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贾政廷出现

    我像是把烫手的山芋丢出去一样的推了叶涛一把,从刚才还赖着的怀里挣扎出来,这动作可能是有些粗暴失礼了,叶涛刚将鸠猊兽封住,我这么一推,他也是怔了一下,完了又跟我道歉“抱歉赵姑娘,在下冒犯了。”

    我这心跳还没平复,千般想掩饰,有些不自然,“是叶少侠救了我,应该是我道谢才是。”

    我说着转过身对着鸠猊兽,他被叶涛的法术冻住了,安安静静的定在原地,周围淡淡的紫色光芒萦绕着,看起来倒还像块人形琥珀。

    我转过身去,大大的深呼吸。样子有些滑稽,不知叶涛是如何作想,关心的问了我“赵姑娘没事吧?”

    我这么调节一下就自然了许多,回过身回答他“我没事的,叶少侠不用担心。”

    叶涛微微颔首,脸色有些不好,像是愧疚,可是他愧疚什么呢!?“赵姑娘,有件事在下还是想跟赵姑娘说一下”

    我看着他,做好了倾听的准备,表面强装无事,心里还是十分忐忑。

    “对不起赵姑娘,这次是在下利用了赵姑娘,”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有些不明白了,仔细想也想不出他哪里对不起我了,“叶少侠何出此言?”

    “这鸠猊兽在西城出没已有些时日了,听城里的人说在瘟疫泛滥前有不少妙龄少女因他它而失踪。”

    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了一些,原来我做了一次诱饵,心里一阵苦涩。

    无念也不知何时出现的,一出现就给叶涛说好话,“赵姑娘你也不要生大师兄的气,大师兄也不是故意的,何况你不是也想来看看大娘嘛,”无念本来是想说好的,我知道,可这一说出来反倒像是我这么做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想来看小离娘亲,所以我发生这样的事就是我自己不小心?

    我这心里头火气孕育着,无念语无伦次解释道“赵姑娘,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了啦,方才你前脚刚离开,大师兄后脚就跟着你,不会让你出事的,只是如果赵姑娘没有独处的时间,我们是引不出鸠猊兽的,所以……”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能接受一些,觉得他前面说的话也没有错,确实是我要来看小离她娘亲,离开他们的视线的。

    “无念小仙长,你再这么解释下去,我可就当你是在掩饰了”我说着恢复了笑容,无念小仙长讪讪的笑了一下,挠着头的模样甚是可爱。还是叶涛反应得快,“多谢赵姑娘谅解,今日天色也不早了,野老在枯井处等着我们”

    他这一说确实觉得可以回去了,在明月楼吃了晚饭,合着桃花掌柜也在,我跟小离说了一下她娘亲的事,这孩子也心满意足的就去睡觉去了,蛮大的院子里就只剩我跟桃花掌柜两人品品晚茶,桃花掌柜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小离的缘故,莫名的就很伤感,

    “生来逢乱世,万般皆是命,看着小离这般大了,我的孩子要是也在的话,应该也这么大了!”

    她这说得我心里头咯噔一下,看向了小离离去的方向,可尽头处却是冰冷的假山,我又折回了视线,“桃花姐姐,斯人已逝,你就没有想过给自己再找个好人家吗?”

    桃花掌柜叹了气苦笑,“在如今这永乐城,想找个人过日子容易,找个知心人过日子难”

    说着桃花掌柜把话题牵引到我身上“赵依,你这年龄也该出阁了,可有中意的郎君?要不要桃花姐姐给你介绍一个。”

    “噗嗤……”我失礼的笑出声,“桃花姐姐怎么地就担心我这个了呢?”

    “你这丫头,姐姐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这人间百味,你总得挨个尝遍,像姐姐现在这样一旦经历得多了,才发觉唯一放不下的就一个情字。”

    这话但是引起了我的兴趣,其实活了这么些年,哪有想过人间的爱情情仇,师尊一生只为两件事而活,一则统一魔界,这也是我这个大护司的首要任务,二则找到罗玄,公平的最后一次决一生死战,其实师尊自己也没想过,如果活下来的是她,那么往后她应当如何,我自己也不曾想过未来。

    这一宿很是难以入睡,第二日大清早外头嚷嚷着,半梦半醒的听见楼里的妹妹大呼“赵姑娘救命啊!”

    我惊起稍微梳理了一下便开了门出去,这些个妹妹们一见我出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都向我这里有奔来,个个梨花带雨,

    “今儿怎么了这是,妹妹们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我问着,妹妹们倒也不七嘴八舌说着,而是由着年龄稍大一点的飞华妹妹回我,

    “赵姑娘,这贾大人来闹事,如今这掌柜的还在济世堂没回来,赵姑娘你做事拿得定主意,你就去看看吧,”

    “哪里来的贾大人?”我这还是一头雾水呢,飞华妹妹解释“贾大人的舅父是丞相大人的妹夫,他这人喜欢仗势欺人,今日到这里来开口就是要姐妹们陪着,赵姑娘,我们不愿意再像以前一样了,你就帮帮我们吧!”

    听飞华这么一说,我倒也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但是这个贾大人估计是个难以对付的主,我这才到了酒楼外边,就听到了觥筹交错的声响,进了楼去,一桌的红衣侍卫环拱着中间的锦袍男人,很是显眼,酒楼里的客人都显得很拘谨,尽兴的也就那一桌。

    伙计们一见我过来,也不知怎地似乎都欣慰了一些。其中一红衣侍卫对着大门,见着我进了酒楼,手肘碰了碰贾政廷,在其耳边说着什么,贾政廷朝我这边看来,忽然就两眼放光,又是一个色心胚子。

    身后妹妹们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便走了过去,客人们看向我的眼神都有些异样,莫不是觉得我羊入虎口,有些可惜了?

    贾政廷的侍卫给我让了个位置,我便大大方方的坐到桌席里,贾政廷满脸淫笑,比起酒楼的那厮,这人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姑娘可就是这明月楼的掌柜?”

    “不是,掌柜的是我朋友,贾大人光临明月楼,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说着我站了起来做做样子,那人赶紧地让我坐下,“唉,姑娘何以如此,见着姑娘一面,贾某,三生有幸,怎敢怪罪于姑娘。”

    我干笑一声,“听说,贾大人今日是想要酒楼里几位妹妹陪着,那民女这就给你叫来,请贾大人尽兴”

    我佯装着要起身,那人却是急了,连忙挽留,我两旁的红衣侍卫一见主子急了,便拦住了我的去路。

    那人道“姑娘,恐怕是你误会了,贾某此次专为你而来,姑娘可以把明月楼里的其他姑娘们叫来我们可以一起吃吃喝喝,不过你可别走啊!”

    好大的胆子,要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说不定我就把你练成魔兵了。我心里边想着,眼角瞥了一下我的手,虽然只剩一点法力,但是对付几个凡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做出气愤的样子,“哼,你这个人怎么这个样子,既然要我陪,居然还想着我的妹妹们,你这样我可不高兴。”

    这一招果然见效,那人一见我生了气,千般讨好,“姑娘不要生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那些个姑娘就不叫了,贾某人只要你一个,别生气了啊!”

    “你们大人经常出尔反尔,我也习惯了,这会子莫不是在哄我吧?”我这魔女的心思就是这样,非得要你发誓一下,若是我反悔了,我不怕什么天谴,若是你反悔了,我就有理由给你惩罚。

    “怎么会是哄你呢,我说的可都是这心尖上的话,要不这样,要是我做不到,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这一贯的毒誓还真的是百用不滥,我得逞了便赶人了。

    “大人明儿再来吧,今日我这心情不好,喝酒也伤身,明儿陪大人尽兴”我说着拂了拂衣袖,自顾自坐下,明天你要是过来,我自有对付你的办法,今晚你要是还要过来,我可就得有点小惩罚了。

    我这么一说他就有些不高兴,我又补充道“今日我与大人初次见面,大人一点诚意都没有。”

    这么一说他就装模作样的掌了自己的嘴,

    “是是是,姑娘说的是,我今日确实是不够有诚意,这样,明儿我再来,一定给姑娘开开心心的!”

    说完他便领着红衣侍卫满足的笑着离了去,妹妹们都欢欢喜喜的跑过来,脸上洋溢着笑容,没经历过绝望,我不能体会她们此时的快乐,不过也替她们开心。

    良言小仙长今日回来得有些早,亦是春光满面,我赶忙过去招呼一声,却是打趣的话“良言小仙长今日吃了蜜桃了?”

    良言嘴角的笑容依旧的甜甜的,“西城那边的病人都全部初诊过了,病情严重一点的大师兄和野老已经想法子缓和了些,这会儿就是想麻烦赵姑娘和桃花掌柜,济世堂的事紧着点,明儿把济世堂开了,也好给东城需要瞧病的瞧瞧”

    听着是个好消息,我也眉开眼笑,“济世堂那处桃花姐姐已经打理好了,一会我也过去跟着桃花姐姐再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叶少侠和野老大概何时会回来?”

    “现下还在出诊,未时方可回来。”

    “那好,我去找桃花姐姐,今晚给你们准备好吃的。”

    良言也是个十足的馋鬼,一听到好吃的,立马就两只眼睛都放光,不过片刻又扭扭捏捏的道了句“不过赵姑娘真的确定你做出来的是好吃的?”

    “我……”我反手就是要给他的小脑袋一个小爆栗,结果人家一溜烟就跑了出去,还不忘着回头取笑我,厨艺不佳怪我吗?五千年来我连厨房都没有进过……好吧,这不是借口。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