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三十五章 年终奖

    时光飞逝,元旦过后,离年关越来越近。公司的办公室人员,除了对年终表彰会的抽奖感兴趣外,就是在猜测今年的年终奖发几个月工资。

    这天上午,我和刘峻灏陪同客户打完高尔夫球后,回公司,他被一个朋友的电话呼走,交代我有事打他电话,出门了。

    他出门不久,林佳佳和何桂香找我来了。

    林佳佳进门,直接咨询年终奖发几个月工资。

    没定呢,我给林佳佳一个失望的答案。

    其实根据人事的方案,年终奖初步拟定发3个月工资,刘峻灏叫我审核他们上交的方案。我第一次时间,询问他年终奖有没有我的份?

    “没有。”他不假思考,送我冷冷的两个字。

    “凭什么?我抗议。”

    “抗议无效,回家问大老板要。”

    又是这招,明白欺负人,我怒不可言。

    刘峻灏见我气得不打一处来,安慰道:“年终奖没有,不过有红包。”

    这还差不多,我立刻有笑容。

    “Sally,我听人事说年终奖是三个月的工资,是不是真的?”何桂香浅浅扬笑,摇着我的手臂问道,彻底打断我的思绪。我离开财务几个月,没想到她挖掘八卦的功夫进展不少。

    “还没确定呢。”

    “什么时候能确定?”何桂香追问。

    林佳佳看着她迫不及待的样子,揶揄道:“你男朋友那么有钱,还在乎这点年终奖?”

    “他是他,我是我,好不好?”

    “哎呦,人家车子都给你买了,还说这种话,你有良心吗?”杨标给她买的是小飞度,我听刘峻奇说,她因杨标没给自己买中意的奔驰车,跟他冷战了好几天。不过,吃亏的是她,因在冷战期间,杨标都不光顾他们的爱巢。后来,在她的妥协下,才拉回杨标的心。

    “良心?男人爱你的时候,有良心;不爱你的时候,良心都被狗吃了。”

    “你这是有感而发?”

    “没有,我只是多给自己准备一条生路而已。”

    “你啊,要多学学Sally。瞧,刘律师豪车、房子都给她买了。”林佳佳的话刚落,何桂香眼神发光,“Sally,你用什么方法让刘律师心甘情愿给你买房?”

    这两个家伙,来咨询年终奖,怎么扯到这些,于是我说道:“未婚人士,是没有资格在上海买房的,除非走其他途径。”

    “Sally,我都想好了,只要他同意给我买房,我就借鉴你的方法。”何桂香一副目标非常明确、势在必得的模样。不过,据刘峻奇说,杨标虽然赚得不少,但对女人很抠,主要是以前交往的女朋友,经济条件比较好,因欣赏他的才华,双方才逢场作戏。戏玩过了,大家分道扬镳,两不相欠。何桂香怎么上杨标的菜盘,应该是觉得她新鲜吧。但新鲜感能保持多久,只有男主角知道。

    何桂香应该清楚这点,所以她想在男主角对她保持新鲜感期间,想方设法让他给自己买房。可买房这件事,不像买车那么简单,哪能说买就买。

    “借鉴Sally的方法,那要看你神秘的男朋友,有没有那个实力?即使有那个实力,也要看他用不用心。”林佳佳一针见血。

    “我有的是方法对付他。”

    对付?何桂香为了买房,要对付杨标。男主角知道她的意图,不知是否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

    “呵呵,我今天才知道你的心机不是一般的深,手段应该更加高明吧。”

    “我这是被现实所迫,你瞧Mary为了买房,兼职十几家小公司的账,人家双休日休息,她在敲键盘做账,把自己累得像狗一样。可是,有什么用,房子还是买不起。”

    “--”林佳佳无语,她一心要钓金龟婿,何尝不是被高房价现状吓怕?

    我见在这个话题谈论下去,对我一点意义都没有,借口自己要忙碌,让她们回到财务室。

    晚上,就寝前,我问刘峻奇,AS公司年终奖打算发几个月工资?

    “四个月。”

    比人事的方案要好,看来他不是小气的老板。我不在言语,钻入被窝,有点郁闷,因为年终奖的多寡,与我无关。

    他以为我在鄙视他是小气的老板,钻入被窝,搂着我的腰,解释道:“AS公司的上年度盈利倍增,但来年要扩大产能,所以只能比去年多发一个月工资。”

    “四个月够多了,我要是老板,就发三个月。”

    “那就三个月,我听你的。”

    这叫吹枕头风吗,效果好得很。如果AS公司的员工知道我在使坏,估计杀我的心都有。不过,在下决定之前,我先确认我的权益,“峻奇,年终奖是不是没有我的份?”

    “怎么会,你不仅有年终奖,还有大红包。”

    该死的刘峻灏,竟然骗我,害得我差点犯大错误。于是,我双手捧着他的脸,兴奋地说:“大灰狼,年终奖还是发四个月工资吧,比较鼓舞人心,让大家再接再厉!”

    “那要看小猪的表现了。”

    “嗯啊。”我对着他的唇,献上甜蜜的吻,大灰狼沦陷了。

    第二天,开完部门例会,刘峻灏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似笑非笑,“嫂子,你觉得年终奖发几个月工资比较合适?”

    他是不是在给我下套?明知故问,大老板都说四个月工资,难道他还想翻案?

    “呃,我作为员工,当然希望它越多越好;但还不是你说了算。”

    “我哥建议几个月?”

    “这个我打电话去问问他喔。”说完,我就要逃离他的办公室。

    “呵呵--,好了,逗你的。年终奖发四个月的工资,大老板的指令,我也不能改。”

    “呵呵--”,我心里跳舞离开他的办公室,好期待我的红包。

    年终奖在年关的前一周发放,公司的人员都好兴奋。

    这天,刘峻灏在他办公室,神秘兮兮地递给我一个红包,让我等回家在打开看看。我哪会那么听话,到了办公室就迫不及待地打开红包,一张五位数8字头的现金支票,这,这红包也太丰厚了吧。我有点受宠若惊,手拿着那张支票,微微颤抖,赶紧折回刘峻灏的办公室,表明他给我的红包太沉重了。

    刘峻灏有点哭笑不得,“嫂子,我不给你加工资,你说我抠;给你大红包,你又说我豪。要不我把支票收回来吧。”

    我把支票递给他,他对我毫不犹豫的行为,有点诧异,但马上刺激我,“我当是多少钱,还不够我买三套衣服呢。”

    我想到他穿了上万的一件衣服,穿一次就捐掉的历史前科,立马把支票放进口袋,心安理得地收下红包,愉快地离开他的办公室。

    后面传来他得意的笑声,好像刚签下一笔生意订单似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