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三十章 CEO助理

    我进刘峻灏办公室的时候,他正低着头,对着一张A4纸研读。

    “Bert。”我叫了他的英文名,他头也没抬,示意我坐他对面的椅子。我稳坐后,他终于抬头凝视我,“嫂子,你的个人简历较国内的很多应届毕业生,要优秀很多,但与我哥一比,差距不是一般的大。简单地比喻吧,我哥现在山上,你在山下,我不知道你要爬多久,才能追上他的脚步。”

    原来他在研读我的简历,他想干什么?我精神一怔,开始进入备战状态。

    “我哥的几位前女友,无论是家世、学历,还是能力都与我哥匹配,你--”

    “Bert,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我打断他的话,很鄙视一个在美国长大的富二代,说话啰里啰嗦的。

    “嫂子,看不出来你是个急性子吗。我想说你要追上我哥的脚步,就来做我的秘书兼助理,我给你一分钟考虑。”

    “做刘峻灏的秘书兼助理,这消息来得太突然。在怎么说,我也应该和刘峻奇商量吧。”

    “你不说话,我代表你默认了。”他说着,拿起电话,打给人事部经理,下达发布我的任命。

    我从座位闪到他身边的时候,来不及了,他的指令已经掷地有声地传到人事经理的耳朵。“峻灏,我还没考虑好呢。”

    他放下电话,笑眯眯地看着我,“是不是想和我哥商量一下?我才不给你这个机会呢。”

    “这刘家男人,一个比一个霸道,我哑巴吃黄连。”

    “你回财务室收拾一下东西,搬到行政人员已经收拾好我隔壁的办公室,一会上午10点,和我参加高管例会,现在离10点还有10分钟。”我一听,给我高升,分明是预谋好的嘛,在看时间还剩下8分钟,哪敢怠慢,准备开溜。开溜之前,我回头对他说,“刘峻灏,我只做你助理,不做你秘书。”

    “都一样,反正秘书的活,你都要干!”

    “那你给我加多少工资?”

    “还没干活就谈工资,果然有我哥的风格。不过,你没有资格和我谈工资,因为这方面工作,你零经验。”

    我顿时无语,赶紧开溜,要不然,时间来不及。

    到了财务室,我急急忙忙收拾东西,除了估计已经收到人事任命口头通知的马姐,其他人都惊愕得看着我。

    “Sally,恭喜你高升!”马姐笑容可掬地祝贺我,其他人一头雾水。

    “Bess,我的工作怎么办?”

    “Sally,你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

    “Sally,你高升,怎么回事?”林佳佳首先问道。

    “呵呵,现在时间来不及了,我回头给你解释。”我拿起手机和自认为有用的资料,抛下林佳佳、季姐等疑惑的目光,冲出财务办公室。

    到了召开高管的会议室,见刘峻灏坐在会议桌的正中央,目光如炬地扫描一屋子的高管,高管们待命。我找了角落的位置坐下,摊开笔记本,等待会议开始。

    “Sally,坐到我身边。”刘峻灏喊道,声音不高不低,却透出一股无法抗拒力。这人天生是演员嘛,怎么跟在家判若两人。我起身,缓缓坐到他一侧的位置。

    顿时,一帮高管的目光集中在我身上,一定在猜测我是谁?

    企划总监开始主持会议,确认完各地公司出勤人数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我的任命宣布。

    他的话音刚落,我配合地起身,向高管们鞠躬致谢。过了好一会,稀稀落落的掌声才响起,显然大家对我的任命,都持有怀疑态度。

    会议进入了正式主题,首先从营销部汇报上周的工作内容及问题点,还好,我做应收会计,听懂营销总监讲的什么语言,可到品质总监汇报工作,我脑子一团浆,听不懂啊。怎么办?我赶紧拿出手机录音,并认真做笔记。刘峻灏瞄了我一眼,伸手要关掉我手机。我双手合并,楚楚可怜地求他放过,才逃过一劫。

    会议结束了,我脑子晕沉沉的,估计浆糊了。

    回到办公室,女秘书就来找我,和我交接工作,说自己被调到厦门,做行政总监。

    女秘书的工作内容繁杂得很,小到CEO的用餐预订,大到陪同CEO见客户,十足的CEO保姆嘛。

    女秘书交接完工作,依依不舍地走了。

    我看着WORD里的工作交接清单,密密麻麻的文字,一个头两个大。老天爷,来帮帮我吧。

    “Sally,把今天会议的会议纪要整理,一会邮件发出去,让各地公司总监严格执行会上决议事项,你负责落实执行情况。”电话里,刘峻灏发出硬生生的指令。

    “好。”我放下电话,心急如焚,高管会议,我根本没听明白,记录会议纪要,扯谈。于是,我赶紧跑到综合办公室,寻找女秘书,哪有她的芳踪。有人告诉,她已经到离开,到机场赶飞机。

    我急匆匆地回到新的办公室,开始播放录音,对着它细细聆听,生怕错漏一个字。90的内容,我根据录音,都记下会议上的决议落实事项,后面的研发部门汇报,不知怎么回事,录音的效果非常差,我听了千万遍,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怎么办?我体内有千万只虱子挠心,烦躁得差点冲出去,命令研发总监,说出他会上要落实的事项。”可是,想想,不行,我不能让他鄙视我,关于研发情况屁都不懂,还做什么CEO助理。

    后来,我没法子了,只好拿着U盘,厚着脸皮向刘峻灏索要会议汇报资料。

    他很大方,不仅让我拷走资料,还特地打电话给IT,立马给我配笔记本电脑。

    可是,我看了那汇报资料,依然一头雾水。

    这时,刘峻奇来电话,开口就问,是不是生他的气,为什么不回他的微信?

    “大灰狼,我哪有时间生你的气,忙着呢。”说完,我毫不客气地挂下他电话,继续研读汇报资料。

    研究了好一会,我终于知道什么叫门外汉,投降了。我决定再次厚脸皮,请教刘峻灏,谁叫他赶鸭子上架,在怎么说,也要指导一下新人吧。

    我放下鼠标,一抬头,刘峻奇双手插在裤兜里,依着门槛,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他什么时候来?”

    我还没猜测个所以然来,他已经把大门关上,闪到我的身边,在我唇上落下一个吻。

    “大灰狼,别用美惑我,我现在烦得很。”还没等他问我烦什么,我就把刘峻灏突然对我的任命及此刻遇上的困难,一口气向刘峻奇吐苦水。

    “莹莹,你要不想做他的助理就抗命,你有这个权利。”

    “不,我非常乐意做他的助理,只不过现在的困难让我非常头疼。”

    “就这小问题,让你烦成这样。”他说完,示意我让座,在我的WORD表格,飞速敲字。

    我目瞪口呆,直呼道:“大灰狼,你怎么对AS公司研发情况这么清楚?”

    他轻刮我的鼻子,笑呵呵说:“我是喝着AS公司的奶粉,穿它的尿不湿长大,能不清楚吗?”

    也对,我都忘了他父母是AS集团的创始人,从小耳濡目染,当然比我这门外汉专业多啦。后来,他又帮我过目整体的会议纪要,才让我把会议纪要发出去。

    我把会议纪要发出去,如重释放。

    刘峻奇开始耍赖,索吻。

    我推开他,没去看他微信上的解释,直接问:“AS公司是你们家族企业,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那是我父母打下的江山,有什么好向你炫耀的。”

    “至少你也让我心里有准备吧,怎么感觉被人耍。”

    “莹莹,对不起,原谅我的任性。从小,我被我父母的光环照怕了,总想自己干出一番天地,来证明自己。所以,我大学开始,就自己挣钱花,直到现在。”

    他的话刚落,我一点脾气都没有,踮起脚尖,在他脸颊印上一个吻。

    他手臂一伸,把我揽入怀里,紧紧地搂抱。

    “你工资卡都给我,自己开销怎么办?”我搂着他的腰,轻声问道。

    “莹莹,那天我们请客吃饭的酒店,是我投资的,有70的股份。”

    “!!!”我一脸的惊叹号,“你还其他产业吗?请一次性告诉我,免得我小心脏下次在起伏跳跃。”

    “没有了。”

    外面的敲门声响,我急忙放开刘峻奇的怀抱,喊进来。

    刘峻灏推门进来,见他哥在笑盈盈地迎接他,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哥,我就说嘛,我的助理怎么那么快上道,原来你在这里。”

    “你是来看她笑话?”

    “没有,我来是准备给她当免费老师的。”

    “峻灏,算你有良心,上午快下班,可以放莹莹走了吧?”

    “哥,你们是不是去吃午餐,带上我呗。”

    “莹莹,介意带上电灯泡吗?”

    “我不介意,电灯泡哪有我的MrRight耀眼。”

    “嫂子,别忘你还是我的助理。”

    “呵呵--”我莞尔一笑,冲出办公室,把兄弟俩抛在身后。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