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明月离人归

    叶涛带我回了永乐城的明月楼,掌柜是个三十来岁的少妇,对我还算是好的,在后院给我安排了一个房间,很是宽敞,每次一开门来,都能看到后院花花草草的欣欣向荣,很有生机,久而久之,连这红漆的九曲走廊我也喜爱得紧。但是这里也有不妥之处,便是离叶涛所住的地方委实远了些,我来儋州的目的可不是住什么大院子,欣赏一些花花草草,而是为了叶涛手中的青凌剑。

    想到青凌剑,我就不免要想一个避开它的伤害的方法,虽然此前在梅林它并没有伤到我,但是每次见着这柄剑,总觉得这气着实有些不畅。晚间,我便耗了些法力暂时的封印了自己大半的法力,魔气减少了许多,只是身子就有些虚弱了,第二日我起的十分晚就是最好的例证,听桃花掌柜说叶涛和他的师弟去了西城,我匆匆忙忙的就赶过去了。

    西城可以说是生灵涂炭吧,当真是凄凉,远远的看到叶涛在救治一个小女孩,也不对,于我而言,她是真的很小,可是在这儋州,想必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已经不小了,若她是什么贵族子弟,说不定再过四年就嫁人了,偏偏是遇上了这场灾难。

    看着叶涛神情很是淡定,我也就稍稍放心,不想去打扰他,其实是我不能帮他,因为我的法力本身就带着魔性。

    时间过去了好一会,他的额头冒出了许多细汗,可这女孩还是没有恢复,我心里倒是也有几分着急,他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我委实敬佩。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帮他一把,这一帮,难免就暴露了我的身份,我自封法力,他要对付我就是轻而易举的事,可看他身后两个师弟都不出手帮他,我也是有些好奇了。

    待我走过去,他却是收回了手,女孩已经恢复了,看着叶涛耗费了大量纯元气,我这心里面还是挺心疼的,于是拿着一绢手帕给他擦一擦汗,叶涛却是愣了一下,同我说“还是在下自己来吧!”

    好吧,如果换成我,我也不好意思让你帮我擦汗。

    这女孩名叫小离,叶涛救了他,还答应了西城受难的人们,一定会治好他们的疫病。我想我要夺取青凌剑也要等他做好这些事情了再动手了。

    小离的娘亲求叶涛照顾小离,看着她们母女两分别时两眼泪汪汪的样子,忽然就想回忆一下我十一岁的时候是不是也哭过?

    不过,唉,岁数大了就是不好,想不起来以前的事了,不过我应当是在阴阳塔里受着折磨,也像小离一样。

    小离人还挺好,就是爱八卦,也不知道她怎么就一直误会我跟叶涛有关系,睡觉前笑嘻嘻跟我说“赵姐姐快去找大哥哥吧!”

    我这听着就觉得不太对劲,没明白小离说的什么意思,可是小离的神情却不像是开玩笑,

    “小离,为什么要去找大哥哥?”

    小离刚躺下,又惊奇的坐起来,依旧是天真无邪的笑容“因为赵姐姐也要休息啊!”

    我更好奇了“那我在这里休息啊,怎么要去找大哥哥呢?”

    小离疑惑的挠了挠头,看似想了好一会,问我

    “赵姐姐,大哥哥不是你的爱人吗??”

    这小丫头!!我向来是不喜大笑的,此刻却是噗嗤一声就笑了,“小离,你这个小丫头,才不过十一岁,怎么想的都是些儿女情长的事,很危险哦!”

    可是小离却是很认真很严肃的说“赵姐姐,娘亲说,永乐城是被上天诅咒的地方,你不能住在这里,”

    被诅咒的地方?这话听着我眉头一皱,可转眼又笑了出来,“这小丫头,差点被你骗了,快睡吧!”

    “真的,赵姐姐我不骗你,你要相信小离”小离这一次似乎是急了,这话说得很是恳切,我也就将信将疑,安抚了她赶紧睡下。

    其实在她这个年纪,小女孩已经是情窦初开了,误会我与叶涛也是常事吧!

    想着她今天回来时说了“小离记得小时候,爹娘也是这样牵着小离的手,爹爹在这边,娘亲在这边,我们一起回家的!”

    那时我跟叶涛一人在一边,握着小离的手, 小离说着还不忘指明了是哪一只手,似乎没注意到我跟叶涛脸上的尴尬,又继续说着,

    “大哥哥跟姐姐这么恩恩爱爱的,跟我爹娘年轻的时候好像啊,小离记得小离的娘亲也经常给爹爹擦汗水的!”

    想来她爹娘也是恩爱得很,可是瘟疫泛滥之时,怎么只见她与母亲相依为命,她爹去了哪里?

    这似乎不是我该操心的,这明月楼毕竟不是我的瑶池,这布置也是很不一样,内室与外室仅隔着一层屏风,我也习惯了,依旧与昨夜一样,研磨提笔,字写了不足一行,房门便被人轻轻叩响,也不知道大半夜的谁会来?兴许是哪个人敲错门了,我便不去管他,可这声响却是一下一下的传来,很轻,不想被任何人知道,却不曾停下。

    几经疑虑,我还是开了门,看着来人一丝阴险的气息,竟然是他,我有点后悔打开了这一扇门。

    话说今日刚回到明月楼,客人又多了一些,掌柜的忙不过来,便遣了一个伙计带我与小离回房间休息,这伙计是个陌生的男人,当时我就觉得这人似乎并不友好,还好叶涛一路陪着我们回来,现在又出现,莫不是谁使唤来跟踪我不成?

    对他我也就冷冰冰地问“有什么事吗?”

    伙计低眉顺耳,递过手中的端盘,笑盈盈地回答“姑娘,你的朋友给你准备了一碗参汤,特命小的拿过来给你,”

    我在明月楼也谈不上有什么好朋友,便向男人左右瞥了一眼,想知道到底是有什么玄机,当然了,这人不得不提防,我有意无意的问“不知道是我的哪位朋友准备的?”

    男人张口欲答,身后传来叶涛从容的声音,

    “赵姑娘,有什么事吗?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叶涛过来解围,我这心里边缓了口气,倒想捉弄一下眼前的男人。

    “也没什么,就是伙计说了有位朋友给我准备了一碗参汤,不知是不是叶少侠?”

    叶涛浅浅笑意,摇了摇头,眼神盯住了男人手中的那碗参汤,犹如寒冰一般,男人不寒而栗,唯唯诺诺地勉强挂点笑容,“这叶少侠怎么也还没休息呢?”

    叶涛“人有心事的时候不容易睡着”

    这男人显然不知叶涛这么回答是什么意思,我也是听得糊里糊涂的,所以男人也就是支支吾吾了小会才说“这参汤是掌柜的给赵姑娘的,”

    叶涛“哦,有劳掌柜了,”

    “不敢不敢”

    原来不需要我捉弄这人,叶涛的话就足以让人家的一片热情都冷了。我也只有看戏的份了,确实,这男人在人高马大的叶涛面前就是完全没了气场,叶涛又是外冷内热的人,对我倒也关心入微。

    男人干咳了下,缓解一下心情,“那你们聊,赵姑娘,你的参汤,那小的就退下了”

    我忙不迭接过端盘,礼貌的回应“好!谢谢了!”

    男人匆忙离开,看他神色匆匆的样子,我就幸灾乐祸的笑了一回。

    把端盘拿了进去,却发现叶涛没有进来,今日下午送我与小离过来,他也不进屋,我问“少侠还是不进来坐坐?”

    “不了,小离睡着了在下就不打扰了,赵姑娘也早点休息了吧!”

    他这一点我倒是挺看好的,从不轻易踏入这个房门。不卑不亢,谦谦君子,待人随和,这样的人究竟什么才是他的弱点?

    叶涛走开了几步,我只觉得不好好试探他,我就真的没有机会了解到他了的弱点了,都说人有七情六欲,不知他的师妹于他而言可否重要?如此一想,我便匆忙叫住了他,

    “叶少侠,可否能一起走走?”

    叶涛回头怔了一下,随即点点头。室外夜色如墨,凉风萧瑟,小院子里一片寂静。

    我想想还是答谢一下人家吧,毕竟帮我解围了,“多谢也少侠方才帮我解围”

    “赵姑娘不必客气,今日明月楼客人多了不少,怕会些不太平,赵姑娘多加小心,那伙计拿来的参汤,还是不喝的好!”

    “嗯!好!少侠今日帮小离医治身上的疫病,可有什么发现?”

    漫步到院子中的闲亭里,我就着亭里的桌椅便坐下,桌上还有一壶茶,摸起来却是凉的。

    叶涛“从小离的心脉来看,倒不像是什么瘟疫,而是中毒。”

    闻言我略显吃惊,倒不是因为这场瘟疫是中毒,而是因为他怎能这么快就发觉了。我抬眸望向站着的叶涛,期待他接下来的话,

    “其实在多年前,我也医治过一次疫病,他们的脸上也有些浮肿,但不至于五脏六腑都受损。”

    我低下眸子,手指拨弄自己的头发,有些漫不经心“哦,他们的病情竟已经这般厉害了?难怪你救治小离需要消耗那么多的纯元气。”

    “赵姑娘,你可认识这永乐城的白头翁野老?”

    叶涛说完看向了我,冷不丁的四眼相对,我却是脸皮子薄了些,移开眼神一时不答话。不过这样的慌乱也不过一刹那,我恢复了理智,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