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看病的婧媛

    叶涛听到赵依的话,脑海里想起无意中见过的八个字,便念了出来“子夜吴歌,行尸走肉”

    赵依却是对“行尸走肉”四字更感兴趣,因为刚才就有人提了这四字。

    不过这事赵依不打算说出来,叶涛起身嘱咐师弟们“云平,你们好生安排一下,在我回来之前,先别让他们醒来。”

    叶涛心事凝重的样子着实让赵依感觉到了事态严重,叶涛的确是发现的早了些,只是他应该还不知道把永乐城紧攥在手心的是虎韶,他不会让叶涛这么快就破坏了自己的计划的。

    叶涛只看到发呆的赵依,却不知她心里的想法。

    直到回了明月楼,赵依依然对虎韶的存在耿耿于怀,她唤他一声师叔,两人却没有任何感情,不过是利益权衡关系。

    赵依一针从下方穿过杜鹃花骨朵,红线却拉不上来,一旁绣着锦鲤的桃花掌柜轻叹一声,“你这丫头做个十字绣都这么心事重重的,”

    赵依干笑掩饰“有吗?没有吧!”

    桃花掌柜嘴角扬起一个弧度,看着是坏笑,也像是一个老练的前辈。

    桃花掌柜近日已经开始准备了新年所用之物,水榭风景怡人,偶有凉风,她便吩咐了人抬来一个火炉子置在一旁也就不觉得冷,恰好赵依从满堂客栈回来,原是叶涛和野老打算先闭门谢客一天,赵依也就没什么可做的,也正好回来陪陪她,说什么桃花掌柜也要让赵依在水榭里跟着她一块做绣,只是赵依今日心事多了些。

    桃花掌柜起身到赵依做十字绣的绣架前,把赵依的绣幅翻了过来,只见背面一团揉杂成一团的红线在花骨朵处很是显眼,桃花掌柜轻抚这团红线,温声道“它便是你此刻的心情。”

    赵依看着已经无法解开的线团,抬眸正对上桃花掌柜温柔的眼神。

    赵依有气无力道“桃花姐姐,这线解不开了,”着无奈也有些悲观。

    桃花掌柜不知赵依有什么化不开的愁绪,快人快语道“那就剪了吧,干嘛去纠结”说着她拿起剪刀一下就把线团给剪了,赵依想制止却来不及。

    不过花骨朵上没有一团杂乱的线,看着也舒心一些。

    赵依露出一个久违的笑脸,同桃花掌柜道“谢谢你!桃花姐姐!”

    桃花掌柜笑意盈盈,又有点不好意思的低头,过了又说“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又跟云平小仙长闹矛盾了是吧?”

    赵依点头应声却不语,桃花掌柜又问“那你现在怎么办?”

    赵依望着水榭下,水塘倒映着空濛的天空,经过了一番思虑才回答“我答应了叶涛到济世堂帮忙的”

    “你对得起叶涛给你的信任”桃花掌柜看起来很赞同赵依的做法,她话一说,赵依有些受宠若惊,咧开嘴笑了。

    次日又是新的一天,济世堂门口实在是排了太多人,野老和叶涛无法再闭门谢客,只好让问诊的人到院子里来等着,他两也是双双到药房门口摆桌给病人诊脉开药方,由赵依给病人抓药。

    闲着没事的时候赵依就拿个药罐子随意捣一捣,一边又看着野老与叶涛在病人描述病情时认真聆听模样,或是他们嘱咐病人应当注意些什么时的关切。

    有时候赵依会偷偷羡慕这些人,譬如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旁边的妙龄女子~

    乘着叶涛给她娘亲把脉的时候暗送秋波就算了,还仗着自己是最后问诊的人,就寻着一些不是问题的问题来问叶涛,意图明显。

    女子的娘亲由丫鬟们搀扶着出了门,女子拿着药方找赵依抓药。

    赵依看着药方,若无其事说着 “甘草不够了,我给你抓一味黄连吧!”面上赵依没有什么窃喜,心里却偷乐着,叶涛闻言抬头望向赵依,她很是认真的在抓药,就赵依的一点点小心思,也不是什么打紧的事,叶涛睁只眼闭只眼一笑了之。

    女子听着很不满的皱了眉头,赵依真当动手找黄连,女子赶忙说道“唉,姑娘,不必麻烦了,这样,你把现在还有的甘草给我,不够的等药材到了我再过来取,你看如何?”

    赵依想了一番,真不知她到底是善解人意还是想着下次来,顺便看看叶涛。

    这么一想,赵依随口道“杜小姐真是善解人意,那我就把这五两甘草给你,杜小姐明天有空可以过来看看药材到了没,就算药材没到,你也不是白来一趟啊,至少你能看一下叶少侠你说是吧!”赵依说着故意放大了声音,眼角偷偷瞥了一下叶涛,叶涛和野老都听得一清二楚的。

    杜芸立马红着脸,娇羞道“姑娘你…”说着把手绢抚着自己绯红的脸,快快走出了门。

    赵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自言自语道“就这么点心思还写在脸上,叫我怎么装作看不见?”

    野老在一旁回应着“赵丫头你的心思也是写在脸上的!”

    赵依心情大好,笑道“野老你学着我说话很不厚道呢!不过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

    野老像个顽劣的孩子继续跟赵依拌嘴,“什么,你不跟我计较,这应该由我来说吧!”

    赵依做了个鬼脸,背过身去忙着自己的事,叶涛看着已经没有问诊的人,想着要到西城去,才刚起身,一人扶墙而来,满脸写着难受。

    来人娇滴滴叫着“救我~”清点药材的赵依心田犹如雷电闪过,每一根神经都在提醒她:这是婧媛的声音。

    赵依犹如被这声音拉扯一般,神速回过身来想求证。

    只见野老赶忙去把人给搀扶进来,生怕迟了一刻这人就会有什么不测。

    这女子妆容显得整个人形容憔悴,赵依感觉身体的每个毛孔都在抽着冷气,婧媛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叶涛面前就不怕叶涛认出来吗?见叶涛杵在原地盯着婧媛,面无表情,赵依心里干着急,只求婧媛早些离去。

    野老给婧媛诊了脉,满脸困惑,又望着婧媛苍白的脸,说道“姑娘,你这脉搏平稳得很,到底哪里不舒服?”叶涛闻言双眸微动,似蒙上一层淡淡的紫色迷雾,婧媛眉心隐隐燃烧着的火印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婧媛动了动嘴唇,全然若一个纤弱女子,“大夫,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昨夜入睡前就觉得头昏脑涨的,今早醒来就四肢无力,看着桌上的食物却没有食欲,我这才来药堂看看。”

    婧媛说完,野老不禁怀疑起自己的医术,又给婧媛再次诊脉还是一样的脉象,野老只想着病因,很是头疼,叶涛在一旁看得清,又坐下道“野老,晚辈来给这位姑娘看看吧!”

    叶涛这动作可把赵依给吓的心惊胆战的,野老很快给叶涛让了位,婧媛浑然不知,一手给叶涛把脉,一手有气无力的支撑着摇摇欲坠的头,佯装柔弱问着“大夫,我这个病严重吗?能不能治好?”

    婧媛一副弱女子的模样,说着眼角一颗晶莹的泪水就要夺眶而出。

    赵依是惊得两眼放直,握着药罐子的手加大了一些力度,为了掩饰内心的躁动,赵依随手拿起捣药杵咚咚的打落在捣药罐里,野老连连叫了几声,“赵丫头,赵丫头,不需要用这么大力气,休息一下休息一下”赵依被野老的声音揪回了神,含糊的“嗯啊”了一声应着。

    叶涛似在专心给婧媛把脉,然则赵依开的小差他却是看得清楚。

    看着婧媛楚楚可怜的模样,叶涛也承认若不是看出来她魔女的身份,那现在一定会发自内心的想要治好她的病。

    叶涛也是有模有样的正经道“姑娘不必太过担忧,姑娘的病没什么大问题,就是体质弱了些,最近是不是受寒了?”

    婧媛心里打着小算盘,叶涛怎么说就怎么回答,最后只要说个他开的药根本没用,毁一毁他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便好。

    当下叶涛一说,婧媛便应道“是啊,昨日贪玩,到泠湖那处去逛了一会,当时就觉得整个身子都是凉的,回了家就觉得不太舒服,今日就是这般没力气又不思进食的了。”

    “哦,难怪呢~”叶涛点了点头,故作高深,婧媛又是个爱好奇的性子,很是心急地立即问道“大夫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发现了什么了吗?”

    婧媛期盼着叶涛会说些什么,该不是胡乱扯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吧?

    叶涛面色凝重,眉心微皱,野老看着叶涛的神情知道这姑娘的病情应该不简单。

    叶涛沉重道“姑娘,你这弱体质自小携带,普通药物是无法根治的,在下从五嶷带来的丹药不多,姑娘暂且先吃下一颗缓解这一时的病情吧!”

    叶涛说着自腰间拿出一个白玉瓶,从里头倒出一颗晶莹剔透的药丸,婧媛看着叶涛诚恳的模样,毫无戒备的把丹药接了过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