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牢狱之灾

    我带着些调皮的语气说着“我肯定认识野老啊,叶少侠若是想知道他身在何处也不难,只需要也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叶涛倒是也很爽快,倒让我觉得有些不稳妥,就有意无意的跟他开玩笑,

    “叶少侠,你说你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就没有考虑过我问你的会是什么问题啊?万一是一些你不能告诉我的事呢?”

    他果然疑虑了一会,问道“赵姑娘莫不是想问关于五嶷的问题?”

    “不是”我摇摇头,接着说“这个可就是叶少侠的事了”我故作神秘的说着,他静下来,我也收敛了笑容,很认真的问:“叶少侠,虽说你是个仙人,谈婚论嫁的事情你自然是不在意的,但是你既然跟你的小师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何不把婚事给办了,往后去哪里也可以把她带着啊,不然你看你现在这样长年累月的不在五嶷,她还有多想念是吧!”

    我自然的说完话,叶涛的脸色却丝毫没有变化,这也是怪了,他还真是不怕小师妹跟着别人跑了?

    “赵姑娘认识锦华?”他很认真地问我,这个问题……

    问得好,问得妙,把我给难着了。

    我脑海里僵硬的回忆自己在儋州碰到的痴情男女的故事,却是没有可以说得出的话,有一句没一句的组织语言,

    “这个……”脑海里灵光一现,突然想到之前经过一个小村庄,里面一个小伙子很是欣赏这位五嶷的小师妹,当时还说了一下“五嶷佳人俏,婀娜千百姿,一顾春风妙,再顾百花开”

    我一字不漏的跟着他的话说了出来,又补充道:“世人都知道,五嶷的高千金如花似玉,多少男人爱慕的对象,儋州人哪有不听闻其名的?”

    叶涛绷着的脸突然笑了一下,我怀疑自己应该是说错什么了。却听他说“赵姑娘误会了吧,在下跟锦华不是你所说的关系,就是兄妹而已。”

    叶涛的话没有一丝的虚假感,我不知该说些什么,便回答他的问题“野老是这永乐城德高望重的大夫,医术精湛,早在永乐城瘟疫刚刚泛滥之时,他就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可是还没有实施,城主就出事了,他也随即被妖僧逮捕入狱,在王城的大牢里生死未卜。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了,接下来怎么做都是少侠的事,我就先走了。”

    告诉叶涛这些我就回了屋里,也到了休息的时候了。

    床给小离睡了,我就留在榻上歇一歇,却是许久了还睁着眼。想想仙界一直有段佳话,五嶷掌门紫阳的掌上明珠锦华小姐自小生得是乖巧玲珑,如今更是被仙界众人成为仙界第一美,跟五嶷大师兄叶涛出入成双成对的,实在令人羡慕。

    原本还想着从这个锦华身上下手,叶涛却是否认了这件事,这个高锦华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下山,这法子行不通了。

    “仙界第一美?也不知是个怎么样的姿色,若是碰上了我的三妹,可会有几分优势?”

    何时睡着我就没有印象了,第二日醒来已经日上三竿,小离换了一身素色衣服守在床头,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叫我醒来立即惊喜的眨呀眨,“赵姐姐你醒了!”

    “我这是睡了多久啊?醒来让你这么开心?”我自个起来往榻上一坐,漫不经心地问她

    “小离醒来看到赵姐姐在这里睡觉,还以为赵姐姐出了什么事,吓坏小离了。”

    小离说着爬上榻,果然小孩子的脸就是无辜呆萌,我都不得不暗自羡慕一下了。

    “赵姐姐,你以后还是去跟大哥哥一起休息吧,不然他又要担心你了,今天早上大哥哥过来看你的时候,你还在睡着,他看起来很伤心呢!”

    这小离是八卦加扯谎了吗?这么能说,我不得不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姑娘,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盯到她心慌,小心翼翼问着“赵姐姐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啊?”

    “小姑娘,你老实告诉我,你今年几岁了?”

    “赵姐姐,年龄是姑娘家的小秘密,不能告诉你。”

    看小离说有板有眼的,我故作高深,眯着一双眼睛看着她,小离估计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竟红了小脸,我这才注意到小离刚才说了叶涛来过。这才急忙向小离认证“小离,你方才说叶涛来过?”

    “对啊,怎么了吗?”小离很是惊讶。

    “他说了什么?”

    “大哥哥说什么他今天要去一趟王城看看城主大人,赵姐姐要是不舒服就让小离好好照顾你。”

    我想我的脸色一定是铁青的,他居然今天就要去王城,难不成是要去救那个白头翁?

    等我匆匆忙忙赶到王城时,城门大开,却是一片宁静,什么打斗的痕迹都没有。

    走在王城的护城墙边,长裙沾了些许灰尘,看来这里很久没有人了,我怀疑自己猜错了。

    来到了紫宸殿,还是一样的冷清,如果王城真的有人闯进来过,这里怎么会没有人的气息?

    紫宸殿的门紧闭着,可轻轻一推就能打开,这委实有些怪异,这些桌桌椅椅的都还很干净,应该有人常打扫才是。

    想来这紫宸殿也没有个人进来拦着我一下,难道真是没人了?

    龙椅旁一柄剑很是显眼,乘着没人,我便好奇着过去瞧了一瞧,青铜剑鞘,锋芒掩盖,却暗藏杀机,紫宸殿不该有这样一把剑。

    我拔出剑,一道刺眼的光芒闪过,我连忙遮住自己的眼睛,待光芒暗了下来,才发现了这一柄宝剑引来了不少怪异的士兵。

    周围兵甲响动的声响,待我反应过来,转过身来身后竟是黑压压一片带刀侍卫。见他们都是面具蒙面,一身黑衣,想来不是王城的士兵,眼神直溜溜盯着我手中的兵器。

    那领头的生得高大威猛,却是一刀疤脸,看向我的眼神很是怪异,肯定好奇为什么我不怕他们吧!

    “把你手中的东西给我,放你离开”

    “告诉我刚才进王城的几个人去哪了,我就把这把剑给你。”

    “你凭什么和我讲条件?”刀疤脸一声怒吼,着实叫我心里不舒服,不过想想魔兵生来脾性不好,我也习惯了。

    “能让我跟你讲条件也是一种本事,我这个人从来不喜欢跟不识时务的人交谈,你不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休想从我这里拿走什么。”

    我说得很是绝对,对方再次打量了我一下,估计是什么都没看出吧,直接就下令,“小丫头片子不肯交出来,那就抢过来,”

    其身后魔化的士兵全都一拥而上。

    我想着反抗,到但想到他们关押我不就牢狱嘛,恰好我还没找到那里去,也就束手就擒,随后就被刀疤脸带到了王城的牢狱之中关押着。

    我悠闲地坐在地牢的坑上,这王城之中就这么一个牢狱,想必野老也会在里面,倒是叶涛怎么回事?竟然不在王城之中。

    这一坐就是一个时辰,实在是坐不住了,这把门的锁链倒也是坚固的,不过我来扯断它就犹如扯走一根不打结的绳索一般轻而易举。

    话说这人间的牢狱都有人看守着劳犯,可真的恪守职责的人却是凤毛麟角,我这一走,竟没人发现,只见着出口之处烛火摇曳,两个守卫窃窃私语,倒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才转身要离开,却听得一人说道: “要我说,这野老留在这牢狱里,我们反倒天天担心会有人来把他救走,倒不如解决了,一了百了,魇君也不会察觉什么。”

    “魇君要请君入瓮,把几日前进入永乐城的五嶷弟子一网打尽,替宛杀的大姐解忧”

    “魇君跟宛杀竟有这样的联系?”

    想着这两人的谈话最有用的也不过就是魇君在王城设伏了,看来这场瘟疫本来就是为了给五嶷一个痛击,只是他们还未发觉,傻傻的就赶往永乐城。

    在牢里转了一圈,没发现没什么人,想来应当是我的判断出了错。正要变个法直接逃走,大牢地面却是泛起怪异的红光,如血丝一般的红色,好一会又消失了,王城里有地牢???

    身为火魔,我不会钻土,只有幻化身形进去地牢,还在地牢之外,见两个魔兵倒在地上,怕是昏死过去了。

    地牢的红光再一次出现,这一次我却是看清楚了是什么了,火玥碎片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冲着火玥碎片而去,在尽头里看到了叶涛和传说中的野老,此时,他已经被救了出来。

    火玥碎片指引我来到这里,我便想着把它带走,正在我的手即将接触到火玥碎片的时候,叶涛的一声叫唤却是把我吓得不轻“赵姑娘,碰不得。”

    我这又是一愣又是一惊的,叶涛都到跟前来了,见他把火玥碎片从我眼前带走,细心提醒我,“赵姑娘,这火玥碎片灼热得很,你素手碰着,会烧伤的,”

    我眼见着火玥碎片在他手中渐渐淡了火红的光,变成了一片残缺的勺形碎片。心里由不得哀叹,我又要撒谎了。

    “如此少侠收着便好。这碎片看起来还是蛮好看的,”

    叶涛笑了笑,野老道“火玥碎片被妖僧带入永乐城,不知澜沧寺的达剌四和尚会不会找来,毕竟他们离开澜沧寺以后一直在寻找火玥。”

    据我所知,火玥是集火灵形成,始现于天地,不属于任何人,任何门派。先前我手下魔兵有幸得到过,在送回宛杀的途中冒出了个程咬金,不仅把火玥带回了澜沧寺,还把我的魔兵斩了个尽,这笔账我还记着呢。后来达剌四和尚叛离澜沧寺,意图带走火玥,中途与澜海寺的僧人发生冲突,火玥就被撕成了碎片,再到如今澜沧寺妖僧手中的火玥碎片,最终又被野老盗走,这火玥也是历经了不少的曲折啊!

    叶涛“这火玥送回澜海寺好一些。”

    这我就不得不插嘴了,叶涛你这个大傻子,火玥并不属于澜沧寺或者澜海寺,既然在你手中就是你的了呀!“叶少侠,火玥没有主人,你不必把它归还于谁,既然在你手中,你便留着吧。”

    叶涛温和的笑了笑“火玥碎片的的确确不是我的东西,不能强留”

    “傻子”我带着幽怨说着,叶涛听着我的话却是笑的。

    野老过来与我打招呼一番,这才问我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我便道明了所有,随后就回了明月楼,路上我才知道,火玥碎片一直在野老身边,叶涛进去王城以后便一直有所反应,指引叶涛直接到了地牢,没经过大殿,难怪大殿一片宁静。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