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重开济世堂

    野老回来,回到他的济世堂,说是要重开济世堂,毕竟里面还有很多有用的药材,叶涛和野老带着五嶷的小仙长都去了西城,桃花掌柜和我也就承担了打扫济世堂的任务,每天早上跟着小离闹一闹,用膳过后又去济世堂打扫一番,整理一下药材,晚上在叶涛和野老旁边侯着,端端茶送送水,找找医书,日子过得很是清闲。

    过了四五日,早晨露水氤氲,我这才刚梳妆好,忽然听见小离的啜泣声,便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这孩子摇摇头,却不跟我说话,泪水跟串断线的珍珠似的夺眶而出,看得我心都跟着揪得紧,软磨硬泡的,这丫头终于同我可怜戚戚的说着“赵姐姐,我昨晚梦到我娘亲了”

    原来是思念亲人了,我抚摸着她的小脑袋,轻声问“娘亲跟小离说什么了?”

    “娘亲说,她很好,叫小离不要担心她。可是小离知道,娘亲一定是很痛苦才会到小离的梦里来的,以前娘亲都没有出现过。”

    小离说着又是忍不住的抽噎,刚止住的眼泪又来了,她这一哭,我这眼角也有点酸,顾不上什么手绢,用手就给她擦拭了脸颊的泪珠,用更温柔的语气跟她说“小离别伤心了啊,你娘亲肯定是很久没有看到你了,想你了,所以到你的梦里来看看你,大哥哥跟野老不是一直在医治你娘亲和西城的人吗?她一定会很快就好了的,要不赵姐姐今日去西城帮你看看你娘好不好,别哭了啊!”

    小离一听我要去西城,赶忙着站起来也要跟着去,我便安抚道“小离,你的病才刚好,不能去那里了,你要是去了,你娘亲会担心的”

    这么一说她倒也安静了下来,一副委屈的样子,今日本是要去济世堂的,可小离这么一说我便跟桃花掌柜说了一下,用膳过后就随着叶涛去西城,可这家伙似乎不想我过去,

    劝着我“赵姑娘,西城有些不安定,小离娘亲的事我会注意些,赵姑娘就不要过去了”说完了怕我心里有什么不悦,又补充了句“何况济世堂还有很多事情要麻烦赵姑娘呢!”

    “济世堂的事也打理得差不多了,有桃花掌柜在,叶少侠和野老可以放心。这些天我一直在济世堂和明月楼打转,也想出去走走”

    叶涛不再劝我,反倒是野老有话说,说着还挑了挑眉,貌似是要吓退我“赵丫头,叶兄弟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这瘟疫可马虎不得。”

    听野老这么一说,我可就乐了,凑到叶涛身旁,悄悄地说“叶少侠可是亲口跟我说了,这不是瘟疫,不过是歹人下毒,所以我有什么不能碰的吗?”

    说着我偷偷乐着,就看你叶涛怎么说,他淡定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想必内心也是有一番纠结吧。

    “可是赵丫头,西城前天开始就有些不平,你……”野老还想说什么,叶涛抢先一步答应了我,“赵姑娘想去看一下便去吧,”

    我这高兴得还没一刻时间,就看到野老慌张的神情,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涛,五嶷小仙长也如此,看叶涛轻轻摇了摇头,估计我也问不出什么,直到发生了那件事,我才意识到野老震惊什么。

    西城跟那日有所不同,病人分配的井井有条,哪里由哪位小仙长负责,都分得很清楚,野老和叶涛会挨个给病人出诊,毕竟是中毒,也许吃了药解可毒就好了。

    今日叶涛与野老去的正是无念小仙长负责的病人队伍,我也跟着去凑凑热闹,却是只能在一旁看着,跟着无念小仙长一起扶一扶羸弱的老人,大半的时间过去了,人也就越来越少,我便跟叶涛道一声,去看看小离她娘亲,叶涛正在给病人把着脉,闻言抬头看了我一眼,只道“好,赵姑娘路上小心一些”

    然后又回过头认真照料着他的病人,我也就不多事了,赶忙着去找小离她娘亲。

    这见着了人,心里也就安心一些,小离娘亲明明是病情大好,脸色红润,可却是没有多大的精神,似乎有心事,我便好奇的问了一下“大娘这病情有所改善,怎么却是高兴不起来呢,大娘这个样子要是小离知道了,估计又要伤心一段时间了。”

    提到小离,她娘亲才眼神一亮,片刻后又轻轻叹气“赵姑娘,小离有你和叶少侠照料,我很放心,只是……唉,赵姑娘可知小离她爹是谁吗?”

    我摇了摇头,大娘继续说“姜世仁”

    听着名字很是陌生,我又摇了摇头,大娘又说道“就是他把叶少侠带到永乐城的”

    我欣喜了一下,“姜先生这么做于永乐城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啊!”

    “可是他却又去忙城主的事了,这从琉云城回来,也不来看看小离和我,就又走了,唉~”

    这说着小离她娘亲又是叹气,这样的离别之苦,我没有感受过,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不过看大娘这么郁郁寡欢的,估计很是苦楚吧,这便也寻些话来安慰安慰她,再闲聊了好一会,我也就跟她道了别。

    往回走又是要穿过大街小巷的,才绕了几条小道来到街头,身后却是响起了另外一人的声音“赵姑娘不是应该在大师兄那么?怎地出现在这里?”

    我闻声望去,见是熟人“原来是云平仙长,叶少侠那里也忙得差不多了,我便过来看看小离她娘亲,回去也好给小离放心一些”

    “原来如此”云平小仙长说着向我走来,不知怎么滴,对于叶涛所有的师弟,我总觉得这个云平小仙长似乎对我有什么不满,每次说话总是阴阳怪气的,久而久之,我也就不怎么想理睬他。

    “那赵姑娘是看到了小离她娘亲了?”

    “是的”我点点头,

    “赵姑娘觉得大娘的病情如何了?”

    “气色好转,但是因为姜先生的事很是郁闷”我如实说出,云平小仙长顿了一下,“哦,赵姑娘也知道姜先生的事了?”

    “是啊,姜先生为了永乐城拔山涉水到琉云城,现在又为了城主大人的事连妻女都没能见上一面,委实有些可惜了”

    “赵姑娘真的这么想?”云平小仙长有些质疑的看向了我,只是一时之间我还不知道是为什么,便问到“这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赵姑娘尽早回去吧,”他似乎有些不想跟我说话了,我便也就转身离去,才走几步,隐隐约约感受到有人正在靠近这里,却不是云平小仙长的气息,因为他正走向那靠近的人。

    我还在好奇着会是谁的步伐这样稳健而无声,只有那一丝盛气逼人的气息透露了行踪,不过想来跟我也不会有多大关系,便一路向前,这才拐了个弯就感觉周围一股压抑的氛围充斥而来,我心里大感不妙,我似乎被什么怪物给盯上了。

    现在法力不足,我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云平小仙长即使对我有什么意见,应该也不会见死不救,念及此,我便想往回走,这一转身,看见一个白衣男子往我这走,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叶涛,走近了才发现是个陌生男子,温和地跟我打了个招呼,“姑娘是迷路了吗?需要在下帮忙吗?”

    虽说他表面是很儒雅的一个人,不过这压抑的氛围却是很容易识破他的身份,我皮笑肉不笑的回应“不用了,这路我熟得很,不敢劳烦公子”说着我离开,那人却也不追过来,只是在后边冷笑一声,“姑娘,前方已无路可走。”

    我闻声抬眼望去,只见眼前的宽敞街道被他的法术硬生生堆砌了一面墙。我这心里有些慌乱了,这就是叶涛所说的不安全?现在怎么办?

    我无奈又有些气愤的看向自己的手,要是没有自封法力多好,一只鸠猊兽哪里是我的对手?想着想着空气中飘来一句空灵的话语“姑娘,这西城可是难得出现你这么年轻貌美的女子,这一次我可是饱了眼福了”

    话说着白色身影飘至眼前,我心头上一惊,一股莫名的慌张涌上脑海,大叫了一声转身逃去,却硬生生撞在一个人怀中,他似有准备一样的把我给抱住,脑子里嗡嗡作响,我该不是逃跑不成,反倒投怀送抱了吧?

    这个念头着实吓着了我,连忙抬头看是谁,虽只能仰头看到人家的侧脸,可我就像着了魔一样的,傻傻的盯着一只手就把我紧紧抱在怀里的叶涛。

    初见之时,我只是觉得这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一个男子,黑亮垂直的发,秀长而浓黑的眉,明净的眼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一袭白袍,待人温和,温文尔雅。

    可现在看到他眼神里的那份从容淡定,他手抱着我的力度恰适宜,我向来不需要有人来保护,可现在却是赖在叶涛怀里让他对付鸠猊兽,我这老魔女就享受着他胸膛的温暖和安全感。心里一边骂着自己不要脸,一边又舍不得离开。可是他的心怎么跳的这样快,我都听到了,正当我脸色微醺时,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明明是贴着人家心口的,手怎么没有感觉?

    不好了,这是我的心跳。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