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引路人

    经过积满枯叶的院子,穿过走廊到济世堂前院,药堂外房门紧掩,赵依见着只有药房大敞,本着好奇之意,赵依穿过院子来到药房前。

    想要进去,听到野老熟悉的声音“对于药理,老夫倒是有十分的把握能完成,只是……”

    野老话说一半戛然而止,赵依迈开脚进了药房,果然他们都在望着门口,正等着她自己现身。

    见是赵依,野老和叶涛松了一口气,野老道“赵丫头你过来了”

    这屋子里墙壁上都是满满的药格子,房内盈满淡淡的药草味清香,药格子前是野老的檀木桌,桌上研药工具很多,门两侧皆摆满了竹简卷文,都是一些医书。

    “对啊,所以野老和叶少侠的话我可就光明正大的听着了。”赵依带着玩笑语气,说着走近了他两人。

    叶涛与野老翻看这一卷医书,野老笑着叫赵依也过来看看,赵依凑过去,叶涛这才注意到赵依今日一袭正黄色锦绣长裙很显清丽,比起往常今日更是干净利落。

    赵依不懂岐黄之术,看了半天卷文,只看着是密密麻麻的古文和鸟虫图文,什么都看不懂,便退到一旁去。

    野老道“叶兄弟,这么多古籍中皆未记载这般毒物,若非瘟疫,老夫实在想不出是什么毒物。”

    叶涛神色凝重“晚辈几次三番给病人瞧过了,还是有中毒的迹象,瘟疫可能也存在,却不是致死的原因。”

    野老“就他们皮肤上的红色或绿色的斑点,老夫行医大半辈子,第一次见到,有些像…”野老一下子记忆停顿,说不出是像什么,叶涛接着道“青苔”。

    野老点点头应和,叶涛又道“或许跟树皮更像一些。”

    野老被叶涛这个大胆的猜想吓了一跳,赵依这个旁人也是一惊,本来没有什么兴致知道他们讨论些什么,叶涛的话引起了她的兴趣。

    赵依道“听叶少侠的意思,西城所起的瘟疫似乎是一只树妖的毒物所致??”

    叶涛立刻否认道“应该不是,永乐城中没有上百年的古树,不该有树妖。”

    赵依还没来得及了解叶涛和野老的意思,叶涛不安道“我还是去一趟西城吧!”

    说着叶涛匆匆出门,赵依一脸茫然,向野老投来求解答的眼神,野老叹了口气,心情沉重道“昨夜,西城一部分情况稍有好转的病人又病重了,且来势汹汹,叶兄弟这一宿都没有睡好觉。”

    赵依才想起大门紧闭的事,这就问了野老“那…今日药堂怎么不开门呢?”

    “还未到时辰”野老沧桑的声音缓缓说着。又从架上拿来一本经卷,在桌边坐下,翻开来看,没注意到赵依何时离开。

    自从赵依自封法力后,体质渐弱,常常就是一觉睡到天明,别说昨夜就是病人病情加重了,就是五雷轰顶她都不一定起得来。

    赵依追了出来,大街小巷,寻常人家巷道,却是铺着平整的大理石板砖,赵依看着叶涛一次一次的消失在拐角处,心里莫名的慌张,更是加快了步伐,却是怎么也追不上,没一会就顿在原地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

    看着叶涛的身影又再一次消失不见,赵依喘了口气,直起身子,右手穿抚过空气,霎时自手掌心溢出玫红色的一团粉末,飘散在空中,在她手心聚在了一起,如缓缓的水流。

    赵依松手一挥,手中玫红色粉末幻化出千千万万只彩色蝴蝶飘飘包裹着她,随后赵依整个人随着这些蝴蝶一起凭空消失,再次出现已经超越了她所跟着的叶涛,彩色蝴蝶翩翩飞舞,赵依亭亭玉立的身形在蝴蝶群中显现,一头乌黑的长发在蝴蝶群中犹如黑色瀑布。

    彩色蝴蝶身影又化为玫红齑粉,消失不见。赵依不慌不忙唤叶涛的名字,从小巷出来,恰好就拦着了叶涛的去路。

    那人见小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活生生的黄衣女子,虽是一时觉得意外,却也不慌张,若早有准备一般。

    倒是赵依就抽了一口凉风,眼前男子跟叶涛一样走着一头令她羡慕的云墨般的秀发,与叶涛一般穿着白色长袍,一尘不染。

    可脸上妆容却与叶涛千差万别,叶涛就是一张素净不加修饰的脸,剑眉星目,轮廓清晰。此人柳眉杏眼,小巧玲珑的鼻子,标准的鹅蛋脸,比一般女子还要美上几分,大可与婧媛相媲美,所说婧媛是夏日妖艳的美,这个男子就是冬天冰雪的美。

    赵依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一个背影挺拔的高大男子,和叶涛有几分相似的男子正脸会是一个女子的模样,不,他不是女子,他只是长了一张女子都羡慕的精致脸蛋。

    男子见赵依盯着自己,把玩着手里的东西,却不肯示人,赵依听着男子声音似月光一般清冷“姑娘,你就是再仰慕在下也不能一直跟着呀,脸皮再厚的人被你一直这样追着也是会害羞的。”

    男子说着杏眼微微眨着,赵依无言以对,抽回视线张望着天空,欲言又止。

    心里郁闷“永乐城最近多了奇奇怪怪的事就算了,怎么现在还多了一个让女儿家都艳羡的男子,这要是在永乐城街上走一遭,说不定得引起那些色心胆的人垂涎三尺。”

    赵依自个儿心里想着,却不想那男子嫣然一笑,道“姑娘的好意提醒在下都记着了,不过如此娇小一个姑娘,却还要做心结的储藏罐,在下都怕姑娘负重了,姑娘嘴上不问,怎地心里头止不住多说了”

    赵依耳边鸣声聒噪,耳根子一热,脸便有些羞红了。

    “你会读心术?”像是疑问,可赵依心中已有定论,那人闻言杏眼微眯,轻笑一下,道“只是这耳朵有些与众不同,听得到他人心声罢了。”

    敷衍。赵依莞尔一笑,“这么灵巧的一对耳朵,我委实羡慕呢!不知该如何称呼公子。”

    “行尸走肉,恕不留名。”男子说着手里折扇一敞,轻轻柔柔的扇着,赵依看到折扇上的图案之时心里一时震惊:白梅珠。

    而震惊之后更多的是怀疑:白梅珠怎地是这个样子,传闻中的白梅珠是九嶷山上一只白鹤所化,见过白梅珠的人无不夸赞其相貌英俊,行为磊落,可并没有人提过,白梅珠实则有着一张沉鱼落雁的面孔,但白玉梅子扇世间无二。

    赵依想着自己还有正事,便道“打扰了,告辞!”

    赵依背着白梅珠向前走去,身后一股疾风刮来,赵依回过身,白梅珠的白玉梅子扇挥斥而来,裹挟来一股旋风,直指赵依细致的天鹅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