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三十四章 误会

    时光飞逝,转眼到年底,天气越来越寒冷。12月的中旬,刘峻灏飞回美国探亲,我的工作相对清闲许多。这天周五晚上,我在办公室呆了好一会,才收拾东西下班,主要是刘峻奇也出差,告知下周一才回来,我觉得一个人在家没意思,还不如在公司钻研业务呢。

    下班后,我在回家的路上,总感觉有一辆车在跟踪我,但本人辨别能力太差,始终没有揪出那辆车。回到家里,林阿姨已经做好饭菜,和我打招呼就下班了。

    我上楼刚换好居家服,手机响了,我还以为是刘峻奇打来的,没想到是我家皇后,“妈,你们吃晚饭了没有?”

    “没有,你吃了吗?”

    “没有。”

    “那我们一起吃吧。”

    “妈,您真会开玩笑,你们在老家,我们怎么一起吃晚饭?”

    “陈月莹,你现在不住宿舍,住哪里?”

    “??”我惊愕,手心冒汗,差点把手机摔到地上,却还装着很镇定,“妈,我在宿舍呢。”对于搬出宿舍到外面住,我确实没向他们老实交代,还不是怕他们胡思乱想,干扰我的生活。

    “陈月莹,你什么时候学会撒谎?我们下午4点到你们宿舍给你送冬被,宿管员说你早已搬出宿舍,到外面住,还说你飞上枝头做凤凰了。于是,我们到你公司门口候着,等待你下班,一路跟到你住的小区门口。”

    “什么?!”我一下顿悟,原来跟踪我的车子是他们,水平可以跟专业侦探并肩了。看来我善意的谎言,不堪一击,“妈,对不起,我生怕你们担心,所以--,你们等等我这就去接你们啊。”

    我换掉居家衣服,把二老接到家里。俩人把小花园,屋里的一楼走马观花一遍,就直奔二楼,看见衣帽间刘峻奇的西装、衬衫等,还有卧室床上他的睡衣,顿时傻眼了,尤其是我家皇后,怒道:“陈月莹,老实话交代,怎么回事?”

    “妈,您坐下,听我慢慢说。”我拉着她坐在床边,娓娓道来我和刘峻奇相识、相知、相爱过程。

    我家皇上坐在离床边不远的椅子上,凝视我家皇后,似乎在暗示她代表发言。

    “莹莹,我要见你口中说的高富帅,刘峻奇。”

    “妈,他出差了,估计周一才能回来,如果你们时间允许的话,可以等周一见了他,再回老家。”

    “陈月莹,你要撒谎到什么时候?”我家皇后突然大叫,吓了我一跳。

    “妈,我没有撒谎,要不然我现在给他打电话,你们向他确认,好不好?”

    我的话刚落,她手一伸,把我的手机抢走了,“这手机我没收了,免得你和他通气。”

    通气,有必要吗?我和刘峻奇又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情,光明正大,没收我手机,多此一举。

    于是,我拉着二老下楼到餐厅吃饭。吃饭期间,刘峻奇来电话。我家皇后把手机递给我,示意我在他们眼皮底下接听,并按免提。

    “妈,这样好吗?”我抗议。

    “有什么不好的?”

    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顾忌,就生怕刘峻奇一会说情话,他们受不了。

    “莹莹,在干嘛?”

    “我在吃饭,你什么时候回来?”

    “想我啦?”刘峻奇的话音刚落,我家皇上就放下筷子,默默地离开餐厅,只有我家皇后坚守阵地。

    “嗯。”我用力点头,却被我家皇后用犀利的眼神扫描,警告我别太肉麻。

    “晚上睡觉的时候,早点打开电热毯暖被窝,还有不要抱着那只大熊睡觉,我会吃醋的。”

    “人家睡不着怎么办?”我的话音刚落,雪白的脸就被我家皇后狂捏,“啊,啊--”,我忍不住像小猪一样惨叫。

    “莹莹,你没事吧?”

    “没事,人家想你想到心疼。”

    “呵呵--”刘峻奇大笑,在电话那头给我送一个飞吻,柔声说道:“宝贝,乖了,我忙完就回家。”

    我望向我家皇后,见她手捂着胸口,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生怕她一会儿咽不下饭,赶紧和刘峻奇说再见。“妈妈,您没事吧?”

    “陈月莹,你够--,我都想吐。”

    “妈,我建议您不要听我们年轻人谈恋爱的谈话,您偏要听。”

    “你是够年轻,但刘峻奇年不年轻,我不知道?”

    “妈,峻奇才29岁,怎么不年轻?”

    “见到人在说吧。”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在怀疑我和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谈恋爱不成?

    我家皇上回餐桌吃饭的时候,我建议明天一家人到上海周边游玩,品尝农家菜。

    “莹莹,明天的行程,我们来安排。”

    “好的,妈。”

    吃过晚饭,我带他们到小区的附近溜达,回家已是晚上9点。我收拾一下次卧,把二老安排好,洗刷就到主卧睡觉了。

    晚上11点半,我醒来上厕所,见次卧还亮着灯,蹑手蹑脚到门口,想探个究竟,贴着门板偷听二老的谈话。

    “老陈,你说莹莹手机里的相片是刘峻奇的吗?”

    “是,要不然能和莹莹那么亲密。”

    “这小伙子也太帅了,能看上咱们莹莹?”

    “有可能是使用手机美颜功能。”

    哈哈,刘峻奇的照片是美颜?我捂着肚子,忍住笑。

    “老陈,这小子不会是他前男友吧?”

    前男友?我家皇后的想象力,够丰富的啊。

    “应该不会吧,莹莹是初恋。”

    “年纪轻轻,能给莹莹买这么贵的房子?”

    “年轻有为的律师,当然可以。再说那房产证上不是写得很清楚,户主是莹莹。”

    “哎呀,我就怕他男朋友另有其人。你说莹莹不会是做别人的小--”

    小什么,不会吧,我家皇后以为我做别人的小三?喔,我明白了,怪不得,她说刘峻奇年不年轻,见了人在说吧。

    “晓欢,你想到哪里去,我相信莹莹的三观很正,不会走歪路的。”

    知女莫若父啊。

    “这跟三观没关系,莹莹刚出社会,很单纯,不知社会的险恶,容易被骗。”

    “那我们周一请假,好好会见刘峻奇。”

    “好,睡觉。”俩人似乎达成一致,关灯了,卧室顿时无声。

    我悄然离去。

    第二天,吃过早餐,我家皇后示意我开车到刘峻奇的律所,他们要去考察他的为人。我哭笑不得,乖乖地把车开到律所的办公楼大厦下,停好车子,让他们自己去折腾,反正律所有人值班,但律师们忙得很,谁有空理他们。

    我在车子等他们,都差点睡着,才见他们回来,“两人表面平静,看不出什么异样。”

    “妈,你们怎么去那么久?”

    “打听你的刘律师啊。”

    “你们打听得怎么样?”

    “前台的小姑娘,把他描述得跟神似的,据说没有他打不赢的官司,还是个痴情种,对待感情非常专一。可惜,凡间哪有这种人。即使有,也不会是我女儿的菜。”

    我家皇后的口气充满质疑,说到底还是不相信刘峻奇是我男朋友,也是,刘峻奇在律师界那是响当当的人物,在外人看来,怎么会垂青硬件和软件都不是很突出的我?难怪我家皇后质疑了。

    俩人大概被刘峻奇完美的条件给误导,更加坚信我在撒谎,也没心情去游玩,在外面的超市逛一会,买一些菜,就回家了。

    第二天,林阿姨休息,我家皇后亲自做早餐。吃早餐的时候,还不忘继续发挥她的职业病,把我当作她学生说教:“莹莹,你老实交代,爸妈会原谅你。我们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人家,但一样过得很幸福。女孩子不要爱慕虚荣,找一个爱你的男人,比什么都重要,现在回头一切来得及。”

    我家皇上沉默不语,间接默认她的观点。

    “妈,我都跟你们说了多少遍,我不是看上刘峻奇的钱,才和他交往的。峻奇很优秀没错,我也努力追上他的脚步,让我们的差距越来越小。还有他未婚我未嫁,根本就不是您想的那样。”

    她一听,摇头叹气,好像我已经深陷情潭,拉不上岸。

    “死狐狸精,滚出这个房子!死狐狸精,滚出这个房子!”外面有女人反复喊着,口气嚣张得很。二老放下筷子,闪出餐厅,到外面看个究竟。我追随其后,到了小花园中央,见一位约50岁、黑胖的高个子女人,摇着我家白色栅栏的大门,拼命地叫喊。她的后面跟随两位肌肉发达的年轻大汉,一副很能打的模样。

    “你们这是干嘛?”我家皇后发话。

    “干嘛?要回我们的房子。”

    “这是我女儿的房子,跟你们什么关系。”

    “哼哼--”,女人仰头冷笑,“你女儿是我老公的三儿,这房子是他四年前赠送给你女儿的,我现在要拿回房子的产权,请你们滚出去。”

    女人的话刚落,二老犀利的目光就锁定我,害得我背后冒冷汗,但马上冷静下来,“阿姨,您是不是搞错,这房子是我刚买不久的,我也不认识你老公。”

    “哼哼,看来钓了不少鱼,我们老刘只是你其中的一条大鱼吧?”

    “老刘?”二老基本相信女人的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他们失望的眼神,我百口莫辩,但也不能任人宰割啊,“用证据说话,让对方哑口无言。”这是我从刘峻奇身上学来的,“阿姨,您说这房子是您老公赠送给我,拿出证据来。”

    “证据?哼哼--”,女人冷笑,“你们先把大门打开,让我先收拾那死狐狸精在说。”

    一位大汉,二话不说,用一根铁丝轻松地打开大门的钥匙,大门打开后,那女人就迫不及待地冲进来,像一只老虎扑向我。我家皇上眼疾手快,拦着住她,怒道:“你们这叫私闯民宅,犯法的!”

    女人见对手是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不敢轻举妄动,命令道:“你俩,把死狐狸精的同伙给我收拾。”

    她的指令刚下达,两位大汉就对付二老,不一会的功夫,他们就被大汉从背后扣住了双手,不能动弹。

    “莹莹,报警!”二老异口同声喊道。

    我向屋子跑去,准备拿手机报警,还没跑几步远,就被女人的一只皮鞋袭击我左腿,害得我身体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到地上,双手蹭破皮,有些刺痛。我忍着痛,爬起来,回头直视施暴者,怒道:“这位阿姨,是你先动手的啊,发生什么事,我属于正当防卫。”

    本来以为抛下这话,能唬住她,没想到彻底把她激怒了,她怒气冲冲地闪到我跟前,扬起手,就往我脸上甩巴掌。我闪躲不及,被她甩得眼冒金星,只听见二老在大喊,“来人啊,着火了。”我真佩服他们的智慧,在危机时刻,还能这么幽默地引起别人的注意。

    还没等我做任何反抗,女人的一巴掌又扬起,眼看那巴掌要落到我雪白的脸上,一只修长的大手紧紧扣住女人施暴的手,接着女人被人用力摔到一边去,使她扑倒在地上,惨叫连天。

    还没等我明白发生什么事,人已经被揽入温暖的怀抱,“莹莹,你没事吧?”

    峻奇,他回来了,真是干旱里的及时雨。

    我离开他怀抱,“峻奇,我没事,你赶紧去救我爸妈。”

    “好。”刘峻奇淡定地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手机,对着两位大汉录像。

    刚录几秒钟,两位大汉急眼,先后放开二老,不约而同地把他包围起来,试图抢走他手中的手机。只见,他身体飞跃起来,对着两位大汉的要害,来一个旋风踢,帅呆了!

    两位大汉摔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裤裆,惨叫不停。那女人见识刘峻奇的厉害,瘫坐在地上,痛哭起来,边哭边叫:“我的命好苦,呜呜--”

    “叔叔,阿姨,你们没事吧?”刘峻奇望向二老,关切地问道。

    “没事。”二老几乎异口同声应答,眼神发光,上下打量刘峻奇,满脸笑容。

    这时,小区的两位保安来了,解释误以为三位闹事者是我们家亲戚,才放他们进来。解释完毕,拼命地给我们道歉,才使我心软,劝说刘峻奇放弃对他们的投诉。

    两位大汉停止惨叫,从地上爬起,试图逃跑,很不幸,警车来,下来两名警员,直接阻止他们的去路。于是,警察和我们冲突双方在小花园做笔录。

    我这才知道,这些年,我被林信芳骗得好惨。她不是什么煤二代,而是刘老板的三儿,这房子是刘老板给她购买,为的是方便他们的约会。她的出国费用,也是刘老板出资。现在,刘老板的公司面临破产,资不抵债,刘太太才想起要回林信芳的房产。可惜,她来晚一步,房子的户主已变更,是我的啦。

    作完笔录,警察把上手铐的三人带走。

    我望着刘太太落寞的虎背,终于顿悟林信芳为什么要急匆匆把房子卖掉,原来她早已预知,有人会找她的麻烦。

    通过刘太的闹腾,二老终于相信我所言属实,眉开眼笑,对刘峻奇满意十分。我家皇后,立刻掌勺,做许多好吃的菜肴。

    刘峻奇边吃边夸奖,莹莹做菜那么好吃,原来是名师出高徒。

    我家皇后乐得脸上开了花,“小刘,你要喜欢吃阿姨做的菜,以后我们常来啊。”

    “阿姨,欢迎您和叔叔常来!”

    “小刘,你有空也到我们那坐坐。”

    “好的,叔叔。”

    我看着刘峻奇兴奋的眼神,真心不希望他到我们家坐坐,因为我那些七大姑八大姨,见了他,估计要怀疑我们恋情的真实性。

    吃过午饭,二老开着车,兴高采烈地回老家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