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花开殊途

    赵依一双睫毛弯弯的迷离桃花眼片刻间变得冰冷,扬手一挥,一团赤色桃花瓣形状真气向着白玉梅子扇呼哧而去,两股气冲撞到一起,啷当一声各自折返。

    白梅珠手中聚着一团浮动的真气,将白玉梅子扇收回手中,立即对赵依再次攻击,白色身影一闪便到了赵依跟前,划开那白玉梅子扇的刀刃,白梅珠对赵依的攻击招招下狠手,赵依侧身闪过,后仰腾空翻了身由守反攻,身子微微倾斜着浮在空中,脚心用力点向白梅珠肩膀,白梅珠托起白玉梅子扇抵挡,赵依动作凌厉迅速翻转着身子,脚心也用力扣住白梅珠的扇子,白梅珠反应较快,也跟着赵依旋转方向转了去,若非如此,他这白玉梅子扇非折断了不可。

    赵依转了一圈稳稳落地,白梅珠把摇扇合拢,向赵依参谒道“大护司法力果然超凡,即使封了九层法力,属下依然不是您的对手,甘拜下风”

    看白梅珠双手附在扇子上,向她揖拜一下,来个态度一百八度转弯,赵依怀疑了一会后知后觉,试问道“你是虎韶师叔的弟子?”

    “是!”白梅珠直起身子,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此时的他虽是一副女子的模样却是一嗓子纯正的男儿音。

    赵依再次打量了一下这个白梅珠,问道“虎韶师叔何时来永乐城?”

    “这个属下不知,不过也快了!”白梅珠一手拿着白玉梅子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摇着,一手置于腰后间,赵依隐约觉得虎韶是在孕育着一个阴谋。

    “那好,那我就在永乐城恭候师叔大驾”赵依说着,白梅珠也点头应着“如此属下会转达师尊,恭送大护司。”

    白梅珠说着又是揖拜一下,赵依似得了逐客令,即便心里疑团诸多,也不得不缓步离去。

    叶涛已经御剑来到满堂客栈外边,病重的人昨夜又被小仙长们带回了聚集地,西城的满堂客栈充当了一次疫站。

    病情加重的人一群聚在一起,总觉得人多了就算是走了,路上走也不会孤单。

    几位仙长也是束手无策,耳边传来一阵又一阵痛苦的沉吟,他们也只能狠下心像是没听到一般。

    可脸上焦虑不安的表情还是难以掩饰,无念最是心软的那一个,见着这些连脸上都长出了青苔印子的年轻人在地上摸爬滚打,心里像是有千只蚂蚁攀爬,见着叶涛一来,迫不及待上来追问“大师兄,情况又恶化了,找不出病因”

    师弟们焦心如焚,叶涛何尝不是,看着被折磨的病人,低眸看了手中的青凌剑,心一横,将青凌从剑鞘中拔出一半。

    青凌出鞘,如临料峭春风,客栈里的人虽穿着厚厚的棉衣,却是不由得哆嗦一番。

    青凌剑泛着清冷的青光,重生之灵气形成一个个小气泡从青凌剑上浮起,汇聚到病人聚集区域,将他们哆嗦的身子覆盖住。

    那些人或有恐惧,或有惊奇,有人躲着这些气泡,有人觉得新奇伸手去碰,叶涛看着时机适宜,将青凌收回剑鞘中,飘散的灵气气泡破碎幻灭,似雾气洋洋洒洒飘荡,接着就是痛苦吱声的病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呼呼大睡。

    看着这些人一个一个倒下头,几位师弟很是不理解大师兄的做法。

    无常指着睡成一片的病人问“大师兄,这是?”

    叶涛很是伤神的回应着“也许睡一觉可以让他们暂时忘了痛苦,”接着对着各位师弟激励道“我们必须在他们清醒前找到这毒复发的原因,并想个法子制住它”

    师弟们郑重点头,云平来来回回踱着步子,抚着下巴道“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特别都是在上阳街复发,可是上阳街并没有可疑的地方。”

    叶涛看着睡着的人若有所思,语气寡淡,小声道“从头到尾都不是瘟疫,这毒物才清除了一些,便又有人出现不恙,永乐城似乎被套在一张巨网下,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着。”

    师弟们面面相觑,一抹修长的影子伸进满堂客栈,七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口,只见赵依走了进来。

    云平冷哼一声,“赵姑娘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赵依迷糊的望着云平,不明白这家伙又吃了什么药了?火气这么大。

    云平对她说话向来如此,赵依也不多加斟酌其中意味,问着“云平小仙长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平讽刺道“这隔墙的耳朵长到了屋内,也不知是个什么意思”

    此话一出,赵依明显被刺激,细小的肩膀一颤,心里像是堵了一块巨石,说不出的难受,一双明亮的桃花眼蒙上一层淡淡的雾气,也不知怎么就会觉得委屈到想哭,而这一切全被叶涛看进眼里。

    赵依更是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了这云平小仙长,自始至终,他从没有好脸色。

    无念良言赶紧堵住了云平的嘴,无常和另两个师弟又是去跟受刺激的赵依解释。

    内部变乱,叶涛从容解决,跟云平道“云平,信任是朋友间最基本的尊重,你的担忧师兄知道,但也不能冤枉了赵姑娘”

    云平敬重叶涛,轻声道“大师兄,闰年太傅常说:你信任的人不一定值得你信任。留个心眼,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她值得”叶涛说着眼睛都不眨一下,赵依表面很是平静的看着他,内心波澜渐渐平稳。

    云平一下子激动,有许多话想要一下子说出,可看到叶涛眼神平静如湖面,便也不甘的把话都咽回喉咙里。

    叶涛看着人都安静了,便又走向愁绪的源头——病人。

    叶涛在一个男子身旁蹲下身,手抚其脸上浅浅的青色印子,赵依也是看到了这些怪异之处,目光扫了一圈所有睡着的病人。

    叶涛客气的问“赵姑娘,可有看出什么端倪?”

    赵依细细再看了一圈,眉心紧蹙,喃喃道“都是阴年阴月出生的年轻男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