀分成了五条绚丽的气体缓缓浸入婧媛的红纹中,没一会婧媛脸上红纹渐渐消退。

    赵依收回了真气,婧媛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发现条纹不见了,立即开心得跳了起来,赵依做出个禁声的动作,

    “你再说话大声一点,大家都知道你在这里了。”

    婧媛一时高兴,还没平复激动的心情。

    赵依继续道“婧媛,你回宛杀去吧!”

    婧媛闻言笑容渐渐消失,不乐意道“为什么要我回去,大姐,我在这里又不会给你造成什么麻烦,今天只是个意外”

    “我当然知道,婧媛,大姐也要回去了”

    婧媛当下安静下来,疑狐地问“为什么?”

    “因为……”赵依话没说出来,房门传来“叩叩”的声响,两人同时望去,只听到外边人道“赵姑娘,小的给您送来您的饭菜”

    赵依听着这声音,又是上回送参汤的伙计,同婧媛道“你饿了吧,我叫人送来的,先吃一点,吃完了就走吧!”

    赵依说着就要去开门,婧媛拉住赵依手腕,道“大姐,你让那人进来陪我一会吧!”

    赵依闻言不可思议的看着婧媛,“不能让别人知道你在这里”

    “消除一个人的记忆不就是雕虫小技的事嘛!你让他进来又怎么了,不答应我我就不回去了!”

    说着婧媛赌气的坐下,看向旁边怏怏不乐,赵依对婧媛也是无计可施,抽回了手去开了门,见伙计还是如上次一般贼眉鼠眼,也不知是不是眼睛本就如此。

    赵依道“小兄弟,我出去一会,你把这菜端到桌子上去吧!”

    赵依说着不顾伙计什么神情,立即离去。看着赵依出了门去,伙计立马蹑手蹑脚走向屋内,放下端盘,闻到屋子里淡淡的薰香。

    屏风后婧媛娇声道“我有些冷了,把门关上”

    伙计听着非但没有被吓着,还要往前去看看这个声音的源头,只见婧媛修长的身影静躺在木榻上,背对着屏风,很是曼妙的身姿。

    伙计按耐心中的躁动,乖乖听话去把房门关上以后来到婧媛身旁,贼兮兮道“小美人,我来了,”

    婧媛依旧静静背过身去躺着,对伙计的话也不应声。伙计叫婧媛不应,轻轻抚摸着了婧媛的肩膀,婧媛依旧是不反抗,伙计只当是婧媛喜欢这般,便一把抱住婧媛,贼溜溜的眼睛正在张望她的面孔。

    这一刻伙计看到了婧媛的脸,一张惨白的脸留下许多的蚯蚓一样的条纹,吓得屁滚尿流,狼狈的从木榻上爬滚下来,引得屏风旁站立的婧媛没心没肺的笑着。

    伙计这才像个失了魂的主一般的目不转睛盯着婧媛,婧媛娇嗔一声道“你这么看着人家,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婧媛凤眼幽光一闪而过,伙计痴痴傻傻的看着婧媛发笑,婧媛嘲笑中带着几分讥讽“你这人真是一点都不小心,瑶州的星君尚且碰我不得,瞧你那样,我能让你碰吗?”

    说着婧媛挥一挥衣袖,木榻上的人影倏忽一下化为齑粉消逝不见。

    婧媛光滑细腻的纤纤细手一把勾住伙计的下巴,他已是一副痴迷的笑容,没有了意识。

    婧媛冷笑一声,很享受的吮吸着伙计的元气,看着伙计的面部挣扎的厉害,元气越来越少,伙计两眼凸起,形容惊恐万状,待到婧媛一把推开了那伙计,他已是一具干瘪的尸体,两眼突出,布满血丝,明显死前内心有千般挣扎,可嘴角却是微微上扬,很是怪异。

    婧媛看着伙计的尸体,一边矫情唉声叹气,一边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嘴角,玉葱般的手指轻轻拨动,几点灰尘一般的红粒飘飘落到伙计身上,霎时将其尸体燃成墨色灰烬,凭空消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