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三十二章 你情我愿

    我关掉电脑,看着手机的时间,晚上10点半,催促刘峻奇上楼睡觉。

    刘峻奇耍赖,表明忍受不了刘峻灏的嘲笑。

    什么嘲笑?

    你说呢?

    好讨厌,我好不容易把沉重的脑子收拾利索,刘峻奇又开始出难题。

    刘峻奇见我脸色不佳,向我索要被子,下楼去了。

    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突然顿悟,他所说的嘲笑。

    刘峻灏一定嘲笑他哥对我掏心掏肺,却还得不到我的身体。

    他不会为了避开刘峻灏的嘲笑,睡客厅吧。

    没错,刘峻灏果然要自尊,等我早晨6点下楼上厕所的时候,发现他卷着身体睡在沙发上,很不舒服的样子。也是,沙发的贵妃位长2米,宽1米,他翻个身,不注意,就滚到地上,当然要小心翼翼,睡觉没有舒服可言。我的心一阵抽痛,坐在沙发上发呆好一会。

    后来,我为了怕林阿姨来上班,看见大律师睡在沙发上,张开想象力,乱在外面八卦,那刘峻灏知道,他哥的脸往哪里搁。于是,我叫醒他,叫他到楼上睡觉。

    刘峻奇抱起被子,喜滋滋地上楼,毫不客气地拉着我进被窝,搂着我的小腰,继续睡。

    这人,心是什么做的啊?

    尽然把我当木头?我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无法撩动他的心弦。

    于是,我呆呆地看着刘峻奇完美的睡相,直到昏昏欲睡,手机闹钟却响了。

    吃早餐的时候,我哈欠连天,刘峻灏打趣:“嫂子,你们晚上别太累。”

    我的脸刷地发烫,低头拼命对付桌上的食物。

    刘峻奇笑容满面,如外面的阳光,暖洋洋。

    后来,我匆匆忙忙出门上班,抛下兄弟俩。

    连续15天,我和刘峻奇都保持这种生活模式:晚饭散步后,洗涮完毕,我继续工作到晚上10点半;刘峻奇陪伴左右,忙自己的事情,随时恭候我的提问。我就寝后,他下楼睡沙发,直到清晨6点,我把他叫上楼—

    第16天,他着凉,感冒了,不停地流鼻涕,咳嗽。

    当晚10点,他喝完我煮的生姜冰糖雪梨汤,终于以怕传染我的借口回楼上睡了。

    第二天早上,不知道是我的食疗有效,还是刘峻奇抵抗力强,他的感冒居然好转许多,不在流鼻涕,只是偶尔有点咳嗽。他出门上班前,我又让他喝了满满的一碗生姜冰糖雪梨汤。刘峻灏看着流出羡慕的眼神,还称赞他哥好福气。

    “好福气?”我开车在上班的路上,想到“福气”这两个字,好像用在最近的我,比较贴切吧。在公司,我努力工作,遇上困难,刘峻灏金口一开,立刻有人指导我如何解决问题;在家里,我加班加点,遇上问题,有刘峻奇耐心指导。

    于是,我在哥俩福光的照射下,迅速成长,CEO助理生涯也慢慢上了轨道。

    这天下午,刘峻灏外出参加经济论坛会议,嘱咐我在公司召见一家新的供应商。召见供应商完毕,我空闲下来,对着电脑研读各地公司的财务报表。

    林佳佳敲门进来,唉声叹气,诉说自己命好苦。

    她说的命苦,是何桂香要搬出合租屋,没人和她分摊租金。

    “她搬去哪里?”我问道。

    “和她男朋友同居,终于有人给她出房租,提供饭票,何乐而不为?”

    “同居?”我惊道,没想到娇滴滴的何桂香,思想还是跟得上时代的节奏。

    “你惊叫什么,难道你和刘律师不是同居吗?”

    “呃,她男朋友是谁?”我避开林佳佳的话题,问道。

    “不知道,我都以死相逼,该死的家伙,死活都不告诉我,她男朋友是谁。”林佳佳恨得直咬牙,见我沉默,开始打听刘峻灏的事情,“他喜欢吃什么?下班后,常去哪里?”

    我简略作答,很能理解她急切钓金龟婿的心情。

    林佳佳得到答案,哼着走调的歌儿,兴高采烈地走了。刘峻灏要听到她那歌声,估计一气之下,把她开除都有可能,简直是五音不全,热爱音乐并唱歌动听的刘峻灏怎么受得了。

    晚上,吃过晚饭,我和刘峻奇散步回来,洗刷完毕,我依旧忙工作。不过,工作在晚上9点结束。

    刘峻奇对着电脑,在微信上和人聊天。我靠近他,发现他在和杨标聊工作。不便打扰,拿着床头柜上的一本书,翻阅起来。

    过了一会,刘峻奇附近我,搂着我的腰,“莹莹?”

    “嗯。”我放下书本,看着他眼神复杂,追问:“峻奇,怎么啦?”

    “没事。只是很佩服标哥的太太,心也够大的啊,知道标哥在外面彩旗飘飘,竟然无动于衷。”

    他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他也有朝三暮四的想法?

    “你很羡慕标哥?”我甩开他在我腰间的手,直视他,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只是觉得他的太太与众不同。”

    “与众不同?说不准标嫂也和标哥一个德性,大家心知肚明,你情我愿。”

    “你情我愿?”刘峻奇嘴里低声念叨,后道:“对啊,那个姑娘明知标哥有太太,还愿意上标哥的贼船,你情我愿,呵呵--”

    我怎么觉得刘峻奇话中有话,好像又在暗示着什么,“说吧,标哥看上哪位我认识的姑娘?”

    我的话刚落,刘峻奇睁大眼睛,似乎很惊讶我的智商突飞猛进。

    “何桂香。他们同居了。”

    “啊?!原来她的男朋友是杨标,如果林佳佳知道她做小三,不知有多鄙视,怪不得她死活不说出自己的男朋友是谁。”

    “他们你情我愿,呵呵--”我对刘峻奇傻笑,试图掩饰我的惊讶。

    刘峻奇深深地看我一眼,默默地从床上拿走被子,迈着沉重的脚步下楼。

    “峻奇?”我在背后喊住他。

    “呃。”他停止脚步,回眸看我,眼神充满渴望。

    我的心砰砰直跳,喉咙干涩,道不出一句话来。“陈月莹啊陈月莹,你装什么装,明明想成为他的女人,却装矜持。矜持有个屁用,反正迟早都要过那关,还不如把他收了吧--”想到这,我的脸在发烧,心的频率加速波动。

    “莹莹,你是不是舍不得我走,那我在你陪一会。”刘峻奇跑回卧室,把被子放在床上,握着我的手。

    “峻奇,你把被子放回柜子吧,不要再睡沙发了。”

    “你确定?”聪明如刘峻奇,他当然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但他的眼神有点犹豫,似乎在告诉我,他不想逼迫我,要的是我心甘情愿。

    “峻奇,我确定,怎么你不愿意?”

    刘峻奇拿起床上的被子,搁到衣柜里,闪回我的身边,紧紧搂着我的腰,在我耳边喃喃低语:“莹莹,我愿意,梦寐以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