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馊主意

    其他人明早还要早起,吃完了饭也都早早休息去了,叶涛和野老还在闲聊,聊什么赵依就不近听了,还是和厨子们一起收拾一下。

    厨房里,赵依漫不经心的洗着盘子,隐约听到野老和叶涛的声音,却还是没听清他们两人讨论什么。想到今天贾政廷说的话,赵依不知道叶涛该认为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赵姑娘,别发呆了,你就顺便把这刀子也洗一下吧!”小张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着,赵依习惯性的回答了“好”,却没有注意听到他说了什么。

    四指碰到冰凉的刀面也没多大感觉,直到划过那锋利的刀片,“砉”的一下指尖的刺激传遍神经,赵依猛地缩回了手,咬牙没叫出声,身子却是一颤,就见除了拇指外四指鲜血殷红,血滴落到盆里,痛觉传开来,赵依心里慌乱了一下,把盆里的刀拿了出来,手伸进水里,想要洗去血迹,没一会整盆的水都被染成了红色,这让她愈加心惊,把手拿出来,紧握着拳头,不让血流,也把整盆水给倒掉了,强装镇定地对小张喊“小张,人有三急,你自己处理一下餐具”

    说着赵依就急忙从厨房的侧门出去了,没顾及小张的反应,出门时听到了小张憨实的回复“哦,好的赵姑娘。”

    赵依跑到明月楼后院的水塘边,只觉得粘糊糊的鲜血似乎把手给沾着了,手指僵硬伸展不开,她便蹲下把手放进水里,一直不停地拨弄冰凉的塘水。

    “赵姑娘快把手拿起来”

    这声音很熟悉,赵依回头望去,叶涛已然来到面前,把她浸泡在水里的手牵了出来,赵依也就站了起来。

    “夜晚水冰,赵姑娘你这手有伤口,不宜碰水”

    说着叶涛从腰间拿出一瓶白色粉末的药给赵依的伤口撒上,又用白纱布包扎了一下,包扎得很是细致。

    赵依有些黯然伤神,道“叶少侠,我是不是很让人操心?”

    叶涛抬眸很是奇怪的看着她,“赵姑娘怎么这么说?”

    “你看我,这么大个人,饭不会做,伤口不会包扎。”赵依说着自己都觉得可笑,自己不会的真的太多了。

    叶涛温声道“赵姑娘不是正在学吗?若是有什么不甚了解的,就问桃花掌柜,或者问在下也行!”

    看他包扎好了赵依就抽回手,默不作声,静静看着纱布,答非所问“包扎得真好!”

    叶涛顿了一下道“其实赵姑娘不必拘谨,想说什么就说,想做什么就做,就像在下刚遇见姑娘那时。”

    赵依像是被灌了一碗醒神汤,回想起那天,便又有点动力,说好的夺取他的青凌剑呢?

    见他手中没有带着青凌剑,赵依抬眸看着他,他很是淡定。

    赵依道“那你也不要天天在下在下的自称了,我又不在上。”

    叶涛点头应“好!”

    赵依很是心满意足的往房间那处慢悠悠晃哒了去,叶涛跟着她一起走走。

    稍有夜风,叶涛提醒着“赵姑娘,永乐城变冷了,往后阵风较多,记得多添加衣物。”

    赵依也乐得开心,同他说“叶少侠不用担心,我从小体质有异于常人,身子有些发烫,冬天也不会冷的。”

    叶涛很是疑惑赵依所说的,将信将疑。“虽是如此,赵姑娘也注意保暖些,”说着他抬眼看了看夜空,道“时辰有些晚了,赵姑娘早些休息,在…我就先告辞了。”

    还习惯自称“在下”了是吧!不过改得还真快,赵依心里偷乐,点了点头他便离开了。

    次日出奇的出了太阳,阳光正好,赵依拾了些小离和她自己的衣物到后院洗房浣洗,这洗房倒不是很大,好就好在水房前引来一水渠,可以随时打水,外边的空地也随时备着空木桶和木盆,比先前在她住的这院子里洗好多了。

    见着明月楼的许多妹妹也在,都在乘着天气晴朗洗洗衣物。赵依同她们打了招呼,把带来的衣物都腾放到一个空木盆,便去打水,原狸妹妹过来搭话“赵姐姐,你是在给小离洗衣服吗?”

    赵依提水倒入木盆,道“不只小离的,还有我自己的”

    飞华妹妹也过来道“赵姐姐,你以前也不常做这些事,还是我们来吧!”

    赵依放下木桶开玩笑道“就是因为我以前不常做这些,所以才要多做做啊,不然我这手可就废了。”

    看她们很惊奇的样子,赵依又怕她们想多,道“飞华妹妹,你看,你们还要给五嶷七位仙长清洗衣物呢,我的就不麻烦你们了!”

    倾安妹妹歪着个小脑袋道“可是,七位仙长的也不用我们洗啊,掌柜有问过的,七位仙长不给。”

    闻言赵依心里叹:还真的是有原则,什么都不给别人碰。

    心里又对这几人另眼相看了,让几位妹妹离开后,赵依洗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可以拧干水滴晾晾了。

    这架子也不知谁立的,比她高出一个头的高度,赵依只好找个凳子来踩踩,才捋直了方挂上去的被套,脚下凳子咯吱一声,赵依才起意识便施法向后跃起退离平稳落地,眼见那凳子被一团火焚烧。

    赵依目光凌厉的看向身后的假石,忽一会又很柔和,笑道“出来吧!”

    婧媛从假石后走出来,姿态妩媚妖娆。打趣道“我们的大姐在宛杀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护司呢,每天伺候你的魔民还不知有多少,怎么到了这人间儋州,又是做饭又是洗衣服的啦!”

    赵依不回应她,又去拧一把小离衣裳角蕴积的水。婧媛很识相的不再过问,过来帮着赵依一道拉直了衣物才挂到架子上。

    这些事赵依做着也顺手得很,婧媛酸溜溜道“刚才那几个小妮子的话我都听到了,大姐,你既然要学着做这些粗杂活,不如就帮五嶷的那七个人也洗了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