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不欢迎的客人

    小离迫不及待的闻着桌上琳琅满目的美味佳肴,就像只小馋猫。桃花掌柜作为主人,肯定是要招呼大家一声。便举起酒杯站起身,款款道来“今天是个好日子,西城的疫情在七位仙长和野老的救治下有了好转,我作为永乐城的一份子,在这里谢过七位仙长和野老了!这一杯我先干为敬,下一杯大家一起饮一杯。”

    桃花掌柜很豪爽的就一饮而尽,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叶涛作为五嶷大师兄,率先站起身,敬了桃花掌柜一杯。

    赵依看着酒水,未等叶涛饮酒便说“这酒叶少侠能碰吗?”

    叶涛回应“赵姑娘挂心了,五嶷弟子可以沾酒”

    另一边无念也说了“赵姑娘,佛家尚有‘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话,五嶷没那么多规矩的,当初吴师兄成亲的时候还被我们给灌醉了。”

    无念提起这件事都还有些高兴,师兄弟情谊慎重呀!

    赵依颔首,“那好”说着她也起身举起酒杯道“野老请,各位仙长请,”

    大家跟着也都起身举了杯,小离一人坐下,看着一桌子的大人一饮而尽。

    放下了酒杯,大家都一一坐下,无常道“大师兄,刚才在你来之前,我们师弟几个都喝了一杯茶水提提神,大师兄你理应也品一杯。”这一边良言已经在给叶涛倒茶了,这两师兄弟,合作密切呀!

    赵依心里咯噔一下,叶涛还不知道这事吗?

    想着赵依望着叶涛焦心道“这茶凉了,还是不喝了吧!”又看向了良言,他像是受到威胁,调皮的吐吐舌,直接别过头去不看她。

    无念这边又说“赵姑娘你别担心,大师兄身体好着呢,才不会因为一杯茶出事。”

    “没事的,赵姑娘,在下也喜欢喝茶。”叶涛说着就举杯饮了。

    赵依还想说什么,被叶涛这么一套动作下来,全忘了想说什么了,眼睁睁看着他饮了那杯茶。

    赵依心里叫苦不迭,叶涛啊叶涛,你饮了那杯茶是你的苦难,是我的为难呀!我这老脸挂不住了。

    这几个恶搞叶涛的师弟满怀期待的看着叶涛的表情,赵依也不忘关注了一下,就见叶涛茶杯还未放下就已经微微皱眉,嘴角微微动了一下,满脸写着一个“苦”字,赵依已是不忍再继续看叶涛难受的表情了,想离席又不太合礼,在原位坐立不安。

    几个师弟已经憋不住笑了出来。尤其无念良言最是没心没肺趴在桌上笑着,

    无念“大师兄,你终于被我们整了一回”

    无常追问“大师兄觉得味道如何?”

    叶涛思虑了一下,赵依甚是好奇,这种情况下,他只用一个苦字就可以说出来了呀,想什么呢。

    “入口清香,入喉苦涩,茶叶放多了,不宜过多饮用。”叶涛把茶杯置于桌上,虽然是很简单的一句话,却是令赵依心里绷紧的弦一下子松缓下来,莫名的就没有了忐忑的心情。

    叶涛是真的品尝了,还说出了过苦的原因。可是叶涛下一句话却令赵依整个人一颤,只见叶涛看向众人问“这茶是谁泡的?”

    赵依眼神也连忙扫了所有人一圈,发现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盯着自己,叶涛也是知道了,在全桌人的目光之下,赵依已是羞愧的无地自容,对叶涛尴尬的干笑。

    叶涛却是很会心的笑了,他不轻易笑,可每次笑都是露出皓白的八颗牙,奇怪的是赵依每次都会痴迷于他的笑容。

    “赵姑娘下次若是再泡茶,茶壶有这般大时只需放今日所放茶叶的一半就好。”

    赵依望了望茶壶大小,记着了。虽然当面出糗,可叶涛的话还是抚慰她不少。

    野老又发挥了他长者的身份说话,“好了好了,品茶的事到此结束,你们几个恶搞的小鬼头,一天用脑的,多吃点饭”

    桃花掌柜也道“野老说的是,我们也快吃了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着桃花掌柜带头暴吃,大家也都动起筷子,看他们都吃的津津有味的,赵依坚决相信自己厨艺不错。

    愉快的吃了一会后,一个伙计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跑来,桃花掌柜叨叨了几句。

    “大李,野老和几位仙长都在用膳呢,你是怎么了?这么急急忙忙的”

    大李手指着门口,却是语无伦次,没说成一句话。没一会就听到有人在门外喧嚷“有没有人在啊?姑娘,我贾某人来了。”

    这令人心烦的声音,赵依不回头也自然听得出是谁,这个贾政廷,不是明天才能来的吗?

    贾政廷声音传来之后人就来了,大老远看到赵依就眉开眼笑,大步流星走过来,身后还跟了六个红衣侍卫。

    “哟,这么多人呢!正好,这里谁当家?”贾政廷眼光扫了一圈席上的人。

    一桌人对这个不速之客很是莫名其妙,赵依只当这是她自己惹的人,便自己去解决,离座走过去,语气冰冷。

    “贾大人不是答应了我明儿再来吗?你不怕你毁约了被我惩罚?”

    贾政廷没意识到赵依的怒气,回了个头朝红衣侍卫招手“拿来。”那人给他呈上来的是一箱沉甸甸的东西,他打开来,满箱皆是金银珠宝,赵依眉心微蹙,打心底里不喜欢这闪耀的东西,就迅速的把箱子关上。

    问“贾大人这是做什么?”

    贾政廷得意洋洋,“姑娘你说我今天不够有诚意,现在我贾某人就向你表达我的诚意,不知姑娘可否现在移驾贾府?”

    想是个聪明人都能看出赵依眼里有杀气,可贾政廷就是没看到。赵依尽量露出微笑“贾大人若觉得这些钱财赘余,不如拿去西城赈灾吧!有人比我更需要它。”

    贾政廷却把赵依的话当了玩笑,自顾自肆意地笑了起来“西城那些要死的穷酸鬼跟我什么关系,我贾某人的钱财只给我喜欢的人,姑娘只要你跟我回了贾府,贾府的钱财你随便花!”

    贾政廷奸臣似的笑,看得赵依步子悄悄后移了几下,贾政廷意识到赵依后退,伸出爪子想把她给拉住,却被突如其来的另一只手给攥住了手腕,反叫他疼得咧嘴,怒火中烧。

    “谁这么大胆,敢对本府动手!”贾政廷身后侍卫将扑上来,被叶涛凌厉的目光扫过,便不敢轻举妄动,面面相觑不敢前进。

    叶涛有意加大力气,贾政廷又是一阵呲牙,朝身后侍卫吼“你们都是瞎的吗?还不把这个狂妄的小子给制服了”

    侍卫再次犹豫不定,终究还是敌不过主人的眼神,一下子都冲过来,叶涛指尖流转过一道浅紫色光线,侍卫被无形的墙给挡住,张牙舞爪却靠近不得,贾政廷气在心里,疼在手上,又对叶涛是恨得牙痒痒,一副猴急的模样,心里大骂这些侍卫无用。

    叶涛倒是从容冷静,一字一句道来“贵府金山银山也比不得明月楼的青山,赵姑娘既然不愿意登府,就请大人回府吧!”

    叶涛的字眼像是客气,可语气不带感情,赵依猜不透他的心思。

    “行行行…大侠说什么都行好吧,放手放手,大侠先放手!”

    贾政廷近似哀求,却又很敷衍,叶涛嘴角扬起一个轻微的弧度,笑了一下,怎么看着都不像是嘲讽,他的笑容似乎从来不会带有贬低别人的感情,充满温暖的笑加上他清秀俊美的脸,就是春天的代名词了。

    叶涛放了手,贾政廷缩回侍卫群里,抖了抖衣袖,捋直了衣领,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大胆刁民,你是何人?敢对本府不敬,你知道本府是谁吗?敢阻止本府带走人?”

    叶涛神色淡定道“贾大人你财大也好,势大也罢,叶涛行走天下,不畏财大,不惧势大,你若是有什么不满,只管来找叶涛便是,别想碰明月楼里的任何一个人。”

    叶涛这话说得赵依很是钦佩,也很感动,原来被人保护是这么温暖的感觉,眼角微热,赵依热泪盈眶,转头偷偷抹了一下。

    “你……你……”贾政廷被气得脸色铁青,可身后侍卫还是不敢对叶涛动手,贾政廷恨铁不成钢,咬咬牙看向赵依,胡扯道“姑娘,你一个人在外面,不想你的家人出事吧,不想的话就乖乖听话就是了!”

    叶涛脸色忽变,看向了赵依,似有为难,也有怜惜。无常拳头往桌上砸下去,怒气冲冲道“当真是恶毒!”

    桃花掌柜很是激动的走了过来,“贾大人你得饶人处且饶人,这般对一个姑娘家,你的良心被泯灭了吗?”

    赵依内心再次被温暖包裹,转笑道“桃花姐姐,叶少侠,你们不用听他胡说,我……”赵依不知该怎么说好,总不能如实说来,便道“是孤儿。”

    话说间感觉空气都安静了,不止叶涛和桃花掌柜,桌席上的人也看向了她,这一刻赵依似乎看到了婧媛常说的“他们看你不是关心你,只不过是怜悯你”

    可赵依愿意相信他们都是关心着自己的。

    叶涛语气冰冷地跟贾政廷说“贾大人,在我们还愿意让你离开的时候,赶紧走吧!”

    贾政廷也是被无常这突然的暴怒给震慑到了,叶涛给台阶下,便顺着下了,努了努嘴,似乎不满,又不敢多说话,灰溜溜的在侍卫的簇拥下离开了明月楼。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