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与君初相识

    那天我闲来无事,听闻南疆景色怡人,想着师尊也要出关了,这人间乐土儋州终究是要走一遭的,何不现在就去打点打点,便也就去了一趟南疆。

    确实,这里的风景很是不错,小住几日,倒是倍感惬意,不曾想离开的时候,会有个凡人一路跟着我,说是要吐露肺腑之言,想来也是有趣,听了一番,却是向我表达他对我的爱慕之意,看着他一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尾随着我走了这么远的路,我也不想残忍的拒绝了他,便想了一个主意,过了才觉得真是个馊主意,不过却为我赢得来一个更好的消息。

    以考验对方诚意为由出一个难题,想着应该是很多女孩子都会做的事情吧!虽然我活了五千多岁了,不算是女孩了,但也用了这样的方法。

    作为火魔,天生的就拥有控制火的能力,我也就随意的点了一把火,同他说“这火烈得很,若是不能及时扑灭,这一片林子估计一会就会变成一片火海了,你若把你的身体覆盖其中,这火也就灭了,要不了你的性命,不过就是一些皮外伤,你要是不愿意,可以找人帮忙啊!”

    其实也就是为了为难他,随意说的,结果这娇气的公子哥犹豫不决的,待到我的耐心都消耗尽了,他还没做出了抉择,我便也就顺利离开,这火没有我在旁边,过不了一个时辰就会因为没有法力支撑而熄灭。

    回到了宛杀,三妹婧媛一脸坏笑同我说“大姐什么时候也会在人间纵火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我这才后知后觉,又去看了一下我纵的火,发现那傻小子居然叫来人想要用水浇灭我的魔火,还真是天真,反倒引发了化骨阵的冰火重天,没伤着人我也就不想去理会这些了。

    在宛杀,姐妹几个各守一方,护着宛杀的安宁,我这瑶池虽说比不得天庭的瑶池,却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在这里,不用受人间四季的影响,这时日,人间的九月天,我这瑶池倒是桃花芳香阵阵,在这里休息也是我平常最爱做的一件事,所以二妹凤脱有事没事就说我应该是宛杀历来最懒的大护司了,可这性子爽朗的傻妹妹怎么会知道,宛杀从出现到现在,就只有我一个大护司。

    这日,瑶池周围的桃花都开的正是怡人,这香气也足够滋养我一阵子了,便关上家门,安安心心的到瑶池桃林睡了一宿,梦里我还梦到了自己身在一个百花齐放的花园里,园子里鸟语花香,好惬意的时光。

    不过,这应该是我做过最荒唐的梦了,竟然是依偎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我们一起看着灼灼的桃花,他细心的给我递来各种吃的,梦里我不禁笑了,这么大岁数的我也会做春梦了?

    这要是传了出去,我这宛杀大护司颜面直接扫地呢,不过还好,这梦就我一人知道。

    这男人的声音倒是温柔得很,一直默默给我递吃的他竟然说了话,“依依,你今天心情不错,是不是很喜欢这桃花?若你喜欢,每年这个时候,本皇都陪你来看。”

    梦里的我心里暖暖的,好像冬日午后的阳光,心里莫名的悸动,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了,我只想换个姿势看一看这个锦衣玉袍的男子到底长什么样。

    可是我这一动,心里忽然闷闷的一阵疼,便醒了过来,梦中男子的脸模糊了。

    醒来心口疼得厉害,这最近还真是连觉都不能睡好,怎么回事了呢?

    靠着这桃花的芳香,我很快散了这心口的疼觉,倚在桃树下,调息运气,真气萦绕的时候,我终于想到了为什么心口会疼,我的意识告诉我,有人破了化骨阵。

    等我调息好了,便迫不及待的看一下南疆的情况,却是见到了七个白色身影的男子,他们之中有一人很是高大,长得倒也白白净净的,看了看,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为老不尊,人家的岁数不过二十余几,我都五千多的岁数了,实在是老了。

    这么一想着,本想挥袖散了这云镜,可我却看到了他手中的宝剑,就在一个月前,我去见了师尊,师尊说与我一柄宝剑,说是聚天下灵气铸就的神剑,拥有着极强的复生能力,师尊需要足够的灵力来修炼,我便也信誓旦旦说会帮师尊拿到这柄剑。所以,见到他手中的这柄剑时,我就自己喃喃道出了它的名字“青凌剑!”

    他既然能破了我的阵法,又有青凌剑在手,我可能也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从他手里夺走这柄剑的,只好跟师尊说一声,到人间儋州走个一两个月的。

    我在师尊闭关修炼的灵渊外说明了情况,师尊只说了句“青凌剑灵气过于充沛,你一身的魔气怕是碰不得,若你办不到,为师不怪你”

    师尊善解人意我自是知晓的,在灵渊外我是真的觉得师尊的担忧有些多余了,直到我来到了永乐城,才发现师尊说的话不曾有假。

    永乐城的瘟疫事件也不知因何人而起,不过却是为我创造了一个接近那个男子的机会,他到永乐城那日,火魔兵就来跟我禀报了,恰好,我正在欣赏着永乐城难得的雪山之景,快十月了呢,想必这光秃秃的梅林到了寒冬腊月一定会壮丽盛开,我就想看看这片梅林跟我的桃林可否有得一比。

    火魔兵有些慌张,我倒是看出了一些端倪,明明我派去的是两个,这怎么才回来了一个?听他说“大护司,人已入城,三百零九走了。”

    听着这话我心里纠疼了一下,他们都是我一手训练出来的,与一般的魔兵不一样。

    屏退了火魔兵之后,我有那么一刻特别憎恨那个男子,手抓着梅树粗糙的表皮,这一用力,我才觉着疼了起来,原是磨破了点皮。

    三日后,一大早的下了一场雨,午后我想了个法子把那男子引到梅林。

    想要从永乐城取近道到梅林就得穿过巷道,经过一片绿色的树林,这片树林也是奇怪得很,只有树冠微微泛黄,十月了呀,这北方的树林怎么还是绿色的?我想那男子应该也很惊讶吧,他 走近看了,我也是因此才发现这是一片耐寒的针叶树,没想到我们两竟然也会有一点默契。

    乘着他细心看那些树的时候,我便回了梅林,想着平时自己的琴艺常为人们所称赞,不如就此献丑一番,他若闻声而来,也就不负我的一片心思。

    这梅林之下有一片杂草枯萎的空地,周围都是银灰色的嶙峋怪石,奇峰兀立,石面光滑细腻,就这样一直重叠,左侧巧妙地有一个道路,真不知是巧夺天工还是鬼斧神工,望向远方,山峰高耸,黛青色的山脚,山顶白雪发亮,似冰透明, 可我更喜欢那片光秃秃的梅林,便找了一棵冒出新芽的歪脖子梅树倚靠,悠然的奏起了《客归舟》的曲子。

    好一会后,巨石后面有一点声响,我就想着他到了。也听得出他放轻了脚步,平稳的气息那么缓和得无声无息,他从巨石后出来,我却不敢立刻看他,。

    我本以为我会平安的弹完一曲,却不想忽然又出现了心口疼痛,我便抬眸看了他一眼,果然是他手中的青凌剑在压制着我。

    为了不让他看出什么,我又收回了视线,很认真的弹着我的曲子,直到我一曲弹完,我这才敢再次抬头开看他,可这傻孩子是怎么了,竟然还看着我发呆了,年轻人就是好啊,随便发个呆,也可以这么好看。

    不过傻小子,你发呆就发呆,看得我这个五千年的老魔女心里都慌乱了,这可就是你的不对咯!

    想归想,我还是制止一下心思这么漂流的年轻人吧,见我笑出声,他这才恍然大悟,满脸尴尬的跟我道歉“在下冒昧,打扰姑娘雅兴了,”

    可能我今天没吃药吧,居然被这么一个年轻人搞得乱了分寸,不不不,一定是他手中的青凌剑压制了我的魔气,我才少了平日里的戾气,对,一定是这样的,我不可能对一个毛头小子一见钟情嘛。

    我心里边不停地说服自己,找了许多借口,却还是恢复不来在宛杀的那种霸气范,对他说话都是温柔的, “少侠没有打扰到小女子,这一曲小女子还是弹完了”说完我自己感觉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起了,小女子,对于他,我估计都是老妖婆了。

    他估计是看不出我魔女的真身吧,对我说话很是客气,“姑娘这一曲颇有高山流水的韵味,莫不是在等人?”

    这般谦谦君子,我自然也该像个人间的大家闺秀一般温柔对待了,于是我便缓缓站起,从桐木琴后款款向他走去,语气柔柔问道:“那少侠可有猜到小女子等的是谁?”

    他只从容答道“如果没有猜错,姑娘是在等在下吧?”

    哇塞,我的意图这么明显吗?你这就猜到了?为了缓解一下内心的尴尬,我的笑意更盛,微微颔首不做声,

    他又说了句“不过在下有一事不明,还望姑娘指点,”

    “何事?” 我问到。

    “永乐城到此也有一段距离,姑娘如何在花味消失后,便在此处弹琴?”

    “其实少侠能猜到小女子不可能是寻常人家闺女,说不定还是什么山中妖精,可少侠还是跟过来了,难道心中无数?” 现在还不能告诉他我的身份,这么说,他要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见他摇头浅笑,想必是觉得自己空有一身修行,却是看不到眼前人的真身,有些惭愧吧,我刚才又何尝不是这样?也算是两两相抵了,不然就我难堪可不公平。

    念及此我的心情更是大好,含笑道“日后小女子会告诉少侠!”

    “姑娘在这时候出现是为了永乐城的瘟疫?” 他的语气像是在问我,不过我相信他心中早已有定数。我也就不否定了,直言说道, “正是!既然少侠都清楚,小女子也就开门见山了,小女子知道少侠是五嶷大师兄,此番到永乐城也是为了瘟疫一事,可这瘟疫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相信少侠心中也有定数,如果少侠在救治患者之时有什么疑问,小女子都可以给少侠一个答复,” 听我这么一说,他似乎是在考虑什么,一会才抱拳道:“姑娘愿意协助,在下感激不尽,若是姑娘有什么事,在下愿意效劳。”

    这样的话不正合我的心意吗?我抬眸扫望这一片梅林,不假思索对他说着:“这片梅林在初八那天会全部盛开,到那时,少侠陪我来赏梅吧!”

    他也张望着这一片光秃秃的梅林,欣然答应,随后又问, “敢问姑娘芳名?” 我浅笑答道:“赵依!”

    就这样我们也就认识了,叶涛,我不知道他这名字有没有什么意义,不会也跟我的名字一样随意乱取的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